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多事的舒舒(求双倍月票)

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多事的舒舒(求双倍月票)


十二阿哥的婚期不延期。

    内务府这里已经预备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舒舒这里,既答应了帮简亲王府烧“三七”,倒是不好再充作娶亲太太了。

    这次就由保泰福晋跟苏努夫人为娶亲太太。

    今年保泰二十岁生日后,裕亲王上了折子,正式为保泰请封世子。

    亲王世子,在大清宗室爵位中,单列一等,也要安排相应的府邸与俸禄。

    只是裕亲王身子不大好,王府阿哥也少,就推了世子府的安排,保泰没有单设世子府,阖家也没有搬出来。

    跟其他王府相比,裕亲王府的继承人选择平静无波,这是因为两个阿哥是同胞兄弟,保泰成丁后也早早代裕亲王在外行走。

    大家早已将他当成世子,如今不过更名正言顺罢了。

    十二阿哥大婚的正日子是九月二十八。

    九月二十七这日,舒舒还有其他差事,那就是去马齐宅给富察格格添妆。

    添妆的东西,是早就预备出来的。

    一柄金镶和田玉如意,一套金镶红宝石首饰,宫绸八匹,云锦八匹,大红荷包八对,宝蓝色荷包八对。

    马齐如今没有首辅之名,却有首辅之实。

    他嫁女儿,又是嫁到皇家,那就不是一家一族之事。

    看着门口的马车,比简亲王府门口还热闹些。

    进了胡同口,舒舒的马车就行进艰难。

    不过有富察家的管事守着,认出皇子府的马车,一边指挥让路,一边打发人往里通传。

    等舒舒的马车到了马齐家门口时,马齐夫人已经带了几个儿媳妇候着。

    舒舒扶了小松的手,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马齐夫人就迎上来请安。

    舒舒忙扶住,道:“您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富庆太太跟着婆母出来,也上前见了礼,陪了舒舒进去。

    今日九阿哥本要过来,被舒舒劝住了。

    人多眼杂的,不必非过来碍眼。

    就算有个老师的名分,可是马齐跟其他的皇子师不同,他是大学士。

    所以,这所谓的师生关系还是别太张扬了。

    有些情分,不必给旁人看,自己心里有数就成。

    马齐家,已经来了不少添妆的女眷。

    有富察本家夫人,还有姑奶奶与姻亲夫人之类。

    其中身份最高的,就是八侧福晋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在客厅,本陪着新娘子说话,晓得舒舒到了,跟着富察格格一起出来见礼。

    舒舒对她的印象,还是前年那种安时随份的样子,现在瞧着还是跟当时差不多,并不因庶出就自怨自艾,也没有自己是侧福晋,妹妹是嫡福晋有什么怨愤不满。

    娶妻娶贤,纳妾纳颜。

    说起相貌来,这位侧福晋比不上八福晋,不过也相差不多,比富察格格好看不少。

    可惜了了。

    舒舒又望向富察格格,脸上的婴儿肥已经褪了,现在看着是个标准的八旗格格,身量高挑,鹅蛋脸,丹凤眼,眼眸棕黄,头发有些自来卷。….

    不过许是之前胖过的缘故,她的身形比寻常八旗贵女要丰满些,不是那种板平身形,女儿家面皮又薄,就有些含胸。

    见舒舒打量自己,富察格格霞飞双颊,看着越发娇嫩。

    舒舒牵着她的手,让她挨着自己坐了,道:“明儿就是一家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富察格格的脸更红了。

    舒舒想了想十二阿哥的品格,是个重度社恐患者。

    新娘子初嫁,正是忐忑不安的时候,到时候十二阿哥回应少了,这小两口别弄两岔去。

    只是有些话,不好在人前说。

    舒舒就看着马齐夫人道:“也不知格格平日什么喜好,若是方便,让格格陪着我去格格屋子里转转。”

    马齐夫人和她往来几年了,晓得她不是多事儿的性子,这应该是有话说,立时笑道:“本就想请福晋过去坐坐,请教请教宫里的规矩……”

    舒舒就跟富察格格换了地方。

    富察侧福晋知趣,留在客厅,没有跟过去。

    富察家的女眷见了,问富察侧福晋道:“九福晋看着和气,待咱们格格也好,倒是跟外头说的不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富察侧福晋道:“九福晋在皇家福晋中,人缘是数一数二的好,对十福晋也多有照顾。”  马齐夫人在旁道:“你妹妹高嫁,我心里悬了半年的心,到了现下,反而安心许多了。”

    高嫁有不足,可是也有好处。

    不用像寻常人家那样操心婆媳妯娌的计较。

    十二阿哥的排行不上不下,上头的皇子都分府出来,下头的小阿哥都是小的。

    自己闺女嫁到宫里,只要不错了规矩,小日子也好过。

    富察侧福晋道:“额涅不用担心,十二阿哥是出了名的老实,太子妃也贤德……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富察格格的闺房中。

    舒舒打发丫头下去,小声道:“格格不是外人,今儿我就交浅言深一回。”

    富察格格羞涩之中,带了几分紧张,看着舒舒,带了颤音,道:“可是……阿哥所有什么要我晓得的?”

    皇子大婚之前,都指格格。

    关于皇子格格,外头的勋贵人家不说如数家珍,也多有耳闻。

    毓庆宫的李格格、三贝勒府的田格格、四贝勒府的李格格、五贝勒府的刘格格、七贝勒府的那拉格格……

    比嫡福晋先入宫,生儿育女,往后一个侧福晋跑不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毓庆宫的李格格,比太子妃早进门六、七年,生了两个儿子,这几年毓庆宫多少风波,都是李氏母子身上来的。

    还有五贝勒府与七贝勒府那两位,一个连着一个生孩子,早年挤兑着嫡福晋差点儿立不住。

    五所的内务府秀女是指婚旨意下来就进去了,这也半年功夫。

    富察格格的心都提起来了。

    难道她跟太子妃、四福晋、五福晋、七福晋似的,进门过去就先添个庶长子或庶长女?….

    舒舒见状,哪里不晓得她担心什么,道:“阿哥所没事儿,是我想要跟格格说说十二阿哥的性子行事……”

    富察格格一愣,没想到是这个。

    想着自己方才的担忧,她的脸更红了,却也晓得舒舒是好意提点,感激道:“谢谢您了……”

    舒舒就道:“大前年我嫁入宫里,住在乾西二所,跟十二阿哥隔了两个院子,十二阿哥性子极腼腆,不是爱说话的,平日里瞧着也喜欢安静,不像十三阿哥那样爱交友,也不像十四阿哥那样处处争先……”

    “早先我们爷跟十二阿哥往来也不多,就晓得这个弟弟是个闷葫芦,不爱说话,跟上头的哥哥们、下头的弟弟们也差着岁数,小时候跟十一阿哥是一波的,后头十一阿哥殇了,就成了单蹦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性子平和,平日里礼佛,饮食上略清淡,膳食上糊弄,不过我们爷心疼弟弟,后头拉着十二阿哥一起在衙门里吃饭,胃口才好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个念好重情的好孩子,这几年我们爷疼弟弟,照顾一二,他就想方设法的回报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世上有的人面热心冷,有的人面冷心热,十二阿哥就是腼腆之下有热心肠……”

    “十二阿哥还极孝顺贴心,不管是对贵人,还是对嬷嬷……”

    “嬷嬷身份不同,格格入宫就晓得了,在内务府那边,嬷嬷的日用供给是按照嫔主供应的,皇上极敬重嬷嬷,当成自己老人,每年都要亲自去探看几回……”

    “乾西阿哥所,现在住了四个院子,十二阿哥住着五所,十三阿哥是后搬过去的,住了头所,二所是平郡王,三所是四贝勒府的弘晖阿哥与七贝勒府的弘曙阿哥,他们都是年后入上书房读书的皇孙,都用一个甬道,平日里也应该能见到,入上书房读书的皇孙还有三个,在乾东阿哥所,中间隔着御花园,平日里见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宫权在太子妃手中,不过她不怎么插手阿哥所之事,我们当时的规矩,有什么事情直接找内务府,或者是报到翊坤宫,这两年改没改规矩,就不晓得了,格格到时候自己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宫里的请安,是逢五逢十,贵人居长春宫,格格请安的时候,先往长春宫,再跟着嫔母与贵人往宁寿宫……”

    舒舒一口气说了十来条,说得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富察格格见状,忙双手奉上红枣菊花茶。

    舒舒接过来,喝了,看着富察格格道:“我说这些,都是我看到的,不说别的,只办差勤勉、老成稳重这里,十二阿哥就比我们爷强许多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顿了顿,道:“要是十二阿哥在格格跟前不自在了,或者是不说话了,那多半是臊了……”

    富察格格仔细听了,心中的影子也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指婚这半年来,经了一个端午节,一个中秋节,十二阿哥都过来请安送节礼。

    富察格格也出来见过。

    结果热脸贴了冷屁股。

    十二阿哥每次都垂着眼皮,不怎么看人,富察格格心里也没底。

    她也有过各种猜测,不乏想到阿哥所的格格上去。

    八旗秀女选秀,选的是出身与家世;到了包衣秀女那里,选的就是颜色了。

    有那么多出头的皇子格格在前头,富察格格也好奇五所的格格了。

    如今听了舒舒的话,她才晓得,十二阿哥的木讷,竟是腼腆。

    富察格格的心,一下子就踏实几分,也对十二阿哥生出好奇来。

    听着又乖又腼腆,跟自己之前想象的冷淡自持的性子不一样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还有最后两小时十月了,打滚求月漂

.

...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76130701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