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冷静冷静

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冷静冷静


这件事很恶心,偏偏不能拿到台面去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八阿哥不行的传闻,还是八阿哥疑似断袖的传闻,都不好按照这个去追究。

        说不清楚,还容易动静越闹越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踹了几脚,也晓得不能送宗人府去审,看着三阿哥道:“三哥,这怎么办?按这小子的说法腊八前后就有这个说法了,那这都十来天了,这不是传遍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也觉得头疼,道:“谁这么阴损啊?用这个来嚼舌头,八阿哥孩子生出来之前,洗不清嫌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说八阿哥惦记九阿哥跟十阿哥这个,是这两个小子嘴欠,自己加上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不喜八阿哥,可是也不喜欢这种流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瞧着,像阿灵阿的手段呢?就拿床上这些事儿说话,让人没法子自证清白,只是这手段对付女人好用,对付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说着,就有些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付男人,也管用!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八阿哥这种心性好强,爱多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往后八阿哥跟人接触,会不会怀疑旁人在笑话他“不行”?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刚才听到那个传闻都觉得恶心难受,旁人呢?

        八阿哥对人宽和的时候,旁人是不是要琢磨琢磨,这是宽和,还是缺少刚性。

        阿灵阿早没了,九阿哥拿阿灵阿举例子,是说这行事下贱,没有底线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也觉得这手段不光彩,不过敢对付八阿哥,应该身份不会太低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之间,他也猜不出到底是谁在搅风搅雨。

        增寿跟满都护都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家的事情,哪里是他们好掺和的?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看了二人一眼,道:“你们都听说了,怎么不想着言语一声?”

        满都护尴尬道:“听的时候就以为是一句浑话,没想到会传这么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关键是传的真真的,加上八阿哥确实成亲多年没有孩子,他就以为确有其事,不小心听到了,也只当做不知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,还能去八阿哥跟前求证不成?

        增寿跟满都护的想法大同小异,没想到会是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八阿哥是多罗贝勒,还是当朝皇子,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造他的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如实回道:“奴才以为是秘辛,听到了也不敢随便瞎传,只藏在心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与九阿哥晓得,眼下重要的不是谣言不谣言,而是有人算计皇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关于皇子的传闻,外头一直没有断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都是小范围之内,宗室勋贵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大阿哥求嫡子,才不让格格开怀,结果连生四女,错过了皇长孙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太子荤素不忌,更爱重小太监,毓庆宫的女眷多,可是皇孙只有三两个。

        说三阿哥吝啬吃软饭,为人糊涂,内宅不清,几个庶子都没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四阿哥性子急躁,不为生母所喜,看着正经,却内有宠妾。

        说五阿哥不学无术,汉文都记不全,只会说国语跟蒙语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林林总总的,多少有谱,不是胡乱编造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九阿哥这里,也被嚼过几次舌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次是他三十七年接连生病之后,查出身体不好,子嗣艰难后,就有些风声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次是去年丰生兄弟出生,舒舒坐双月子,外头说她产后崩漏,在熬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都是得了些许消息,再加工发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归根结底是皇家的家长里短,被宗室勋贵私下里关注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范围当成新闻,念叨几句,过后就换新话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像八阿哥这里,大范围的闲话,还传了将近一旬还没有平息,传遍了八旗的,就显得蹊跷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看着九阿哥道:“圣驾明日回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点头道:“是啊,汗阿玛明儿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道:“那……咱们一起去求见汗阿玛,请汗阿玛处理这件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摇头道:“我不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劝道:“都是兄弟,这一辱俱辱的,这可不是计较恩怨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瞥了三阿哥一眼,道:“三哥,这是八哥的事儿,要不要禀告御前,如何禀告御前,这不是得八哥自己拿主意么?您倒是好意,可是越过八哥,这是不是遭人恨?”

        旁人看了,还以为三阿哥使坏,在御前诋毁八阿哥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八阿哥是爱多想的,估计不会领三阿哥的好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拍了一下脑门道:“我糊涂了,那我回宫一趟,问问八阿哥吧,是禀告御前让汗阿玛查,还是八阿哥自己查,真得他自己拿主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匆匆入宫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则回到客厅,找珠亮说话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齐锡是长辈,陪着姻亲与族里的老头子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珠亮随父母过来,也是给增寿打下手的,比较空闲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直接问珠亮道:“你听过有关八阿哥的闲话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珠亮点点头,带了几分不好意思,道:“奴才晓得,非礼勿听,不是故意打听的,就是无意听了一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道:“那你怎么不告诉爷一声?”

        福松这些日子正好不在京城,去保定庄子查账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顺则是去了天津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日里外头的消息,都是这两人汇总了告诉九阿哥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九阿哥也不会直到今日才听到此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珠亮讶然,看着九阿哥道:“没想到要告诉九爷,只以为是不相干的闲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五阿哥或十阿哥有关的传言,那他会告诉九阿哥,因为晓得那两人跟九阿哥关系密切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其他皇子的传言,多是听过就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是爱说话的性子,也没想着要专门告诉九阿哥这个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也晓得珠亮不大机灵,嘱咐道:“往后关于各家皇子的闲话,要是听着像这回这样难听的、离谱的,你就告诉爷一声,要是寻常闲话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珠亮点头道:“奴才晓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什么是难听跟离谱,要是比照着眼下的流言,那他也大概晓得如何分辨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紫禁城,南书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八阿哥看折子看的眼睛干涩,忍不住看了眼旁边的座钟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日里三个人看的题本,今日只有一个半人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五阿哥倒是没有如往常那样偷懒,拧着眉头,屁股也蹭来蹭去的,看着题本在那里绞尽脑汁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半个,好像抬举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早上开始到现在,五阿哥看过分拣过的题本,别说是八阿哥处理题本的一半,连一半的一半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五阿哥平时不爱跟八阿哥说话,眼下也忍不住跟他念叨道:“三哥怎么回事儿啊,不是说打个站儿就过来了,这是直接开席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八阿哥道:“应该是客人多,才耽搁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五阿哥眉头舒展,道:“老牌子公府,姻亲不是皇家、就是宗室,这嫁娶也体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八阿哥笑着听着,听着这话却觉得别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说的是董鄂家的体面,还是说的是三阿哥与九阿哥的体面?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的妻族是开国功勋后裔,至今也是显贵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的妻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有安郡王府立在那里,可是当年八福晋跟王府几乎决裂,又状告伯父伯母,也让人想起八福晋的跟脚。

        罪臣之女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跟四阿哥一样,指婚的时候就没有丈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四福晋的阿玛生前是汗阿玛心腹,自己福晋的阿玛是汗阿玛整顿八旗不良风气,杀鸡儆猴的那只鸡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八阿哥不捧场,五阿哥有些不乐意,瞪着八阿哥道:“当时病了你就该早早歇着,结果拖的自己严重了,还过了病气给老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心疼八阿哥,可是心疼七阿哥。

        南书房每日熬日子,幸好有七阿哥在,他才睡的踏实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只有三阿哥与八阿哥在,他睡觉都睡不踏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是面上乐呵呵的,看着跟兄弟们都一样亲近,可是心里也晓得远近亲疏。

        八阿哥讪讪道:“是弟弟不好,没想到就是着凉,还这样严重,自己躺了十来天不说,还连累了七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五阿哥也不是刻薄的,见他瘦了一圈,两腮都瘪了,就轻咳了两声道:“你这就是太瘦了,平日里吃饭也挑嘴,喜素不喜荤,骑射也放下了,身子就虚了,多吃肉,身子养得结结实实的,骑射上也别放懒,这身体保准健健康康的,就算有个小病小灾的,身板也能熬得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后来,他挺直了腰身,不觉得自己这身肥膘碍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肚子能收收就好了,要不然坐着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儿功夫,门口有了动静,三阿哥挑了帘子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五阿哥跟八阿哥都站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五阿哥满脸欢喜道:“三哥您请上座!”

        没等三阿哥回答,他都往炕头去了,那里有他从府里带的小枕头,还有一个三尺见方的小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坐了大半个时辰,他腰都要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下,他就侧身躺了,休息一二。

        八阿哥看着五阿哥,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三阿哥过来,时间也不富足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看了五阿哥一眼,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当着五阿哥的面说八阿哥的阴私之事好么?

        好像不大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八阿哥小心眼,爱记仇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好心过来告诉他,可未必有好报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这个时候,倒是有些做哥哥的担当,指了指旁边衣架上的端罩道:“八弟你穿了衣裳,出来一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八阿哥一愣,看到三阿哥郑重模样,点了点头,穿上了端罩。

        五阿哥本侧身躺着看着两人,见状坐起身来,道:“三哥,有事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想着三阿哥从董鄂公府过来的,他面上带了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道:“九阿哥好着呢,是有些其他事情要跟八阿哥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五阿哥立时躺了,也没有说什么催促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圣驾今日驻三家店,题本迟些也无大碍……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与八阿哥出了南书房,也没有往旁处带人,就是出了乾清门,到了四处没有护卫的甬道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八阿哥心里惴惴,心里有些乱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是他们处理的题本出了什么问题?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公务,他跟三阿哥私下里也没有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年各种摩擦下来,看着面上笑哈哈,实际上嫌隙已深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没有添油加醋,直接说了自己听到的闲话还有相应后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本来想着明日请见汗阿玛,禀告此事的,可是想想不好越过你,还得你自己拿主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看着八阿哥,脸上带了同情,道:“是不是去年刑部的案子得罪人太多了?对方拖到这个时候才报复?敢直接对上皇子阿哥,这是不要命的做法啊,非生死大仇不可!”

        八阿哥脸上血色褪尽,紧紧地握着拳头,牙根咬得“咯咯”直响。

        生死大仇不可么?

        怪不得这场病加重的蹊跷,福晋又贤良的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“仇人”的身份,并不难猜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八阿哥眼圈发红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瞧着他这掩饰不住的浓烈怨恨,吓了一跳,道:“你这是心里有谱了?到底是哪个混账玩意儿,这样坑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八阿哥愤怒至极,又清醒至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晓得谁是幕后之人,幕后之人也晓得他会猜到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他能揭开此事么?

        真要是枕边人的嘴里说出他不行的话,那外头的人怎么看?

        八福晋不畏惧生死,他真的能接受休妻或妻子“病故”的结果么?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能糊弄外人,却不能糊弄住安郡王府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那个时候,不仅做不了亲戚,还多了一门仇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多保证,这波感冒与肺炎来势汹汹,好多人中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更10月22日中午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完)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74311820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