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易主

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易主


三阿哥听了,忙关切道:“怎么回事啊?好好的为什么要加派人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道:“估计是烦的吧,今儿这个衙门出问题,明儿那个衙门出问题的,要是安排人盯着了,下头人也就都老实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没有想到会有人舍得将权力分割,听着这话就觉得靠谱,道:“应该是了,汗阿玛这几年就收拾包衣了,也伤体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阿哥安静听着,并不插嘴。

        五阿哥道:“那样好,往后内务府的差事更清闲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关键是再有什么“窝案”不“窝案”的,旁人也怨恨不到九阿哥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道:“您二位怎么得空过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都值了大半月的南书房了,交了差事,不是当回家歇着?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脸上一言难尽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五阿哥则是摆摆手,吩咐门口的几个太监道:“出去候着!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跟十二阿哥都觉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低声道:“老八怎么这样了?闹酒打媳妇,结果没打过,被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五阿哥在脸上比划了一下,道:“三、四道檩子,没惜力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瞪大了眼睛,道:“要是郭络罗氏刁蛮无礼,冲动动手,还能说的过去,可是八哥动手……这不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位打小就讲究个气度,温文儒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阿哥也眨了眨眼睛,成亲后男人变化这么大么?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咋舌道:“憋屈的吧?要不是郭络罗氏城里城外的请大夫,也不会有后头的闲言碎语,这男人么……妻妾外宅俱全,年轻贪欢,身子有些亏空都是寻常事儿,只要素上几个月,就龙精虎猛了,可说到外头不好听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虽觉得有人推波助澜,可还是觉得无风不起浪。

        八阿哥的身体,多少有些不足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那不算什么稀罕事儿,好好清净半个月,多吃几盘炒腰花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因为正好八阿哥没有儿子,外头人用这个攻讦,连在一起说,就显得很严重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五阿哥则直接跟九阿哥道:“反正你往后离他远些,省得他脑子抽了动手,你再吃亏!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失笑道:“就算他想要动手,也轮不到我吧?我又不招他,到时候真要动手,先冲三哥跟老十四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年八阿哥走背字,老挨处罚,三阿哥与十四阿哥嘴上还是不饶人的,没少挤兑八阿哥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傲然道:“他敢?以弟殴兄,借他两个胆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五阿哥指了指三阿哥的身量道:“他打不过三哥,惯会欺软怕硬,要不是喝多了,应该也不敢对郭络罗氏动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总觉得八阿哥不至于那样,道:“会不会有什么误会?或许是郭络罗氏无理取闹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五阿哥摇头道:“你将他想的太好了,没人冤枉他,他在汗阿玛跟前亲口承认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点头道:“是啊,汗阿玛气够呛,怎么能打脸呢,汗阿玛要处死郭络罗氏,老八倒是爷们一回,再三求情给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听了,却是怔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阿哥听了,也是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们两个看来,郭络罗氏再有不是也是皇家儿媳妇,不算是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两口子打架,就要处死么?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见他们两个都变了脸色,挑眉道:“吓到了吧?我方才听了也吓了一跳,不过也不稀奇,太祖时跟太宗时,诸王休妻,都是常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讪笑两声道:“那都是罪有应得,或是受了娘家拖累,这种两口子干架,御前应该没有管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道:“怎么没有?圣驾这次出巡,召喀喇沁和硕额驸,不就是为了女儿、女婿两口子关系不好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默默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他的小心是对的,夫妻两个露在外头都是好的,但凡有什么不好的,也要当成是自己的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汗阿玛,他是汗啊!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阿哥则是垂下眼,富察氏虽是幼女,可是一点也不骄纵,行事也随了岳父的谨慎,应该不会被御前不喜吧?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看着几个弟弟,道:“反正你们要长个心眼,往后两口子真有不痛快,也别在汗阿玛跟前露出来,汗阿玛护儿子护的厉害,可不是那种装聋作哑当家翁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五阿哥点头道:“两口子的事儿,本就不该惊动长辈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则道:“我福晋贤惠着呢,就算来脾气顶多就是嘴上怼两句,什么时候动过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阿哥也小声道:“富察氏还是新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实着呢,不会像八福晋那样泼辣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打量了几个弟弟一圈,落到九阿哥身上,面上带了不信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也是董鄂家的格格,还是能开十力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得意道:“三哥你不用瞎猜,我们两口子的情分,跟你们这些人不一样,我们好着呢,别说动手,红脸的时候都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不信道:“别显摆了,谁不是新婚的时候过来的?都如胶似漆过,可是三、五年后,也就那样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人人都晓得九阿哥两口子感情好,可是他们也大婚第四年了,也该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看着三阿哥道:“您好色就好色,可别当旁人跟您似的,别说三、五年,三、五十年我们也好好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摇头,不过见着九阿哥单薄的身量,想着他才是个真不大结实的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个真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没有花花肠子,应该是力之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老九福晋没有见识,倒是将老九这缺少男儿气概的当成大宝贝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八贝勒府。

        八阿哥回来了,就在书房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察觉到了康熙的冷淡,心中也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要是重新选择,他应该还是会这样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世上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,谁能顺心如意呢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是权衡与取舍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到两刻钟,门口就有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宁寿宫白嬷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八阿哥忙起身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嬷嬷站在院子里,神色谦卑,见八阿哥出来,福身道:“贝勒爷,娘娘打发奴才过来给侧福晋送宫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等到八阿哥下去后,康熙想起了还没有说给富察氏宫牌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没有宫牌,富察氏入宫名不正言不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好打发御前的人过来,就请白嬷嬷走一趟。

        八阿哥道:“让皇祖母操心了,我带嬷嬷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嬷嬷忙道:“不敢劳乏贝勒爷,贝勒爷打发个小子带奴才过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关键是八阿哥这脸,看着怪吓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虽是宁寿宫的奴才,行事也并不托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八阿哥听了,这才不说什么,只叫了太监陈福带白嬷嬷去东院富察氏的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富察氏这些日子,就在院子里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八贝勒府的规矩,都是八福晋定的,没有早上到正院请安的规矩。

        富察氏跟八福晋,基本上王不见王,各自安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外头风声不对,富察氏机敏,行事更小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说是宁寿宫来人,富察氏也不安,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嬷嬷如常给富察氏请了安。

        富察氏受了礼,扶了白嬷嬷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立身虽正,可是也怕飞来横祸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着白嬷嬷神色温和,她心里才微微放松些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嬷嬷伸手从后头跟着的太监手中拿了荷包打开,露出里面的宫牌,道:“这是娘娘吩咐老奴送来的,是侧福晋的宫牌,娘娘仁慈,晓得八福晋身子不好要休养,就让老奴送来这个,日后宫里的请安,还有贝勒府的内务与出门之事,少不得要侧福晋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富察氏闻言,没有立时接,而是望向带白嬷嬷过来的太监陈福。

        陈福眼观鼻、鼻观口,老实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嬷嬷见状,道:“老奴已经见过八贝勒,八贝勒晓得此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富察氏这才双手接了,道:“劳烦嬷嬷辛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她将宫牌递给身后的丫头,拿了一个荷包塞到白嬷嬷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嬷嬷接了,个头不大,可沉甸甸的压手,就笑得和气,道:“大后个不仅是福晋们入宫请安的日子,还是十三爷大喜的日子,估摸着要在宫里待上大半天,侧福晋有什么不晓得的地方,可以多问问九福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富察氏感激道:“谢谢嬷嬷提点,我晓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嬷嬷完成了差事,就出了贝勒府。

        陈福将人送出贝勒府,见着宫里的马车远去了,才回到书房,将方才的情形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八阿哥仔细听了,叹了一口气,道:“终是走到了这一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福安静站着,晓得自己的主子主意正,轮不到他们奴才劝慰。

        八阿哥唏嘘了半刻钟,对陈福道:“将府里账册跟钥匙送到东院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宫里的吩咐,自己阳奉阴违也没有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就是,八福晋行事太肆意了,全无顾忌,八阿哥也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这一回,夫妻两个都已经到了撕破面皮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来一次,怕真是要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    富察氏这里,看着账册跟钥匙,也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清净的日子一去不复返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也好,管了府务,往后也不用防备那么多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八阿哥不想见富察氏,也不知道跟她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出来了,富察氏是个心明眼亮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年在府里诸事不沾,也有自己的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八贝勒府总要有当家女眷,往后富察氏在外行走,两人也是一荣俱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倒是有些庆幸。

        幸好还有个富察氏,可以代八贝勒府行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完)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74076160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