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嫌疑人(打滚求月票)

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嫌疑人(打滚求月票)


九阿哥咬牙道:“不管什么原故,有这样的心思,都该死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要往外走:“爷去找老十去!”

    舒舒没有拦着。

    随着康熙日益老迈,疑心病也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常犯错、没人缘的皇子才是好皇子。

    况且宫里的事情诡异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让十阿哥闹一场也好,正好可以让皇上将力转到钮祜禄家跟乌雅家头上。

    不管这次是谁动手,舒舒都希望能揪出来。

    不是为和嫔母女不平,而是要震慑世人。

    省得一次算计成了,往后再对妇孺下手。

    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,她能看到的“九龙夺嫡”是皇子们的主场,就是皇子福晋留着的也不过是出身生卒年跟所出子女罢了,更不要说各皇子府那些或早夭或短寿的皇孙与皇孙女。

    十福晋不是个心思深的,也藏不住心事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情绪,来的快,走的也快。

    既是被舒舒开解了,就将这件事丢开了,见了十阿哥就指了小几上的盘子道:“瞧瞧,晓得我爱吃奶月饼,九嫂今天又叫人烤了一盘奶渣子馅的,没放糖,吃不胖……”

    十阿哥看过去,月饼很小,跟汤圆那么大的,跟现下那种四两重的大月饼截然不同,看着就是解馋的。

    他就道:“都过了十五了,还没吃够?”

    十福晋搂着他的胳膊,道:“就这最后一盘了。”

    夫妻两说着话,门口有人禀告:“主子,九爷来了,前院候着。”

    十阿哥纳罕,看着十福晋道:“那我去看看,你要困了,先歪着。”

    十福晋如今尿频,晚上睡不实,下午就要补一觉。

    “嗯,嗯……”

    十福晋点头,道:“那爷快去吧,我先躺着……”

    九阿哥坐在前院客厅,眼睛眯着,已经在想着怎么炮制阿灵阿夫妇。

    乌雅氏都被除了诰命,还敢到皇子府害人,不过是仗着丈夫还是一等公,儿子是未来的嗣公罢了。

    正好和嫔出事,阿灵阿两口子消息灵通,要是连在一块……

    可惜的是,宫里没有钮祜禄氏的嫔妃,只有个德妃在。

    勾连到德妃身上,还要牵扯到四阿哥与九格格。

    既然不好那样,就只能发作一顿解气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功夫,十阿哥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“九哥……”

    十阿哥有些担心,方才兄弟一起回来的,这回九哥过来,是皇子府遇到什么事了?

    九阿哥吐了口气,说了乌雅氏早上过来吓唬十福晋之事,道:“太恶心了,这是存了害死十弟妹的心思,不能这样算了,咱们上门去收拾他们一顿!”

    十阿哥听着,后脊背发凉。

    这手段,真是杀人不用刀。

    自己福晋因是头一次怀孕,本就不安,乌雅氏还来说这些。

    他磨牙道:“是不能饶了,真是当我这个十爷是死的……”….

    九阿哥道:“不能只收拾阿灵阿,乌雅氏也不能放过,搅风搅雨的,饶她一遭,居然不长记性!”

    十阿哥脑子飞转,想着宫里的变故。

    到时候寻根究底的,多半还是那几家。

    钮祜禄家不知如何,阿灵阿这里太蠢了,不能约束好妻子,这马脚都落在外头,趁机切割也好。

    他就咬牙道:“那就去收拾一顿!”

    他也没说什么自己过去,让九阿哥回家的话,而是直接叫人点了五十护军,预备好了马匹,浩浩荡荡就往阿灵阿府去了。

    两家都在镶黄旗,中间只隔着一条街,说话的功夫就到了。

    公府的门房听到动静,刚要上前盘问,十阿哥一鞭子下去,将人抽飞了。

    这一边都是勋贵府邸,跟公府前后左右挨着的,多是钮祜禄的族人,十阿哥这么大的动静,自然引得不少人探头探脑。

    眼见着十阿哥带了侍卫、护军,横冲直撞,门口的石狮子都给砸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仇,什么怨?

    不少人想要上前询问,都被九皇子府的侍卫拦下。

    九阿哥骑马压阵,面带寒霜。

    就有钮祜禄氏的族人硬着头皮上前,道:“九爷,十爷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有话好好说,没有外甥打上舅舅家的道理。

    九阿哥冷着脸道:“阿灵阿夫妇谋害皇家骨肉,有谋大逆之嫌,爷就已经叫人告到宗人府了!”

    围观的钮祜禄族人也好,其他勋贵也好,都被镇住了。

    谋害皇家骨肉?

    宫里昨日殇了的皇女,是阿灵阿夫妇下的手?

    这图什么?

    九阿哥正气凛然。

    出气是要出气,可得占理。

    不能老十动一次鞭子,就记过一回,那样回头封爵怎么办?

    皇女是皇家血脉,皇孙也是。

    大家不是爱碎嘴子么?

    那就好好嚼舌个痛快。

    要是舒舒在旁,会明白九阿哥这是无师自通,晓得了利用舆情的力量。

    公府里,阿灵阿跟乌雅氏得了消息,都到前头来了。  乌雅氏的心里既是忐忑,又是兴奋。

    难道是十福晋动了胎气?

    不是她非要闲着没事儿,去十皇子府算计一回,而是自打长女出嫁后,她心里就憋了火。

    尤其是中秋节前,亲戚往来多,有人话里话外问起二格格的婚事。

    他们家是后族嫡房,格格免选,可以自家婚配。

    一家有女千家求。

    乌雅氏本还欢喜,可是听到对方提及的女婿人选,恨不得直接翻脸。

    都是歪瓜裂枣的。

    就连娘家那边,也话里话外的,提及想要结亲,简直是不知所谓。

    等到中秋节,大格格回来哭诉了一回。

    三台吉是个简单好哄的,却是愚孝。

    荣宪公主回到巴林部后,巴林太妃就打发两个嬷嬷来京了,如今家里都是两个嬷嬷管着,还带了两个蒙古侍女。….

    乌雅氏才想到罪魁祸首还没有算账,心里恨死了九阿哥与十阿哥。

    只是九阿哥那边,跟她们家没有往来,倒是十阿哥这里,面上还要应付着,如今得了机会,就过去恶心人。

    “十爷,还请三思……”

    阿灵阿到了前头,看着大门口一片狼藉,也恼了,冷着脸道。

    八旗讲究孝道,重外亲。

    十阿哥是皇子,自己也是亲舅舅,这样太过了。

    十阿哥看着阿灵阿,手中的鞭子毫不犹豫地甩起来。

    第一回算计九哥、九嫂,第二回要害自己福晋,自己怎么还会让他有第三回?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十阿哥的鞭子,精准地落在阿灵阿身上,避开了他的脸,却是冲着脖颈去了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阿灵阿惨叫一声,脖子上就多了一条血檩子,胸口的衣服也都抽烂了。

    十阿哥的第二鞭、第三鞭也到了。

    阿灵阿三十出头,正值壮年,第一次闪避不及,忙腾身避开。

    后头站着乌雅氏,正好被绊倒,夫妻滚作一团。

    十阿哥第二鞭就波及到乌雅氏身上,第三鞭就直接抽到乌雅氏。

    鬼哭狼嚎的,又有一个。

    本被九阿哥跟侍卫拦着的钮祜禄氏人都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就有人道:“九爷,不能这样,不能这样,卑不动尊,到底是舅甥……”

    九阿哥怒喝道:“尊个屁!眼里有没有汗阿玛,有没有主子?谋害皇家血脉,是乱臣贼子,别说只是挨鞭子,回头爷还要叫他们两口子偿命!”

    他再次将谋害皇家血脉挂在嘴上。

    钮祜禄家的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不是说护短就能护的,真要跟谋害皇嗣扯上干系,他们别说往前凑了,恨不得立时就跑。

    这会儿功夫,几骑快马而至。

    正是在宗人府今日坐班的苏努,还有苏努临时搬过来的五阿哥,与过来看热闹的三阿哥。

    九阿哥既使坏,打发人去宗人府说的也含糊,只说是阿灵阿夫妇疑似谋害皇家血脉,他跟十阿哥先去问罪。

    苏努却是晓得十阿哥,平日里看着什么都不爱搭理,可是喜怒随心,不是个好脾气的。

    外加上一个没事儿就跟人闹上九阿哥,苏努怕自己镇不住,受了池鱼之殃,忙去南书房找了五阿哥。

    这一位能管住九阿哥,九阿哥能管住十阿哥。

    五阿哥爱弟心切,自然马上跟着出来。

    三阿哥听说九阿哥与十阿哥去阿灵阿家了,好奇的不行,也紧着跟上了。

    等到看到眼前一片狼藉,阿灵阿夫妇滚在地上,三人都傻了眼。

    十阿哥看似杀红了眼,鞭子冲着阿灵阿的右腿去了。

    前年阿灵阿的右腿曾断过。

    十阿哥看似愤怒,心里却分外平静。

    既是动了手,就不会再给阿灵阿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至于这钮祜禄家的一等公,也未必就要落在阿灵阿头上。

    九阿哥见三人来了,这才下马,对三阿哥与五阿哥道:“乌雅氏心思恶毒,一大早去十皇子府,用嫔母丧女之事恐吓十福晋,使得十福晋动了胎气,十弟才恼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看着苏努,正色道:“乌雅氏有谋害皇孙之嫌,还有承乾宫那边变故,爷怀疑也跟阿灵阿与乌雅氏有关系,否则半天的功夫,他们怎么就晓得这么齐全,还晓得皇女殇亡的缘故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不仅苏努面色郑重起来,连带着三阿哥与五阿哥也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旁边的钮祜禄氏族人,这才晓得两个皇子发作的缘故,看着阿灵阿夫妇目光闪烁……

    钮祜禄家的嫡房,可不止遏必隆这一房。

    皇上平时偏着这一房,是顾念着他们是姑祖母所出,可是跟皇子皇孙相比,表弟就不算什么了……

.

...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76551360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