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孝敬

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孝敬


等到回了住处,九阿哥简单梳洗,就也准备用膳了。

  等到午膳上来,九阿哥就察觉到不对劲。

  这食材是不是太好了?

  山珍还罢了,山西正挨着太行山,就此取材也方便,可是这海味呢?

  棋子大的瑶柱!

  金丝燕窝!

  还有巴掌长的海参!

  不仅食材好,这厨艺也精湛,放在京城都是有资格上御膳房当差的烹饪水平。

  九阿哥望向孙金道:“出去打听打听,这食材是行宫的,还是噶巡抚自带的,总共预备了多少席?分了几等……”

  孙金应声出去了。

  九阿哥跟何玉柱道:“瞧瞧,怪不得旗人都爱补地方的差事……”

  不用专门刮地皮,只正常的孝敬,一年下来,几万两银子都是少的。

  何玉柱道:“怪不得都说山西人富,福晋最爱吃瑶柱了,可京城都不好买这样大的瑶柱。”

  九阿哥点头道:“是啊,皇子府总共也没多少,都是季二孝敬的,结果到了这深山老林的,倒是寻常了。”

  九阿哥嘴里说着,心里不大放心。

  他虽叫人去打听,可是心里晓得,行宫自带的不大可能。

  没有这样的配置。

  他也是跟着圣驾出巡过的,晓得路上的供给多是乾清宫膳房自备,行宫这里预备的多是从人的伙食。

  这噶礼会不会刮地皮刮的太厉害?

  不会影响到董鄂家的名声吧?

  随即想到董鄂家各房都要出五服了,就算有些影响,也影响不大。

  九阿哥放下心来,就吃了两块瑶柱,泡发的好,没有丝毫腥气。

  至于海参……

  他就赐给了何玉柱。

  何玉柱端着一盘海参,一言难尽。

  这个……

  给他吃,是不是浪费了?

  九阿哥瞥了他一眼,道:“怎么,不爱吃?”

  何玉柱忙躬身道:“爱吃,就是想着等孙金回来分了吃……”

  九阿哥轻哼了一声,就不理他,喝了一碗飞龙汤,就撂下了筷子。

  剩下一桌子的山珍海味,也没有浪费,他直接赏了下头的人。

  这回随着他出京的,除了孙金、何玉柱,还有额尔赫、春林跟曹顺。

  少一时,孙金回来,道:“回九爷的话,食材是噶巡抚带的,总共预备了四席,分了两等,爷跟四爷、十三爷一等……”

  九阿哥听了挑眉。

  尊卑有别,御前的席面不是噶礼想要孝敬就能直接孝敬的。

  噶礼能插手的,只有太子与诸皇子的席面。

  九阿哥轻笑了一声,看来这噶礼对太子还挺上心。

  这应该是打听过太子喜好。

  只有太子,才习惯这样的伙食。

  剩下九阿哥也好,还是有四阿哥、十三阿哥也好,都没有明显的喜好。

  他撇撇嘴,想要打听打听行宫总管是哪个奴才,怎么这么听外人的吩咐,可想了想熄了这个念头。

  真要将此事挑出来说,倒像是不满旁人巴结太子似的,何苦来哉。

  这样的席面,确实惹眼,不仅九阿哥叫人打听了,四阿哥与十三阿哥也叫人打听了。

  知晓是噶礼的安排后,四阿哥的脸色有些不好看。

  噶礼此举为僭越。

  这是行宫,圣驾驻跸之处,哪里是地方官员能插手的?

  真要追究的话,就是罪过。

  十三阿哥也很意外,随即想到噶礼的身份。

  不管“奶兄弟”的成色真真假假,噶礼还是比寻常官员多了几分底气,要不然也不会这样安排。

  只有太子,之前在御前留膳,也是素斋,就没怎么动筷子。

  等回到住处,看到合口味儿的席面,太子多用了半碗饭。

  他虽没有特意打听,不过也有人将消息透过来。

  太子没有说什么,只是笑纳了噶礼的好意。

  二品巡抚……

  太子心里有些不足。

  可惜噶礼资历太浅了,还不能回京。

  二品巡抚在地方是大员,可是鞭长莫及,在京城也使唤不到,不若九卿或八旗都统好用。

  董鄂家的格格要是有身孕就好了。

  东宫缺一个出身体面的皇孙。

  太子看着席面上的海参,想着去年一年大半年的功夫没有闲着,后院的格格与妾室也都轮着点了,可是却丝毫没有动静。

  三格格六岁了,自从三格格落地,毓庆宫就再也没有婴啼。

  太子面上紧绷起来。

  从三十年阿克墩落地,到三十六年三格格出生,七年的时间,毓庆宫添了三位皇孙、三位皇孙女,差不多一年一个。

  那以后六年,只有太子妃三十七年小产过一次,毓庆宫就再也没有女眷遇喜。

  五年了……这明显不对头……

  太子想到了大前年的蔷薇花精油,心里发沉……

  *

  行宫里的消息瞒不过御前,到了下午的时候,康熙就晓得噶礼孝敬太子与皇子席面之事,连带着菜单都到了御前。

  康熙脸上看不出喜怒。

  噶礼将“孝敬”摆在明面,并没有私下里去给太子或皇子请安,也算是晓得规矩。

  只是这食材不是山西特产,有好几样都是太子喜欢吃的,也是用了心思。

  这个噶礼,还学会虚应行事。

  太子没有传噶礼,可是也领了噶礼的好。

  梁九功在旁,想到了方才在行宫外头噶礼给的“门敬”。

  轻飘飘一个荷包,却是京城可兑的五百两庄票。

  这地方大员,到底不一样。

  康熙望向梁九功道:“方才太子没怎么动筷子,吩咐行宫膳房,做两盘素馅饽饽给太子送去。”

  梁九功应声去吩咐了,心里却晓得,这不是赏。

  这山里的行宫,山珍海味不缺,可想要好的素馅还真不容易。

  不是萝卜白菜,就是各色干菜,都是太子平日一口不吃的东西。

  皇上还专门赏,这是对太子体贴,还是不满?

  御前吩咐,膳房那边哪里敢耽搁?

  半个时辰后,一盘香油鸡蛋蕨菜馅的饺子、一盘香菇粉丝豆干馅的饺子,就送到了太子住处。

  看着这小儿拳头大的饺子,太子愣了一下,而后才对着圣驾所在方向谢了赏,拿筷子吃了起来。

  每盘十五只饺子。

  御前吩咐赏太子的,膳房自然是用尽了心思调味道。

  只是味道再好,不是太子喜欢的,又是在太子饱食后,这吃的也艰难。

  若是以往,太子肯定每盘吃两枚就撂下筷子。

  眼下,太子却是一口一口,将两盘饺子都吃尽了……

  *

  等到消息传回御前,康熙晓得太子将三十只饺子都吃了,不由怔然。

  他不由蹙眉,吩咐梁九功道:“去给太子送一碗山楂水消消食儿……”

  梁九功应了,又往太子处送山楂水……

  *

  等到九阿哥歇了一个下午觉起来,就听孙金小声禀告了御前连着赏赐太子两回的消息。

  这个倒不是故意打听的,而是都在行宫里住着,御前的消息往外传的也快。

  九阿哥听了,心里酸溜溜的,道:“瞧瞧,这才是心肝大宝贝呢,都要三十的人了,还将三岁娃娃似的,怕吃不好,又怕吃撑了……”

  儿子与儿子还真是不能比。

  这一比,就想要忤逆不孝了。

  等到出来,跟四阿哥与十三阿哥碰上,九阿哥看着他们两个道:“你说你们,一个也是得了汗阿玛教养过的大阿哥,一个是受宠了几年的幼子,怎么就一份赏赐都没混上?”

  四阿哥见他浑身冒酸气,怕他在御前露出来,道:“浑说什么?是汗阿玛慈爱,晓得太子中午胃口不佳才赏了饽饽。”

  九阿哥轻哼道:“我还胃口不佳呢,就喝了半碗汤,现下肚子咕咕叫……”

  十三阿哥则小声道:“九哥,那是太子……”

  所以素来优容,当习惯才是。

  九阿哥还是有些小不忿,道:“再是太子,也是儿子啊,都是儿子,就算有所偏爱,那赏太子爷两盘饽饽,赏咱们一盘不行么?问也不问一句……”

  “慎言!”

  四阿哥低声呵斥着。

  九阿哥翻了个白眼,却也听话不再抱怨了。

  抱怨也没用。

  他本不该指望的……

  幸好他对御前的孝心也不是实打实的,要不还真是不平……

  *

  行宫外,馆驿。

  噶礼正在见人,见的是他的内侄明升,也是太子身边近卫。

  “挨着规矩,不好给太子请安,可总要让太子晓得我的关切……”

  噶礼说着,将手边的锦盒推了推。

  明升躬身道:“太子也念着姑父呢,今天中午的席面用的也可口,多了半碗饭。”

  噶礼“哈哈”笑道:“既到了山西地界,总要让太子爷吃好吃饱了。”

  明升看着那锦盒道:“这几年京城的变故多,之前外头的孝敬,多是赫舍里家那边帮着张罗,这两年确实有不方便之处。”

  噶礼沉吟着,道:“听说裕亲王身子渐好了,年后也开始当差,那你大姑父那边,可有什么动静没有?”

  噶礼问的是他的连襟,也是已革一等公常泰,即太子的亲大舅。

  明升摇头道:“没没有动静,大姑父那边,也往毓庆宫送了消息。”

  噶礼有些失望,却也晓得好饭不怕晚,还需要有耐心。

  皇上登基四十一年了,眼见就是知天命之年。

  他想要从龙之功,可是也晓得自己要依靠的是御前。

  只看佟家、赫舍里家跟钮祜禄家十几年的富贵,他就晓得皇亲国戚的分量不是臣子能比的。

  他要的,不是十年、八年的富贵。

  真要是大二房成了后族,那董鄂公府也好,伯府也好,算什么?

  到了那个时候,族长自然要转到大二房……

  *

  昨天去医院复查,还是要手术,做了一下午的手术前检查,下周二继续入院,今天就郁闷了一天。

  大家一定一定要保住身体,千万别跟小九似的,一查一身毛病。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71370862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