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没有黏糊(打滚求月票)

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没有黏糊(打滚求月票)


“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没了耐心,语调森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格格的水痘来的稀奇,福晋昨晚见了,着急后就感觉不适……福晋怕有人作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嬷嬷吭哧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气得眼前发黑,这是连他都疑上了?!

        “蹬蹬蹬蹬……”他转身就往正房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门口,就见郭氏从里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三福晋的生母,自打彭春去世也病病歪歪的,眼下看着也憔悴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止了脚步,道:“岳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郭氏看着三阿哥,神色复杂,最后带了恳求道:“贝勒爷,福晋方才崩漏,眼下才合眼,若是她有什么错处,能不能出了月子再说她?”

        早上三福晋生产时,郭氏陪在屋子里,并不晓得三福晋的安排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全程不见三阿哥回来,后院女眷也没有动静,公府也没有来人,郭氏才晓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生产竟是悄无声息,谁也没告诉!

        郭氏赶紧找补,叫人去给三阿哥与公府那边报喜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五十来岁了,看着眼下乌青的,头发上泛着银丝,也是辛苦了,他恼三福晋也不好发作到老太太身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就压着火气儿,道:“您辛苦了,福晋没有什么错处,是我前头没安排周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大格格眼下还在西厢房,三阿哥是出过水痘的,不需要避讳,就过去亲自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格格脸上的水痘才起来,看着通红,整个人蔫耷耷的没有精神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发出来就好了,过了五六日水痘瘪了就会转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就吩咐保母道:“将大格格的东西收拾收拾,一会儿挪院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奶嬷嬷忙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以为是小儿长牙才会引发的发热,谁会想到大夏天的会发水痘?!

        如今主子们顾不上追责,可是她们也都悬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三阿哥回到前院书房,原本暴躁的情绪也渐渐平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明白三福晋的顾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水痘是“对面传”的病症,不可能平白得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打他随扈出京,三贝勒府这里是闭门谢客的,毕竟三福晋身子已经重了,也不方便交际待客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外人入府,那这水痘就是府里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没有人报上来,这里面没有鬼祟才怪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为什么连他这个丈夫都防了?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没想着自己耳根子软,失了妻子的信任,而是想着自己回京的时候比较巧合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是七天前回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间,也符合水痘传染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身边服侍的人,也存了嫌疑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立时叫了司仪长,吩咐道:“府上当差的奴才,一个一个查,一个月之内有谁告过假、抓过药,都查出来;跟着爷出京的奴才,也全都查一遍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司仪长也晓得府中今日异样,郑重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想着方才见过的大格格的乳保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格格才两岁,一直在正院不出,就算有人算计,也凑不到大格格跟前,必要先经过大格格的乳保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格格屋子里的奶嬷嬷跟保母,重点查,将她们家里也都查到了,是否有赌的、嫖的,过手大量钱财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吩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司仪长记下,下去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耷拉着脸,望向西路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边住着他的几个格格,生育了六阿哥的王格格,夭了五阿哥的富察格格,刚查出身孕的伊尔根觉罗格格……还有在路上的田格格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其中田格格、王格格、富察格格各自夭了一子,都在面前透漏过对福晋的怨恨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莫名想到了八福晋,虽说他跟三福晋夫妻两个吵吵闹闹的,有好有赖,可是结发夫妻,感情要是不好也生不了四个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这回要是查不清楚,夫妻的情分也要差不多到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不是为了夫妻之情,还有父女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格格是他的嫡长女,敢伸手的人,不管是谁,他都不会饶恕……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九阿哥回府,就跟舒舒说了太医的话,不免担心,道:“往后孩子们暂时还是别往正院抱了,这边人来人往的,咱们想要看孩子,就换了外头衣裳,收拾干净再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抱孩子出门的话,九阿哥也不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花,水痘,谁晓得还有没有其他小儿容易传上的病症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点点头,道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只想着天花,没有想着其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对于孩子来说,长大之前,危机重重。

        次日,三贝勒府也开始往各处报喜,只是来的不是三福晋身边的嬷嬷,也不是三阿哥身边的太监,而是三贝勒府的司仪长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没有往内院报,报到前头就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各位皇子福晋,也不用过去亲自道贺了,三福晋产后伤身,要坐双月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少人觉得莫名其妙,这报喜的人选略有些特殊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舒舒跟四福晋晓得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后既免了请安,女眷也轻易凑不到一块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十福晋,常来九皇子府的,没有避讳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着孩子们没有过来,她有些纳罕,等到听舒舒说京城有水痘了,要防着见喜,她才晓得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要小心,我有个堂妹,都长到八岁,一场水痘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十福晋就有些纠结,道:“九嫂,这……不是说小时候得了,比大了更好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水痘是小儿易发病,半岁到十岁容易传染,年岁越大越危险,所以出痘也叫“见喜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熬过去了,就不用担心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道:“总要再大些,身子结实了,也能表述清楚哪里难受哪里不难受才好,若是避过了,更是再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十福晋听着,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肚子,道:“这带孩子可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舒舒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也是恨不得几个孩子见风就长,直接将幼儿这段时间熬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京城里的消息,哪里是能瞒得住人的?

        七月开始,九阿哥在内务府行了新规矩,宫里的消息传出来的少了,可是各皇子府的消息,却是封锁的没有那么严谨。

        三福晋生产没几日,大家就看到太医院的太医轮流往三贝勒府去,连致仕的姜老太医都出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情形,少不得有人关注三贝勒府的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就有些风声传出来,三福晋早产伤身,有崩漏之症。

        各府的皇子福晋不好干等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先大福晋就是崩漏上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不是急症,可是女子得了这个病,哪里还有好的?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人既病着,也不好冒然探病,少不得都打发人到直郡王府,看看这位长嫂的安排。

        张佳氏很是麻爪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个心宽的,听到三福晋的症状,也明白了三阿哥那日门口婉拒自己进去是另有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三阿哥可是说的清楚,得到三福晋出了双月子再下帖子请客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各府妯娌打发人来的嬷嬷,张佳氏也不多事,如实抬出三阿哥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各家晓得了,就没有再惦记上门探看,不过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“洗三礼”、“满月礼”一起送过去的,就是各色产后用的补品,阿胶、燕窝、海参等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这里从众,按照前头嫂子的例,也不高不低的预备了礼单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过几日,就有闲话出来,说是三阿哥发作了两个妾室,直接送到通州庄子上了,其中还有一个怀了身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最近不去宫里请安,也没有了妯娌之间的小会,消息相对延迟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这里,消息却是灵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第一时间就回来跟舒舒说了,道:“还真不是三福晋杞人忧天,竟是真有人作祟,三哥这回倒是没有磨叽,干脆了一回!”

        舒舒听了,道:“两个格格联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点头道:“都是内务府包衣秀女出身,一个个的心大眼皮子浅,夭了孩子的想着报仇,怀着孩子的心大了,就一拍即合,三哥府里的包衣,也是内务府拨下来,拐着弯儿的,总能扯上关系,竟是让她们算计成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本就对包衣有防备之心,听到这些也不觉得稀奇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的身份,平日里也接触不到其他皇子府的格格,对这两个废妾也全无印象,不过却见识过田格格的矫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位可真是将自己当成了小嫂子,恨不得序齿在后的皇子福晋也能对她恭敬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包衣自大,是谁给的底气?

        后宫之中,四个包衣妃子为第一等,压在佟妃跟咸福宫妃头上,还惠及了家族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八旗抬旗,都是从军功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外戚抬旗,佟家算是第一家,可是当时还有内情,本是满洲划在汉军,就是重新回满旗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宜妃外家,开启了戚属人家抬旗的局面,其他三妃的外家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说完,道:“汗阿玛应该离了那个什么神山吧?爷打算写请安折子了,你说三哥这件事儿,爷说不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舒舒摇头道:“还是别说了,会有其他人说的,爷只解释两句当时拦着我,不让我去三贝勒府之事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点头道:“对,这个得知会一声,省得叫人传歪了话,还以为是咱们不厚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三贝勒府,正房。

        三福晋脸色苍白,看着眼前的阿胶红枣羹,不由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生产后,一天一碗,她闻到这个味道都恶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郭氏在旁劝道:“再吃几日就好了,恶露也能排干净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主要还是补血。

        三福晋产后崩漏,后头虽止住了,可是也伤了元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三福晋端了阿胶碗,望向门口,怏怏道:“我都这样了,没人过来探病么?”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76965426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