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神山(打滚求月票)

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神山(打滚求月票)


舒舒不晓得九阿哥鼻子痒,拿起一只羊毛毡小猫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栩栩如生,总共两只,一只狸花猫,一只奶牛猫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狗也是两种,一只雪白的狮子狗,一只是浅黄色的中华田园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通州羊毛呢场那边试制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笑道:“这个好,丰生他们会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道:“就是小儿玩具,卖不上价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没有法子之事,搁在几百年后,手工玩具的价格才有刚抬起来的苗头,现在人工是最不值钱的时候,这种羊毛毡玩具想要溢价没有什么市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想了想道:“要是挂毯可行,除了佛像,还可以制作山水画、花鸟画之类的,可以对外销售,日本也好,朝鲜也好,听说权贵都是学汉文的,应该也喜欢这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听了心动,手中把玩着小算盘,道:“还可以制作纳兰词,江南那边也很认纳兰之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夫妻两个说着话,外头就是“轰隆轰隆”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下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子里也转为幽暗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透过纱窗,望向外头,道:“春日里旱的厉害,入伏以后,这雨水倒是一场连着一场了,也不知高斌那边如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舒舒算了下土豆生长周期,庄子里的土豆都已经开始吃了,只是个头不大,还能再长长,才没有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生长后期与收获期雨水大不是好事,不小心会烂掉。

        高斌那边应该会防涝,或者是提前起土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玉米,要中秋节前后才收,这个时候下雨,应该正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想到自己的狼皮褥子,今天就能到了御前,就眺望了一下北面的乌云,看着也阴沉沉的,就跟舒舒道:“爷的狼皮褥子送的正合适,还有附的那个姜汁奶茶方子,也可以现在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圣驾现在正往蒙古名山索岳尔济山方向行进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蒙古人眼中的神山,辽时叫“七金山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估算了一下那个方向,是大兴安岭支脉,锡盟与兴安盟的结界处,距离京城一千六百多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圣驾出京二十日,行程应该过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边的气候跟京城不一样,就算是伏天,早晚也要穿厚衣裳,全无暑热之忧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的狼皮褥子跟奶茶方子送的正贴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能说康熙是个会挑地方的,索岳尔济山所在区域,后世是个避暑胜地,出了名的凉都,七八月天气,低温只有零上几度,偶尔还有零下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场雨,下了半天,不过就算雨停,乌云也没有散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瞧这样子,还要下上三五天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草原上,圣驾的队伍还在每日移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雨水连绵的缘故,原本有些低洼的草原有些积水,不利于圣驾驻跸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往东北方向走,地势越来越高,看着草场还干爽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重重地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紧了紧身上,已经套了马甲,可还是凉飕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站在行帐前,看着外头的天色,瞧这样子,没有晴天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皱眉,有些犯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三福晋身子重的缘故,三阿哥这次出门的行李就是田格格给收拾的,衣裳装了两箱子,都是春秋衣裳为主,宁绸大褂跟缎子大褂不少,还有蜀锦的,另外有半箱子小毛衣裳跟大毛衣裳,备着中秋后塞外转冷穿的,可是中间的夹棉衣裳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临近索岳尔济山的缘故,还是连着下雨的缘故,一天比一天冷,可直接穿小毛衣裳又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闹心扒拉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这个时候训斥田格格没用,田格格跟着出来,她自己的衣裳预备的也不齐全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的帐子跟三阿哥的帐子挨着,出来正好看到他在这里愁眉苦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迟疑了一下,还是上前问道:“三哥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哆嗦了一下,露出了几分可怜道:“太冷了,没带夹棉衣裳,这大雨泡天的,也不好打发人回京取,四弟你那里有没有富裕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听了,看了三阿哥一眼,迟疑道:“我带了,可是我的衣裳,三哥穿着也不合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比四阿哥高一寸,宽出小半个身子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拍了下脑门道:“瞧我这脑子,真是糊涂了,当跟大哥借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阿哥正好带着十三阿哥巡营回来,听到这半句,道:“跟我借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指了指身上,说了自己的窘境,道:“衣裳带少了,没有夹棉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大阿哥点头道:“我带了,回头给你送两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十三阿哥身上就穿着一件夹棉,正跟四阿哥说这两日天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晚上有哈气了,帐子里要点炭盆了……”十三阿哥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务府的随行物资中,带了炭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对十三阿哥道:“你早晚都要跟大哥在外头跑怕,多添加衣裳,这时候着凉感冒可不是闹着玩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路上,没有行宫,只有台站,很是简陋。

        真要生病,在路上滞留,就要留在台站养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三阿哥点头道:“嗯,衣裳勤添减呢,晚上也仔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提及这个,四阿哥不免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是皇子,有各自的行帐,保暖也不愁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要是这雨还不停,那随行八旗护军,估计就要倒下一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次日,雨势转小,队伍就继续行进。

        康熙坐在马车里,忍不住拿起手边沉香如意,捶了捶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几日的阴雨天气,他身上也锈住了似的,肩膀发沉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日里在马车里看本章没觉得什么,眼下却是脖颈不舒服,眼睛干涩。

        康熙就撂下题本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一会儿,他觉得嘴巴里干了,就伸手道:“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梁九功随侍在旁,立时将旁边保暖箱里的茶壶拿出来,倒了一杯热茶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姜汁奶茶,入口辛辣,可是喝下去以后额头发汗,身上会轻快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康熙睁开眼,看着梁九功岣嵝着身子的样子,道:“痹症犯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太监都是苦过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时候住的屋子,夏天热冬天冷,有毛病正常,没有毛病的才是少数。

        梁九功虽是皇上的哈哈珠子太监,可小时候也是苦水里熬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轻时身体还不显,自打上了四十,就显出来了,每年季节变换之时,都是再三小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梁九功摇头道:“没有,就是骨头缝有些酸,奴才带了半坛子虎骨酒,每天晚上睡觉前喝一盅,很是顶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康熙道:“朕跟前不缺人,你要是不舒坦了,不要勉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九功道:“没勉强,药房这两年的方子越发好了,奴才觉得,这虎骨酒再喝个一年半载的,说不得奴才这痹症就去根儿不再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康熙的手在袖口里抖了抖,道:“作用这么好?那回头朕也尝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九功立时道:“奴才的毛病,皇上是晓得的,每次着凉恨不得瘫两天,这回却是好好的,症状轻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康熙指了指那茶壶道:“也不能只靠药酒,喝两杯茶驱寒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梁九功久侍御前,常领赏的,立时道:“谢皇上赏茶,那奴才也见识一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一口茶下去,梁九功就没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悬没喷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味道,够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放了多少姜?

        康熙笑道:“一分姜、两分茶、两分糖、五分奶,不加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梁九功吞咽殆尽,察觉到其中的好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有辣又甜的,奶味儿也重,可是真顶用,好像身上一下子就暖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热气从脚底心往脑门窜。

        梁九功立时将剩下的半碗也喝了,赞道:“皇上,这个姜茶好,这下雨天喝着正合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康熙点头道:“是不错,等到扎营,你就打发人给行在膳房传话,多制生姜奶茶,太子、诸皇子、随行王公、大臣,每日赏一壶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梁九功应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下午,队伍扎营。

        行在膳房这里就得了御前传话,开始炮制生姜奶茶,往各处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这里,因不喜瓜尔佳格格,已经打发她去小帐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到底是毓庆宫女眷,年岁又在那里,太子喝了两碗生姜奶茶后,剩下的就叫人给瓜尔佳格格送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瓜尔佳格格的行李,是太子妃嘱咐过的,衣裳带的齐全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自打出京开始早晚赶路,劳乏不堪,中间又被太子吓昏了一次,瓜尔佳格格也蔫耷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得了这半壶生姜奶茶,盯着半天,不敢喝也不敢不喝,等到都凉得差不多了,她才捏着鼻子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还好,晓得这种天气,正好喝这个奶茶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五阿哥与十六阿哥就有些勉强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孩子舌头灵敏,对大人来说,都辛辣呛嘴的浓姜味儿,对他们来说,更是辣得要哭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五阿哥大两岁,晓得轻重。

        既是御赐,那就要喝了,跟吃药似的,握拳往里灌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六阿哥喝了一口,眼泪都出来了,伸着舌头道:“舌头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十四阿哥在旁看着,不由直乐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六阿哥撅着嘴巴,眼泪叭嚓的,流的更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帐子外,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四阿哥耳朵动了动,端着茶杯走到帐子前,推门往外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三个小阿哥的帐子,紧邻着御帐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两个人影,匆匆进了御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完)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77375820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