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 九弟,我哪里错了(求双倍月票)

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 九弟,我哪里错了(求双倍月票)


次日,等到跟大阿哥汇合,到了城外,三阿哥才反应过来少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雅尔江阿呢?他是亲王世子,汗阿玛怎么没叫他出迎?”三阿哥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阿哥道:“九月十七早上叫走了,应该是想着让他见简亲王最后一面,瞧着时间是没赶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兄弟两个都去了红缨子,身上也是素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阿哥的情绪比较低沉。

        简亲王不仅是功王之后,自己也于国有功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九年与三十五年的平准之战,简亲王都立过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为什么简亲王在外病故,却给了恩典送回京城治丧的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换成小辈的平悼郡王,本身没有什么功劳,宗室辈分也低,就没有给这个恩典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阿哥与这位族叔,也有几分袍泽之义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眺望着远处官道,想着嗣王雅尔江阿,比自己小半岁,眼看着就是和硕亲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嫡长子,不用自己挣前程,落地前程就定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阿哥也在想雅尔江阿,两人一起去保定调查堤坝事,前后相处了一个来月,别的不说,喝酒这里却是能说上话,都爱杯中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世事无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年永定河工事,雅尔江阿也是被御前钦点了几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有了丧事,差事就要停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宗人府衙门,九阿哥正跟十二阿哥提及简亲王府治丧事,这薨的是简亲王本人,他上头没有长辈在了,就要停灵七七再出殡。

        既是皇上令内务府治丧,那就是宁可做多了,不能做少了,否则就损了皇家的恩典,好像是慢待功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高今儿也回来,只是他一个人盯着这一摊,难免有纰漏,你也盯着些,查查前头功王治丧的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跟十二阿哥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阿哥仔细记下,迟疑了一下,道:“既是功王薨了,那我的大婚要不要延期?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摇头道:“只是内务府治丧,又不是国丧,不碍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裕亲王、恭亲王薨,是亲叔伯,十二阿哥的婚期延也就延了;到了简亲王府这里,与皇家血脉就远了,他们吊唁的时候成服就行,吊唁结束就去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阿哥没有再说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巳时,就有消息传来,简亲王的灵柩已经进城,送回简亲王府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就招呼十二阿哥道:“奔丧赶早不赶晚,咱们过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晓得今日简亲王灵柩回京,也都换了素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兄弟两个出了西华门,坐了九阿哥的车,前往简亲王府。

        简亲王府在皇城西边,出了西华门一里半就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府大门已经糊白,门口是王府僚属与内务府司官在迎接吊唁的客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院子里搭着灵棚,僧、道、番道场也请了,看着很是齐全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跟十二阿哥来的比较早,上了香,就去跟大阿哥与三阿哥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阿哥见了九阿哥道:“丧棚搭的不错,安排得也体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道:“都是十二弟辛苦,翻阅了前朝功王治丧的例,就怕疏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阿哥听了,看了十二阿哥一眼,点点头道:“用心了,挺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阿哥老实听了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在旁,却是如丧考妣的模样,感觉眼泪都要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打量了两眼,道:“三哥跟简王叔交情深厚?不管如何,节哀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看着九阿哥,觉得委屈,小声道:“九弟,你实话实说,哥哥我这半年有什么错处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听着糊涂道:“三哥您又挨罚了?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今年三阿哥从太常寺去工部行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问完,就想到了保定的堤坝,看着三阿哥道:“那雄县的堤坝溃坝,跟您有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忙道:“跟我有什么关系?我是今年才开始工部行走的,那边的堤坝是前年修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除了这个,九阿哥想不到旁的了,忍下幸灾乐祸,道:“那我猜不到了,要不您先说说,汗阿玛罚您什么了,咱们再一起琢磨琢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苦着脸道:“福善带了汗阿玛口谕,让大哥跟我合助银三千两,交到内务府,为王叔治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惊讶,没有想到还有大阿哥的事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治丧是比较耗费银子,道场、香烛、还有发引时的全套纸活什么的,处处都要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内务府眼下不缺银子,汗阿玛为什么还要让两个儿子掏钱?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顺着三阿哥的想法,小声问大阿哥道:“大哥也犯错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要不然的话,没有道理点名让大阿哥跟三阿哥掏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阿哥没有否认,轻咳了一声,讪讪道:“有御史弹劾我在雄县宴饮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他酒量在这里放着,就算喝得不少,也没有真正醉过,也没有耽搁差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看着大阿哥,简直是恨铁不成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阿哥跟雅尔江阿除了调查溃坝之事,接着还接手赈灾事宜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旁人宴请,那个时候喝酒吃席也太扎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阿哥挨了罚,真不冤枉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明着给罪名,这是皇父保全皇长子的体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怪不得三阿哥觉得冤枉呢,他这里没听说有御史弹劾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想了想皇父的脾气,不是冤枉人的,就对三阿哥道:“指定有错处露在外头,汗阿玛什么时候无缘无故罚过儿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茫然道:“可是我五月就随扈出京了,前头几个月手上也没接差事,去了工部也只是看卷宗罢了,什么也没干啊?就算御史弹劾,能弹劾什么?鸡蛋里挑骨头,可是也没有风声出来,那是给汗阿玛上密折了?至于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密折?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阿哥看了九阿哥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察觉,也看了十二阿哥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像……三阿哥也不是全无错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就移开眼,道:“反正不着急,汗阿玛没给限期,回头你们想起了再交银子就是了,也没人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大阿哥是个豪爽的,眼见着三阿哥难受,晓得他的秉性吝啬,就对九阿哥道:“既是合助三千,那我掏两千就是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听了,眼睛一亮,想要点头道谢,可是脑子里出现了皇父的表情,就不大敢占这五百两银子的便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下心疼,摇头道:“还是算了,要是为了这五百两银子,汗阿玛回头再罚我别的,那就要命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要是贪了小便宜,因爵位不同,少拿了五百两银子,回头皇父挑刺,那估计就要再来几个五百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他们两个都是简亲王的族侄,按照亲戚算的话,给的白包应该是差不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不想提这个话题了,掏出怀表看了一眼,就道:“那就二位哥哥先忙着,我跟十二弟吊唁完了,这就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阿哥与三阿哥也晓得内务府这几日要忙,就点头让九阿哥与十二阿哥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兄弟两个上了马车,九阿哥才笑出声来,道:“难道三哥的罪名是爷给的?七月里上的折子提及三哥治家不严,后头汗阿玛什么也没说,爷当时还觉得汗阿玛偏心护着三哥呢,原来在这里等着……哈哈……对三哥来说,让他掏一千五百两银子,也是割肉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阿哥点头道:“肯定难受,跟直接罚俸还不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笑道:“是啊,直接罚俸就是一句话的事儿,是没到手的银子,这手里的银子往外拿,不难受才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务府这里有十二阿哥,还有刚回来的高衍中,自然不用九阿哥守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将十二阿哥送到西华门,见他进宫,就回北官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没有直接回家,而是去了十皇子府。

        十阿哥被禁足中,今日也没有亲自过去吊唁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昨天的时候,九阿哥就告诉了这边消息,十阿哥安排长史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汗阿玛明日就入关了,大后天就回了,阿灵阿的案子估计也快了,尹德那里,怎么收拾,你想到周全的法子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十阿哥道:“已经安排了,九哥您就放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见他不想细说,也没有多问,只嘱咐道:“前头安排的就安排了,等汗阿玛回来,后头还是安生待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十阿哥点头道:“嗯,都是前头安排的,好赖如何,不会再轻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晓得十阿哥行事靠谱,就没有再说这个,说了大阿哥与三阿哥“合助银”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的酒瘾是没治了,辛苦了小两个月,回来时黑瘦黑瘦的,瞧着就是费心卖力的,本是攒功劳的事儿,结果因宴饮,又被御史弹劾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巴不得三阿哥罚银,却觉得大阿哥这里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十阿哥眨眨眼,道:“求仁得仁罢了,咱们这样的身份,本也可以随心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皱眉道:“可是这样不管不顾的喝,名声坏了不说,人都废了……大哥在军中多年,这点自制力都没了,往后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真成酒蒙子了?

        那往后,汗阿玛哪里还会放心给安排差事?

        十阿哥道:“有这一回,大哥也晓得汗阿玛不喜他酗酒了,说不得就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点点头,道:“说的也是,大哥是个要脸的,应该不会破罐子破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谢谢大家的双倍月票,打滚继续求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更9月29日中午12点左右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76243284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