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满意(求保底月票)

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满意(求保底月票)


等到九阿哥回了住处,已经带了几分亢奋。

  舒舒见他身上带了酒气,就叫白果将准备好的蜂蜜水给他递过去。

  九阿哥笑得越发荡漾,接过来,“咕嘟咕嘟”地喝了干净。

  舒舒都能察觉到他的欢喜,跟着笑了,道:“看来今天这席面好,爷吃得欢喜……”

  九阿哥挑眉道:“一等燕翅席,瞧着黏黏糊糊的,冬天还罢,现在吃着不清爽,爷瞧着几位额驸也是吃不惯的,吃惯了牛羊肉,吃这精细菜也吃不惯,大哥吃冷盘就酒来着,四哥也可着小菜跟鲜果吃,爷吃了几口烧茄子跟素鸡……”

  舒舒也不大爱吃燕翅席,燕翅席上的燕菜都是咸口的,她吃不大惯。

  “那爷怎么这样高兴?”舒舒好奇问道。

  九阿哥忍不住笑出声,道:“哈哈,灯笼,就你想着接人了,爷就损了大哥他们一顿!”

  舒舒:“……”

  实不能理解九阿哥这损人不利己的做派。

  开心就好,开心就好。

  夫妻两个简单梳洗,歇了下来,九阿哥才开始为大阿哥抱不平,道:“早先没发现差距,这回才瞧出来,居然有人敢怠慢大哥了!”

  别扯什么喀喇沁部的规矩,三额驸三十来岁的人,还不晓得入乡随俗?

  不过是奉承太子,外憨内狡罢了。

  借着规矩说事儿,也是对太子的投诚。

  太子行事也越发小气了,没有训斥三额驸不说,还给了对方台阶。

  九阿哥觉得自己火眼金睛,看人越发看得明白了。

  舒舒想着“大千岁党”,好像是都蛰伏起来了,从索额图问罪处死之后。

  大阿哥前几年的消沉有丧妻的缘故,更多的也是故意借此做个姿态。

  不知道拿主意的是明珠,还是大阿哥自己。

  要是大阿哥自己就好了,熄了夺嫡的念头,往后也能有个善终;要是明珠拿的主意,大阿哥还不死心,那往后还不知如何。

  明珠也是将近七十岁的人了。

  等到明珠去世,还要看大阿哥的选择。

  九阿哥对三额驸意见不小,道:“完犊子玩意儿,这是因之前被汗阿玛下令训斥,要抱太子的大腿呢!他脑子被驴踢了吧?怎么舍本求末?他是公主额驸,只要肯好好地待三姐,汗阿玛还会与他计较不成?尽想着歪门邪道,这是丝毫不将三姐放在眼中啊!”

  虽说三公主这次对他们夫妻并不怎么热乎,往来也不多,可是因十阿哥的缘故,九阿哥还是盼着三公主的处境转好,省得十阿哥操心。

  舒舒不好点评三公主什么,只道:“皇上是慈父,三公主的性子,幸好是指到喀喇沁部,距离京城最近,要是远了,更叫人不放心。”

  九阿哥想着三公主的性子也无语,道:“要说后头的公主还罢了,前头的公主跟着前头的哥哥们一起读过书的,三姐这性子也是独一份了!”

  其他三位公主,纯禧公主、荣宪公主与四公主,都是标准的满洲姑奶奶脾气,当家主事能立起来。

  要说出身高低,除了荣宪公主出身最高,打小受宠之外,纯禧公主是亲王府庶女出身的皇家养女,四公主生母贵人、养母是妃,说起来她们两个并不比三公主的出身高贵,结果只有三公主怯懦。

  偏偏这位性子怯懦的公主,又冒天下之大不韪,跟侍卫有了瓜葛。

  夫妻走到今天这一步,也不全是三额驸的过错。

  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这个?

  夫妻两个说着几句闲话,就睡了。

  次日,十三福晋过来相约,想要跟舒舒去买卖街转转。

  舒舒自然没有二话。

  今年的买卖街,从开业到关门,也就这一阵了。

  买卖街距离皇子院有二里半。

  妯娌两个叫了马车,坐着车过去。

  曹顺素来能干,九阿哥名下的四个铺子已经都挂幌了,匾额也齐全。

  跟其他几家相比,这四个铺子,就显得有牌面多了。

  十三福晋看了一圈,道:“九嫂,你们这匾额哪里定的?怎么预备的这样快?”

  他们名下的两个铺子,还在想名字。

  舒舒道:“是京城铺子备用的,直接跟货物与人手一起送过来了。”

  十三福晋带了羡慕,道:“怪不得我们爷说您府里有能人呢,这可预备得真周全。”

  已经有蒙古王公与女眷过来,看着开门的十来家铺子。

  生意最好的就是舒舒家的茶庄。

  对蒙古王公来说,奶茶一日都离不开的,每天每人都要用上二两茶叶,这茶叶储备自然多多益善。

  对女眷来说,则是舒舒家的胭脂铺子生意最好。

  这加了人参珍珠的手霜与面霜,卖的最好。

  蒙古秋冬干燥,最缺的就是这种搽脸擦手的东西。

  舒舒跟十三福晋大致看了一圈,眼见着人多了,就坐着马车回去了。

  至于给公主们预备的回礼,既是曹顺过来,就由曹顺预备了。

  九贝勒府名下的铺子瞧着有模有样的,其他几位皇子名下的铺子见贤思齐,也一天比一天完善了。

  过来采买的蒙古王公与女眷们,却是意犹未尽似的,每天都要来转一转,而后就在九贝勒府开的火锅店吃一顿火锅。

  夏天吃火锅,配的新鲜的橘子水,谁喝谁上瘾。

  那橘子水酸酸甜甜的,喝着嘴里冒气儿。

  等到买卖街铺子开业的消息到了御前,还生意不错后,康熙心动。

  这一日,他就叫了马斯喀跟着,微服来了买卖街。

  两侧加起来总共有四十来间铺子,现在大部分都关着,只有小部分开着。

  可是开着的这十家铺子,占着买卖街最好的位置。

  康熙止步,拿着扇子拍了拍手心,问马斯喀道:“这铺面位置是你给阿哥们选的?”

  马斯喀老实道:“是九爷选的,不单选了九爷自己的,还帮着其他三位爷调换了更好的位置。”

  康熙轻哼一声,道:“除了他没有旁人,这是不占朕便宜就难受,不孝子!”

  马斯喀不敢接话。

  康熙仔细看了中间四个铺子的营业内容,脸上有了笑模样。

  只有一家是九阿哥的铺子。

  其他三个最好的位置,明显是其他人的买卖。

  九阿哥占了他这个汗阿玛一回便宜,可也没有独吞好处,还晓得分润给兄弟。

  寻常百姓人家的手足,也就是如此了吧?

  康熙带了几分自得。

  这都是他打小教导的好,儿子们虽偶有不懂事的时候,可大多数时候都是好的。

  同父异母的兄弟,能相处到这个地步,就很好了。

  康熙是过来看铺子的,看完外头,就找了家铺子进去。

  正是四阿哥的香火铺子,屋子里供着佛像,进来就是浓郁的檀香味。

  除了各色铜鎏金的佛像,就是各色佛前器物、佛香、长短念珠等。

  掌柜正跟人说话,见到有几个气质不同的客人进来,上前招呼,十分恭敬。

  如今热河行宫就没有百姓在,要么是随扈的宗室大臣,要么就是来朝的蒙古王公。

  他之前说话的那个年轻人不是旁人,正是曹顺。

  曹顺见过圣驾好几回,自然立时就认出了来人。

  不过瞧着康熙穿着常服,身后侍卫也没有披甲,曹顺也没有多事儿,只是恭敬地退避到一旁。

  康熙也认出曹顺来,见他手中拿着一个单子,招呼他上前道:“你是来采买东西?手上单子给……爷瞧瞧……”

  曹顺忙上前打千道:“见过……主子,我们爷前阵子收了不少生辰礼,正预备着回礼……”

  说着,他将手中单子双手奉上。

  梁九功接了,转呈御前。

  康熙接过来看了,见总共是八份,其中四份一等,一份减等,三份再减等。

  采买的佛像是女子常供的观音,还有女用的十八子手串等。

  不用询问,康熙就明白过来了,这是四份公主的回礼,一份县主(巴林王妃)的回礼,还有三位宗女的回礼。

  这样周全,不是九阿哥做派。

  康熙就道:“这是你家福晋拟的单子?”

  曹顺躬身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康熙道:“除了你们铺子里的与买卖街上现预备的,没从京城带东西过来?”

  曹顺迟疑了一下,道:“还带了不少封银子过来……”

  康熙听了,点了点头,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不过他心里对舒舒更满意几分。

  不仅能和睦亲近的对待大伯子跟小叔子,对于远嫁的大姑子们与宗女也能友爱体贴,很是难得……

  *

  大家除夕快乐,给大家提前拜年了,有兴趣要读者称号的大大别忘了书友圈跟帖,活动12号截止,分起点币的年夜饭到正月十五截止。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84783920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