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六百七十五章 郡王(打滚求月票)

第一千六百七十五章 郡王(打滚求月票)


两位公主专门来道谢,可九阿哥晓得轻重。

  有些人情能领,有些就算了。

  他就道:“都是汗阿玛慈心,这是想法子贴补咱们呢,居家过日子,都不容易!”

  一句话,听得纯禧公主与荣宪公主都笑了。

  纯禧公主笑道:“你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,得了好福晋,儿女双全的,还成了‘财神爷’,怎么就难了?”

  九阿哥掐着手指头算着,道:“咱们这一辈不难,有汗阿玛想着呢,可是皇孙一代、皇曾孙一代呢,总要为他们操操心!”

  纯禧公主道:“啧啧,才成人几年,就操心八辈子远去了!”

  荣宪公主也在想着儿女前程,倒是能理解九阿哥的想法。

  她拉着舒舒的手,小声道:“没想到九弟这样有担当,你倒是没有白夸一回。”

  舒舒笑道:“都是皇上跟娘娘教的好,我们爷性子也纯良。”

  两位公主没有久坐,说了一刻钟话就走了。

  舒舒跟九阿哥送了出来。

  正看到十三阿哥从外头回来。

  见两位姐姐在,十三阿哥忙快走几步过来请安。

  两位公主跟十三阿哥虽差着岁数,可是这几年十三阿哥老跟着北巡,姐弟也是见过几遭的。

  纯禧公主就打趣道:“回头带你福晋过去找我们玩儿,别将人藏起来!”

  十三阿哥去年腊月大婚,眼下结婚才大半年,十三福晋还是新妇。

  十三阿哥笑着应了,而后望向荣宪公主,却迟疑了一下,道:“二姐,对翁牛特郡王,您跟二姐夫熟么?”

  翁牛特部跟巴林部同属于昭乌达盟,部族挨着。

  荣宪公主聪慧,闻言道:“这是十三格格要选额驸了?”

  十三格格是十三阿哥胞妹,今年十六,到了选额驸的年岁。

  十三阿哥没有点头,也没有摇头,道:“汗阿玛传话,让翁牛特郡王明日给皇祖母请安。”

  敏嫔三十多岁,还是年轻妃嫔,不好直接传见藩部王爷,太后却是不碍的。

  荣宪公主想了想,道:“就是晓得是翁牛特部第四位郡王,是英亲王府郡主的孙子,三十二年承王位,今年十四,还没有成丁,如今王府事务由太妃操持。”

  至于性情什么的,荣宪公主就不晓得了,不是一个旗的,又差了年岁,没怎么打过交道。

  翁牛特部早就盼着公主下降了。

  昭乌达盟总共四部,其他三部都下降过公主,巴林部还先后两次下降公主,只有翁牛特部,只在太宗朝嫁过去一位郡主。

  可是随着英亲王问罪夺爵除宗籍,即便没有连累到出嫁女,这位郡主也成了尴尬身份,跟朝廷往来并不亲密。

  九阿哥在旁道:“这是比十三格格小好两岁,是不是给十五格格选的人?”

  十五格格也是十三阿哥的胞妹,今年十二岁,跟这位郡王年岁也合适。

  十三阿哥摇头道:“十五格格那里,汗阿玛想要在科尔沁部台吉中选人。”

  九阿哥蹙眉,有些不明白同母的两位妹妹,怎么择婿区别这么大。

  一个是郡王,一部之长,另一个只是台吉。

  纯禧公主却露出羡慕来,道:“汗阿玛仁慈。”

  荣宪公主则是明白了,敏嫔身份不高,可是比想象中的更受宠。

  科尔沁部已经有两位公主在,并不需要公主驻守科尔沁。

  十五格格额驸的候选,应该是在科尔沁部在京城当差的那些台吉子弟里择选。

  如此,就算是十五格格嫁到蒙古,也能随着丈夫常住京城,跟嫁到八旗相差无二。

  区别就是京城不设公主府,薨了后葬到科尔沁。

  活着的时候,她就能回到京城,享受到了好处。

  九阿哥还在懵懂,不过瞧着两位公主的反应,也晓得科尔沁的人选似乎不比翁牛特郡王差。

  闲话了几句,两位公主上了马车,回行帐去了。

  十三阿哥看着九阿哥道:“九哥,郡王在热河待到月底,等他给皇祖母请了安,我想要邀他打猎,合适么?”

  九阿哥道:“合适啊,这时候不看看,什么时候看?不过爷觉得汗阿玛提了这个人,指定就是之前打听好了的,出不了大褶子。”

  十三阿哥听了,松了一口气,道:“只盼着如大姐夫与二姐夫的品格……”

  九阿哥不知为什么,想到了庄亲王跟信郡王。

  娃娃王爷,从记事起就是王爷,被王府一干人捧着的,性子跋扈的可能性更大。

  只是再跋扈,也跋扈不到公主头上。

  选为了公主额驸,要是聪明人的话,就晓得应该跟大额驸与二额驸学习,千万不能跟三额驸似的。

  舒舒在旁,听着兄弟两个说话,倒是觉得赶巧。

  她明早要去太后处,今天下午就打发人过去说过了。

  不知道能不能碰到那位年轻的郡王。

  十三阿哥的两个胞妹,在后世各种小说中都提过一笔,是悲剧人物,都是薨于“一废太子”之后,十三阿哥失势的那两年。

  如今敏嫔还在,就算十三阿哥失势,也不是山穷水尽的时候,两位公主的命运不知如何。

  次日一早,赶在辰初之前,舒舒就带着膳房做好的素锅子进了行宫,去了太后殿。

  太后早等着了,见了舒舒,眉开眼笑,道:“就盼着这一顿,昨晚的饽饽都少吃了两块。”

  舒舒听了,道:“保证不让皇祖母失望,孙媳妇也空着肚子,等着蹭这一顿呢。”

  太后笑着点头道:“好好,抢着吃才香。”

  等到跟着过来的小棠、白果将锅子摆过点火,太后看着稀罕道:“这锅子还现下?”

  舒舒道:“旁的都是煮了的,有几样涮着吃好吃,老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
  番茄锅底里,已经煮了木耳、海带、炸豆腐、腐竹、香菇、白萝卜片。

  旁边没有下的,是白菜芯跟黄瓜片。

  还有一份菠菜面、一份鸡蛋面备着最后下。

  先喝汤,再吃菜,再吃面条。

  虽说都是素菜,可是吃着鲜美异常,并不像寻常素菜那样寡淡。

  太后喝了两碗汤,也吃了一碗面,道:“这个锅子现在吃好吃,冬天吃也错不了。”

  舒舒豪爽道:“那皇祖母的番柿酱孙媳妇包了!”

  太后笑道:“好,好,皇祖母不白吃你的,回头给你留柿霜跟柿饼,那也是柿子呢。”

  祖孙说笑着,有小太监在门口给白嬷嬷低声禀告,道:“嬷嬷,储秀宫娘娘来了,在外头候着。”

  白嬷嬷见太后跟舒舒都放下了筷子,就上前禀告道:“娘娘,敏嫔娘娘来了。”

  太后想起了皇上昨天下午叫人传的话,跟舒舒道:“这是来看女婿来了,皇上给十三格格选额驸了……”

  舒舒已经晓得此事,就起身道:“那孙媳妇就告辞吧,别耽搁了皇祖母跟嫔母的正事儿。”

  太后摇头道:“不用回避,跟着看看,回头也跟十三阿哥学学,省得他不放心。”

  这是晓得九阿哥跟十三阿哥关系好,给舒舒机会做人情。

  舒舒就没有推辞,只起身候着敏嫔进来。

  白嬷嬷叫人抬了膳桌下去,而后听着太后吩咐,出去请了敏嫔进来。

  见舒舒在,敏嫔也不意外。

  宫眷都住的近,她已经听说舒舒过来之事。

  等给太后请了安,舒舒就给敏嫔请安。

  敏嫔笑道:“你来的正好,帮着瞧瞧郡王品格如何。”

  舒舒没有托大,只道:“昨儿听十三叔提了一嘴郡王过来请安之事,没想到倒是赶上了。”

  太后笑着跟敏嫔道:“翁牛特部早就盼着公主下降了,康熙初年的时候,上一任郡王也跟朝廷上过请婚折子,如今这是第二回了……”

  眼巴巴地求来的,也会珍之重之。

  敏嫔点头道:“皇上看好的人,再没错的,又不是外人,是太祖皇帝玄外孙。”

  太后道:“是太祖血脉更好了,亲上加亲,往后相处也融洽。”

  太后跟敏嫔都发话,舒舒这个年轻的舅嫂子也无须回避,就跟着见了这位年轻的郡王。

  真是太年轻了!

  这十四虚岁,应该是小生日,明显还是孩子模样,还没有变音,身量也不是成年人身量,还不到五尺高。

  太后跟敏嫔都带了意外。

  小郡王看来是晓得这门亲事的重要,行事很忐忑,不敢抬头说话,脸上也泛红。

  太后还在打量着人,敏嫔心中已经发沉。

  再是年岁不足,也是三十二年就承了郡王,当了十年王爷,不该是这样腼腆模样。

  这瞧着性子就绵软,对十三格格是好事,也不是好事。

  好事是不会欺负十三格格,坏事是这样的孩子,上面的寡母性子或是刚性,才让孩子立不起来;或者一样绵软,母子两个处境艰难,跟朝廷求娶公主,也是震慑族众。

  要是后者还好,要是前者,十三格格以后的日子怕是难熬。

  自己的女儿自己晓得,十三公主外柔内刚,也是腰子正的,到时候针尖对麦芒,还有孝道压着,怕是也会两难。

  太后没想那么多,用蒙语跟小郡王说着话。

  小郡王的祖母前年薨的,生前也念念不忘跟朝廷求恩典,求皇上给小郡王指婚。

  舒舒在旁,并不插嘴,却想着这小郡王跟京城的关系。

  阿济格本人想要发动兵变,被处死,子孙除宗籍。

  阿济格的女儿……

  除了翁牛特的这位老太妃,还有明珠那位被家奴杀了的夫人!

  阿济格这一脉,有点儿精神病的气质,不知道那位老太妃是不是也如此?

  希望这小郡王,不单单是看着老实,而是真老实……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84561322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