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距离

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距离


和嫔没有直接提茉莉粉,而是在云收雨歇之后,指着手指间隙的小水泡,提及了湿疹之事儿。

  “太医院有薄荷膏子,却是不大顶用……”

  不止手上,还有腋下跟私密处,也不大舒坦。

  康熙听了,低头仔细看了两眼,不免心疼,道:“是帐子潮么?”

  和嫔靠着康熙,柔声道:“这几日用了羊毛毡,还好,就是整日里湿乎乎的,身上起疹子不说,连带着头发里都捂出了疹子,痒痒的厉害……”

  康熙听了,垂下眼,道:“朕这有几匣茉莉粉,挺不错的,用着梳头跟擦身上能使得,明儿你先拿一匣用,回头再让太医炮制。”

  和嫔莞尔一笑,道:“谢皇上赏赐,皇上说好的,那指定是真好。”

  康熙轻抚着她的后背,没有说什么,心里念的不是茉莉粉,而是念着“羊毛毡”。

  这次出巡,带了不少羊毛毡,可那是备着返程的时候用的。

  眼下,还没有到广泛使用的时候。

  次日,等到和嫔出了行帐,康熙就吩咐梁九功道:“去问问,羊毛毡是怎么分派的?阿哥们可都有……”

  梁九功安排人去打听了。

  圣驾拔营,继续出发。

  等到中午休整的时候,梁九功就打听的差不多了。

  羊毛毡除了御前与太后处,就是德妃、和嫔、敏嫔跟王贵人处,其他人没有。

  “皇上跟太后处,是德妃娘娘叫人送的,几位娘娘跟贵人处……是太子嘱咐了人送的……”

  梁九功硬着头皮仔细禀告着。

  康熙眯着眼睛,心中“腾”的一下,窜起了一股火!

  德妃、和嫔、敏嫔跟王贵人……

  和嫔素来知趣,并不是多话之人,这样在自己跟前提了一回,也是存了不安。

  还真是孝顺的太子,晓得照顾庶母,眼中却没有兄弟。

  其他的皇子还罢了,年岁都大了,可还有尚在稚龄的十五阿哥与十六阿哥。

  太子没有半点仁爱之心去照顾幼弟,自己又怎么放心将江山跟儿女托付?

  和嫔二十岁……

  敏嫔跟王贵人也比太子大不了几岁……

  他不想多想,不想要将太子想的污秽,却晓得对男人来说,这情欲有时候不讲道理。

  虽说如今移风换俗,可是这自古以来,皇家的污秽之事就没有断过。

  康熙吐了口气,看着梁九功道:“过两日去行在值房传话,叫内务府那边将皇子们的羊毛毡也送过去备用。”

  这回内务府跟着来的僚属有不少人,不过总管马斯喀没有过来,而是先一步往热河行宫铺陈去了。

  如今随扈的,是一个新补上来的郎中。

  梁九功应着,记下此事……

  过了两日,九阿哥跟舒舒就分到了羊毛毡。

  用来铺帐子,确实比油纸更好,隔绝潮气,帐子里也没有那么难受了。

  夫妻两个站在帐子前,看着外头的细雨朦胧,觉得身上都要长毛了。

  偏偏因下雨的缘故,前头的官道冲毁,只能绕路,就不能在沿途行宫驻跸,多要扎行帐。

  透过细密的纱门,九阿哥望向御帐方向,纳罕道:“怎么回事儿,这两天咱们的帐子好像离御帐越来越远了?”

  之前的时候,皇子驻地在御帐西边,距离御帐也就是十几丈的距离,眼下远了将近一倍。

  出巡队伍扎营的时候,御帐在正中,挨着的是东侧太后跟嫔妃的帐子,西侧是皇子们的。

  如今皇子们的帐子跟御帐之间,空地多了,有侍卫跟护军或是站岗,或是巡逻。

  舒舒眯眼眺望了一下御帐后头的帐子,那里是太后跟宫妃的帐子。

  那边安排的侍卫跟护军,就没有皇子行帐驻地这边的密实。

  这是在戒备太子?

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九阿哥目光烁烁,也望向了宫妃的行帐,压低了音量道:“这是在怕成年皇子冲撞了宫妃?才将两处帐子安置的远了?”

  舒舒想起了后世的小说家言,太子逼奸庶母,不过应该是杜撰。

  罪名要是实了,就算废太子诏书中不提及,也不会有“二立太子”之事。

  不过瓜田李下的,再避讳也是应该的。

  帝王多疑,垂暮的帝王更多疑。

  之前九阿哥管理内务府,舒舒就再三提点他避讳后宫,省得旁人用这个来攻讦造谣。

  舒舒就道:“许是吧,即便在外,也不好坏了规矩。”

  规矩就是,除非是皇子生母或皇子养母,否则成年皇子跟宫妃之间,轻易不得见。

  九阿哥觉得不大对劲,道:“之前北巡扎帐子也没这样过啊……”

  他跟着北巡过两次,对比之下,发现了这回的不同。

  舒舒没有多话。

  九阿哥开始动脑了,就让他自己想好了。

  她望向九阿哥,九阿哥果然做思考状。

  好一会儿,九阿哥倒吸了一口冷气,拉着舒舒回到帐子中间的榻上坐下,小声道:“爷晓得缘故了……这回多了太子爷……”

  说到这里,他眼神有些古怪道:“难道宫里传出来那些闲话不是捕风捉影,是真的?太子……荤素不忌……”

  舒舒没有接话,心里平静如水。

  古往今来,诋毁攻讦一个人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男女之事。

  偏偏这种私密之事,还没有办法自证。

  太子受到的攻讦,只会越来越多。

  他们这些旁边打酱油的,还是站的远些,省得沾边。

  见舒舒不开口,九阿哥闭嘴了,道:“这回出来,爷瞧着太子爷跟大哥都不大对劲儿……大哥怎么想的?又开始酗酒了……”

  舒舒听他絮絮叨叨,已经想着家里的三个大宝贝了。

  幸好不是跟弘皙一拨的。

  跟弘皙一拨大的这些皇孙,下场可都不大好。

  历史上弘晖是什么时候夭折的?

  做了好几年独生子的弘时什么时候出生?

  帐子里安静下来,只有炭盆偶有“噼里啪啦”的爆炭声,还有花生的香气。

  九阿哥起身,去炭炉旁边将花生抓了几个,递给舒舒,道:“烤好了……”

  舒舒用帕子接了,拨开两个,露出几颗红灿灿的花生米,捡起两个塞到九阿哥嘴里。

  九阿哥吃着,道:“刚烤出来香……”

  *

  不远处,太子行帐。

  看着地上的羊毛毡,太子脸上有些难看。

  他看着明升道:“打听清楚了,汗阿玛怎么想起羊毛毡?”

  明升道:“打听清楚了,皇上早上去过十五阿哥与十六阿哥的行帐,而后梁九功就找了内务府的人吩咐找了羊毛毡。”

  太子神色不变,心里却是松了口气。

  前几日内务府郎中过来请安,提及了太后处跟御前都换了羊毛毡,他想到了和嫔,就多吩咐了一句。

  因还有其他妃母、嫔母在,他当时很是坦然,没有当回事儿。

  如今想想,却是有不妥当之处。

  只是那个内务府的新郎中……

  “盯着那个郎中,孤要晓得他是谁的人……”

  对于这些包衣奴才,太子本就厌恶。

  这回自己行事不谨慎,有几分后悔,更多的是恼怒。

  这是一个陷阱,出手的人用心不良!

  明升迟疑道:“这奴才的底细,前头都清楚了,是富察家的外孙,是索大人的表侄儿……”

  太子冷笑道:“是孤疏忽了,听着是叔外祖的亲戚就失了防备,孤这也不是热灶,一个拐了弯的亲戚,避着孤还差不多,怎么会巴结毓庆宫!”

  明升听了,不知该如何相劝。

  这是不是疑心太重了?

  那人就是来投靠钻营的,一个五品郎中,还敢谋算太子不成?

  明升想了想,就道:“太子爷,汉人重嫡长子,朝里的汉大学士、汉尚书都是向着太子的……”

  太子看着明升,声音带了无奈:“可这朝廷是八旗的朝廷……”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86426776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