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世人皆苦(打滚求月票)

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世人皆苦(打滚求月票)


见舒舒不说话了,九阿哥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将外头那个传言当真了?什么皇家出情圣,都是假的……”九阿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道:“就是觉得奉太皇太后去五台山略有些奇怪,太皇太后当时都七十多了。”九阿哥想了想,道:“爷记得那几年汗阿玛奉太皇太后去了不少地方,还在古北口避暑大阅来着,未必就有其他缘故,那一年太皇太后七十二了,老太太信了一辈子的佛,许是就想要五台山祈福呢?”民间有句老话,七十三、八十四,阎王不叫自己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上了岁数的人来说,都比较忌讳这两个岁数,会提前做准备。舒舒道:“爷说的也有道理,外头的许是捕风捉影,真正的秘密,就没有能传出来的,大家能挂在嘴里说的,要么不是秘密,要么就是编的……”九阿哥点头道:“是啊,真要涉及皇家秘事,就算有人察觉到蛛丝马迹,也只会当自己是哑巴,巴不得什么都不知道,哪里敢跟旁人说呢……”舒舒身为董鄂家的女儿,早年也听觉罗氏跟伯夫人提及孝献皇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头说什么太皇太后不喜、世祖皇帝独宠之类,其实并不实。太皇太后不喜是真的,因为太皇太后允许蒙古后妃入宫,本意是想要跟太宗朝似的,继续满蒙联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当时八旗已经入关,八旗才是平定天下的主力。世祖皇帝当时想要压制蒙古后妃,想要以妻礼迎娶董鄂氏入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就有风声传出来,说还要册东西宫皇妃。董鄂氏只是西宫皇妃,还有一个东宫皇妃孔四贞,位次在董鄂氏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孔四贞,是定南王孔有德之女。在定南王殉国之后,孔四贞被太皇太后接进宫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不知道为什么,孔四贞没有成为东宫皇妃,而是成了太皇太后的养女,封为和硕格格,嫁给了她父亲的旧部,回到南边。

        三藩之乱时,她丈夫儿子都没了,她自己也被吴三桂软禁在桂林。等到平定三藩之乱后,她才回到京城养老,郡主宅邸就在西华门外的皇城官宅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也想起这位老郡主,道:“功勋之女,也是可怜,年将古稀,也没有儿孙后人,一个人孤零零住在皇城里,如今供给,都是内务府这里支用……”舒舒想到了后世某位阿姨的两本大作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本是弯月格格,一本是小麻雀格格。其中的女主设定,都有这位太皇太后义女的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的时候不觉得如何,现在晓得老郡主的生平,舒舒也想要

        “呸”一口了。家言,果然是最不可信的东西……*北四所,眼下安置的是十三阿哥夫妇。

        搬家虽不用主子亲力亲为,可是也耗费精力。十三福晋还是新妇,恨不得事必躬亲,也有些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十三阿哥回来的时候,十三福晋正侧卧着,闭目养精神。十三阿哥在炕边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三福晋有些察觉,睁开眼睛,见是他回来了,抿嘴一笑,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起大早乏了?那就补个觉,也没有旁人在,怎么自在怎么来……”十三阿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三福晋摇摇头道:“还好,已经过了困劲儿了。”今早跟过来的皇子是六家,大阿哥、三阿哥与四阿哥都住了南五所;七阿哥、十三阿哥与九阿哥在北六所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一个单蹦的十四阿哥,这回依旧在南五所。那边离读书的地方近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三福晋道:“咱们过来了,我什么时候去拜会两位嫂子?”三家都在这边的排院住着,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,她们是小的,自然要礼数周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三阿哥道:“不着急,下午打发人问问看看嫂子们明日有空没有,七嫂性子开朗,九嫂宽和体贴,两位嫂子都是极好打交道的。”十三福晋想着空着的三所与六所,道:“这皇子来海淀,这院子到底是怎么个分派法?六所是十爷的,那三所是十二爷他们的,还是八贝勒的?”十三阿哥摇头道:“没有规定哪个院子就给了哪家,不过这里离北花园近,五哥、五嫂肯定要住这边的,十嫂为了方便给太妃请安,也会住这边;九哥跟十哥孟不离焦的,也就是这边了;七嫂跟五嫂与九嫂关系都好,也乐意住这边……”这就固定了四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年十三阿哥没有在南五所住,而是选择带福晋过来,就是因为那边的嫂子都年长,这边的嫂子更好亲近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的话,按照年初的例,十三阿哥应该是住在南四所。十三福晋听了,迟疑道:“我瞧着圣驾挪到海淀,皇子们都跟着来了,怎么只有十二爷不动,这其中有什么缘故没有?”不是十三福晋无聊,非要操心旁人家的事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阿哥所时,她跟十二福晋打过几次交道了,两人年岁相仿,又是都留宫过,相处得也愉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今天搬海淀,只有她跟十三阿哥来了,乾西五所那边没有动静,总觉得很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三阿哥听了,道:“汗阿玛这几年常驻海淀,本也没有点过哪个儿子跟过来,哪个儿子不许跟过来,都是凭着大家自愿,可是十二哥出了上书房后,可以做主了,就一次也没有跟过来,九哥也劝过,十二哥说留在宫里去衙门方便……”皇父虽没说,可是也是盼着儿子们跟着住过来的,否则就不会修了南五所,又添了北六所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公主所也都修建好了。只是十二阿哥的不从众,不是一回两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三阿哥做弟弟的,也不好过去啰嗦,否则倒像是教哥哥做事似的。十三福晋道:“十二爷方便也就方便了,可是十二嫂怎么办?到时候旁人去给皇祖母请安的时候,她是来还是不来?若是来的话,要一个人从宫里赶过来,要是不来的话,也太显眼了些……”十三阿哥道:“这回太子妃没有来海淀,后续如何请安,还是看太子妃那边好了……”反正他们是排行靠后的,跟着前头的哥哥嫂子行事来,准错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三福晋点头道:“只能如此了……”*北二所,正房。七福晋陪了三格格一会儿,才打发保母抱了三格格去西厢安置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格格已经四岁,看着跟寻常孩子似的,就是格外安静些。只有身边人晓得,三格格反应有些迟缓,说话慢,反应也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孩子,就算长大嫁人了,怕是也无法叫人安心。七福晋脸上没了笑模样,嘴角也耷拉着,带了几分丧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奶嬷嬷见状劝道:“福晋还年轻……”七福晋苦笑道:“这府里越来越热闹了……”她去年忙着求子,还催着七阿哥去了一趟红螺寺,结果肚子还是没有动静,反而是后院两个格格都有了动静,其中那拉格格已经是第五胎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拉格格自己都吓到了,可怜巴巴的,旁人怀孕都胖了,那拉格格倒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五年生四胎,还没有调养好,这次又怀上,不怕才怪。另外一个格格也不安,府里谁都晓得嫡福晋在求子,结果她们抢在福晋前头,别说张狂了,到了七福晋跟前大气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    七福晋觉得没意思,年前就盼着搬出来了。眼下没有旁人,她才跟奶嬷嬷道:“要是我真的不能再生了,三格格可怎么办?我跟爷会走在她前头……”奶嬷嬷最是忠心,可是也晓得不能胡乱出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七福晋处境看似稳如磐石,可是没有儿子,这就说不好。男人即便尊重嫡妻,可是跟血脉相比呢?

        若是福晋没有阿哥,那为了抬举弘曙阿哥的身份,贝勒爷肯定要请封侧福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那个时候,处境为难的就是福晋。其实最好的法子,是效仿太子妃,教养后头的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以后找机会,将庶长子压下去,将教养的庶子抬起来,那贝勒府就是另一个格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那样的话,就是跟贝勒爷对着干了。自己福晋聪慧,哪里不晓得那是最好的方式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是顾着夫妻情分,不乐意那样做罢了。七福晋说完,带了几分沮丧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曙现下看着,是个老实孩子,可那是因为他是庶子,自己是嫡母。真要是弘曙以后成了府邸继承人呢……不看旁人,只看裕亲王府的格局,就晓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生母侧福晋在,嫡福晋就成了管家了。等到爵位更迭的时候,嫡福晋这个管家也就要挪开,往后日子是好是坏,全凭庶子良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七福晋这样想着,也感伤起来,道:“若是我真的没有嫡子,就让我走在爷前头吧……”说着,她眼泪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一了百了,也不用担忧三格格的以后,也不用想着自己的晚景凄凉。

        奶嬷嬷见状,忙道:“福晋才二十一,怎么就想这些,哪里就到了这个地步?如今都搬过来,有九福晋在呢,都统夫人生长子的时候,都要小三十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七福晋还是难受,想着日后凄凉的景象,爱热闹又好强的她就有些受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做了几年贝勒府的当家主母,她人前又好强伶俐,除了生三格格之后,她还没有这样软弱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真的嫉妒那拉格格了!女子都有嫉妒之心,她也不例外。她不嫉妒那拉格格别的,就嫉妒这那拉格格那易生养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拉格格这两年在吃药养身体,七阿哥去年过去的次数屈指可数,要水的时候更是只有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只有那么一次,那拉格格就又怀上了第五胎,如今四个月多月,已经胎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对福晋跟贵人恭敬孝顺,侍候爷尽心,对格格侍室们也宽和,对小阿哥、小格格也没有苛待过,为什么佛祖保佑了大家,却没有保佑我……呜呜……”七福晋越说越委屈,说到最后忍不住大哭。

        奶嬷嬷看着她这样子,眼泪也出来了,恨不得一起骂菩萨。都是皇子福晋,怎么旁人能从红螺寺求得皇孙,就自己福晋没有呢?

        七福晋哭着,脸色越来越白,

        “哇”的一声吐了出来。奶嬷嬷吓了一跳,忙道:“福晋,福晋您这是怎么了?”七福晋觉得身子发软,眼前也是一阵阵发黑。

        奶嬷嬷忙大喊道:“快来人啊,福晋病了……”在西次间整理屋子的丫头们听到动静,都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奶嬷嬷见七福晋状况不对,忍着慌乱,吩咐道:“打发人去请太医,再打发人往园子里传话找贝勒爷回来,去一个人到五所请九福晋……”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72895767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