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消息(求保底月票)

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消息(求保底月票)


十四阿哥真是要气哭了。

  他都十五了,难道还是小阿哥不成?

  前几年的时候,皇子们聚餐,都有他的座位,如今反倒没有了。

  太子就是故意的!

  四阿哥觉得脑仁疼,看着十四阿哥道:“白日里的席,你要读书,太子请你做什么?”

  十四阿哥眼睛都红了,道:“就是一顿饭,耽搁什么了?总共就这几个皇子出门,做什么撇开我?”

  四阿哥见他叽叽歪歪的,不乐意哄了,蹙眉道:“撇开了,又如何?为什么不待见你,你自己心里没数儿?”

  十四阿哥:“……”

  四阿哥只能老一套,道:“别往太子身边凑,过个三年五载的,事情淡了就好了。”

  即便他不喜欢十四阿哥,这也是同胞弟弟,在外人眼中与他一荣俱荣、一辱俱辱。

  真要十四阿哥上蹿下跳,非要到太子跟前现眼,太子不会给他留脸面的。

  十四阿哥喘着粗气,扳着手指头道:“可……这都过了两年了……”

  四阿哥闭上嘴,不想说话了。

  阿克墩是太子长子,长子到底是不一样的,又养到了十一岁,不该夭折的年岁。

  十四阿哥不是罪魁祸首,也是祸根子了,被迁怒也不冤枉。

  别说三五年,就是太子一辈子都不待见十四阿哥,都不意外。

  十四阿哥显然也想到这一点,眼神有些阴郁。

  他看着四阿哥,生出怨愤来。

  太子不会将他这个小阿哥放在眼中,可是对于前头的皇子还是有些顾念的。

  最前头的一拨皇子,都是皇父亲自教导长大,各有体面。

  要是四阿哥早早代自己跟太子赔罪转圜,哪里到今日这个地步呢?

  四阿哥是不是故意的?

  十四阿哥生出阴暗的猜测。

  他的不满都在脸上挂着,四阿哥见了也没好气,道:“不早了,回去好好看书吧!”

  十四阿哥冷哼一声,就从四阿哥的院子里出来。

  他没有立时就走,而是看了眼旁边大阿哥的院子。

  除了太子,哪个哥哥上位都行!

  太子必须下来,要不然他就没有前程……

  可是大阿哥都三十来岁了,弘昱也没有什么资质,能入汗阿玛的眼么?

  十四阿哥又望向后头九阿哥跟十三阿哥的院子。

  九阿哥文不成、武不就,做个解闷的儿子还罢,不会被重用,十三阿哥是储君候选?

  十四阿哥握着拳头,心里针扎似的难受。

  不是哪个哥哥上位都行!

  十三阿哥不行!

  四阿哥也不行!

  十四阿哥沉着脸走了,心里百转千回,寻思了很多……

  ……

  十三阿哥院子。

  十三阿哥正看着京城来信,就觉得鼻子痒痒,接二连三打了两个喷嚏。

  十三福晋坐在旁边,正在编络子,听到动静,放下来,关切道:“爷怎么了?是不是着凉了?”

  如今三伏将了,早晚有了温差,十三阿哥这阵子还跟大阿哥轮班,带人去附近山里围剿野兽,很是辛苦。

  十三阿哥摇摇头,看着信的目光却是一顿,随即脸上露出几分尴尬来,望向十三福晋欲言又止。

  十三福晋正起身给十三阿哥倒茶,看到十三阿哥没有动静,望了过去。

  “福晋……”

  十三阿哥面上多了纠结,压抑着欢喜,隐隐地还有几分愧疚。

  十三福晋心下一紧,看了眼他手中的信。

  那是头所总管太监的信。

  皇子身边的总管太监,都是谙达太监,识文认字。

  不过皇子既随扈在外,没有要紧事儿,也不会写信过来,因为要经南书房跟兵部,很是麻烦。

  这个时候,总管太监来信……

  十三福晋嘴里发苦。

  十三阿哥吐了一口气,放下了信,起身拉住十三福晋的手,道:“放心……”

  十三福晋红了眼圈。

  如何能放心呢?

  那是瓜尔佳格格,奉圣夫人的侄孙女。

  真要生下十三阿哥的长子,一个侧福晋免不了的。

  侧福晋所出,等同于嫡子。

  夫妻志趣相投,怎么会到了今天这个地步?

  十三阿哥将十三福晋揽在怀里,叹了口气,道:“不着急,不着急,如今规矩不比早先了,嫡子更贵重……”

  十三福晋靠在丈夫怀里,不想要自怨自艾。

  她吐了口气,道:“让爷笑话了,我不着急,这是爷的喜事儿……”

  只看上头的皇子,就晓得这皇孙早来比晚来好。

  到时候她这里,什么时候怀孕,怀上了生阿哥还是格格,就没有那么急迫了。

  十三福晋这样开解自己,也看了总管的信,确实是报喜的信。

  瓜尔佳格格查出喜脉,应该是十三阿哥出京前怀上的。

  十三福晋虽心中酸涩,却是个周全人。

  次日,她就过来舒舒这边,跟舒舒请教起女子有身孕后的照顾情况。

  “家里的姐姐要么年岁差的多,要么与我年岁相仿,之前也不大晓得怎么照顾孕妇,如今既是瓜尔佳格格遇喜,少不得我也要看顾一二,一时不怎么怎么入手,就来问问九嫂……”

  舒舒听了,很是无语。

  这还真是合格的皇子嫡福晋。

  不过眼见着十三福晋真心请教,她也能理解。

  十三福晋是个明白人,晓得皇家血脉贵重。

  她照顾好小妾生产,在康熙眼中是应该的;照顾不妥帖,就成了罪过。

  这皇子嫡福晋,真是谁当谁晓得滋味儿。

  不开解自己,这寿命长不了。

  只是舒舒晓得的经验,都是自己的经验,照顾其他人的经验,多是理论,与时下通用的理论也不相符。

  舒舒就斟酌着说道:“弟妹年岁在这里,难免有疏漏不周全的地方,嫔母在,跟嫔母求两个老成的人手预备着,或许更省心些。”

  十三福晋听了这个建议,有些犹豫,道:“我入宫这两年,瞧着娘娘并不过问阿哥所之事,或许有不方便之处……”

  舒舒道:“不一样,子嗣为重。”

  况且十三福晋照顾人,轻不得重不得。

  要是十三福晋不提,敏嫔自然不会多事儿。

  可十三福晋求援的话,敏嫔也不会抄手不管。

  就是康熙那里,也挑不出毛病来。

  十三福晋自己也琢磨明白,看着舒舒感激道:“是我糊涂了,没想到这个,谢谢九嫂……”

  舒舒摆手道:“算不得什么,弟妹就是一时没想到罢了。”

  妯娌两个说了会儿话,吃了几块饽饽,十三福晋就告辞离开。

  舒舒起身,送到正房门口,叫白果送了人出去。

  等到回到屋子里,舒舒叹了口气。

  瞧着十三阿哥之前盼着大婚的模样,十三福晋的性子也聪明讨喜,本以为这小两口日子过的顺顺当当的,谁会想到康熙硬是插了一杆子。

  心疼年长的儿子子嗣不丰,赏上头的人就是了,偏偏十三阿哥这个新婚燕尔的,也得了赏。

  还是御前挂名的身份,真是叫人无语。

  由十三福晋又想起了怀孕的七福晋,舒舒心里算了下日子。

  今年有闰六月,预产期就在七月底八月初,这也快了。

  盼着七福晋能顺心如意……

  舒舒这样想着,就看了眼供着的纯金佛像。

  这是一尊大势至菩萨,是舒舒在如今流行供奉的几尊菩萨中选出来,从寺里开过光的。

  这是福神。

  舒舒上了三炷香,盼着神佛有灵了。

  正想着,门口有了动静,是九阿哥带了曹顺过来。

  曹顺到了。

  九阿哥晓得舒舒惦记着京城众人,就直接带曹顺过来说话。

  “阿哥爷回来了,同行的除了张家三爷跟四姑娘,还有张家六爷,张六爷荫国子监生,入国子监读书……”

  舒舒听了,很是意外。

  张英是正一品,他可以荫一子入国子监读书,等到学满考试合格,就可以在吏部补从五品员外郎。

  可是这个荫子孙,也是有顺序的。

  先荫嫡长子孙,嫡长子孙出仕或身故,则是荫嫡次子孙,无嫡次子孙,方荫庶长子孙。

  张家这位六爷,是张英的庶子。

  九阿哥也晓得这个,问曹顺道:“张家其他儿子读书那么好么,都指望考进士,连个余地都不留?”

  曹顺道:“听阿哥爷的意思,张家分家了,张家三爷、七爷都是行举业的,张四爷身体不好,不能出仕,张六爷读书寻常,门籍还落在顺天府,张相就给张大人写了信,提了荫生之事,张大人同意了此事,就在国子监给张六爷报名了……”

  九阿哥听了,跟舒舒道:“张廷瓒真是厚道人,要不然这荫生的资格留着,只会在他这一脉……”

  舒舒点头道:“张大人确实宽厚……”

  虽说张廷瓒如今是正三品,也有了荫子的资格,可是这一品荫生跟三品荫生还是有区别。

  真要自私些,都留在长房,不分给兄弟们,旁人也说不出什么来。

  他自己三个儿子,也不能保证各个都榜上有名……

  “张四姑娘如今就住在张大人处,县主叫人预备了礼过去,张四姑娘也过府来给县主请过安,大格格极喜欢张四姑娘,粘着不放人,如今县主隔上两三日就请张四姑娘过来……”

  “大阿哥与二阿哥先头被十爷跟十福晋接去了,后头五爷也接了一回,只是二阿哥怕生,过去待了半日就闹着回来……”

  “夫人上月过来,在府里住了小半月,后被县主劝回去了……”

  *

  书友圈有粉丝称号跟分起点币的帖子,有兴趣的大大可以去书友圈跟帖参加活动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85196300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