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没想到

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没想到


舒舒的悠闲日子,没过几日,喀喇沁部的王公就到了。

  三公主作为第一个来朝的公主,即便不是最受宠的公主,也得到了太后跟康熙的优待。

  因十阿哥的缘故,舒舒跟九阿哥对这位公主也带了几分亲近。

  三公主却是神色淡淡的,并没有对舒舒夫妇另眼相待的意思。

  舒舒见状,也就少了几分热络。

  人都在成长与变化。

  三十七年时相处的那个多愁善感的公主,如今不说成了木头人,变化也颇多。

  若说当年对九阿哥夫妇的热情是爱屋及乌,那眼下这份热情没有了,怕是十阿哥过来当面,也少几分动容。

  舒舒跟这位大姑姐本就不熟,对于这些变化也没有太大感觉。

  九阿哥则是不高兴,对舒舒抱怨道:“真是的,谁对不起她不成?老十还念着她,怕是她都想不起老十了。”

  十阿哥本就不是多热络的人,可是对三公主这个姐姐还是不同。

  敦郡王府每年送出的节礼,也有三公主那边一份。

  舒舒道:“兄弟姐妹离的远了,三五年见不着一面,关系淡了也寻常……”

  就比如四公主与五阿哥、九阿哥处,实际上也是远了一分的。

  九阿哥默默,只对舒舒道:“不爱跟咱们亲近,咱们也远着些,还省心呢。”

  从这开始,就陆续有蒙古王公来朝,随行的宗女也相继到达。

  不管是九阿哥,还是舒舒,都不得闲。

  九阿哥这里,跟四阿哥一起,临时被指到理藩院,带着理藩院的人一起安置来朝的蒙古王公。

  舒舒这里,则是跟大福晋与十三福晋一起去太后处凑数,陪着接见来朝的宗女与诰命。

  时间过的飞快。

  转眼就到了月底。

  舒舒已经从太后处得了消息,晓得九格格已经从京城出发。

  她心里有些不安。

  眼下已经入伏,关外就算早晚凉爽,中午也闷热。

  舒舒也心浮气躁,生出担心来。

  她本就苦夏,吃不好、睡不好的,眼见着下巴都尖了。

  这吃不好、睡不好,身上也虚虚的,精神也怏怏的。

  九阿哥察觉出不对劲,以为她是想孩子们了,道:“实在想孩子的话,爷找个由子,咱们先回京?”

  至于接孩子们过来,那不安全。

  孩子们没有种痘,在京城都不怎么出门,怎么能跑这么远?

  舒舒摇头道:“有阿牟跟额涅在,福松也回来了,没有什么不放心的……”

  她不好说出对九格格的担心,就道:“眼下中伏了,许是不小心中了暑气儿,身上才不舒坦,净净肠胃就好了。”

  许是前几日胡乱吃的缘故,肠胃确实有些不舒坦。

  确实容易恶心,每天都要吃些果子水压压。

  九阿哥在旁,望向舒舒的肚子,道:“平安脉请了脉?太医怎么说?”

  舒舒:“……”

  路上没有请过平安脉,到热河后跟在京城不一样,跟着随扈的太医都是有数的。

  舒舒也没有穿过太医。

  九阿哥一下子跳起来,忙吩咐门外的白果道:“快让何玉柱找太医过来……”

  白果吓了一跳,不敢耽搁,忙去传话。

  舒舒顺着九阿哥的目光,也望向自己的肚子。

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她确实想着丰生兄弟几个大了,自己的身体调理的差不多,可以试着备孕。

  她心里算了一下小日子的时间,是过了三、五天了。

  “爷……”

  舒舒的心情格外复杂,不知是欢喜多些,还是担心多些。

  她陷入了纠结中。

  想做贤良的皇子嫡福晋了!

  想要安排人生子。

  想无痛当娘!

  上次生产的情景早就封印了。

  九阿哥见她脸色都白了,忙握着她的手,道:“别怕,许是虚惊一场……”

  舒舒看着九阿哥,心里难受了,胃里就是一阵翻滚。

  她忙握了嘴巴。

  正好白果传完话回来,见状忙端了痰盂上前。

  舒舒呕了两口,吐了半口酸水出来。

  少一时,何玉柱带了太医过来了,正是九阿哥夫妇的熟人姜太医。

  之前剃掉的胡须已经重新留起来,看着稳重许多。

  九阿哥忙让了地方,道:“快给福晋瞧瞧,福晋不思饮食,夜不寐,小日子也迟了几日……”

  姜太医听了,心里松了口气,仔细看了舒舒几眼,而后又请脉。

  许是日子短的缘故,滑脉有了症状,却不是很明显。

  姜太医换了手摸,而后道:“确实是滑脉,只是若隐若现,福晋可以先静养几日,饮食清淡,早睡早起,等过了一旬臣再来请脉。”

  九阿哥看着舒舒,不知是惊是喜了,面上也是变幻莫测。

  舒舒吐了一口气,面上带了笑,看着九阿哥道:“八成是好消息了。”

  对舒舒来说,这是好事。

  贝勒府人口少,在世人眼中,两个儿子也是单薄。

  如今还没有正式备孕,就有了动静,只能想好的。

  九阿哥听了,点头道:“好,好,那估计下月初就能确定了。”

  当着舒舒的面,他没有说什么,却是亲自送了姜太医出去,直接问道:“福晋上回生产时多胎,伤了身体,眼下怀孕,是不是间隔的太短了?”

  姜太医忙道:“福晋底子好,产后调理的时间也长,眼下妊娠,产期也在明年三月,跟上回生产隔了整三年,无碍了……”

  九阿哥听了,依旧不安。

  他想起了已故大福晋跟三福晋,都是接二连三的生产。

  福晋早年还跟他提过,说是生产后的妇人更容易怀孕。

  只能说这夫妻两个想到一块去了。

  九阿哥也担心起产育伤身之事。

  可他也不想说不吉利的话,只看着姜太医道:“等下月初脉案定了,我就跟汗阿玛请旨,还让你过来值府,福晋的身体,就交给你负责了。”

  姜太医躬身道:“臣遵九爷吩咐。”

  九阿哥点头,这才叫何玉柱预备了双倍的茶封,送走了姜太医。

  皇子的院子,都挨着。

  舒舒这里前头是大阿哥跟四阿哥的院子,并排的是十三阿哥的院子。

  这边着急忙慌的请了太医,那几家不多时也得了消息。

  四阿哥忙着差事,不在家,大阿哥与十三阿哥却是在的。

  两人没想到舒舒身上,只当是九阿哥有不舒坦。

  兄弟两个,不约而同地过来了。

  九阿哥正在前院,还没有去后院。

  听到两人过来,九阿哥就迎了过来。

  大阿哥与十三阿哥打量他两眼,见他精神有些不足。

  大阿哥道:“是不是这几天在外头晒多了?这中伏天气也难熬,好好歇几日。”

  九阿哥也没有心思当差去了,点头道:“嗯,嗯,确实顶不住了,要好好养几日。”

  十三阿哥道:“那您就别强撑着,还有大哥、四哥跟弟弟我呢……”

  九阿哥看着十三阿哥点头,想起一件事,道:“若是喀尔喀的使臣到了,你记得告诉我一声,四姐有身孕,我给娘娘报喜了,娘娘打发人送了些东西过来。”

  十三阿哥仔细应了。

  眼见着九阿哥也没有精神说话,兄弟两个嘱咐几句就走了。

  九阿哥用冷水洗了脸,精神了几分,回后院去了。

  舒舒漱了口,不敢喝果子水了,怕空胃恶心。

  她正小口小口地喝蜂蜜水。

  眼见着九阿哥回来,她看着九阿哥,多了几分探究,道:“怎么耽搁这么久?姜太医说什么了?”

  九阿哥忙摇头,道:“是大哥跟十三来了,以为是爷中暑了,过来瞧瞧。”

  舒舒抚额,道:“那是晓得是我请脉了?”

  虽说十有八九是有身孕,可是舒舒也怕万一不是,不想这个时候惊动旁人。

  九阿哥道:“爷没说,就任由他们误会了,正好好好歇几日。”

  他本也不耐烦去应酬人,如今也不在内务府了,对于这些蒙古王公台吉的兴趣也少了几分。

  舒舒道:“旁人还罢,怕是瞒不过御前去……皇上晓得爷传太医,会查看爷的脉案的……”

  九阿哥听了,有些恍然,想起了三年前自己往御前报喜之事。

  真快,一转眼,都三年了。

  九阿哥道:“今儿爷不想动了,先缓缓,要是御前来人,爷再过去报喜……”

  各府的皇孙这么多,不稀罕了。

  上回他们家的皇孙惊动了圣驾,那是有缘故的,有父子之情在,更多的是绝处逢生的喜悦。

  如今第二遭,对御前来说,就不算什么了……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85793731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