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主意(求保底月票)

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主意(求保底月票)


九阿哥已经不是四年前那个没有当差的小阿哥。

  这收礼,并不觉得舒坦。

  尤其是,都够送礼的,都是沾亲带故的人家。

  就算他贪财,也不会想着从姐姐、宗女手中挖银子。

  尤其是当了阿玛之后,有了怜悯之心。

  九阿哥跟舒舒道:“多预备些回礼吧,等她们离开热河的时候送一份。”

  舒舒点头道:“正好买卖街的铺子也要陆续有开的了,到时候从自家拿些,再采买一些。”

  九阿哥摸着下巴道:“汗阿玛上回话里话外提了蒙古各部的经济,让爷想其他法子呢,除了羊毛,还有什么呢?”

  舒舒想起了夫妻两个前几日看的番庙,道:“修庙呢,再加上佛器,佛像跟祭器,金、银、铜……”

  蒙古全民信教,早先信奉长生天,如今信奉黄教。

  要是每个旗建番庙,加起来也是不小的工程。

  九阿哥看着舒舒,点头道:“这个主意不错,理藩院跟工部都可以动起来……”

  而且还大义凌然的,不像寻常商贾似那样赤裸裸敛财,更体面些。

  他如今想的多了,除了那三瓜两枣的,也想到了番庙的影响。

  出家的丁口多了,生育的新丁口就少了。

  不管对于牧场固定的王公来说,还是对朝廷来说,都是好事。

  否则丁口多了,牧场却没有增加,那孳生的丁口,也让人担忧。

  这草原上,从来都不缺流民跟马匪。

  九阿哥有些后悔了,跟舒舒道:“早知道爷这么快从内务府出来,水泥就不交出去好了,能弄出多少花样来……”

  舒舒想着十三阿哥的勤快,笑着看九阿哥道:“让爷去工部行走,爷乐意?”

  九阿哥想了想,忙摇头道:“不乐意,事多儿油水少,瞧着老十三才去了半年功夫,又黑又瘦的……”

  不过九阿哥也理解十三阿哥,光头阿哥,正是攒功劳的时候,再勤快都是应该的。

  夫妻两个提了几句,就放下此事。

  京城贝勒府已经回信了,曹顺会带着几个铺子抽调的管事、人手过来,到时候再预备回礼就是了。

  福松已经回来,贝勒府有人盯着,曹顺就腾出手来,正好可以来热河,将几个铺子张罗起来。

  这一日,科尔沁部的纯禧公主与额驸来朝。

  舒舒跟着大福晋、十三福晋、荣宪公主、三公主,去迎了纯禧公主。

  科尔沁部如今有两位公主,一位是大公主纯禧公主,一位是大长公主端敏公主。

  这次大长公主告病没有来。

  路途遥远,她年岁也不轻了,上回见太后时母女相处的也不融洽,就算是见面,也是相看两厌。

  舒舒见到纯禧公主,面上欢喜着,心里却有几分伤感。

  她的姑姥姥,嫁到科尔沁的那位老县主六月薨了。

  只有一面之缘,可是对于这位姑姥姥,她也存着几分敬意。

  能记得家仇,并且干净利索出手报仇的烈性女子。

  老县主是觉罗氏的姑母,年过花甲,这个时候不算短寿了。

  舒舒也就掩下伤感,陪着纯禧公主去见太后。

  跟稳重的荣宪公主、安静的三公主相比,纯禧公主性子开朗热络,在妹妹面前有长姐之风,对舒舒这个见过的弟媳妇也亲近,对于初次见面的大福晋跟十三福晋也没有冷落。

  女眷们说说笑笑的,就簇拥着纯禧公主往太后处去了。

  还没等大家从太后这里出来,九格格到了。

  她不是外藩公主,没有兴师动众的,直接到了皇子院这里预留的院子安置了,才进行宫给太后请安。

  太后看着九格格,就有些移不开眼。

  九格格本就苗条,中了一回暑,更是瘦的下巴都尖了,眼睛都洼陷进去。

  几位抚蒙的公主,见着这位妹妹,本心情复杂,可是见了她眼下神容,也少了几分嫉妒不平。

  这日子过的如何,也能看出来一二。

  佟家这几年日子不好过,已经不是早年的佟家。

  太后眼圈都红了,拉着九格格道:“这是病了?怎么瘦成这个样子?”

  说着,也不等九格格回答,她就吩咐白嬷嬷去请太医过来。

  九格格跟姐姐、嫂子们见了,才挨着太后坐了,柔声道:“孙女没事儿,就是路上中暑,耽搁了十来天,净了净肠胃。”

  太后已经后悔了,道:“本想着让你出来歇歇,倒是让你遭了大罪。”

  九格格摇头道:“之前九嫂嘱咐过,出门多带解暑药,也要带大夫,正好对症,就是耽搁了路程……”

  说着,她望向舒舒,带了感激,道:“早听人说中暑难受,幸好九嫂提点我,要不真要遭罪了。”

  舒舒道:“你不嫌我多事儿就好,我是爱操心的,这几年越来越爱啰嗦,这出门也辛苦,才不放心你。”

  众人都望向舒舒,想起了九阿哥的身体。

  那是“美人灯”,身体不结实,也难为舒舒不大年纪,就这样周全。

  太后对舒舒道:“好孩子,得了你做福晋,是九阿哥的福气……”

  舒舒道:“指给我们爷,也是孙媳妇的福气,我们爷待人体贴,心肠也好。”

  大家都听笑了。

  这两口子都成亲好几年了,孩子都几岁了,还黏黏糊糊的。

  九格格看到舒舒的鞋子,不由一怔,随即心里酸酸涩涩的,说不出什么滋味儿。

  太后看着九格格,目光中若有深意。

  九格格对太后笑了笑,释然了。

  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福气。

  自己是公主,还是养在皇祖母身边的公主,这就是自己的福气……

  女眷多了,来朝的又都多是宗女,少不得开始准备宴饮。

  大福晋再不想出头,这个时候也不好萎着了。

  大阿哥就道:“那就跟九弟妹、十三弟妹说一声,看是轮流请,还是合着请。”

  如此,也是对抚蒙公主与宗女的尊重,这代表着皇家对她们的亲近。

  身为皇家女眷,这也是责任。

  大福晋点头,并不托大,直接约了十三福晋,一起来舒舒这里。

  这是晓得信了,知道舒舒有身孕,才没有惊动她。

  舒舒听了大福晋的来意,也有些拿不定主意,望向十三福晋,道:“十三弟妹怎么看呢?我这里合着请、轮流请都行。”

  十三福晋性子爽利,并不是唯唯诺诺之人,她想了想,道:“我们爷没有封爵,我就不单请了,要么跟两位嫂子合着请,要么就跟九嫂合着请,不知道方便不方便……”

  舒舒听了,就道:“那咱们就跟大嫂合请吧……”

  她也瞧出来,大阿哥如今在躲风头。

  正好,她这里也不想出风头。

  三家合着请,也省事。

  要不然大阿哥单请一回,她带着十三福晋单请一回的话,在外头看来就是九阿哥跟十三阿哥太亲密了。

  眼下十三阿哥可是皇上给太子选的辅佐人选,算是太子的人。

  若是因一顿饭,让旁人犯嘀咕、让太子不自在,那也没有必要。

  九阿哥还是慎独为好。

  否则不管是跟太子对上,还是划到太子一边,都没好。

  大福晋忙点头道:“那就合请吧,让大公主跟五公主歇两日,在后日、大后日选个日子。”

  舒舒道:“我眼下不方便,大嫂跟十三弟妹多受累,不过若是食材有什么不齐全的,只管打发人来取。”

  大福晋笑道:“那我不跟你客气,有好的燕窝与鱼翅先给我用些,如今做席,燕窝、鱼翅成压桌的,没有就不成席了……”

  舒舒道:“都有,还有海参跟黄鱼鲞……”

  等到大福晋离开的时候,舒舒就都叫人预备各色食材,叫人跟着送过去。

  她还预备了一盒燕窝,单独给十三福晋,道:“如今京城的人认这个,确实也滋阴养颜,弟妹炖着吃吧。”

  舒舒如今每天也吃一盅。

  她这个年岁,皮肤正好,还没有到需要保养的时候,还看不出什么来。

  十三福晋谢了,跟大福晋出来。

  舒舒想到九格格,吩咐白果道:“再拿一盒燕窝、一盒高丽参,我去看看九格格……”

  白果应着,下去预备。

  舒舒正要换衣裳,九格格来了。

  舒舒有些意外,道:“你才到,正劳乏着,怎么不好好歇着……”

  九格格拉着她的手,屈膝下去。

  舒舒忙扶住:“这是做什么,哪里就用如此了?”

  九格格道:“方才在皇祖母跟前,我怕她老人家担心,说的含糊,这一回,九嫂算是救了我一条命了……”

  那中暑的滋味儿,谁得谁知道。

  上吐下泻,胆汁都吐出来了。

  要不是预备的药齐全,真的凶险。

  舒舒拉着她坐了,望向九格格就带了担心,不过想起方才在皇太后处太医请过脉,这提着的心才放下。

  “路上不是慢行么?怎么还虚了,这是出门之前就不舒坦了?”

  舒舒带了关切问道。

  九格格素来与她交好,也没有瞒她,道:“心燥,又赶上小日子不好用冰,有几日没歇好……”

  舒舒正色道:“那病了一场,也该警醒了,除了生死,其他都是小事儿,爱惜身体最重要……”

  “嗯,嗯……”

  九格格点头道:“是我糊涂,也是爱面子,盼着求全,才将好好的日子过的糟蹋了,往后不会了……”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85378210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