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其中三味

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其中三味


丰生跟阿克丹听着九阿哥的话,自然是完全听不懂。

  丰生盯着九阿哥好一会儿,回头找舒舒,道:“阿玛黑,膏膏呢?”

  舒舒笑道:“一会儿给你阿玛擦。”

  九阿哥听了,忍不住跟舒舒抱怨道:“十三开窍了,开始臭美了,将面霜磨去了两瓶,给了他不好不给四哥,爷就不够用了……”

  舒舒道:“山里风冷干燥,养几日就好了。”

  年前外头的铺子年账出来,小小胭脂铺,一年的利润几乎要跟生意最好的银楼齐平。

  这做的虽是女眷生意,可是卖的最好的,就用男用的人参洗面皂跟人参面霜。

  八旗闲人多,没有正事儿干了,拾掇拾掇自己,也是正经事儿。

  舒舒觉得,往后可以专心留意一下这种提供生活质量的生意了。

  夫妻两人陪儿子待了一会儿,就准备回去了。

  舒舒带九阿哥去了西次间,揭开了儿子们认人的原由。

  西次间的窗户上,挂着一幅水粉画,一尺见方,上面就是个九阿哥的大头像。

  不说十分像,也有八成五像。

  九阿哥瞪大了眼睛,道:“西洋画?”

  舒舒摇头道:“也不算,外头寺里还有工匠也用水粉作画的。”

  九阿哥上了炕,小心将夹着的画拿下来,眼里都是笑,道:“怪不得丰生他们还记得爷,都将爷的神韵都画出来了……”

  说到这里,他看着舒舒,道:“外头说这个八旗才女,那个八旗才女的,都是扯淡,真佛在这里呢……”

  舒舒摆手道:“当年教我的字画先生说了,我的画多了匠气,缺少灵秀,不算什么。”

  不过就是多了上辈子的一些技巧,看着比传统画法更写真罢了。

  九阿哥轻哼道:“那是先生不对,要是请个西洋先生,指定夸你,不说别的,只说画小像,爷就不信有比你画的更好的!”

  舒舒忙道:“爷可别在外头提这个,别再给我揽了差事……”

  现在家里有高寿老人的,感觉到快不行了,就有留照影的。

  八旗亲戚又多,舒舒可不想用这个扬名。

  九阿哥听了,想起了去年舒舒做的几次“全福人”,红喜事还罢了,不乐意出面还能推了,真要赶上孝子开口的,还真不好拒绝。

  他就道:“那就不说,咱们自己晓得就行了,到时候你多画爷,爷也跟你学学,学好了画你……”

  到了午饭的时间,夫妻两个拿着水粉画回了正房……

  *

  四贝勒府,正房。

  四阿哥跟四福晋也用了午饭。

  膳桌撤了下去。

  四福晋倒了茶水给四阿哥,四阿哥接过来漱了口。

  夫妻两个午饭前已经说了家里的事儿,现下四阿哥就问起隔壁之事,道:“八阿哥是偶感风寒,还是什么病?”

  四福晋道:“对外说的是偶感风寒,不过从月初开始就有太医出入,到了前几日太医才不见天过来……富察氏拿了八贝勒的帖子请太医时,正好跟宫里赏人凑到一天,外头就说了不少难听的,是正赶巧了,前脚请的太医,次日一早包衣秀女从宫里出来,其实是差着时间……”

  她性子厚道,不是爱看旁人热闹的性子。

  她觉得这几年八阿哥虽有行事不当不处,可是也确实差了几分运气。

  就比如这请太医的寸劲儿。

  四贝勒府挨着住着,晓得太医是早请的,外头人见太医见天来,就编排出来说“激怒攻心”什么的。

  四福晋想着市井流言,道:“包衣都管了一回,不许谤言,不许口舌生事,八旗就不管管?”

  能编排八阿哥,也能编排其他皇子。

  早先在宫里住的时候还好些,等到皇子开府出来,各家的新闻都没少过。

  四阿哥皱眉道:“律法早定了,可是八旗勋贵特权多,除去大罪不宽恕,小罪都是准赎买、免流放,胆子也就都惯大了……”

  说完话,四阿哥看了眼座钟,已经是未初了。

  亲兄弟病了,他不像九阿哥想的那样怕过了病气什么的,而是想着没有下午探病的规矩。

  随即,他不由怔住。

  规矩……

  曾经相伴长大,亲密无间的兄弟,如今往来也只剩下规矩了么?

  四阿哥说不出什么滋味儿,叫了苏培盛道:“将爷带回来的党参装二斤、油小米装一口袋,给八阿哥送去,瞧瞧八阿哥气色如何,若是气色还好,就说爷明早过去看他;若是气色差,就说爷忙过这几日再过去。”

  省得探病时,还要折腾人。

  苏培盛应声下去。

  四福晋道:“显亲王这几日也传出不舒坦的消息,好像不大好……”

  四阿哥下旗,下到镶白旗,旗主就是显亲王。

  现在的显亲王丹臻,是王府第三代王,肃武亲王豪格之孙,是皇子们同曾祖父的从堂兄弟。

  开府之后,两家的人情往来也比较亲密些。

  丹臻先天不足,继承王爵三十多年,中间几次战事,都没有像其他王公那样军前效力。

  整个显亲王一脉,也比较沉寂。

  四阿哥听了,不由沉思。

  显亲王府,也连续两代都是娃娃王爷,两位先王都是短折而死。

  丹臻今年也不到四十,王府眼下立下的阿哥,最年长的都没有成丁。

  难道第四代王,也是娃娃王爷?

  那样的话,镶白旗的旗权,就在他、五阿哥与七阿哥手中。

  不用朝廷动手,只这几个老牌子王府的爵位频繁传递,就给了入旗的皇子们插手旗权的机会……

  *

  乾西头所,正房。

  膳桌上的饭菜已经凉透了。

  十三阿哥看了十三福晋一眼。

  十三福晋依旧笑着,只是多了几分苦涩。

  十三阿哥自己都吃不进去,也就不劝十三福晋。

  他举起筷子,将几盘菜搅动了两下,然后叫打发喊人撤了膳桌。

  屋子里都是饭菜的味道。

  十三阿哥支了窗户,屋子里的浊气渐渐散去。

  十三福晋看着十三阿哥道:“明儿二十九,后个初一,都是宜添人口的好日子……”

  十三阿哥伸出胳膊,握住了十三福晋的手。

  那是汗阿玛指的人,还不是寻常人家出身,十三阿哥自然不能将人丢在一旁。

  他打小就是皇子,也不会想着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,可是眼下并无得美之喜,只有无奈。

  他也盼着嫡子的!

  长子庶出,乱家之源!

  有哥哥们的例子在前头,他怎么会让自己掉坑?

  眼下似乎没有选择的余地。

  十三阿哥看了眼十三福晋的肚子,道:“不着急,那就后天吧……”

  十三福晋的笑容越发苦涩,低声道:“我身上不方便,叫石格格服侍爷吧?”

  十三阿哥摇头道:“不用,爷也乏了,今晚咱们好好说话……”

  十三福晋看着十三阿哥,红了眼圈。

  等到夜半无人,夫妻两个私语时,十三福晋才带了几分不安,小声道:“爷,我嫁入宫里这些日子,可是有行事不当之处?”

  同样两位皇家新妇,十二福晋就不用面对这样尴尬处境。

  外头是有人说这是十三阿哥受宠的缘故,可宫里的闲话,更多的归咎在十三福晋身上。

  有说她善嫉,给格格安排侍寝少的;有说她勾着十三阿哥,耽搁十三阿哥正经办差,引起皇上不满的。

  十三福晋觉得冤枉!

  她是小年之前嫁进来的,十三阿哥是正月底随扈出京的,夫妻两个相处的日子总共就一个月零几天。

  其中基本都在年假中,哪里有什么正经差事?

  十三福晋性子朗阔,最不喜欢小媳妇黏糊糊的做派,本以为自己高嫁皇家,也能恪守本心,荣辱不惊,可年岁在这里,又是宫墙隔着,见不着家人,郁闷了大半月,也失去了入宫时的自信。

  十三阿哥揽了妻子在怀中,道:“你很好,也没有不当之处,别想太多,这是汗阿玛的恩典,给爷的恩典……”

  后头的话,十三阿哥没有说出来。

  恩典下来,皇父看的就是诸子的反应了。

  自己名义上是受宠的小儿子,却晓得自己的分量,没有资格仗着宠爱随心所欲。

  对皇父阳奉阴违的人,都失了在御前应对的资格。

  十三福晋的眼泪簌簌落下。

  雷霆雨露,俱是皇恩。

  就算他们是皇子与皇子福晋,也没有选择的余地……

  *

  住进医院了,明早手术,手术后要休养一两周,所以还要单更些日子,大大们引以为戒,好好爱护身体。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70218260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