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追问(求双倍月票)

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追问(求双倍月票)


七福晋也露出好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八福晋则是看着远处的侍卫,总觉得一堆人站在宫门口挺傻的,不过也沉默没有多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晓得,这应该说的是阿灵阿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天下午的事,今天应该也该传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三福晋压低了音量道:“阿灵阿夫妇谋害十福晋的案子,御前判了,绞立决,昨儿已经行刑……往后再有人黑心肝为了攀高枝,想要算计咱们妯娌,就要掂量掂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方才听过的大福晋跟四福晋,还是眼下听到的其他福晋,都安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等公,还是国舅爷!

        大清活着的一等公,一掌之数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钮祜禄家!

        虽说是旁人家的事,可是也叫她们心生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头乌雅氏认罪的消息早传开,大家以为会是休妻之类的惩罚,没想到会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七福晋小声跟舒舒道:“这……指定还有其他缘故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单只为了十阿哥夫妇,不像。

        康熙对十阿哥如何,旁人不晓得,皇子与皇子福晋们却是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要说旁人害十阿哥,康熙叫人抵命不稀奇;内宅里这点算计,还算计不成,让一个国舅爷抵命,听着不真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小声回道:“不晓得,我也糊涂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福晋看着大家都忐忑的模样,不解道:“这是好事儿啊,警醒那些不要脸的,别惦记着皇子嫡福晋的位儿了,你们怎么还都苦着脸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她的视线从众人脸上滑过,落在大福晋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福晋脸色泛白,难掩惶恐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三福晋看她,她就说道:“之前听外头说了一嘴,还以为是误会,没想到竟是真的,为了女儿高嫁,就要谋害皇子福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家虽也是汉军名门,可是跟满洲顶级勋贵人家比起来差了一层,大福晋又是新妇,消息比旁人闭塞。

        案子出来一个半月,她也听得不真切,还以为是有什么阴错阳差在里头,就算是打官司也是扯皮,没想到竟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又不认识阿灵阿,当然不是因阿灵阿夫妇没了害怕,而是害怕真的有人对皇子福晋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三福晋摇头道:“这还能有假,没有实证,上月也不会直接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福晋又看四福晋。

        四福晋觉得这个不是好当众议论之事,道:“外头天冷,这里人多眼杂的,也不是说话的地界,还是先散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一提醒,三福晋也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了舒舒一眼,道:“九阿哥那边可有什么旁人没有的消息?”

        除了想要在妯娌之中显摆一下消息灵通,她也想要缓和自己跟舒舒的关系,才故意提及此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神色冷淡道:“不晓得,我们爷在家不说外头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福晋见她反应,有些不自在,还想要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已经望向大福晋道:“大嫂,咱们走吧,各家也都有家务事忙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能让三福晋再领头了,容易将皇子福晋们带沟里头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福晋看了三福晋一眼,又看了四福晋一眼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妯娌们就从宫里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四福晋没有折返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自己也才听了两句,不晓得详情,也没有办法去告诉德妃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就是怎么告诉德妃,什么时候告诉德妃,她还要问问四阿哥的意思,否则倒成了她卖弄口舌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地安门,四福晋望向舒舒的马车,犹豫了一下,还是没有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谁晓得其中有什么能说不能说的,还是等着问四阿哥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七福晋这里虽也八卦,想要晓得内情,可是跟四福晋差不多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各家福晋上了各家的马车,出了皇城,就各奔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舒舒跟九阿哥用同一辆马车,眼下跟车的,还有九阿哥身边的太监孙金,是给舒舒传话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主子说中午去五爷府上,下午回来……”孙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点头,这应该是打听宗人府的详细消息去了,四阿哥那边的消息也是转了手的,不如直接问五阿哥更方便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内务府衙门,九阿哥正听三阿哥提及昨日行刑时阿灵阿与乌雅氏的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灵阿都蒙了,瞧着那样子,还盼着有转机呢,真是死不瞑目;至于乌雅氏瞧着是真后悔了,照我说那是活该,咱们这样的身份,都不敢像她那样猖狂,她不死谁死?之前汗阿玛宽仁,只革了她的诰命,收了她的宫牌,她不想着谨言慎行,居然还变本加厉,太愚蠢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说着,嫌弃的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他想到了三福晋,心里没底,往后还是得多约束,要不稀里糊涂的,说不得什么时候又连累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哎,世上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,大丈夫难免妻不贤子不孝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听着,都生出后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差那么一点点儿,那个金猪就是他的福晋,乌雅氏就是他的丈母娘!

        他记得十阿哥的话,不再过问钮祜禄家的爵位之事,就附和三阿哥话,说了几句乌雅氏的不着调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好好教养出来的女子,不宜高嫁,容易找不着北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却主动提及钮祜禄家的爵位,道:“尹德牵扯进去慎刑司的案子了,被慎刑司传去了,如今外头都说,阿灵阿空出来的爵位,富保希望最大,除了法喀,他序齿在前,御前又点他抚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按耐住心中窃喜,道:“真是汗阿玛点他抚孤?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摇头道:“苏努贝子点的,总不能找法喀来领人吧?剩下富保跟尹德二选一,那肯定找年长还有官职的富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他道:“要是尹德还是皇子府长史,这回给阿灵阿夫妇收拾烂摊子的,应该就是尹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八旗惯例,一个家族的领头羊不是固定的,谁的官职越高、权利越大谁就说了算。

        钮祜禄家兄弟七零八落的,就剩下富保一枝独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幸灾乐祸道:“那不是正好,尹德德行不好,富保倒是没听说本人有什么不足在外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指了指乾清宫方向,小声道:“不晓得汗阿玛什么意思,总觉得眼下汗阿玛行事叫人摸不透了……这爵位到底给谁,还真说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太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议罪是阿灵阿夫妇都死,可是想着皇上优容老臣,还以为只是罢官革爵发往宁古塔之类,没想到真是“立决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顺着他的方向望过去,生出几分古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是……皇父就是不乐意旁人看出来,行事才不可测?

        不说旁人,换了自己,要是行事都被人摸清,肯定也烦的不行,就想要跟大家的猜测对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听着三阿哥说了半个时辰阿灵阿与钮祜禄家,时间熬着差不多了,九阿哥就跟张保住交代了几句,准备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惊讶道:“这都饭时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瞧着他想要蹭饭,不是小气的,从荷包里拿出两个一寸见方的银牌牌,递给三阿哥道:“百味居的上席,店里吃还是叫送到府里随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接过来,掂了掂,估摸有一两重,一面是兰花图案,一面是符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专门制的信物?”三阿哥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道:“百味居不挂账,我福晋就叫人做了这些牌,一枚一桌席面,分上席跟中席,上席请人,中席赏人,省事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立时道:“那我再看看中席的牌子是什么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摸出两个其他的牌子,递给三阿哥。

        比方才的牌子小一圈,上面的图案换成了荷花,后头也是符号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心细,将几个牌子都看了一遍,明白过来后头的符号应该是编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笑着都收起来了,心情大好,道:“难得,哥哥也占你一回便宜,正好入冬了,贴贴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也不与他计较,几个小钱罢了,全当买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兄弟两个就从内务府出来,三阿哥往工部衙门去了,如今他也是当差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这里,上了马车,则是直接往五贝勒府去了,没有去理藩院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晓得五阿哥的习惯,也是在衙门只待半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五阿哥这里,回府之后就去了正房,换了家常衣裳,逗了逗正在学说话的儿子,就听到前头太监来报,九阿哥来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下一更10月4日中午1点左右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完)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75921993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