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土豆干(求双倍月票)

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土豆干(求双倍月票)


等五阿哥到了前头时,九阿哥正在喝茶,想着八阿哥的反应。

    不过一句话的事儿,直接告诉自己又能如何?

    非要弄得叽叽歪歪的,就爱绕圈子。

    打小就如此,自己之前还真是眼瞎心盲。

    五阿哥大踏步进来,道: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九阿哥起身,没有立时回答,摆摆手打发门口的人下去,才拉了五阿哥坐下道:“八哥早上神神叨叨的,听说汗阿玛处死阿灵阿还有内情?”

    五阿哥看了他一眼,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关于老十的?”

    九阿哥马上就想到了。

    五阿哥见他猜到了,就没有再瞒着,说了翻出来的阿灵阿母子旧事。

    康熙二十五年钮祜禄家公爵的转支,另有玄机。

    九阿哥听了一遍,想到关键处,道:“那法喀两口子冤枉么?”

    真要冤枉了,能不能拨乱反正?

    五阿哥摇头道:“不冤枉,应该也存了坏心。”

    九阿哥轻哼道:“我晓得了,这就是书上说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了。”

    法喀夫人吹了枕头风,外加上十阿哥这个亲外甥跟太子差着年岁,法喀还是偏着太子的。

    五阿哥点头道:“对,反正都不是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九阿哥埋怨道:“五哥也真是的,这有什么好瞒着我的?”

    五阿哥道:“那你自己要心里有数,别在汗阿玛跟前露出来,汗阿玛当年被阿灵阿娘俩糊弄了,指定不想提这糟心事儿。”

    九阿哥道:“那当然了,别说法喀两口子不无辜,就算无辜,又关我屁事,还能替他们出头不成?”

    只是没有想到贵妃母除了殇了一女,还差点有了第三个孩子。

    如果生下来,就是十三阿哥或十三格格了。

    要是贵妃母还在,宫里就是另一个格局。

    九阿哥心里唏嘘,跟五阿哥道:“瞧瞧,内乱多可怕,一个家族的衰败不是外人害的,就是内乱折腾的,不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,有什么兄弟情分?涉及到爵位财产,跟仇人差不多了!”

    五阿哥瞪了他一眼,道:“什么都敢说?皇家几辈子人,有谁家只有同胞兄弟的?”

    九阿哥撇撇嘴,忘了这个了。

    五阿哥又反问道:“你跟老十关系差了?大哥跟四哥待你不好?三哥讨嫌是讨嫌,也出过力的,七阿哥跟十二阿哥、十三阿哥他们更不用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九阿哥“嘿嘿”两声道:“不是一回事儿啊,这不是给您提个醒,怕您糊涂么?”

    五阿哥看着他,带了郑重,道:“你才别糊涂,大哥当年只想要嫡长子,结果呢?你说他后悔不后悔?王伯跟两位王叔府上都有嫡子,可都没有站下,王伯跟王叔那边还有庶子可选,纯王府那边呢?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他觉得不吉利,“呸呸”了两声道:“不说这个了,晓得你跟弟妹夫妻感情好,可是各家过各家的日子,少插嘴旁人家的事儿。”….

    “哼?”

    九阿哥不服气,道:“真是旁人家的事,我还懒得说呢?就是提醒您一声,别以后出了笑话……”

    五阿哥这回没反驳,坐在那里有些犯愁。

    别的哥哥府里还好,长子是嫡子,自己跟七阿哥府上,往后说不得真有嫡长之争。

    庶长子既入了上书房,跟皇子叔叔与堂兄弟们一起长大,往后多了这一重关系;到了嫡子长大读书,还有好些年,到时候谁晓得什么章程。

    到了饭时,五阿哥就叫人在前头摆饭。

    席面上就是鸡鸭猪肉,主食是一碗老黄米饭,里面放了江豆。

    是今年下来的新米,没有窖藏的味道,九阿哥吃了半碗,道:“庄子上送来的?今年收成怎么样?”

    五阿哥道:“不足五成,免租子了。”

    九阿哥道:“补种或改种什么了?”

    五阿哥听着糊涂道:“七月里发水,改种庄稼也来不及啊?”

    九阿哥道:“除了粮食,还有菜啊,白菜、萝卜这些,或是直接栽大蒜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家大兴跟通州的庄子就是如此,保定那边的皇庄,改种的品种就多了,番柿、黄瓜、芹菜、辣椒、豇豆等。

    五阿哥听着皱眉,道:“谁能吃了那老些菜?那不都是糟蹋了么?”

    费劲巴力的侍候了,再烂在地里。

    九阿哥得意洋洋道:“怎么会糟蹋,我福晋的饽饽铺子里,上了一截柜台,专门卖酱菜跟干菜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,他想到了高斌。

    香河那边的地大部分也都涝了,不过土豆提前抢收了。

    如此,在洪水过境后,改种庄稼的时候,高斌那边除了白菜萝卜这些,还在官田上补种了大量的土豆。  前阵子已经起这一批土豆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中间只长了两个多月,收获不如正常时候多,不过也达到了亩产九百斤。

    三斤土豆出一斤土豆干,一亩地下来就是三百斤土豆干。

    香河县已经预备出明年春天赈济的土豆干,不需要到时候跟上头开口求赈济粮了。

    九阿哥跟五阿哥道:“等到三年考计,高斌就能升了……”

    五阿哥的点却在其他上,道:“土豆能当饭么?”

    九阿哥道:“您不是吃过土豆宴?跟芋头似的,好吃不好吃的另说,反正能顶饱。”

    五阿哥道:“那这个不亚于那个玉米啊,也能算是好粮种了。”

    九阿哥想了想,道:“菜代饭吧,有粮食的时候估计没人爱吃那个,没粮食的时候,总比麦麸米糠什么的强。”

    高斌打发人过来送中秋节礼时,带了两袋土豆干。

    舒舒叫膳房做了,一份是用五花肉烧的,一份是直接蒸的。

    加了肉的,吸满了汁水,吃着好吃;直接蒸的,味道也能过得去,但是有些烧心。

    五阿哥道:“那真不错,汗阿玛会高兴的,往后直隶再有其他地方受灾,按照香河的来就行了,不用朝廷预备粮食赈济,地方上也安定。”….

    要知道,直隶每次不管水灾还是旱灾,地方官都如临大敌,不敢懈怠,就是因为灾民要是得不到安抚,就要离乡乞讨,成为流民,京城就是他们唯一的方向。

    九阿哥轻哼道:“真不晓得户部跟那些知县做什么吃的,这么好的东西,在皇庄也种了大几十年,愣是没有人发现它的好!”

    要不是自家福晋,这两样良种,如今还不为人所知。

    要是女子能封爵的话,自家福晋的几次功绩下来,估计都要到伯了。

    五阿哥赞道:“你不错,弟妹也不错,带着你学好了。”

    九阿哥不忿道:“五哥真不会说话,就不能我们两个情投意合的、携手并肩,一起进步么?”

    五阿哥看了九阿哥脸上一眼。

    脸挺大,自己心里没数么?

    *

    乾清宫,西暖阁。

    康熙也在用膳,膳桌上有两道陌生的菜,正是顺天府府尹昨天进上的土豆干。

    昨日康熙心烦气躁,将折子撂一边了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看到上头提及的土豆干,他就颇为,晓得府尹还进了土豆干,就吩咐御膳房做了。

    不是精心烹饪,就是简单的吃法,一种直接不放油盐蒸了代饭,一种少油少盐的水煮当菜。

    康熙不是那种不知世情的皇帝,这些年圣驾四处溜达,也亲临过灾区,见识过灾民的赈济伙食。

    因此,今天中午这顿饭,他吃着没有什么滋味儿的土豆干饭菜,却是十分开怀。

    跟寻常粗粮相比,这个吃着都像细粮了。

    还有这是土豆干,吃的时候更出息些。

    他去年带了儿子挖土豆,也晓得除了根茎之外,上面的土豆叶蔓数量也不少,那个干了以后可以喂猪喂鸡,半点都不浪费。

    之前还想着玉米为主,土豆推广并不着急,可是如今看了,在河道纵横,容易水患的地方,这个土豆也可以提前推广。

    要是今年直隶受灾的十几个县,都跟香河似的,可以预备下土豆干,那就省心了。

    等到膳桌撤下去,康熙拿了顺天府尹的折子,就提笔给了批复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从五贝勒府出来,九阿哥就直接回北官房了,不过没有回家,而是先去了十皇子府。

    他可不会像五哥那样遮遮瞒瞒的。

    老十的鲁莽是给旁人看的,实际上是个心里有谱的。

    就算晓得钮祜禄家内斗害了贵妃,十阿哥也不会轻动。

    毕竟当时的螳螂也好,黄雀也好,都没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十阿哥的反应跟九阿哥预料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他道:“之前总觉得法喀的爵位丢的莫名其妙,阿灵阿对法喀的忌惮也太深了,这前因后果都顺溜,就能理清了……”

    要知道,阿灵阿在贵妃灵前揭开法喀私情的时候,法喀的爵位都丢了八年,阿灵阿也当了八年一等公,还升了内大臣。

    可是非要家丑外扬一下,法喀断了起复的可能,阿灵阿也坏了名声,还免官了半年。

    九阿哥却是爱记仇的,道:“法喀丢了爵位,可他跟赫舍里氏还好好的呢,大院子住着,奴仆用着,名下也不缺产业,要是太子上位,说不得就能翻出前事来酬功。”

    十阿哥道:“让他活着,看着旁的房头人丁起来,只有他们那一房父子都是白身,比让他死了好。”

    额娘入宫时,法喀已经成丁,十几年的姐弟情分,都比不过去枕头风吗?

    钮祜禄家已经是一等公,富贵到顶了,还能被旁人蛊惑,为太子站队,愚蠢至极,这个公丢的不冤枉……

.

...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75901046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