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打样儿(求保底月票)

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打样儿(求保底月票)


舒舒心中欢喜。

  这是过了生死关,改变了九格格早逝的命运。

  那是不是代表着,他们夫妻的命运也跟着改变呢?

  只是当着九格格的面,她却没有自诩为救命恩人的意思。

  大恩成仇。

  况且中暑,在世人眼中不算什么大毛病。

  真要舒舒大喇喇的应承了这“救命之说”,反而叫人笑话。

  她就岔开话,说起她们妯娌要请客之事。

  九格格听了,犹豫了一下,道:“我比不得几位姐姐,算不得客……”

  可是出嫁就是出嫁,她也没有资格与几位嫂子、弟妹一起做东主。

  舒舒道:“姑奶奶金贵,只管做贵客就是。”

  九格格点点头,道:“那我就不操心了,等着大嫂的帖子。”

  说起帖子,舒舒想起了佟家那位老公爷,道:“不是说遗折都上了?怎么没有后续消息了?”

  九格格讥诮道:“不死心,怕丢了爵位,不敢真死……”

  若是皇上准了遗折,给了恩典,丧信早该传来了。

  这求生不容易,求死有什么难的?

  舒舒晓得,这是佟国维太急切了。

  要是他什么也不做,鸟悄的死了,人死为大,下头的儿孙会给恩典的。

  可是他怕丢了爵位,想要康熙一个保障,上遗折也有逼迫之嫌。

  偏偏他摒弃了嫡长孙,选择庶幼子为承爵人,这个有猜测圣意之嫌。

  因为长孙舜安颜曾为额驸候选,怕为皇家厌弃,没有选他为承爵人。

  舒舒道:“多半也是因佟家失了老宅,才心里不安,怕这一等公就此没了,老爷子才想要个保证。”

  九格格想了想,道:“有赫舍里家的前例在,若是汗阿玛真要留着一等公,那就不会将老宅改成公主府。”

  民爵公、侯、伯府邸,也各有规制。

  赫舍里家的一等承恩公,就是停封了,没有了后续。

  当时既是将佟国维那一房的府邸改建了公主府,御前应该就是准备将那边的一等公降袭的。

  如今似乎改了主意,能不能袭都说不准了。

  佟国维才连死都不敢死。

  舒舒道:“左右是隔了房的,不与你们相干,随他们去。”

  九格格点头道:“额驸也说了,往后再有去盛京的差事,就让二爷去,他不去了……”

  姑嫂两个说了几句家常,九格格没有提舒舒的身孕,舒舒也没有提。

  白果已经将燕窝跟高丽参预备好了。

  九格格就告辞离开。

  舒舒起身要送,被九格格拦住,最后她站在门口,目送着九格格离去。

  本是无话不说的姑嫂,随着自家过自家的日子,也不知不觉中渐行渐远

  就比如眼下,舒舒这里二胎喜事,九格格却正因无子被婆母刁难,这儿女经就不能说。

  两人都晓得,彼此小心着。

  舒舒吐了一口气。

  强求不得。

  回到屋子里,她就在炕上歪了。

  一上午也没闲着,她也乏了,打了个哈欠,打算补觉。

  九格格这里,额驸刚从外头打听了一圈回来。

  见九格格回来,他就道:“眼下行宫有两件事,一件是皇上赏了几位皇子铺子,好像要开业了,咱们要不要预备贺礼?还有一件事儿,是几家公主跟额驸都给九贝勒送了生辰礼,咱们是不是也要送一份?”

  九格格有些意外,道:“铺子?这边不是行宫么,还要开铺子?”

  九额驸道:“往后圣驾来这边的日子不会少,从京城到热河这一段的官道要大修了。”

  修好了官道的话,往后圣驾到木兰行围后,就会驻扎热河行宫。

  蒙古王公种痘的少,生身多,不敢进京。

  之前圣驾北巡,就是为了跟这些王公会盟。

  往后要是固定在热河会盟,也不是没有那个可能。

  皇上登基四十多年,眼见着就是知天命之年,已经开始老迈,也吃不得在蒙古奔波之苦。

  九格格道:“那就预备贺仪吧,九哥的生辰礼也预备上。”

  九额驸点头,叫人预备了,并不用九格格操心……

  次日,大福晋就定下了请客的日子,给几位公主与宗女派了帖子。

  这是女眷之间的家宴,分席,总共就十来人。

  为了避嫌,只请了女客,额驸们没有请。

  等到日子,大家也都客客气气的,席面精致,也没有扎刺的客人,走了个过场。

  大福晋拘谨不善言,舒舒在人多的时候寡言,十三福晋还是新妇腼腆,三个虽说做东,可是席面上主要说话的还是纯禧公主与荣宪公主两位年长的公主。

  至于三公主与九格格,都是安静的性子,并不怎么开口。

  三公主看着谈笑风生的两位姐姐,带了几分羡慕。

  她也想要这样神采飞扬的,可是总是觉得怏怏的,欢快不起来。

  九格格则是看着两位姐姐丰满的体型,早年出嫁之前,也都是苗条身材,如今有些十福晋的样子了,看着跟蒙古贵妇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这是经历了生产的缘故么?

  九格格望向三公主与舒舒。

  这两位也是生产过的,看着身形依旧纤细。

  九格格从没有胖过,竟是有些想不出自己胖了会是什么模样……

  小宴的细节传到御前,康熙比较满意。

  大福晋只是大福晋,不是太子妃,也不宜兴师动众。

  这样的规模,刚好。

  纯禧公主与荣宪公主也有皇家姑奶奶的气派,都是能立起来的性子。

  等到太子晓得此事,有些后悔了。

  应该让太子妃过来的。

  若是太子妃在热河,就能名正言顺地宴请所有来朝的蒙古王公女眷。

  大福晋进门已经一年半,行事也都在大家眼中,远不如太子妃。

  只是公主与宗女是皇家人,额驸们也算是皇家人。

  太子想了想,就去了御前。

  “汗阿玛,难得几位额驸都来了,儿臣也想要设一小宴,请几位姐夫、妹夫,到时候请大哥与弟弟们做陪客……”

  康熙听了,看了太子一眼,道:“大福晋请客,除了几位公主,来朝的宗女也宴请了,你只宴请公主额驸,那其他额驸呢?”

  太子闻言一愣,而后道:“既是家宴,儿臣这次只打算请公主额驸,外人就算了。”

  主要是其他宗女额驸,要么是郡王,要么是国公,多是实权人物,请客有些碍眼。

  康熙点头道:“也好,你自己张罗吧!”

  太子应了,下去就叫跟着过来的东宫僚属预备请客之事。

  没过两日,帖子也派了出去,除了四位额驸,还有大阿哥、四阿哥、九阿哥与十三阿哥的帖子。

  九阿哥拿着帖子回家,翻来覆去看了两遍,跟舒舒念叨道:“太子爷真逗,有大嫂在前头打样儿,都不会跟着学……”

  既是要设家宴,还是宴请几位额驸的,就不该给他们派帖子。

  跟大福晋似的,拉着几位皇子一起做东才好看。

  如今这样,额驸们是主客,皇子们是陪客,倒像是宣告太子爷是大清的未来之主。

  总觉得别扭。

  舒舒道:“太子爷独尊惯了,真要好兄弟似的拉着几位爷一起请客,瞧着也奇怪。”

  她摒弃自己对太子的偏见,旁观者清,也看出太子如今跟困兽一般。

  真是不做是错,做也是错。

  九阿哥丢开帖子,撇撇嘴道:“也是,要是太子爷玩‘兄友弟恭’那一套,那也不是太子爷了……”

  说到底,都是汗阿玛教歪了。

  汗阿玛自己都重视手足兄弟,却将太子教的目下无人。

  早年觉得是储君威严,眼下挑毛病了,就是没有骨肉亲情。

  九阿哥想到这些,跟舒舒小声道:“咱们以后顶好还是不犯错,老爷子一会儿一变的,说不得什么时候就找后账……”

  到时候挨罚了,也冤枉。

  舒舒点头。

  她也是这个意思。

  这个时候,再小心都是应该的。

  帝王垂暮,最是爱挑刺儿的时候……

  *

  四阿哥回到住处,已经是日暮。

  十四阿哥已经等着不耐烦,连着吃了两盘子饽饽,喝了两壶茶水。

  见了四阿哥回来,他来不及抱怨,先去更衣了。

  等到解手出来,十四阿哥才跟四阿哥道:“太子爷什么意思?既要设家宴,为什么没有我的帖子?”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85307833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