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为母之心(打滚求月票)

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为母之心(打滚求月票)


舒舒听了,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挪出内务府的话,就要部院行走了,到时候怎么避开“夺嫡”?

  可是内务府这里,几年下来梳理的差不多了,九阿哥在这里,确实也闲着,没有什么发挥的余地。

  舒舒心情很复杂,却不忍心见九阿哥沮丧,道:“怎么就是过河拆桥了?这不应该是晓得了爷的长处,打算委以重任么?”

  九阿哥皱眉道:“可是除了内务府,哪有什么重任不重任的?要么是给尚书、侍郎打下手,要么就是撞上什么差事领个临时差事,干好了没有赏,干不好了说不得还要记一笔,就跟大哥去年赈灾似的……”

  “理藩院?户部?前者对蒙古的,后者说不得要用到爷开源节流之才……”

  舒舒斟酌着说道。

  她有些后悔了。

  水泥的事情要是去年没提就好了。

  那样的话,九阿哥正好可以去工部。

  如今水泥的差事交给了十三阿哥,都试的差不多,九阿哥没了去工部的理由。

  九阿哥恹恹的,兴趣不大,道:“谁晓得呢,一个衙门一个衙门轮吧,早晚都要走一圈的……”

  舒舒鼓励道:“说不定比内务府差事还清闲呢,部院官员多,打下手的也多。”

  九阿哥道:“反正咱们自己做不了主,等着吩咐就是……”

  他嘴上说着不在意,心里还是有一丢丢的难受。

  次日,他就回城找十阿哥去了。

  十阿哥对前朝的消息知晓的更多些,道:“那多半是户部了,四哥在户部三年了,就算不挪地方,也得安排人分权了……”

  九阿哥道:“那不是安排了十三阿哥过去么?好好的,换人做什么?”

  十阿哥斟酌着说道:“此一时彼一时,许是汗阿玛有其他安排。”

  九阿哥道:“那汗阿玛什么意思?外头对十三阿哥只有夸的,没听说有什么疏漏,怎么就要换了爷去?”

  十阿哥道:“谁晓得了,许是就想着十三阿哥年岁小,让他多转几个衙门。”

  能当说了算的,谁乐意去给人打下手?

  还有四阿哥的性子,最是吹毛求疵。

  九阿哥对户部差事完全没有兴趣,呲牙道:“有没有可能安排四哥也跟着走呢?永定河治完了,这两年朝廷也没有什么大的开支,不用人盯着了……”

  十阿哥道:“等过了元宵节就有准信了。”

  九阿哥想开了,道:“随意吧,我就盼着轮到理藩院跟宗人府!”

  不管如何,跟十阿哥念叨一回,九阿哥心里算是踏实了。

  皇子们这么多,差事却是有数的。

  想要争功不容易,想要躲懒还不容易么?

  就是内务府的油水没有了了。

  三节两寿一年下来,除了孝敬宫里的,中间也能剩下万八千两银子,顶个和硕亲王的爵俸。

  不过要说好处,往后也少了避讳,再有发财的点子,就可以直接放在皇子府名下了。

  各有利弊。

  中午的时候,他就直接在十皇子府用了饭,问好了十阿哥十四搬家,就回海淀去了。

  等到晚上的时候,九阿哥开始算账了,跟舒舒道:“官烧锅是爷提出来的,就是因为去年水涝的缘故,没有开始,那这功劳还算爷的么?”

  舒舒道:“怎么不算?爷做的计划,更不要说原料玉米跟土豆这两样也是爷最早推广的,还有羊毛呢,如今各台站运羊毛回来已经成惯例……”

  再加上牛痘,初封贝勒爵稳稳地,还有富余。

  等到皇子们二次封爵的时候,九阿哥有希望郡王。

  如此,就很好了。

  听舒舒这么一说,九阿哥果然满足,“嘿嘿”笑道:“那就好,爷要的,就是别被前头的哥哥们拉下,你也好,丰生他们也好,往后在人前的体面也不能比旁人差了……”

  九阿哥的情绪来的快,没的也快。

  虽说他晓得自己可能要离开内务府了,不过还是很认真地在西花园里勘测了一块空地,就在荷池四所正西边。

  仿着荷池四所的例,也是规划出五个二层小楼。

  只是楼梯不在堂屋,而是直接设置在东西屋。

  如此一来,一个小楼住两个人,也能彼此有独立空间。

  这样一来,等到上书房读书的小阿哥多了,也不用担心没有地方安置。

  舒舒这里,收到张氏的帖子。

  张氏那边将请客的时间定在正月十四下午。

  等过了元宵节,虽然衙门还没有开印,可是就算是出了年了,不比过年时闲暇。

  搁在元宵节前,显得更热闹些。

  舒舒这里,也来了个客。

  五福晋来了。

  她是来问给宜妃请安之事的。

  舒舒奉了茶,就如实转告了宜妃的话。

  正月不用过去请安,二月里请安就好。

  五福晋点头道:“十八弟元宵节后种痘,娘娘应是放心不下……”

  舒舒没有接话。

  许是有这个的缘故,不过身为祖母,怕孩子着凉,不想孙子们折腾的心情应该也是真的。

  就算大头是担心十八阿哥,也是情有可原,儿子跟孙子比起来,自然是儿子更亲。

  五福晋见舒舒没有接话,有些意外,看了她一眼。

  舒舒剥着松子,只当没看见五福晋的异样。

  五福晋犹豫了一下,道:“丰生三岁了……下头皇孙入上书房,都是五岁……”

  舒舒道:“应该是赶上那一拨了,没赶上迟些送也没什么吧?”

  弘昱那一拨,是跟十六阿哥一年入学的。

  上书房,还是皇子为主,皇孙入学,是格外的恩典。

  五福晋眉间带了忧色。

  成亲的皇子十来家了,各府皇孙会越来越多。

  不是人人都有资格入上书房读书。

  上书房在乾清门里头,真要闹闹哄哄的,也不成样子。

  五贝勒府这里是弘昇入上书房,那后年她的二阿哥还能顺利入学么?

  偏偏这个不能在五阿哥跟前提,否则倒好像她不慈,容不下弘昇进宫读书似的。

  舒舒心里叹息。

  这就是关心则乱了。

  当年五贝勒府与七贝勒府的庶长子入宫读书,是情况特殊。

  这是恩典,是御前给五阿哥与七阿哥的体面。

  并不涉及到爵位传承。

  只要有了嫡阿哥,庶长子还是要退一射之地。

  所以五福晋压根就不用担心这个。

  这也是舒舒之前担心阿克丹,后来不担心的原因。

  五阿哥府有了嫡出阿哥,那就要送两位阿哥去上书房。

  如此,没有送庶长子过去的府里,就有资格送嫡次子入宫。

  一府两个皇孙,才算公平。

  舒舒想着五福晋这几年的不容易,道:“嫂子就放心吧,除非皇上嫌闹了,停了皇孙入宫读书,否则不会落下侄儿的,那是五哥跟您的长子,太后也看重……”

  五福晋轻笑着点头。

  不过她心里晓得,太后给了恩典是恩典,却没有外人猜测的那样看重她的二阿哥。

  等到送了五福晋离开,舒舒的脸色就淡下来。

  在太后跟宜妃跟前,她乐意避让五福晋,不代表她会乐意让孩子们也避让五福晋的孩子。

  妯娌两个,只能客客气气的,注定无法亲密无间。

  人都有私心,不涉及利益的时候,自然你好我好;涉及到利益,其实彼此都心里有数。

  要是表现得不知道,也是装糊涂罢了。

  不过舒舒也没有放在心上,本就是亲戚罢了。

  她没有在九阿哥跟前提过这些。

  九阿哥七情上面的,到五阿哥跟前掰扯一二,影响五阿哥夫妇感情不说,还显得自己搬弄口舌是非。

  五福晋回到头所,面上多了苦笑。

  她也晓得自己不占理。

  她问的是给宜妃请安,可是问的也不单单是给宜妃请安。

  自己的儿子是太后的重孙,舒舒的儿子也是太后的重孙,没有道理非要太后只看重自己的儿子。

  自家儿子不占长,也没有祥瑞之名,现下瞧着也只是寻常孩子的资质,往后在皇孙中泯然众人。

  她是有了私心,习惯了舒舒的退让。

  原本以为,舒舒事事如意,性子豁达,还会跟之前似的宽和。

  可是舒舒的态度鲜明,没有让着她的意思,那清棱棱的眼神,仿佛看破她的小心思……

  *

  五所,后罩房。

  舒舒过来带孩子们放风,可着尼固珠抱了半天。

  要知道,她最爱将公平挂在嘴上,平日在孩子们面前,也是雨露均沾的意思,今日很是不同。

  尼固珠欢喜的不行,搂着舒舒的脖子道:“额涅第一好,第一好……”

  这是新学了词儿,就整日里挂在嘴上。

  舒舒听着软软乎乎的,道:“尼固珠也第一好……”

  “咯咯咯咯……”

  尼固珠笑得小身子乱颤。

  丰生牵着伯夫人的手,道:“妹妹早上说郭罗玛嬷第一好……”

  阿克丹则是不干了,过来拉着舒舒袖口,道:“阿克丹第一好!”

  伯夫人白了舒舒一眼,道:“好好的,招孩子们做什么?”

  舒舒看了丰生跟阿克丹一眼,道:“就是觉得养儿子没用,都是给丈母娘养的,往后娶妻生子,这媳妇的枕边风一吹,就像两家人了;还是闺女好,小棉袄……”

  “尽说胡话……”

  伯夫人嗔怪道。

  阿克丹已经急了,道:“不是两家人,一家人,一家人……”

  舒舒放下尼固珠,换了阿克丹。

  “蹬蹬蹬蹬”的,尼固珠跑到伯夫人跟前,挤在伯夫人怀里,道:“不是棉袄,是皮袄……”

  伯夫人摸索着尼固珠的后背,道:“你是小皮袄,暖和着呢……”

  丰生看着舒舒抱着阿克丹,也不着急,因为他晓得会轮到自己的。

  倒是阿克丹,听妹妹嘴里棉袄、皮袄的,跟舒舒道:“额涅,我是罩,最暖和……”

  这说的是端罩。

  舒舒笑道:“好,都是给额涅挡风遮雨的……”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71975703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