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大问题(打滚求月票)

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大问题(打滚求月票)


几日过去,内务府的折子与三阿哥等人的折子就到了御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康熙看了“母子平安”的折子,心中松了一口气,等看到九阿哥抄的小阿哥的第一次脉案,则是欣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头发黑、手指甲全,这是在母体里养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健康的阿哥。

        谁会嫌弃儿子多呢?

        康熙想着九阿哥之前的话,百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晓得那个是奢望,可还是希望能再增加个十个八个皇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每个旗分四、五支下去,过个三、四代,宗室里就大半是他的后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近支王公,即便是恩封佐领少,可是在朝廷上多重用,也能与功王后裔逐渐平衡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那样,皇家才更稳当,也不用直接跟功王后裔对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康熙放下折子,给梁九功道:“今晚叫太子跟阿哥们过来,一起用膳,朕添了十九阿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九功忙躬身道:“恭喜皇上,贺喜皇上,又添了一个小阿哥,十五阿哥跟十六阿哥一个孝顺、一个聪慧,十九阿哥是两位阿哥胞弟,指定也伶俐可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康熙听着,脸色松快,道:“王贵人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接连生下三个健康的皇子,也算是有福的,难得王贵人性子也乖巧本份,不是那等轻浮心大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州美人,性子似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康熙想到了李煦,可怜见地,也是将五十的人了,只有一根儿独苗,还是稚龄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准备给曹寅恩典,也不好落下李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头等李煦的儿子成丁,看是跟着十五阿哥下旗,还是直接赏个侍卫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梁九功下去传话,各帐也就晓得王贵人八月初八生下一子、母子平安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听了,心情颇为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直接序齿十九阿哥,实际上这已经是皇父的皇二十九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今年二十八岁,算上殇了的阿克墩只有三子,皇父二十八岁的时候,不管是站下还是没站下,已经生下了十六个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毓庆宫的格格有动静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这里,正跟十三阿哥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说今晚家宴,贺十九阿哥新生之喜,四阿哥与十三阿哥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凡换个嫔妃,而不是王贵人这样奴才献上来的婢女,说不得后宫格局就要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个皇子,就算都是小阿哥的,也是低等嫔御里的头一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想起了康熙这几年驻畅春园也好,北巡也好,常带着的除了和嫔之外,好像就是敏嫔、王贵人、陈贵人这样生育过皇子的宫妃。

        皇父在求子?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想到这里,觉得有些荒唐可笑,可又觉得真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对男人来说,有的时候子嗣不单是血脉传承,而是男人雄风的展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三阿哥则小声道:“二十弟估计也要落地了,回头弟弟的长子要是来的早,正好跟他们是一波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听了,有些担心兆佳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汗阿玛怎么指了这一家?

        要是女肖母的话,那十三阿哥这里不会跟大阿哥那边似的,一个格格连着一个格格吧?

        十三阿哥没想那么多,只算着时间,道:“是不是快要返程了?到时候正好赶上喝喜酒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十二阿哥大婚之后,他的大婚就要开始预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三阿哥很是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道:“过了中秋之后才会返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十四阿哥正跟十五阿哥与十六阿哥在一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得了一个任务,就是每日里检查两位小阿哥的功课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检查完了,他正在夸十六阿哥,梁九功就过来传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四阿哥立时笑了,跟十五阿哥与十六阿哥道:“贵人给咱们生了个弟弟,太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贵人身份低,即便生了三个儿子,最多就是按照嫔例供应,不会真的晋升嫔位,也就是挪不了宫,十九阿哥从兆祥所出来,还是会养在永和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娘娘有两个儿子、一个养子,十九阿哥未必会记在娘娘名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也无所谓,只要在永和宫养大,就有一份香火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真要说起来,永和宫系的皇子,就是五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看着都是小阿哥不起眼,可十年八年后呢?

        十四阿哥笑得开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会做个好哥哥的,不会像四阿哥那样爱说教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五阿哥与十六阿哥一个九岁、一个七岁,已经不是小阿哥,生母平安产子,他们也只有欢喜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八阿哥不在帐子里,因此得到消息最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心里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已经二十一岁,哪怕有个小格格也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像庄亲王那样,即便没有儿子,可是也没有耽搁生小格格,就是子嗣不顺罢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了晚膳前,太子跟几位皇子就都到了御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大家私下里怎么嘀咕,面上都是欢欢喜喜的,恭贺皇父添丁。

        给内务府与三阿哥等人的折子,康熙已经批复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给九阿哥折子上,提及王贵人产育有功,按嫔例预备赏赐银两。

        宫里规矩,后妃生育都有赏赐,按照贵人例是银一百两、币二十端,按照嫔例就是银二百两、币四十端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康熙高兴之余,也没有忘记还有个待产的和嫔,特意提了一句,等到和嫔顺利生产,按照妃例预备赏赐银两,即银三百两、币七十端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日之后,折子到了内务府,九阿哥看着却是面色沉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承乾宫才报上来,和嫔昨日发动,到现在还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算下来也七、八个时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当了阿玛,经了一次生产的,自是晓得这个时间长了,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不是产妇的生死关,就是孩子憋坏了保不准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天前才报喜,眼下却要报丧了?

        今天还是八月十五,大过节的,希望一切顺遂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宁寿宫中,一片沉寂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因圣驾不在,太后免了宫外皇子福晋的请安,可是今天是中秋节,阖家团圆的日子,即便不预备宫宴,皇子福晋们也要给各自的婆婆请安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今日舒舒等人就都到了宁寿宫请安。

        三福晋没有露面,她还在坐双月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十福晋也没有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已经月份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下几位皇子福晋是到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了宁寿宫,大家就听说和嫔昨晚发动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和嫔是初产,这个时间就没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天一夜都是寻常。

        承乾宫跟永和宫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永和宫有德妃这位主位娘娘,是个产育了六回的,有她坐镇,一切也有条不紊。

        承乾宫却只有和嫔一个,她一发动,身边奶嬷嬷就报到太子妃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妃带了太医等人在承乾宫守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有王贵人平安诞下皇子在前,大家提及和嫔,也都觉得今日应该有好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和嫔年轻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等到太后出来,太子妃就打发人来求见太后,请赐独参。

        殿上一下子就安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宜妃握着帕子,带出担心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妃哪里会缺人参呢?

        过来禀告太后,是报备一声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用独参汤的地步,就很是凶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涉及到皇家骨肉,压根就没有保大与保小的选择,皇嗣为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说只是一个嫔,就是皇后遇到难产,也只能保小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后本就是心软的人,眼下就带了不忍,可是晓得也不是耽搁的时候,就吩咐白嬷嬷道:“你给承乾宫送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嬷嬷应声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德妃垂下眼,手中握着佛珠,带出慈悲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咸福宫妃与佟妃都是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良嫔,曾与和嫔同宫居住,面上也带了忧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僖嫔则是有些恍然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后也没有了与孙媳妇们说笑的兴致,对大福晋等人道:“宫里既有事,就不留你们了,大过节的,你们都家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皇子福晋们都应是,从宁寿宫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下的宫妃没有散,还在等承乾宫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承乾宫后殿产房外,太子妃听着里头的动静,想着和嫔先头的诉苦,嘴巴里发苦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敢对怀孕的宫妃下手,在膳食中做手脚?

        不管幕后指使是谁,经手的准是膳房当差的包衣跟太监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叫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    如同三十七年的她一样,只以为是身体的缘故小产,谁会想到会是膳食有相克之物?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妃心情复杂,一方面物伤其类,一方面也在想着后续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嫔的受宠,有目共睹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平安生产还罢,但凡有个万一,皇上说不得要迁怒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也要想着自保。

        少一时,白嬷嬷来了,带了人参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独参汤煮上,里头的收生姥姥也得了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保皇嗣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能再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嫔破水的时间太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有一个姥姥去揉推和嫔的肚子,另一个人则是拿了一把剪刀,放在烛火上烧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嫔的奶嬷嬷在旁,身子都软了,眼泪簌簌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嫔本昏厥着,一下子疼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嘴里咬着帕子,脸色雪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奶嬷嬷忙拉了和嫔的手,道:“娘娘,使劲、使劲啊,小阿哥等着娘娘使劲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和嫔早脱力了,人也呆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奶嬷嬷抿着嘴,使劲掐着和嫔的虎口道:“娘娘,您可要报仇!”

        和嫔眼睛发亮,想着昨天到今天疼得死去活来,脸上带了愤恨,使劲地用了力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妃跟白嬷嬷在外间等着,听着里头的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收生嬷嬷不停地在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盆盆的水端了进去,又端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里头说了“生了”,太子妃跟白嬷嬷都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却没有熟悉的婴啼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子里也喧嚣起来,两人忙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满屋的血腥味,和嫔已经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收生姥姥提着一个浑身紫红的小婴儿,拍打着,却是徒劳无功……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下一更9月25日中午12点左右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76732897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