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您尝尝(求双倍月票)

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您尝尝(求双倍月票)


哭闹了大半个时辰,尼固珠早饿了。

  “处理”好蜜蜂的问题,她就坐在伯夫人身边,吃起了牛奶小馒头。

  总共蒸了一盘十只,她一口气吃了五只。

  可见这一身的小肉膘,都是一口口吃出来的。

  从小就口壮,乳母比两个哥哥多备着一个,开始吃饭后,饭量也不小。

  伯夫人眼见着要开口拦了,尼固珠自己吃饱了,打着哈欠犯困。

  怕她积食,也不敢让她立时就睡,九阿哥拉着出去转了一圈,见她小脑袋都支棱不起来了,才让保母抱下去。

  临出门之前,她还伸着小胳膊道:“明儿我多吃,跑快点儿,蜜蜂追不上……”

  听得大家莞尔。

  等到就剩下大人了,伯夫人就看着九阿哥,道:“孩子们大了,往后在外头的时候多,让人将花园的花木都瞧瞧,将招蜜蜂的都换了吧,这蛰一回多遭罪!”

  九阿哥听了,忙点头道:“我也正想着这个呢。”

  舒舒看了两人一眼,摇头道:“不用,能惯着一时,还能惯着一辈子?!”

  这两人,一个“隔辈亲”的,一个“女儿奴”,都没有立场了。

  舒舒觉得,还是自己拿主意。

  九阿哥望向伯夫人。

  伯夫人看着舒舒道:“这当父母长辈的都想要娇惯孩子,不是错处,早年没这样惯着你,是为了日后,怕你出门子吃亏,尼固珠是皇孙女,娇惯就娇惯了。”

  宗女跟臣女到底不一样,只要不犯大逆的罪过,娇惯些没有什么。

  舒舒道:“九格格是公主,也没有被这样的娇惯过,就算能护着她半辈子,还有半辈子要她自己走。”

  九阿哥道:“这也不算娇惯,就是之前咱们拾掇花园的时候没想到这些,如今既晓得有招蜂子的花木,对孩子不好,那就换呗!”

  舒舒看着九阿哥道:“咱们家的草木换了,这前后左右就没有花木了?就能保证府里一只蜜蜂都没有了?路过停下的呢?还有尼固珠,往后就不出门了?”

  被蜜蜂蛰了是小概率事件,不必这样忧心。

  眼见着舒舒拿了主意,伯夫人就不再多说了,只道:“眼见着蚊虫也有了,叫人多预备些孩子能用的香膏,蚊香呛,小儿肺弱,不宜多用。”

  舒舒点头,将此事记住。

  去年夏天的时候,三胞胎走路还不稳当,在外头都是保母、丫头环绕。

  今年就能满地跑了,不能圈在屋子里,小儿柔嫩,是要防着蚊虫叮咬。

  等到夫妻两个从宁安堂回来,九阿哥看着舒舒道:“大格格是咱们嫡长女,咱们又不是在宫里,需要顾忌那么多,怎么就不能娇惯着了?”

  当着伯夫人的面,他没跟舒舒争辩,可眼下还是觉得可以惯一惯。

  舒舒见他还惦记着拾掇花园子,就道:“正是言传身教的时候,好好的孩子,爷不怕娇惯坏了?”

  就像后头哄孩子的那些话,就算九阿哥有皇帝当阿玛,尼固珠也不能真的行事无所顾忌。

  九阿哥道:“就算到时候脾气大些、骄纵些,也不吃亏,那不挺好的?”

  不管是嫁到京城,还是真的嫁到了蒙古,跋扈的小奶奶当着,可比贤惠柔弱更叫人放心。

  舒舒沉默了一会儿道:“端敏长公主就脾气大,八福晋脾气也不小,她们都是娇惯着养大的,我可不想咱们尼固珠养成那样的性子。”

  听到这两个例子,九阿哥脸上露出牙疼的样子,道:“那不是惯的,那是根苗不好儿,随根了!”

  八福晋的阿玛是和硕额驸,结果知法犯法,在朝廷禁赌的时候张罗赌局,才被处死,以儆效尤。

  至于端敏长公主,生母是太后的姊妹,养母是太后,本身是亲王府嫡女,抱养在宫里成了公主,正是朝廷跟科尔沁关系最密切的时候,又嫁回了科尔沁,才大半辈子都肆意骄狂。

  他依旧嘴硬着,可还是听进去了。

  舒舒就道:“爷放心吧,咱们大格格随了爷的果决,是个不吃亏的,还随了爷的心善,是个明事理的,吃了这一回教训,以后见到蜂蜂蝶蝶的,指定也不敢上手了,不是坏事。”

  九阿哥不跟舒舒争辩,想着尼固珠开始坚决要吃蜜蜂,后头不肯吃了,只觉得心里发软,道的:“还随了咱们的孝顺,咱们大格格,真是数一数二的好孩子。”

  舒舒笑着听着,觉得自己“严母”这角色还要稳固,否则就伯夫人与九阿哥这样没有立场的样子,不是能舍得管教孩子的。

  一夜无话。

  次日一早,早膳就有蜜蜂奶黄包。

  这是舒舒专门嘱咐的,新式的饽饽想了一回,总要吃一顿过过瘾。

  不过这回夫妻两个吃了独食,小蜜蜂样式的,就只送了正院,没有叫人往宁安堂送,也没有往后院送,怕两个孩子过去跟尼固珠提起来。

  那两个院子送的,是小猪奶黄包。

  这奶黄包中间的馅料是加了糖的,舒舒吃了一只,尝尝味道就放下了;九阿哥也是,对甜品喜好一般。

  不过看着剩下的几只蜜蜂饽饽,他还是叫何玉柱用油纸分着包了。

  自家大格格这样孝顺乖巧,怎么能只自己晓得呢?

  等到出了贝勒府,跟十阿哥汇合,上了马车,九阿哥就将热气腾腾的油纸包给了十阿哥一个,笑嘻嘻道:“尝尝,这是叔叔饽饽、婶子饽饽……”

  十阿哥听着这名字糊涂,可还是接了过来,打开了油纸包。

  两个小儿拳头大的黄色饽饽。

  “怎么做成这样的,还起了这样古怪的名字?”

  十阿哥说着,已经拿了一只咬了一口。

  他是个爱吃甜的,觉得甜度正好,三口两口,就将两只不大的饽饽都吃了干净。

  他认出了外头的巧克力酱,纳罕道:“这里头放了什么?居然不苦了,吃着正好。”

  九阿哥道:“加了牛奶跟霜糖重新熬过的,味道调过了,你若爱吃给你一罐,蘸饽饽冲水都能吃。”

  十阿哥道:“我那还有两匣子跟洋货一起过来的没吃呢,明儿直接送到九哥这边重新熬了酱。”

  九阿哥道:“那样也行……”

  说着,他想起了正事儿,对十阿哥道:“这是你九嫂昨天哄大格格叫人琢磨出来的新饽饽,叫蜜蜂奶黄包……”

  十阿哥:“……”

  莫名有些羞耻,当叔叔的不好跟侄女抢零嘴儿吧?

  随即,十阿哥听出话音来,道:“大格格怎么了?是换季身上不舒坦,还是长牙难受了?”

  兄弟两个常在一块,十阿哥夫妇来在贝勒府的时候也多,也晓得尼固珠是个爱笑的孩子,平日里活泼可人,不像寻常孩子那样爱哭闹需要大人哄着。

  既然要哄了,这里头有事儿。

  九阿哥就说了昨晚的蜜蜂蜇人事件,也讲了最后上了五只蜜蜂,尼固珠不肯吃饽饽之事。

  十阿哥听着,心里热乎乎的。

  九哥眼中的家人,还有自己这个弟弟跟自己的福晋。

  包圆了……也将他们夫妻算在内……

  尼固珠更是个好孩子,这么丁点儿就晓得“举一反三”,晓得不能因她顽皮的缘故,给长辈们招灾。

  九阿哥说完,带了几分抱怨道:“这么好的孩子,哪里就惯坏了?偏偏你九嫂胆子小,怕大格格规矩有短处,往后吃亏,不肯惯着。”

  十阿哥如今自己也当了阿玛,想的也多了。

  他也想要惯着孩子,可晓得那不是真正的疼爱。

  要不古人怎么会说,“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”。

  他就劝九阿哥道:“还是听九嫂的话,小孩子教养好也不容易,要是长歪了,才是害了孩子,十四阿哥跟十三阿哥打小一起长大,十三什么样的规矩,十四什么样的规矩?咱们大格格合该人见人爱才是。”

  九阿哥点头道:“爷就念叨两句,还是听你九嫂的了,小孩子也会看父母脸色,总不能都惯着他们,得有个让他们怕的,省得以后不听话,现下还好,等到五、六岁,该淘了……”

  兄弟两个说着话,到了户部就分开,一个进了户部衙门,一个往北走。

  到了户部值房,见东屋已经有人影,九阿哥就从何玉柱手中接了一个油纸包,走了过去。

  四阿哥已经到了好一会儿,正低头看着什么。

  听到动静,他抬起头,望向九阿哥。

  看着九阿哥神采奕奕的样子,四阿哥想到了八阿哥。

  早先八阿哥身边跟着九阿哥跟十阿哥,游刃有余的就是八阿哥,急赤白脸的就是九阿哥。

  如今八阿哥一个人了,就好像灰突突的,少了几分意气风发。

  反倒是九阿哥这里,不说顽石变美玉,也是换了一个人似的,有担当、有责任起来。

  “四哥,您吃了么?弟弟家试做了新饽饽,带了两个给您尝尝……”

  九阿哥开门见山,直接将手中的油纸包放在了书案上。

  四阿哥摇头道:“吃了,你拿去自己吃吧!”

  九阿哥道:“这是专门给您带的,天下独一份,外头没有……”

  四阿哥听了,就看了眼油纸包,不大的油纸包,好像真不多的样子。

  九阿哥见他不动手,自己打开了油纸包,道:“您仔细瞧瞧,这是什么?”

  四阿哥望过去,就见两个黄色饽饽。

  这是什么样子?

  有眼睛、有翅膀,还有一圈圈的花纹?

  四阿哥看着九阿哥,有些无语,道:“好好的吃食,不是玩的,怎么弄得怪模怪样的?”

  九阿哥得意道:“这是蜜蜂奶黄包,是弟弟福晋独创的吃食,这吃食不一般,可是有大来历!”

  四阿哥晓得九贝勒府的新奇吃食多,还有不少是古人笔记中提过的吃食复原的。

  他看着这蜜蜂饽饽道:“这……是什么来历?”

  九阿哥带了几分显摆,就将昨日尼固珠挨蛰的前后事情都仔细讲了一遍。

  四阿哥也是个敏感的人,他倒是跟十阿哥想到了一块了。

  关注到了,那五只蜜蜂的身份。

  只是他心中几分惆怅,为什么是叔叔跟婶子,不是伯父跟伯母?

  他跟福晋对大侄女的疼爱之心,也不比十阿哥夫妇差……

  *

  新的一年,祝福大大们财源滚滚、身体健康、顺心顺意。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88877364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