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规矩(求保底月票)

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规矩(求保底月票)


对着太子,补熙很是恭敬。

  佟家已经今非昔比。

  如今上三旗的六位领侍卫内大臣、六位内大臣,一个佟家人都没有!

  此消彼长。

  佟家在御前的影响力弱了,他们这些佟家子孙都受到影响。

  不是没有人想着亲近毓庆宫,可是之前索额图把持着毓庆宫的外务,旁的人家亲近不上;如今,佟家人则是有了分歧。

  柳编墙内老公爷那边是想要亲近太子的,前年也安排了送佟家族女进京候选之事,想要谋东宫嫔,结果给了“恩典”,直接从候选秀女名册上划下去了。

  至于补熙阿玛这边,则是因乌兰布统之战的缘故,不肯亲近太子,也不肯亲近大阿哥。

  补熙也想着家族之事,可是他的身份与年岁,也没有什么说话的余地。

  太子看着补熙,则是不大满意。

  佟家下一辈补熙算是牵头的,可是他并不跟毓庆宫亲近,这也是鄂伦岱那一房对毓庆宫的态度。

  自己是储君,佟家不顺服,佟家想要做什么?

  他正想着,大阿哥几人到了。

  补熙起身相迎。

  太子坐得稳当,看着大阿哥几人进来,目光从大阿哥身上,挪到四阿哥身上。

  佟家看好的是四阿哥么?

  太子也起身了,如今不是朝廷之上,要行的是家礼。

  四阿哥、九阿哥与十三阿哥两拜请安。

  大阿哥面向西边站着,太子也行了礼,大阿哥立受。

  接下来,是补熙给几位皇子请安。

  如此一轮下来,太子这个主家才开口道:“都坐吧,今儿也没有外人。”

  大家就重新落座。

  九阿哥看着坐在主位上的太子,又看着坐在客座首位的大阿哥。

  太子今儿怎么守着规矩了?

  早年的时候,太子行“家礼”的时候少,跟兄弟们相见,“国礼”的时候多。

  四阿哥则是眼观鼻,他察觉到太子的探究,心里狐疑不定,不明白为什么太子的关注会落到自己身上。

  大阿哥则是打量着太子,心里越发通透。

  自己这个皇长子难做,太子更难做。

  啧啧,虽说有礼烈亲王的例在前,罢黜的皇储也有善终的,可是还有广略贝勒跟肃武亲王在前头。

  前者丢了储位,被太祖处死;后者跟多尔衮争过皇位,被多尔衮构陷而死。

  太子失了赫舍里家这个母族,跟石家这个妻族也不亲近,朝廷之上拥护嫡子的,多是汉臣,那些人实际上是凑数的。

  太子察觉到大阿哥的视线,见他没有了往日的暴躁,看着神态平和,心里也犯嘀咕。

  大阿哥……

  从容多了……

  再没有了之前在自己跟前的鸡头歪脸。

  这是有底气了?

  太子拿不准。

  大阿哥已经移开眼,心里想的是自己的弘昱跟毓庆宫的两位阿哥。

  弘昱……

  入了上书房两年半了,在皇孙中成绩平平。

  毓庆宫的两位阿哥,二阿哥遭了皇父厌弃,从上书房清退出去,往后不会有什么前程;太子妃抚养的三阿哥,跟弘昱差不多。

  皇父也没有对两家皇孙另眼相待的意思……

  屋子里安静下来,没有人说话。

  太子不开口,其他人也不好先开口。

  太子醒过神来,看着坐在末座的十三阿哥,道:“听说你前几天带侍卫们打猎去了,有什么大东西没有?”

  十三阿哥起身道:“野猪杀了几窝,好不容易碰上一头熊,还是待产的母熊,就叫人撵走了……”

  太子摆手道:“坐着回话吧,眼见着要出伏了,过几日孤也跟你去松快轻快。”

  十三阿哥坐下道:“那感情好,当地的牧民说,西山有豹子,还有猞猁,那边还没有去清缴。”

  太子也想要动弹动弹筋骨了。

  他还真来了兴致,望向其他几个兄弟。

  大阿哥……

  两人同时打猎,他自己都不放心。

  至于四阿哥与九阿哥……

  太子讪笑两声,不是能凑数的,就跟补熙道:“额驸到时候一起去。”

  补熙恭声道:“奴才听太子爷吩咐……”

  几个人说着话,门口有了动静,几位额驸到了。

  大额驸跟二额驸都是一等台吉,大清公主的后裔子孙,是皇家的外孙,皇子们的表兄弟。

  三额驸不是台吉,却是喀喇沁部郡王的继承人,身份并不比两位姐夫低。

  既是家宴,几位皇子都起身了。

  等到彼此见过,重新入了座次。

  太子略过大额驸,看着二额驸跟三额驸。

  前几个公主跟他们这些年长的皇子是一拨长大的,他当然晓得荣宪公主的受宠。

  若是能亲上加亲,为弘皙求娶公主之女,那往后皇父看在外孙女面上,会不会给弘皙一个前程?

  二额驸之女亲近,三额驸之女身份高。

  二者求娶一家,都行。

  八旗不流行娃娃亲,现在倒是不好提,总要孩子十三、四再说。

  这满屋子,就没有能张罗的人,气氛就有些沉闷。

  太子跟额驸们说了几句话,就叫人准备开席。

  单人单席。

  上的就是燕翅席,用的是随扈来的御膳房的人做的席面,用的也是龙盘,看着富丽堂皇。

  每人席面上,都上了酒壶。

  九阿哥低头看着,就没有食欲。

  大热天的,黄焖鱼翅腻乎乎的,燕窝炖鸽子蛋,又是甜口的。

  他望向对面的几位额驸,除了补熙,其他三人都看着席面。

  他又看了眼酒壶,身边服侍席面的小太监眼生,实在是跟太子这边的人的不熟,如今席面摆上也不好再吩咐什么。

  因此,等到太子举杯,九阿哥就跟着喝了一杯。

  等到大阿哥举杯,他只能跟着举杯。

  倒是大阿哥,指着九阿哥身后的小太监道:“九贝勒肠胃不好,吃不得酒,换了茶上来……”

  那小太监听着惶恐,没有立时应声,而是望向太子。

  太子看了九阿哥一眼,对那小太监点点头道:“听郡王吩咐。”

  那小太监应着,将九阿哥的酒壶换成了茶水。

  九阿哥如今也是场面人,欠身道:“谢谢太子爷,谢谢大哥,弟弟出门之前,福晋还不放心呢,就怕不小心吃多了酒不舒坦,弟弟就不逞强了。”

  大阿哥白了他一眼,见不得他这种开口闭口将福晋挂在嘴上的做派。

  谁没有福晋不成?

  太子则是有些纳罕,这是照顾丈夫,还是照顾儿子?

  董鄂氏是不是太啰嗦了?

  大额驸跟补熙还罢了,二额驸与三额驸看着九阿哥,不免打量起来。

  这桌子上的酒壶,就是半斤的量。

  九阿哥只喝了一盅!

  就是寻常小孩子,也不会这么差的酒量。

  几位蒙古额驸想的少,只晓得太子金贵,皇子也金贵。

  从大额驸开始,就给太子与皇子们敬酒,偏偏他们出身不同的部落,还有不同的规矩。

  科尔沁出身的大额驸还好,提了酒,从太子开始,依次敬了大家一盅。

  二额驸性子跟荣宪公主相类,比较稳重,也是敬了一盅。

  到了三额驸这里,则是有了几分醉意,提及了喀喇沁部的规矩,那就是头一次喝酒,要敬三盅!

  在坐的几位皇子中,大阿哥、九阿哥与十三阿哥与他喝过酒,太子跟四阿哥却是第一次喝酒。

  他就红着脸先敬太子,道:“太子爷是尊贵的储君,未来的博格达汗,却是能视我们为亲人,臣感激不尽,这是要向您献上臣的忠诚……”

  太子是有酒量的,三额驸说的又至诚。

  太子就举起了酒杯,接受了三额驸的敬酒。

  等到太子喝了三盅,三额驸就略过了大阿哥,先敬头一次喝酒的四阿哥。

  四阿哥绷着脸,跟着起身,并不觉得荣幸。

  当着太子的面,他不好代大阿哥说什么,否则像是站队似的。

  倒是九阿哥,看出了四阿哥的别扭,也察觉到三额驸的无礼,上下打量他两眼,道:“早听说额驸规矩不足,郡王这两年也狠教训了两回,怎么还四六不通?这长幼有序的规矩,额驸不晓得?”

  三额驸被说的一愣,不明白九阿哥为何发难,神色有些茫然。

  九阿哥冷笑道:“敬完太子爷,当敬谁,你自己心里没数?”

  三额驸涨红了脸,看了眼大阿哥,道:“我跟郡王喝过酒,跟四贝勒没喝过,我们喀喇沁的规矩,这头一次喝酒……”

  九阿哥道:“这不是喀喇沁,别扯你们喀喇沁的规矩……”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84923848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