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志向(求双倍月票)

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志向(求双倍月票)


有了妆田这意外,珠亮跟富明都担心晚宴张氏族人会为难福松。

  多了一层亲戚关系,也不好直接论尊卑。

  要是倚老卖老的欺负人,他们回嘴不回嘴呢?

  回嘴了好像不尊老,没有教养;不回嘴,自己郁闷不说,也容易让人蹬鼻子上脸。

  结果意外的是,这一晚的接风宴其乐融融。

  座上宾除了张家族人,还有本地望族,张家的姻亲姚家、马家、方家跟左家子弟。

  这几家,都是桐城大族,书香传家。

  百余年下来,也是沉沉浮浮,只是没有一家达到姚张两家的声势。

  姚家辉煌已过,子孙青黄不接,走了下行,张家这势头,却是厚积薄发。

  于是,张家已经成为桐城士绅之首。

  张家的女婿,又是贵婿,大家也笑脸相迎。

  福松是考出来的八旗举人,富明则是准国子监生,大家说起举业,也都能说上话。

  还跟昨日的家宴差不多,几位姻亲陪着福松,张家族长跟长辈陪着珠亮这个亲家的代表,富明这里是张家跟姻亲家的年轻一代。

  年长的那边,说的都是套话,倒是年轻人这里,很快就熟稔了,富明也没有骄娇之气。

  对这些江南少年来说,旗人的生活像另一个世界。

  就算地方有驻防八旗,也多在省府,而且还要划出来单独的旗城,并不跟地方民人混居。

  如今看到活的旗人,还同席吃酒,等到熟稔了,大家也就问询起来,道:“真的是男丁都能披甲,铁杆庄稼么?不分贵贱,都有钱粮?”

  富明斟酌着说道:“早年八旗人口少,男丁或是挑甲,或是当差,就能拿饷,如今八旗人口多了,这差事也不保准了,五丁选一甲,剩下可以补匠人,饷银就减半,或是考笔帖式,其他缺什么的,自己找饭辙,没差事儿的闲散人口也大有人在。”

  张六爷道:“太平盛世,百姓休养生息,人口就多了,就说我家,高祖生四子,四子生八孙,算下来一家两个,可是到了父亲那一辈,直接就排到了三十四叔,到了我这一辈,就不在一起排了,要不能排到八十开外去……”

  旁边一个跟富明年岁相仿的少年,道:“人多,土地却越来越少,解额也是固定的,这又没有土地出息,举业又艰难,想到以后真是愁死了。”

  这提到了土地……

  富明将提起了精神,想着是不是旁敲侧击什么的。

  结果这少年提了一句就放下,又问富明问起八旗选秀之事。

  “只从八旗选么?怎么前些年有说是江南选秀了?”

  少年道。

  富明不好多说,就道:“以讹传讹吧,八旗选秀,只在八旗里选,估计是江南旗营的秀女进京备选,被人传成了江南秀女。”

  少年也只是听了一嘴,解了稀罕就放下。

  又有一人问道:“国语难不难?地方上也没有人会国语,那做京官上朝的时候能听懂么?”

  这一看就是家里没有京官的,问题稚嫩。

  富明也就仔细说了,道:“寻常官员,不需要学满语,不过御前行走跟内阁,都要通满语,翰林院里有专门的满语教习……”

  接下来的席面,不管是张家族里的年轻人,还是姻亲里的年轻人,就再也没有提过土地。

  等到宴席结束,富明就悄悄问张六爷道:“不是说今天有不少人上门问田产之事么?怎么没有人提了?”

  张六爷口气轻松道:“解决好了,没有人再叽叽歪歪了……”

  说罢,他就仔细说了解决的法子。

  原来张英答应张家族人,空出两千亩免土税田数额,分给张氏族中使用,直到张英百年,其中张英兄弟侄儿这边分一千亩,其他房头分一千亩。

  富明虽是行四,在兄弟之中排行中间,可是也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。

  大清田税不算重,不过也不算少,正项跟各种杂项加起来,差不多要十五税一。

  不过官绅都有一定额度的免税田。

  就比如张英,之前是京官一品,就可以免一万亩的田税,致仕以后是六千亩。

  张廷玉是进士,可以免三千三百亩地的田税。

  张廷瓒是京官三品,也有六、七千亩的免税田。

  张家父子三人加起来的免税田,就是一万几千亩。

  张英行事谨慎恭俭,外加上之前张廷瓒是四品,张廷玉还在官学生,所以张家之前的免税田额度就没有补满。

  外头不晓得张家总共有多少亩地,不晓得这中间有没有缺额。

  如今既要转出二十顷,这就出现了缺额,族人可以寄田免税。

  富明听了咋舌,张家族人少交税了,那衙门不就少收税了么?

  像桐城这样书香气十足的地方,举人进士不断,那周边的土地,不就都成了免税田?

  整个江南呢?

  等回到客院,富明就跟两位哥哥提及此事。

  福松跟珠亮都沉默了。

  都统府的地,也都是免税的。

  早年不觉得有什么,现在都大了,晓得正税少了,可朝廷那边并没有听说缺银子,那就是用了杂项补齐了这部分缺额。

  如此一来,平民百姓的税就要翻倍。

  富者越富,贫者越贫。

  珠亮道:“天道有轮回,家族兴起来,也会衰败下去,到时候这土地就是换了一茬新主人。”

  福松摇头道:“那也是官绅转到官绅手中,依旧是免税田。”

  富明也陷入沉思,好一会儿道:“我想要外放……”

  来了一趟江南,这一路上所见所闻,都跟京城截然不同。

  在京城凭借着家族跟姐姐的关系,补个好的旗缺,日子过的悠哉,可是却一眼能望到头。

  他既想要做文官,为什么只盯着京城的旗缺呢?

  京城的旗缺,不像是当官,还像是当差,只要做好自己的差事就行了,并不能有自己的志向。

  福松跟珠亮都看着富明。

  福松沉吟道:“额涅不会放心你往远走……”

  再说知县的品级也太低。

  要知道,官场有句老话,叫“满蒙无微员,宗室无外任”。

  可以这样说,勋贵子弟出仕,十个之中,四个选侍卫,六个则是以笔帖式、中书入仕。

  如此熬个十年八年,资历够了,想要外放,直接就是正五品起。

  要是下去做知县,想要熬到正五品,说不得就要两个十年。

  富明指了指自己道:“您放心吧,精心养了这些年,那点儿不足早补齐了,就是力气寻常,无法去军中博前程,又不是真的病弱……”

  这是富明的志向,福松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  就算想要补知县,也要有资历,要么是八旗举人,要么是国子监出来考试合格。

  那要几年以后了。

  珠亮看着富明道:“可以学高斌,从直隶下头的县令做起来,到时候家里也能放心些。”

  富明点头道:“都行,就是想要做些实事……”

  福松鼓励道:“有这个志向很好,只是知易行难,到时候身上担着一县百姓生计,不是动动嘴巴就行的,等到乡试结束,你去香河住阵子……”

  入国子监读书,也要在年后,正好有数月空闲时间。

  富明点头,神采奕奕,觉得有了奔头。

  珠亮看着福松道:“哥对今晚那位方解元怎么看?”

  福松道:“能在江南乡试为魁首,确实大才,只是江南士林,未求官先求名,跟京城风气不一样,跟咱们不是一路人,只做点头之交就好。”

  珠亮有个才女未婚妻,被熏陶的也开始爱看书,对这些才子也有好感。

  不过福松的话,他也听进去了,就是觉得同样是举业,张廷瓒跟张廷玉兄弟并没有什么才名,可是仕途都平坦,这位有才名的,年岁可不算小了。

  举人跟进士,还差的远……

  *

  京城,九贝勒府。

  九阿哥收到了高斌的来信,原来今年春耕已经结束,今年香河的官田五成种的是玉米、一成是花生,还有沿河开出的滩涂地一千三百二十四亩,都种成了土豆。

  要是顺利的话,今年不仅在香河县能设官烧锅,还能添有个官油坊,专供京城的素油……

  *

  双倍最后一天,打滚求双倍月票。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88307335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