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知己知彼(打滚求月票)

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知己知彼(打滚求月票)


第315章  知己知彼(第三更求月票)

    夫妻俩闲话完,舒舒就让小椿将红色披风拿下去收边。

    等到入更时分,小椿就缝好了,用锦缎包裹装好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十阿哥就来了。

    这是要跟九阿哥一起去衙门的。

    他们哥俩虽在不同衙门,可是能同行。

    他们虽递了帖子,可也不好去内馆太早,昨日叫人传话的时候,就已经说好巳初过去。

    在那之前,哥俩还能到各自衙门,不耽搁今日过去点卯。

    十阿哥身后跟着两个太监,其中一人提了点心包。

    九阿哥就指了指那锦缎包裹道:“你嫂子给你福晋预备的,让平安拿着……”

    平安是十阿哥身后空着手的太监。

    提了包袱的叫长寿。

    两人不是亲戚,却赶巧都姓王。

    两人的名字,都是贵妃生前赐的。

    十阿哥没有问包袱里是什么,看着舒舒道谢道:“劳烦九嫂费心……”

    舒舒笑道:“外道什么,这次太匆忙了,膳房来不及预备,回头叫人做些奶糕奶卷送过去,也让格格尝尝咱们宫里的奶食……”

    牛奶在宫里并不稀罕。

    每个主子名下都有供应,用来喝奶茶,或直接饮用。

    十阿哥就道:“那就叫人将三所的份例里的也送来,省得九嫂不够用……”

    舒舒也不与他客气,点头道:“嗯,要是有富裕的,叫人做成奶豆腐。”

    蒙古那边最常吃的还有羊肉。

    理藩院供应里有羊肉,肯定不多就是了。

    舒舒想起这个,就提点十阿哥道:“可以打发人到东四大街那边挑个好的羊肉铺子,买几只羊送去,现下天冷,可以存放得住,福晋与格格他们用起来也方便……”

    再说了,那边住着不仅是阿霸亥郡王妃母子三人,还有王府的随从什么的,送多少都能吃。

    十阿哥点头道:“嗯,那一会儿就打发人去采购,之前还想着带些什么过去,只有御膳房的点心太简薄了些……”

    舒舒想起九阿哥昨日提及的那两桶广西甜橙。

    大冬天的,一桶绿油油的果木,挂着金灿灿的橙子,送人也是极体面,绝对能让蒙古人镇住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只是一想,并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颗果木,对于蒙古客人不过是可有可无。

    对于几个小孩子来说,说不定能在悲伤枯燥的守孝日子中,多一些小欢喜。

    她就道:“洞子菜也可以买一筐,蒙古那边没有。”

    十阿哥也应了。

    他不差钱。

    再说这些东西,也花不了多少钱。

    就是这其中心意,应该可以让郡王福晋与格格欢喜。

    临走前,想起十四阿哥,九阿哥嘱咐道:“晌午要是打发人送膳盒过去,就配上苦丁茶,给老十四败败火……”

    舒舒笑着听了,点点头道:“知道了……”….

    这还真是好哥哥,除了要精神上攻击,肉体的攻击也不放过。

    十阿哥在旁,听两人说话,晓得要给十四阿哥送饭,也跟着凑趣道:“九嫂,多放虾皮,十四小时候在里头吃出潮虫,吓到了,看到这个就不馋了……”

    舒舒实在听不下去了,摆手催促两人快走。

    还真是一个比一个坑弟弟。

    虾皮这个就算了。

    舒舒听了,都觉得毛毛的。

    她也是被吓过的那个。

    这两年了,才改过来。

    将心比心的,就不用这个刺激十四阿哥。

    苦丁茶那个,可以配上。

    因为十四阿哥点名要吃糖桂花,舒舒既是做好嫂子,也就随他。

    于是中午的甜品,就是一道桂花山药。

    另有还有一道芝麻琥珀核桃仁。

    这两个甜品,配着苦丁茶,不会那么腻人。

    剩下的就是扣肉,自制肉肠,四喜丸子、蛋皮肉卷四样肉菜。

    因为天冷,没有用凉菜,又添了两道素菜。

    糖醋溜白菜,清炒菠菜。

    还有一道汤,就是素丸子豆腐汤。

    汤用砂锅装了。

    外头也是棉套,才装入提盒。

    其他的也都放进带了棉套的膳盒。

    估摸还有两刻钟到正午的时候,就由李银带了两个小太监亲自送去。

    等到李银回来的时候,就带了两个荷包。

    一个是十三阿哥赏的,一个是十四阿哥赏的。

    里面都是两个小银锞子。

    这样的赏赐,不算薄了。

    舒舒就道:“你自己收着吧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往后的大管家,舒舒也没打算拿他当跑腿的用,可眼下实在是人手不足。

    舒舒就道:“回头伱问问崔总管,可有熟悉的徒弟徒孙举荐上来,过来就能上手使唤的,知根知底的,比外头选的强……前头书房要搁一个人,门房上也要放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省得再出现,昨天那种十四阿哥不经通传,也没人拦着,直接到了正房之事。

    “外务上也添个人,要机灵些的,寻常去御膳房提分例,去各处传话跑腿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九阿哥身边实在没有人。

    孙金又是知根知底,能力出众的,跟在九阿哥身边比留在二所更有用。

    至于问崔总管……

    那是因为崔总管现下处境尴尬。

    他是阿哥身边总管太监,本有管理监察阿哥所之责。

    可是先是刘嬷嬷,又是姚子孝,他一个失察是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舒舒觉得不必苛责。

    知人知面不知心。

    刘嬷嬷不用说,既是乳母又是保母,在九阿哥身边比崔总管资历还老。

    即便崔总管是皇上派来的,也要考虑小主子的喜好,对刘嬷嬷退一步。

    至于姚子孝这个,要不是他自己露了马脚,谁能想到一个十来岁净身入宫的小太监背后还有主子?

    舒舒嫁进来半年,崔总管对她这个女主人十分恭敬配合,使得小椿她们顺利接手二所庶务。….

    舒舒念他这份好,也乐意投桃报李。

    李银神色越发恭敬,应了一声,出去找崔总管说话去了。

    等到他出去,核桃道:“福晋,听说前些日子,桂圆开始跟着小椿姐姐学做账了……”  核桃、花生、榛子、桂圆,是舒舒嫁进来后,自己挑的四个宫女。

    其中核桃、花生大些,两人都是十六岁。

    榛子与桂圆小些,都是十三岁。

    榛子是出身宜妃名下内管领。

    桂圆则是眼睛滚圆,像小猫似的那个。

    两个小的年岁小,之前不是跟在齐嬷嬷身边,就是跟在小椿身边打下手,还没有分派正经差事。

    舒舒点头道:“若是能安安静静学进去,也是一门营生……”

    现下,舒舒身边的账都是小椿总管。

    可是总不能将小椿当成一个账房。

    小椿乐意教人,也是在培养下手。

    舒舒对此,乐见其成。

    她与小椿主仆感情深,可也没有要耽搁小椿青春的意思。

    小椿的本事,出去做个低品级的诰命夫人都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舒舒就打算在九阿哥往后的旗属人家里给小椿找女婿。

    核桃犹豫了一下,道:“福晋,那榛子呢?总不能老憨玩,要不要让她给小榆姐姐打个下手?”

    舒舒抬头看着她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主仆半年,核桃晓得舒舒的脾气,就也不饶圈子。

    “听着几个姐姐的话音,小松姐姐与小棠姐姐是要长长久久留在福晋身边,小榆姐姐从没有说过这样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舒舒点点头道:“我晓得此事,就算这拜师学艺要两厢情愿才好,我不好说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除了核桃,剩下三个,舒舒就对花生还熟些。

    是个很老实的人。

    跟在齐嬷嬷身边,待齐嬷嬷尽心尽力,没有什么上进心。

    她就道:“花生那丫头,你看她能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总不能两个小宫女都要用起来,还闲置个大宫女。

    核桃想了想,道:“花生不大善言辞,可性子沉稳,坐得住,针线上比不得小椿姐姐,也有几分水磨功夫,对宫里的规矩也熟,嘴巴也严,这半年来也跟着小椿姐姐识了不少字……回头福晋与爷开府出去,或许针线房、或是库房都可用,带小丫鬟规矩也行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的公正,舒舒也听了进去。

    舒舒没有非要手下分权的意思。

    总共就这几个人,再分成几伙,平衡不平衡的,不够烦心的。

    她就将话说在头里,道:“左右就这几个人,要是你们都立起来,才好呢……所以你帮我好好看着,她们三个能用不能用,能用则用,不能用也不必勉强,等咱们搬出去的时候,直接退回内务府就是了……”

    核桃神色紧了紧,恭敬的应了。

    舒舒道:“你几个姐姐以后什么打算,早就跟我提过的,还没有问过你,关于你的终身,你家里还有你自己心里怎么想的?”….

    要知道按照宫规,包衣女子小选入宫,要到二十五岁才能放出去。

    到时候想要合适的亲事,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也就是核桃运气好,到了阿哥所。

    等到舒舒与九阿哥出府,核桃就要清退宫册,转到她名下。

    自然也不用守着二十五岁归家的消息。

    核桃提及自己的终身,并不羞涩,大大方方道:“奴才是家里长女,现在家里没有跟叔叔婶子分家,可是下头的堂弟们也大了,奴才的兄弟也有成丁那天,总没有隔房的兄弟还一起过日子的道理,奴才当年是自己张罗小选的,想着攒些银钱,等奴才兄弟成丁,拿了银钱给他补个差事,日子也就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女的年例并不多,刚入宫一年只有五两银子,年份久了,这个银子就多了。

    可是架不住各种赏赐多。

    入宫当差十多年,正经能攒下不少。

    舒舒自己就是长女,很喜欢核桃这份担当。

    “你兄弟多大了?没读书么?”

    舒舒问道。

    她记得核桃的叔叔是笔帖式。

    内务府笔帖式是要考的,都是学问扎实的人。

    核桃叹气道:“跟十四爷同庚,十一了,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奴才阿玛影响,奴才那小兄弟读书不开窍,叔叔送他读了几年书,也就是勉强认识字……补个差事还凑合,要是像奴才叔叔那样自己考,却是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她有自己的规划。

    并没有提婚嫁之事。

    那就是她兄弟没有立起来前,她没有相关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你家能送你弟弟读书,日子也当不错,怎么还要入宫赚银子?”

    舒舒觉得这其中有些矛盾之处。

    核桃道:“是奴才自己的小心思,小选入宫当宫女,得了年俸赏钱都是奴才自己个儿的,攒上十来年能剩下不少,除了兄弟的差事,自己也攒份嫁妆;要是不小选,没两年也到了说亲出门子的时候,奴才家境寻常,日子过得紧巴巴的,就算说亲也是差不多的人家,到时候依旧是入宫执役,银子却要交给婆家……”

    也是现在的风气如此,在家做姑娘千般好,到了婆家都要从恭顺的小媳妇熬起来。

    舒舒也不点评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内务府包衣为身份骄傲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寻常旗人家,都是男人拿一份钱粮。

    内务府人家,包衣妇人也拿一份钱粮。

    就算是侍候人如何?

    当差办事,服侍的是宫里的主子。

    旁人想要入宫执役还轮不上。

    舒舒觉得这真是很有趣的一群人。

    真要说起来,包衣在旗人中的比例并不低。

    上三旗的内务府包衣,与下五旗的王府包衣加起来,占到京城旗人的六分之一。

    在《八旗疏例》与《大清律》上,只规定旗民之别。

    这个旗人,就是包括八旗军民与内务府包衣的。

    他们在政治上的权利与其他旗人一样。

    区别在仕途上。

    科举考试这样没有限定,八旗百姓也好,包衣百姓也好,都是一样凭成绩说话。

    就是旗缺这里不同。

    限定的比较明显。

    所以内务府出身的官员,要是能跨出内务府,那就没有品级太低的。

    大清官场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低品级的缺,限定的十分死,可能固定在某一旗某一参领下。

    越是高品级,反而范围就大了。

    舒舒就想到之前跟着阿哥们下旗的那些包衣。

    “他们从上三旗划到下五旗了,你听过什么埋怨没有?”

    核桃摇头道:“这个倒不曾听过,还听说有人羡慕呢……内务府缺多,架不住人口也多,而且现下谁家富裕了,当了大官,就提挈族人子弟,补更多的缺,一来二去的,富的越富,穷的越穷,不少人家就是卖个苦力,什么正经差事也轮不上……分到王府、贝勒府去,反而是一条出路,除了封爵,各位爷还分庄子、土地、铺子什么的,需要人去打理……”

    *

    一万一千七了,打滚求月票。

    下一章会在8月30号早8点更新,本书首发,欢迎大家来阅读

    (本章完)

.

...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73593599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