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封宫(打滚求月票)

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封宫(打滚求月票)


和嫔这一女,是皇十八女。

    落地即殇。

    看着已经没有了呼吸的皇女,收生姥姥也都安静了。

    姜老太医,先看皇女。

    胎儿养的太大了,皇女是憋死的。

    对皇女来说,这也是福气了。

    要不然这种孩子,就算强留下了,也有不足。

    随后,他给和嫔请了脉。

    只是卸力昏厥了,另外有些气血亏虚,其他还好。

    白嬷嬷看着太子妃。

    太子妃看着硕大的婴儿,晓得这不是稀里糊涂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望向门口候着的承乾宫一个首领太监,道:“叫人封存膳房,当差的仆妇也尽数拘押!”

    那两个太监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却不敢说什么,听了吩咐下去预备了。

    太子妃又望向另一个首领太监,道:“报内务府,请九阿哥安排慎刑司讯问此事。”

    那人也应声下去。

    白嬷嬷在旁,察觉出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她专门过来,送了人参后也没有离开,是得了太后的嘱咐。

    太后这样安排的用意,就是帮太子妃做个见证。

    这是防着有个万一,太子妃会挨埋怨。

    难道,这其中真有不对劲?

    太子妃就低声说了和嫔昨晚交代的话,承乾宫的膳房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白嬷嬷听了,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这宫中入口的东西,还能让人动了手脚,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要是有人谋算皇上或太后,那要出大事……

    太子妃叹了口气道:“皇祖母那边,估计还等着消息,嬷嬷代我禀告吧,我在这里再看一看……”

    白嬷嬷看着太子妃眼下乌青,想着她在这里坐镇了八、九个时辰,也是不容易,道:“那老奴回去禀告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承乾宫到内务府的距离不远不近。

    眼见着快中午了,九阿哥也得了消息,晓得皇子福晋们都家去了,正犹豫着要不要走。

    原本今天他可以不来的,就是因为舒舒要入宫请安,夫妻两个早上才一起出来。

    九阿哥手中拿了怀表,看了又合,合了又开了,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从昨天傍晚开始算,承乾宫那边可是九个时辰了。

    大过节的,太后都没有留孙媳妇说话,这瞧着不大好。

    等到承乾宫总管太监来了,说了皇女殇了之事,九阿哥只能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过慎刑司……

    九阿哥觉得头皮发麻,立时吩咐笔帖式往慎刑司叫人。

    少一时,慎刑司郎中就到了,跟着承乾宫首领太监离开。

    承乾宫是在东六宫,九阿哥这个成年皇子不好涉足,不过他也没有单交给慎刑司,又叫人去会计司喊了董殿邦过来。

    “承乾宫官女子、太监服侍主子,多有不当之处,抽调人选,送承乾宫备用。”

    九阿哥吩咐道。

    虽说每年小选是年初,可是小选进来的官女子,也不是都分派下去的,还有些留着学规矩备用。….

    九阿哥说的就是这些人选。

    承乾宫膳房既出了问题,嫌疑人就不单单是灶上人。

    所有有机会出入膳房的人,都有嫌疑。

    整个承乾宫都要犁一遍。

    董殿邦也躬身接了吩咐。

    十二阿哥在旁听着,心情也颇为沉重。

    上一次宫里有皇子皇女殇亡,还是三十六年的时候。

    等到董殿邦离开,九阿哥看见十二阿哥的表情,道:“别苦大仇深的,小儿难养,说的就是这个了,在肚子里怀满十个月不容易,出生也是生死关,等到生下来后,也跟眼珠子似的,要看顾好了。”

    十二阿哥道:“汗阿玛要恼了。”

    九阿哥点头道:“这还用说么?”

    谁都晓得和嫔的分量,即便不算是御前第一人,也差不了多少了。

    这一胎,又是寄予厚望。

    怀上以后,承乾宫的日用就按妃位支用了,预备的皇子皇女新生赏赐,也是专门提了一句,按照妃位来。

    结果生是生了,没有立住,而且还不是意外,而是人祸。

    这个谁受得了?

    九阿哥心里犯嘀咕,小声问十二阿哥道:“真是奇了怪了,一个奶娃娃碍着谁了,还值当算计一回?”

    十二阿哥抿着嘴,要是有人想要“去母留子”,那嫌疑人就是无子的几位主位;要是有人嫉恨和嫔的宠爱,那就是受宠的几位;要是有人看到御前对皇幼子的看重,那王贵人也有嫌疑。

    或许以上缘故都不是,就是包衣妃嫔见不得非包衣的嫔妃立起来。

    九阿哥见他不吭声,道:“是不是你也迷糊着?哎,坏人有九分错,和嫔也有一分,这宫里人多手杂的,再防备都是应该的,怎么还会着了道?况且还有七嫂的前车之鉴,早该晓得吃多了不利于生产,还不早先减重……”

    他跟和嫔只见过两面,也话也没有说过,自是没有什么交情,眼下就是觉得为母则强,要是和嫔自己防备齐全,也不会叫人钻了空子。

    他说完这些,也觉得没意思起来。

    最坏的,还是幕后黑手。  残害皇家血脉,这与谋反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眼里压根没有对皇父与皇家的敬畏。

    九阿哥的脸沉下来。

    赫舍里家、佟家……

    是他们出手么?

    赫舍里家应该没有什么必要吧?

    和嫔生了皇子,也跟太子爷差了将近三十岁。

    佟家呢?

    佟妃要是想效仿佟皇后,抱养嫔妃子,那最好的选择,不应该是十九阿哥么?

    九阿哥觉得脑袋不够使了。

    “九弟、十二弟……”

    脚步声匆匆,是三阿哥来了。

    这是南书房那里也得了消息。

    三阿哥眉毛都耷拉着,道:“这……怎么就出了意外呢?还以为接下来会再添了二十弟,竟是……竟是……哎……”

    他是真心难受。

    谁都喜欢做报喜鸟,不喜欢做报丧的。….

    他看着九阿哥道:“内务府什么时候上折子?”

    九阿哥道:“等明天了,相应的脉案、发动过程,还有收生姥姥供述,下午还要整理。”

    关键是一晚上的功夫,慎刑司那边总要查出点儿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折子,也只能走密折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叫内阁跟大臣们都晓得皇家子嗣被谋害么?

    九阿哥有些庆幸,幸好七月开始内务府添了新规矩,禁止在外传播宫里消息。

    一个半月下来,罚了百十来号人,顶戴都掉了七、八个,内务府上下也形成了群体监督的风气。

    九阿哥这里能拖,三阿哥那里却拖不得。

    他哀怨地看了九阿哥一眼,挑了帘子出去了。

    事情既已经安排下去,九阿哥就不在内务府守着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十二阿哥道:“瞧瞧,包衣也好,太监也好,都是认钱的,不是分在你名下,就都是忠仆了,往后还要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十二阿哥站起来听了。

    九阿哥就出了内务府,正好十阿哥过来。

    九阿哥看了眼天色道:“不是叫你早回么?这都到了正午了……”

    十阿哥道:“左右也无事儿,听人说雄县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除了大阿哥与雅尔江阿之外,还有其他几个宗室子弟也跟着去雄县,如今也陆续回来了。

    九阿哥道:“咦?大哥他们去了有阵子了,是不是该回了?”

    十阿哥道:“户部运了粮食过去,他们月底之前就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等到出了西华门,兄弟两个上了马车,九阿哥才小声说了和嫔产女殇了之事,还有太子妃封了承乾宫膳房。

    十阿哥听了,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九阿哥还在絮叨:“你说那些人是不是故意?汗阿玛这几年将包衣都收拾几回了,可还有人胆大妄为……”

    十阿哥也不知说什么,是不是挑衅不好说,犯蠢是真的。

    事情只要做了,就有痕迹。

    如今的紫禁城,已经不是康熙初年的紫禁城,各方势力混乱。

    他看着九阿哥,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件事对和嫔来说,是塌天之祸,可是对于自己九哥来说,未必是坏事。

    早年谋害皇嗣的事情没有证据,都是猜测与推论,皇父心中也拿不准主意。

    这回呢?

    现在还查不到证据,那皇家就都是废物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宁寿宫,西次间。

    宫妃已经散去了。

    宁寿宫本有中秋小宴,今日也免了。

    太后看着白嬷嬷,道:“可惜了了,皇上盼着的。”

    白嬷嬷附和道:“是啊,虽不是皇子,只是皇女,可只要立下了,说不得和嫔娘娘就要挪正殿了。”

    成为真正的一宫主位。

    不过说不得就是挪宫挪的,遭人恨了。

    和嫔的资历浅,跟良嫔同居一宫也算不得委屈。

    要知道,早年宫室没有修缮齐整之前,一个宫里住两个主位是寻常事儿。

    一直到前几年国库与内库都富足了,早年荒废的宫室都整理出来,宫妃们才住得宽敞些了。

    只是景仁宫与承乾宫到底不同。

    白嬷嬷小声道:“皇上到底怎么想的?景仁宫要一直空着么?那王贵人往后挪宫,会不会挪到咸福宫?”

    咸福宫可一个皇子皇女都没有。

    白嬷嬷是太后的奴才,心里自然也有些偏着咸福宫妃。

    可怜见地,入宫也小三十年,无宠无子。

    太后摇头道:“谁晓得皇上怎么想的……”

    延禧宫位置偏远,本以为承乾宫修缮完毕,会让惠妃挪宫,惠妃的资格也住得起承乾宫,可偏偏是和嫔住了进去。

    还有佟妃,以为她会晋贵妃,赐居景仁宫,结果只给了永寿宫……

.

...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76666869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