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当株连(求双倍月票)

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当株连(求双倍月票)


宗人府,正堂。

        主位空置。

        宗令简亲王薨,新的宗令还没有任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宗人府左宗正是贝子苏努,右宗正是贝勒延寿。

        延寿就是点个卯,平日里宗人府庶务还是苏努做主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第一次正式提审阿灵阿,主审就是苏努,副主审的就是大阿哥、三阿哥、五阿哥与八阿哥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与八阿哥在苏努下首坐了,大阿哥与五阿哥坐在对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九月二十三接了差事,几位阿哥也没有闲着,都是看宗人府跟慎刑司的卷宗,然后看着苏努提审公府户下人,还有就是乌雅家、塞和礼家两家跟公府往来密切的子弟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竟然追溯到了康熙十四年,孝昭皇后入宫享妃位,带了钮祜禄家的嬷嬷跟户下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老公爷已经薨了,承爵的法喀还没有成丁,也没有娶妻,公府内宅做主的是老公爷的三继妻,阿灵阿的生母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爵位已定,阿灵阿还是幼子,谁会想到防范自己人呢?

        阿灵阿生母对爵位归属不死心,在康熙十四年孝昭皇后与康熙十九年温僖贵妃入宫的时候,都收买了两人身边的嬷嬷跟家下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有的放出去荣养,有的在十皇子府当差,这次都重新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孝昭皇后的脉案生前没有查出什么来,温僖贵妃这里却查出些不对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僖贵妃二十四年生下十一格格,次年就再次有身孕,只是没有满三个月,没有广而告之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,还没等满三个月,十一格格就因小儿高热,殇在兆祥所。

        康熙下令瞒着温僖贵妃,结果还是叫人钻了空子,消息传到贵妃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僖贵妃动了胎气,卧病休养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御前叫人查此事,就查到故意叫破此事,害得贵妃小产的,是她的陪嫁侍女,而后查到法喀夫妇头上,只是没有实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胞弟法喀因办差不谨夺爵,一等公由阿灵阿继承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位皇子晓得了当年往事,除了五阿哥之外,其他人各有思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灯下黑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也是阿灵阿母子奸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安生了十几年,等着阿灵阿成丁后才算计,而且还直接打了赫舍里氏的幌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皇上护着太子,但凡涉及赫舍里家的,都不会明查,怕太子身上落下怨恨,也怕赫舍里氏人行事不法拖累太子名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阿哥觉得没意思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却是有些庆幸。

        查吧,大家身上都不干净才好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勋贵大族这种为了夺爵,拿贵妃母子做筏子相比,自己娘娘那边就算有错,应该也不算大吧?

        五阿哥则是闹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内情查出来,汗阿玛应该会下令封口,因为当年被愚弄了,这有损皇上威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涉及到温僖贵妃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二十五年温僖贵妃没殒命,只是丧女连着小产,可谁都能想到她三十来岁就病故,未必没有当年这件事的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阿灵阿的爵位,法喀夫妇到底无辜不无辜?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阿灵阿生母借着他们的手出手,那害人心思是真的吧?

        那样的话,告诉十阿哥,反倒是多了一门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八阿哥这里,也隐隐地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    赫舍里家、佟家,这回轮到钮祜禄家了么?

        宫里安插耳目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猜到前年索额图跟佟国维问罪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努看着四个阿哥没有挑头的意思,只觉得心塞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是查阿灵阿夫妇不法事,谁会想到竟然还能查到十五年前的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涉及到温僖贵妃,这内情肯定就没有办法公之于众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没有合适的理由,也不好给阿灵阿重罚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三旗的勋贵,佐领最多的是佟家,连上温宪公主陪嫁的一个佐领,现下是十七个佐领;其次就是瓜尔佳氏的十个佐领,再后就是钮祜禄氏的九个佐领。

        佟家两个公,瓜尔佳氏两个公,钮祜禄氏一个公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钮祜禄氏其他房头,还有大大小小的世爵。

        损了皇上颜面的事情不能提,只能按照谋害皇孙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如此一来,钮祜禄家那边,跟十阿哥的关系就要微妙。

        承爵那一支会念十阿哥的好,其他族人就未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努有了计较,就吩咐下去,带阿灵阿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阿灵阿没有定罪,也没有锁链加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从八月下旬,苏努请旨后将他“请”到内务府,已经一个月零几天。

        阿灵阿头皮青黑,整个人瘦了一圈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他的鼻子就有些凸起,眼下瘦下来,面相看着更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苏努,留心苏努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谁不晓得这个老狗是个官迷,一心要攒功劳求恩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他有那么多儿子,还等着皇上抬抬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努也在留心阿灵阿。

        历代都有“八议”制度,即议亲、议故、议贤、议能、议功、议贵、议勤、议宾。

        死刑免死,流刑以下减等。

        阿灵阿,是皇亲国戚、也是正一品以上爵位,可以议亲与议贵。

        《大清律》上也提及“八议制度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律法是死的,人是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太祖皇帝开始,就强调权贵守法,即便是执政贝勒,也不许悖道行乱,否则依法惩办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太宗皇帝,专门提及“国家立法,不遗贵戚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大清的王公勋贵,头上也都有铡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想着,苏努神色就肃穆起来,看着阿灵阿如同看着死人了,道:“阿灵阿,你窥视宫中消息,放纵乌雅氏谋害皇孙阿哥,大逆不道,当议死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阿灵阿立时抬头道:“贝子爷,我确有管家不严之罪,也乐意受责罚,要说其他罪名,我不认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努道:“你不认,乌雅氏认了,宫里给你们传递消息的太监,是钮祜禄家康熙十九年前就买通的人手,你想要推给乌雅氏也不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乌雅氏是二十五年由皇上指婚给阿灵阿的,同年嫁入公府。

        阿灵阿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面上强做镇定,心里却有些慌乱,实在没想到还能翻出这样的隐秘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呼吸有些急促,望向其他几位阿哥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阿哥看着他面上带了不善,三阿哥则是有些幸灾乐祸,五阿哥蹙眉,八阿哥移开眼,不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    阿灵阿的心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努已经继续说道:“不用否认,从朝阳庄子提了几户人口回来,已经都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灵阿忍下慌乱,道:“是我额涅的陪嫁人口么?当年乌雅氏进门,我额涅就将家务都交到乌雅氏手中,大前年乌雅氏还曾犯糊涂,安插人手在阿哥所,被我训斥了一顿,不许她再打听宫里消息,没想到她还敢再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努似没有听到他辩解,继续道:“乌雅氏谋害皇子福晋与皇孙人证物证俱全,也已经认罪,签字画押,只是她不承认是自己拿的主意,只承认是受了你的指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灵阿脸色涨红,带了怒气,道:“乌雅氏在胡说八道!我哪里会在意这些内宅之事,九阿哥与十阿哥上门之前,我压根不晓得此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是真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关了一个多月,迟迟没有审判下来,他没有那么慌乱,因为晓得是等圣驾回銮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没想到,有乌雅氏的认罪,还要查这么深,也没想到乌雅氏会改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努只捡起旁边一个文书道:“有乌雅氏亲口供述,另有公府户下女子五福与三多的证词为证,八月十六乌雅氏去十皇子府当天,与你一起用的早饭,乌雅氏提及去十皇子府之事,你没有阻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阿灵阿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我记混了,就算我晓得她去十皇子府,也想不到她是那个目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卡顿了一下后,他换了说辞,依旧叫委屈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努又拿起另一个文书道:“有公府门房德胜、管事李忠的证词,宫里送消息来的,是慎刑司太监四喜的干儿子钱根生,你在八月十五下午,亲自见了钱根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灵阿嘴唇哆嗦着,一时说不出反驳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努撂下文书,劝道:“你们夫妇虽窥视宫中消息,有谋害皇子福晋与皇孙之意,可并无酿成恶果,若是老实认罪,皇上对外戚素来优容,不过是小惩大诫,若是冥顽不灵,就不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灵阿露出几分虚弱来,道:“谢贝子爷提点,我想再给皇上上一个请罪折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努点头,道:“我也会与直郡王与三位贝勒商议,上议罪折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灵阿被带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努望向几位阿哥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阿哥道:“这是大不敬,也是恶逆,革爵,绞立决!”

        要是阿灵阿谋害的是寻常百姓,那是杀人偿命,没有害死,则是减等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谋害的是皇家人,就算后果没有那么严重,也要罪加一等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道:“籍没,儿子流,遇赦不赦,否则罚了太轻了,不能警戒世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五阿哥平日里看书费劲,压根就没有留心过《大清律》,不过因十阿哥的缘故,也极厌阿灵阿的,就道:“都追溯到康熙十四年了,怎么能确保阿灵阿的兄弟也清白,当一并问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八阿哥看了五阿哥一眼,实没有想到他竟然想要株连。

        八旗可不讲究株连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钮祜禄家的一等公可是遏必隆因军功封的,就算阿灵阿问罪,也要在他这一支儿孙身上传承……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叩头求月票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更10月2日中午12点左右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76049589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