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叔侄(打滚求月票)

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叔侄(打滚求月票)


明日要接人出来,下午舒舒就打发白果、小松进园子禀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回春墅中,宜妃听了,有几分意外道:“没想到这么快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还以为会暖和了再接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想到没几日十七阿哥就要开蒙,到时候不好耽搁,她也就晓得只能挑这几日。

        既是御前报备过的,宜妃就点头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次日一早,舒舒与九阿哥就一起进园子来接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宜妃早吩咐保母预备好了两位小阿哥备用的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带了舒舒进来请了安,略坐了坐就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片住的都是嫔御,就算是白日,九阿哥也不好久留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七阿哥与十八阿哥都是小短腿,就都有保母抱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八阿哥鲜少出来,就算入眼草木凋零,可还是觉得稀罕,眼睛有些不够使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七阿哥则是小大人似的,问起保母道:“给侄儿侄女们的表礼带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保母应着,道:“带了,娘娘都叫装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十七阿哥这才露出放心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八阿哥看着十七阿哥,脸上有些迷糊:“侄儿……侄女在哪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十七阿哥道:“九哥、九嫂家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九嫂……米花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十八阿哥听着耳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七阿哥点头道:“不单米花糖,娘娘这里的橘子软糖、玉米软糖也都是九嫂家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十八阿哥小胖脸上多了生动,转头望向舒舒:“九嫂、九嫂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舒舒近前两步,笑着应道:“哎,我就是九嫂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出了小东门,斜对过就是北六所,就直接步行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进了二所,夫妻两个就直接带两位小阿哥到正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计划去砸冰网鱼,也是中午暖和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午正冷,可以在屋子里玩。

        昨日买回来的金鱼,都在西次间,用的就是花鸟铺子的矮瓷缸,只是没有垫高底座,防备着孩子们看着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一尺半高,坐在凳子上看着也正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位小阿哥就直接被带到西次间,一进来,就被地上的几口青花瓷缸给吸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看清楚里头游来游去的金鱼,两人眼睛都移不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保母见状,忙给去了外头的大衣裳,露出里面的夹棉褂子,头上的风帽也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十八阿哥指着瓷缸对十七阿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金鱼,皇祖母那里也养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十七阿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底年岁大些,十七阿哥想起正事儿,仰头道:“九哥、九嫂,侄儿、侄女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道:“后罩房呢,这就叫人抱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舒舒道:“我去接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就由九阿哥先陪着两个小阿哥,舒舒往后院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丰生三个刚吃完鸡蛋羹,见了舒舒,都小鸡仔似地凑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额涅、额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嗓门的是尼固珠,笑得乖巧的是丰生,伸手拉着舒舒袖子的是阿克丹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孩子走路已经很稳了,不过也能看出来尼固珠走的最稳当、最快,丰生中不溜,阿克丹慢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挨个夸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伯夫人道:“接出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舒舒点头道:“嗯,在正房了,我过来带他们几个去见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就笑了,道:“都统府那边有小舅舅,这边有小叔叔,说起来十八阿哥比他们几个就大了八个月,说不定以后进上书房都是一拨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伯夫人也跟着笑了,道:“论起宗亲来,丰生他们三个不算辈分小的,侄儿、侄孙也不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说的主要是礼烈亲王子孙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比如讷尔苏,说起来是丰生他们的族侄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往远了说,有些红带子支系,一百多年来,比皇家多传了两三代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保母将三个孩子的外衣穿好,舒舒就带着到了正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七阿哥与十八阿哥已经不扒着金鱼缸看了,坐在炕上吃橘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几个小孩子被抱进来,十七阿哥晓得是侄儿、侄女到了,忙放下了手中橘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八阿哥则是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去年见过三个孩子一次,不过早忘干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丰生三个看到多了两个小孩儿在炕上坐着,也都好奇的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也记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五个孩子都放在炕上,十七阿哥立时挺起了小胸脯,道:“我是十七叔!”

        丰生与阿克丹都看着没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尼固珠直接起身过去,就在十七阿哥旁边坐了,拉着十七阿哥的手道:“十七叔,新年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虽跟两个哥哥一样都是短头发,可是身上是粉色小褂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七阿哥眉开眼笑,道:“侄女新年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还好这一回不用尼固珠念叨第二回,十七阿哥就吩咐保母将自己带给侄儿、侄女们的礼拿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兄妹三人,一人一份。

        丰生跟阿克丹的是一人一把银匕首,没有开刃的童刀,可以挂在腰带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尼固珠的是个俄罗斯的套娃,是红色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尼固珠立时就想要伸手,克制了一下,望向旁边的舒舒,等到她点头了,才一把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八阿哥见哥哥给三个小孩派东西,就跟着坐在阿克丹后头等着,自然是什么都没有,迷糊道:“我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十七阿哥笑着摸了摸他的头,道:“今天是给侄儿们带东西,回头哥哥给你补上,接下来该你给侄儿礼物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十八阿哥倒是听话的很,点了点头,看向保母打开的包裹。

        里面也是三份礼,丰生兄弟是一样的,都是银制九连环,尼固珠的是金香包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八阿哥听着十七阿哥的话,也将东西分给三个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尼固珠则是拉着十八阿哥的手,跟舒舒道:“额涅,不是叔叔,是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她指了指十八阿哥,又指了指阿克丹,道:“外头的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克丹与十八阿哥相貌相似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八阿哥比阿克丹胖一圈,可眉眼还在这里,尼固珠一下子就分辨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坐在炕边,耐心给她解释道:“你二哥像你玛嬷,你十八叔也像你玛嬷,他们就长得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尼固珠脸上都是混沌。

        玛嬷又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阿克丹在旁道:“就跟大哥跟七舅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去年的记忆不真切,几日前的记忆却是真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尼固珠记得郭罗玛法家有个七舅舅,也是小孩子,跟大哥长得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觉得好像有些懂了,又好像不大懂,道:“那谁跟我一样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望向舒舒跟九阿哥,眼巴巴地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伸手将她抱起来,道:“阿玛跟你一样啊,这不是正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尼固珠回头看着十八阿哥,道:“不好,我想要小孩儿跟我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被嫌弃了,轻哼道:“那等着吧,回头你汗玛法给你生个小姑姑、小叔叔的,说不得就有个像你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尼固珠“咯咯”笑了,满意道:“一人一个,额涅说了,这叫公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大的孩子,已经开始有了自我认知。

        喜欢说不,也喜欢圈起了自己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搬到海淀,几个孩子都在一个院子里住着,每天相处的时间也多了,舒舒担心孩子们有了争执摩擦,少不得絮絮叨叨的,一遍一遍地讲规矩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个人的玩具,也都分派的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尼固珠也有了基本的认知,不能抢哥哥们的东西,每个人的东西都是每个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能老让额涅抱,额涅是三个人的额涅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七阿哥在旁,听到九阿哥与尼固珠的对答,赞道:“侄女真聪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尼固珠听了,晓得是好话,“咯咯”笑得更欢实了,从九阿哥的怀里出溜下来,又凑到十七阿哥身边,搂着他道:“十七叔也最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十七阿哥被搂的有些不好意思了,红着小脸道:“不该你搂我,应该我搂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尼固珠摇头道:“你搂不住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十七阿哥不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是小孩子了,他今年都六岁了!

        过几日太妃随太后过来,他就要开始入上书房读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他挪阿哥所的日子往后延了一年,可是开蒙的日子没有延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七阿哥伸出胳膊,学着尼固珠的动作搂人,还真是没合上胳膊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七阿哥讪讪的,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八阿哥见状,很是贴心,道:“搂我能搂住,哥哥还抱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丰生在旁道:“妹妹能搂我,也能搂弟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小孩子叽叽喳喳,比了胳膊长短,又比高矮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七阿哥、尼固珠与丰生都是实诚孩子,十八阿哥与阿克丹却是踮脚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舒舒打算让三个孩子见了礼就抱回后院的,五个孩子看顾不过来,也容易怠慢客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眼见着五个孩子凑到一起,竟是玩到一起去了,就改了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挺好的,孩子陪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着十八阿哥与阿克丹的小动作,舒舒很是意外,跟九阿哥道:“十八阿哥看着懒懒的,阿克丹也是能不动就不动的样子,还以为两人性子都不要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看走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人才是有胜负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道:“阿克丹这性子好,不跟哥哥、妹妹争,在旁人跟前要强;十八阿哥这个,有点儿蔫淘啊,没有十七阿哥实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舒舒看着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克丹的性子有点儿随自己了,自己小时候就是差不多的脾气,在家里对弟弟们都宽和友爱,不与相争;到了外头,却是个有脾气的小格格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十八阿哥这脾气,跟五阿哥、九阿哥不相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是个比胞兄们聪明的小阿哥?!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72335236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