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小差事

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小差事


果不其然,康熙传召两个皇子过来,提及的就是北方诸省粮仓之事。

  “之前命各地督抚核查上报,为防州府瞒报,户部也要安排人手下去巡看,防止有害民之举,已备不足……”

  康熙看着两个儿子道。

  九阿哥初来乍到,并不多话,只看向四阿哥,心里有些不解。

  不是说皇子在部院只是行走么?

  这种安排司官去地方的差事,不是由尚书安排决定么?

  四阿哥却毫无异意的样子,问道:“汗阿玛,除了山东、山西、河南、跟安徽之外,可还要安排人手查其他省的官仓?”

  康熙沉吟了一下,道:“不必,先以这几处为主……”

  这几处是今年旱情波及的地方,要是全国核查,动静就大了。

  九阿哥面上带出好奇来。

  康熙望向九阿哥。

  九阿哥没忍住,道:“汗阿玛,怎么不查直隶啊?”

  京畿因永定河的缘故,常有水患之事,可是除了京畿,直隶其他地方也是“十年九旱”。

  康熙脸上多了耐心,道:“直隶巡抚李光地居官优善,为人清廉,操守朕信得过……”

  九阿哥点头,脑子里立时想起了噶礼。

  那位可不像清廉的,不知道这回查山西官仓能查出什么。

  看来噶礼的贪墨,御前也有数,否则也不会从才山西回来,就想着查山西的官仓。

  接下来,康熙又望向四阿哥道:“素来番僧来朝银两,都是地方官捐助,为地方之累,此后,户部可动支正项钱粮,不必捐助。”

  四阿哥应下。

  九阿哥旁观者清,有些明白过来,为什么去年选了个老头子替马齐为户部尚书。

  这是让那位尚书挂个名,实际上将四阿哥当成户部尚书了。

  自家这四哥没有管部阿哥之名,却是管部阿哥之实。

  不过也就是四阿哥了,换个人也不会乐意负责这么琐碎的差事。

  等到从清溪书屋出来,九阿哥才忍不住嘀咕道:“汗阿玛吩咐您的差事,还叫我凑数做什么?往返折腾一回……”

  四阿哥看着他道:“回头你将番僧来朝的卷宗好好看看,将每年所需的银子多少也算下来,回头加到户部正项支出中。”

  九阿哥倒没有挑剔差事小,只是道:“是不是太抬举了?还要朝廷拿银子……佛道两教,怎么没有这个开支?”

  四阿哥道:“番教不同,草原各部都信番教,有利于朝廷教化。”

  九阿哥跟着北巡过的,晓得蒙古番僧多,道:“是啊,都不用‘减丁’了,牧民为了不分薄家底,直接就送次子、三子出家了,这政策确实好……”

  等到兄弟两个回到户部,已经是中午了。

  皇子府的食盒已经送来了。

  虽说户部衙门也有官饭,可是舒舒也叫人预备了食盒来。

  九阿哥不需要礼贤下士,本身就是皇子金贵,在内务府时也不吃内务府的官饭。

  四阿哥见状,眼神顿了顿,倒是没有说什么。

  食盒还热着,饭菜都没凉。

  九阿哥就招呼四阿哥一起吃了。

  并不是什么奢靡的东西,荤菜是一道盐焗鸡腿与一道辣炒鸡杂,素菜是什锦白菜卷跟山药炒木耳,主食是小米发糕跟粗麦馒头,还有一道紫菜鸡蛋汤。

  四阿哥在皇子府留过饭的,不过多是客饭,不少菜比外头精致。

  没想到日常膳房,这样简朴。

  等到吃了饭,四阿哥就对九阿哥道:“你身份在这里,不必如此简素……”

  “哈?”

  九阿哥有些意外,看着饭菜,道:“这不是有荤有素,有干有稀么?”

  四阿哥指了指那两盘粗粮主食。

  九阿哥道:“这是我福晋专门吩咐的,家里就这样吃,这不是我大舅这两年胖了么,桂丹也胖起来了,还有五哥也胖,我福晋就怕我跟他们似的容易胖,防着‘病从口入’,吃出‘消渴病’,饮食上就格外留心。”

  四阿哥听了,摇头道:“胡闹,消渴病是阴精亏损、燥热过度,患病之人只有瘦的,哪里会胖?”

  九阿哥得意道:“您这就是一知半解了,我福晋考证过的,我也问了乐凤鸣了,消渴病是先胖后瘦,是富贵病,只有食不厌精的有钱人才得,穷人就没得这个的,说是吃出来的,完全没错……”

  他这一说,有模有样,四阿哥不与他争辩了,只道:“反正要问过了正经太医,别胡乱看医书就调补。”

  九阿哥点头道:“您放心吧,弟弟惜命着呢,奔着七老八十去活……”

  他这样说着,四阿哥反而不放心他身体了,道:“查卷宗之事,不可操之过急,别伤了眼睛,查最近十年的文档,叫两个笔帖式整理,不必事事躬亲……”

  九阿哥心里透着乐。

  他也是这样想的。

  这种日常小差事,对他来说,也没有什么好处,那么精心做什么?

  有笔帖式自然是笔帖式干了……

  九阿哥户部的差事,就从这件小差事做起。

  不过他也晓得,偷懒要有技巧。

  不能第一印象就懒散,那样往后再勤奋,旁人看着也像是懒的。

  这头一回差事还不能拖。

  九阿哥带了两个笔帖式,三日的功夫就将十来年的开支都抄录清楚。

  而后按照来朝番僧的身份等级不同,列了三等,将三等开支都算了个平均数,而后总计一下,就写了题本。

  这个九阿哥就没有想着往御前送了,而是直接递给了四阿哥。

  他没有“喧宾夺主”的意思。

  四阿哥当差十来年,部院都轮的差不多了,九阿哥自己才是个起步。

  这户部,自己呆不长久。

  四阿哥看了上面详细的数据,很是满意,夸九阿哥道:“辛苦了,这几日是不是累到了?”

  九阿哥忙点头道:“整日里翻看卷宗,是看的头晕眼花,四哥,我正想要歇两日……”

  四阿哥:“……”

  九阿哥带了恳求道:“弟弟在内务府的时候,也是半天当值的时候多。”

  四阿哥无奈道:“这才刚来呢,再勤快些日子,之前不是看八旗司的文档么,继续看吧……”

  九阿哥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,出现了一个小胖子满地打滚的样子。

  他看着四阿哥,还想要再说。

  四阿哥道:“行了,今儿歇半天,养养眼睛……”

  九阿哥有些烦躁。

  这个跟他预想的不相符。

  他可不想做个勤快的皇子!

  只是瞧着四阿哥又写公文去了,九阿哥也没有添乱,嘴角耷拉着,出去了。

  四阿哥看着九阿哥的背影,脸上带出满意来。

  虽有些懒散,没有什么上进心,可办差还算认真,也晓得大局为重。

  一年看着比一年出息了。

  出了户部衙门,九阿哥就往宗人府去了。

  这几日,因九阿哥勤勉,每日当差整日,十阿哥也跟着过来当值全天。

  只是他没有具体差事,就是给苏努打下手,料理一下宗室的婚丧嫁娶。

  听说九阿哥今天要早回家,十阿哥立时就跟着出来了。

  “明儿开始能半天了么?”

  十阿哥问道。

  九阿哥摇摇头,闷声道:“户部跟内务府不一样,瞧着是真忙,四哥每天要入更了才回家,听说十三在的时候,也是宫门要关了才回宫,爷也不好只半天了……”

  十阿哥听了,就道:“那您就再忍忍,等到圣驾不在京就好了。”

  九阿哥点头道:“只能那样了。”

  十阿哥道:“今年的万寿节礼,九哥怎么送?”

  旁人不晓得,十阿哥是晓得的,每年的万寿节礼,除了明面上的,九阿哥这里还有一份私下的孝敬。

  九阿哥摊手道:“明面上从哥哥们的例,私下的孝敬减半吧……”

  十阿哥有些意外,道:“可是九哥不在内务府当差了,没有了‘三节两寿’的孝敬,这私下的孝敬还要贴一份么?”

  九阿哥道:“咱们也是收礼的,这下头的人年年孝敬收着高兴,要是说停了就停了,这谁乐意?想要个‘爱子’的体面,这孝敬就不能少……”

  十阿哥听了,为他担心道:“可就算是减半,一年下来也是大几千两银子,这负担太重了……”

  九阿哥道:“用不了那么多,用东西凑,这几年在内务府也收了不少古董珍玩,往里凑数,还能凑几年,等过了这几年,那边茶叶的买卖顺当了,这一笔银子也出来了……”

  见他心里有数,十阿哥就放心了……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69327083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