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捡漏(求保底月票)

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捡漏(求保底月票)


九格格看着丈夫,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这回得了教训,是她的贪心,也是额驸的贪心。

  只是彼此试探着,没有到最后一步罢了。

  怪不得说夫妻之间,不是东风压倒西风,就是西风压倒东风。

  她轻轻颔首,垂下眼皮,心里却空落落的。

  果然,这世界上相敬如宾的夫妻多,恩爱夫妻少。

  像九哥、九嫂那样的夫妻,百中无一。

  她不再强求了……

  *

  热河行宫。

  来朝的蒙古王公越来越多了。

  九阿哥已经歇过来,开始跟着招待蒙古王公了。

  舒舒这里,则是跟着大福晋与十三福晋,一起迎接巴林太妃、荣宪公主与巴林王妃。

  巴林太妃不是旁人,就是十阿哥的亲姨母大钮祜禄氏。

  早年康熙初年,巴林太妃曾跟上三旗其他几家勋贵之女入宫待年,曾是皇后的候选人之一。

  后头元后选了几位格格中出身最低的赫舍里氏,几位高门贵女并没有同期入宫,而是出宫择嫁。

  巴林太妃是遏必隆嫡长女,是颍毅亲王的外孙女,身份高贵,即便失了元后之位,也没有以庶妃身份入宫,而是被太皇太后就将巴林太妃指给了外孙子巴林世子。

  这回太后来热河避暑,巴林太妃也亲自带了儿子、媳妇过来请安。

  既是元后的候选人,巴林太妃的年岁比康熙还要长两岁,已经是知天命之年,看着却是如四十来许人似的。

  太后见了她,拉着不放手,红了眼圈道:“上回进京,还是三十年的时候,这都十来年没见了。”

  巴林太妃也是哽咽道:“早该进京给娘娘请安……”

  太后道:“现下也不晚,见着就好,见着就好。”

  当年这些金钗之年的小姑娘入宫待年,太后实际上比她们大不了几岁。

  如今大半辈子过去了,如何能不唏嘘呢?

  太后念叨着:“那时候的几个小格格,如今只剩下你了……”

  明珠家的格格,嫁人没几年就没了,也没有留下一儿半女。

  最后的胜利者,元后赫舍里氏,也崩了好几十年。

  巴林太妃道:“都是太皇太后庇佑,才有了我的福气。”

  要不然以她的心气,落选后位,嫁到京中,成为命妇,给赫舍里氏那个庶房之女弯腰,她怕是早就呕死了。

  太后听了,拍了拍巴林太妃的手。

  是福气么?

  三十来岁就守寡,幸好养了三个儿子,长子袭了郡王,次子求娶了荣宪公主这位实际上的皇长女,三子也得了恩典留京,娶了钮祜禄公府的大格格。

  巴林部跟朝廷的亲密,仅次于科尔沁部。

  要是想开了,也是福气。

  太后又望向巴林王妃。

  巴林王妃也是宗女,是饶余亲王的孙女、已故贝子彰泰之女,封的是县主。

  跟巴林太妃、荣宪公主相比,县主虽是王妃,却少了几分底气。

  她没有儿子,连庶子也没有。

  她不过是比荣宪公主年长几岁,看着像是差了一代人。

  娘家那边,如今袭爵的是她的兄弟,只是国公府了,又远了一层。

  不是每个抚蒙的宗女日子都顺心如意。

  像巴林王妃这样的宗女,或许才是常态。

  巴林部,十几年前还有一位宗女嫁了过去,是庄亲王府的大格格,结果已经香消玉损了。

  对女子来说,远嫁难。

  太后带了悲悯,对巴林王妃道:“你兄弟这回也随扈,姐弟可以好好聚聚。”

  巴林王妃动容道:“都是皇上恩典,准了奴才来朝,骨肉才有团聚之日。”

  至于荣宪公主,自家骨肉,这几年又是回京过两次,反倒没有那么多话说。

  舒舒作为小辈,就是凑数的。

  不过她再次请脉,确诊了滑脉,也给太后报了喜。

  就算是过来陪客,也都早早地得了座位。

  她穿着平底旗鞋,女眷们见了,也就明白是什么意思。

  巴林太妃跟巴林王妃与她初见,也不熟。

  荣宪公主看在眼中,等在太后处散了,就专门过来探望舒舒。

  这是大姑姐,舒舒都恭敬几分,亲自迎了出来。

  荣宪公主拉了她的手,笑着说道:“九弟好福气,给九弟妹道喜了。”

  舒舒腼腆一笑,道:“谢谢二姐,没想到这个时候上身。”

  幸好这次是在热河行宫避暑,否则按照往年的例,圣驾一直在蒙古行进,那她就要在半路留下养胎了。

  关于九阿哥的身体状况,荣宪公主早有耳闻。

  不过对于董鄂家格格“宜子”的说法,她也有印象。

  三福晋也好,舒舒也好,在皇子福晋中都是产育多的。

  她想到了自己的儿子,今年四岁了。

  到时候,她也是打算“亲上加亲”的。

  年岁合适的,就有诚郡王府的两位格格,七贝勒府的三格格、还有九贝勒府的大格格。

  不过长女到底不一样,说不得会求了恩典留京。

  荣宪公主想要结亲,也不是要结仇,不由望向舒舒的肚子。

  如此舒舒这一胎是女儿,年岁倒是也合适。

  她见过三阿哥的假聪明,也见过三福晋的糊涂,对于那边的侄女,有些不大放心。

  这样想着,她对舒舒更亲近了,道:“出门在外,也没有旁的给你,正好带了些蜂蜜,你别嫌简薄……”

  舒舒忙道:“巴林蜂蜜,是出了名的,早闻大名了……”

  荣宪公主笑道:“这几年日子缓起来了,前些年老闹白灾,草原上的花花草草许多都冻死了,要不然前两次回京,就该带这个。”

  舒舒道:“日子会一天比一天好的。”

  上回巴林部的白灾,朝廷跟皇家都出了力。

  那是大长公主的体面,也是荣宪公主的体面。

  两人都是聪明人,说话彼此也能接得上。

  舒舒这里,就主要说些诚郡王府小阿哥、小格格之事,再提两句三台吉的话。

  至于荣嫔,反而不好说了。

  倒是荣宪公主这里,并无什么避讳,道:“三阿哥他们的日子,随他们过去,都是三十来岁的人了,总不能一直糊涂着,倒是我们娘娘那里,这几年多受九弟照顾了……”

  舒舒忙道:“我们爷就是个听差的,尤其是长辈们,哪里敢自专呢?”

  所以即便有恩典,也是御前的恩典。

  荣宪公主听出她的话中之意,道:“恩典是恩典,照顾是照顾,九弟是实诚人,又素来重情分,换了其他人,不说踩低捧高,也要避之不及了。”

  舒舒笑着听着。

  只能说康熙的身上,比寻常帝王多了几分情分味儿。

  念旧。

  所以对于这些生育子嗣多的妃嫔,就算是恩宠不再,也会顾全体面。

  要不是御前默认,荣嫔的供应也不会一直都是妃位。

  就是御前,康熙每次赏赐,钟粹宫的赏赐,也依旧是跟惠妃、宜妃等同例。

  这就是一种默认。

  内务府的包衣看在眼中,就晓得怎么对那位封宫的主子了。

  荣宪公主没有久坐,今晚还有接风宴,还要回去准备。

  舒舒亲自送出去。

  前后脚的功夫,九阿哥回来了。

  听说荣宪公主过来了,他若有所思道:“这人的境遇真是没法说……”

  舒舒听着这话,道:“巴林郡王瞧着不好?”

  这次巴林部来朝的众人中,自然少不了巴林郡王这位巴林之主。

  巴林部跟其他蒙古部落不一样,虽也分了左右旗,可是只有一位巴林郡王,剩下一位是贝子爵位传承。

  第一代巴林郡王,就是巴林太妃的公公,已故大长公主的丈夫。

  第二代巴林郡王是巴林太妃的丈夫。

  眼下在位的是第三代巴林郡王,是巴林太妃的长子,荣宪公主的大伯哥。

  九阿哥点头道:“都瘦成人干了,这回来朝,也是来求医的,不过瞧着不像长寿的样子……”

  说到这里,他面上带了几分心虚。

  舒舒见了不解。

  巴林部跟自家还有什么干系不成?

  九阿哥自己忍不住说出来,道:“爷跟公主府长史打听了一嘴,好像这位郡王前些年身体还康健,没有糟蹋成这个样子,从三十八年开始,每年都叫入京轮班的王公台吉买‘衍子丸’,而后还添了十来个妾婢,就为了求子,结果一点儿动静都没有,人都熬废了……”

  舒舒目瞪口呆,实没有想到因果在这里。

  怪不得巴林太妃也好,巴林王妃也好,对自己这个皇子福晋都淡淡的,丝毫没有亲近的意思。

  这怕是迁怒了……

  九阿哥带了几分无奈道:“今早迎巴林郡王,结果王府管事就找到爷了,就是跟爷打听这药,瞧着那意思,这郡王还不死心,不放心旁人从京城捎药了,才叫人私下里跟爷说了……”

  说着,他从袖子里抬出一个礼单,递给舒舒,道:“瞧瞧,太厚了,爷收着烫手,少不得一会儿还要去跟汗阿玛报备一声……”

  舒舒接过来看了,上面是古董字画八件、金器八件,名义上九阿哥二十岁生日的寿礼。

  要知道九阿哥的生日是八月底,距离眼下还有将近两个月。

  这礼单预备的突兀。

  舒舒看着九阿哥道:“这郡王到底怎么想的?”

  九阿哥道:“谁晓得呢,看不开吧,除非他生出嫡子来,否则就算挣命求个庶子,也保不住爵位……”

  巴林太妃还在呢,有资格跟朝廷请封嗣王。

  庶出的孙子能与嫡次子相比?

  更不要说嫡次子是公主额驸,皇上又素来看重荣宪公主这个女儿,只要不是傻子,都晓得这巴林部的爵位已定,额驸要捡漏了……

  *

  大大们,求保底月票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85576030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