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欢喜

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欢喜


安郡王既得了旨意,要从正蓝旗跟正红旗跟两位皇子划拨旗属,少不得见两旗旗主王爷与都统。

  九阿哥与十阿哥要封爵的消息,立时也在宗人府传开来。

  此时,九阿哥正在户部,看的是仓场衙门的文档。

  虽说北方几省防备旱灾,查官仓,不与京仓相干,可是九阿哥在看完八旗司的文卷后,接着选的就是仓场衙门。

  因为这个比较熟。

  内务府会计司下的两个内仓,一为“恩丰仓”,是给太监预备的米石;一为“官三仓”,是内务府三旗人口的米石。

  九阿哥在内务府那几年,自然也看过内仓的卷宗。

  户部仓场衙门挂着的十三仓,叫“京仓”。

  漕粮进京,供应的就是“京仓”跟“内仓”。

  按照规矩,这十五处官仓的米粮,就是供应王公百官跟八旗钱饷跟马饲料,不许贩卖。

  但既是粮仓,就少不得霉米、扫收撒土米跟耗米余粮。

  九阿哥看的,就是这三类米的比例。

  账面上肯定是没有问题,各类损耗都在合理的范围内。

  九阿哥却是心里有数,这是户部油水最大的地方。

  不过他并没有抓硕鼠的意思,这仓场侍郎都是御前钦点,轮换的也快,下头人即便贪墨,也是有数的,不会像内务府那样都是世官,成了死水,上下勾连,大家的胆子都大。

  “四哥,这漕粮‘耗米’怎么数额还不同?山东跟河南的漕粮耗米是两斗,其他地方就成了四斗?”

  眼见着四阿哥得了闲,九阿哥就问出自己的疑惑。

  虽说有道路远近的缘故,可是差的也太多了。

  四阿哥道:“这只是正粮耗米,是折损支运费用,在此之外,还有‘加尖’、‘鼠耗’等项,加起来也要折算耗米一斗到一斗半……”

  九阿哥听着呲牙道:“这明着勒索,居然合规矩?”

  四阿哥道:“漕粮进京繁琐,这都是承的前朝旧例,至于山东跟河南两地跟江南漕粮的差额,是因为这两地庄稼都是一年熟,耗米派的太多,地方无力支付,江南一年两熟……”

  九阿哥听了,很是无语,道:“嘿!敢情江南农人辛苦四季,是给这些人盘剥用的?”

  漕粮是稻、麦跟豆,其中八成半出自江南各省,一成半是山东跟河南征缴。

  四阿哥道:“要是折算支运费用,江南比山东跟河南多一倍征缴,也合规矩……”

  两人正说着话,门口有了动静。

  十阿哥来了。

  “四哥、九哥……”

  他直接说了从安郡王口中得知的消息:“九哥跟我要下旗了……”

  九阿哥眨了眨眼,有些不可思议,忙道:“就咱们两个么?十二跟十三呢?”

  他不耐烦做个光头皇子,可是也做好了熬上几年跟下头的弟弟一起封爵的准备。

  毕竟当年大阿哥也是二十大几才熬到封爵。

  如今中间这一波阿哥,只有十四阿哥还在上书房,其他人都大婚当差了。

  四阿哥也望过来,颇为关注。

  虽说十三阿哥如今去刑部学差事了,不在这边办公,可是隔三差五的也会过来说话,兄弟情分并不疏远。

  十阿哥道:“听安郡王的意思,这一回只有九哥跟我,十二弟跟十三弟他们,应该是下一波了。”

  九阿哥坐不住了,两眼冒光,道:“那……怎么个下旗法?旗属人口是从什么例?”

  十阿哥听了,脸上带出惆怅来,道:“九哥是正蓝旗,我是正红旗,人口的话,九哥从八哥的例,我从大哥的例。”

  九阿哥美滋滋道:“倒是跟我估算的差不多,我比哥哥们少了军功,可这几年在内务府卖了几年力气,也积攒了些许功劳……”

  不说是追上哥哥们,也是差不多了。

  熬个十年八年,下次晋升的时候,应该也不会落下他跟十阿哥了。

  四阿哥在旁,并不觉得意外。

  要知道九阿哥跟十阿哥的皇子府,就是贝勒府规制跟郡王府规制。

  他笑着道:“恭喜九弟、恭喜十弟……”

  十阿哥眉头微蹙,道:“封爵是好,可都在一个旗就好了。”

  九阿哥拍了拍十阿哥的肩膀道:“不在一旗又如何?咱们挨着住着,天天在一处……”

  十阿哥摇头道:“还有行围呢,到时候按照旗色儿来的。”

  九阿哥道:“一年一回的,不碍什么,正红旗好,王公少……”

  正红旗目前总共是五支宗室,都是一门,即礼烈亲王的子孙后裔,在八旗中这是独一份,所以显得比其他旗和睦。

  正蓝旗就不一样了,出自四门,有太祖皇帝之弟勇壮贝勒的后裔,有饶余郡王后裔,有豫郡王后裔,还有皇弟恭亲王。

  除了恭亲王这一门才开始封爵之外,其他几门各有王公爵位若干,分了好些支。

  反正人人都晓得,正蓝旗乱着。

  九阿哥觉得,十阿哥能封正红旗挺好的,省心。

  至于正蓝旗,爱乱不乱,他上头还有八阿哥在,轮不到他掺和。

  他能想到这个,十阿哥也能想到,想着信郡王跟九阿哥还有嫌隙,道:“往后信郡王要是给九哥脸色,九哥也别惯着他!”

  现在还是皇子呢,矛盾摆出来,九哥也不会吃亏。

  省得忍气吞声,那边再得寸进尺。

  信郡王那边挨了呲哒,也会老实。

  等到以后,就不好说了。

  九阿哥点头道:“放心吧,我下旗也是汗阿玛的儿子,他还敢欺负我不成?”

  总的来说,封爵是好事儿。

  九阿哥心里忍不住算着贝勒的旗属人口了。

  那些人口分给他,往后这“三节两寿”也就有了进项。

  九阿哥笑道:“是安郡王拨人口么?要是有大姓就好了,最好子弟有外放巡抚大员的,哈哈……”

  十阿哥摇头道:“希望不大,各旗无主佐领多是后增设的孳生人口散姓……”

  勋贵大姓,还是留在主支的多。

  九阿哥道:“不一定,我岳父那一支佐领就是三十年后设的新佐领,从康亲王府下头分出来……”

  十阿哥道:“到时候是宗人府这里报上去,汗阿玛圈人口。”

  所以应该不会将高官显贵人家所在的佐领划给皇子。

  像富察家佐领那种,新佐领连带着本支佐领一起拨出来,只有上三旗的人口才能这样拨。

  到了下五旗,勋贵人家多是老牌子佐领,都是有旗主的。

  九阿哥点头道:“罢了,也没有咱们挑拣的余地。”

  等到十阿哥离开,得了消息的三阿哥与五阿哥来了。

  五阿哥咧着嘴直笑,跟九阿哥道:“侍卫跟护军可以补足了,往后出入也叫人放心些。”

  九阿哥点头道:“嗯,正好也缺人手。”

  他不喜欢内务府包衣,因为内务府包衣荣养了几十年,骄奢的多,能用的少。

  旗属人口这里,日子过的寻常,应该能挑出些能用的。

  三阿哥则是酸溜溜,道:“还真是好饭不怕晚,老九跟老十出宫早,封爵也早,咱们当年等了那么多年……”

  九阿哥心情大好,也不与他掰扯,哄着人道:“我记得三哥是记过功的,等到下回再记一次也该升了……”

  三阿哥也想起这个,眉飞色舞,道:“也是,兄弟之中,我这也是独一份了,大哥记过一次功,可是去年雄县赈灾不利给抹了;老八也记过一次功,可是他升回贝勒后也抹了!”

  等到回家,九阿哥就跟舒舒报喜。

  “五哥提过一嘴,他那边旗属人口的孝敬,一年下来,也有三、四千两银子,还有蓝甲,贝勒爵给四十副,加上甲米折银也一千几百两,这加起来五千两打不住了……”

  舒舒听了,也带了欢喜。

  早封早好,这样的话,皇子二次大封的话,九阿哥跟十阿哥就能赶上了。

  至于贝勒俸禄两千五百两银子这个,她反而没有什么挑剔的。

  虽说皇子府上下人口嚼用,这几年一应都是内务府开支,可是舒舒跟九阿哥都不是浪费的人,要不然也不会护卫人口跟侍卫人口都不填满了。

  为的就是怕坏了风气,养成奢靡的习惯,回头爵位下来,还要精简人口,引得下头的人怨愤。

  九阿哥欢喜了半天了,眼下也有了几分真实感。

  等到下头人都出去,就剩下夫妻两人,他带了遗憾,跟舒舒道:“要是没有五哥在前头,爷也应该是郡王的……”

  当着哥哥弟弟们的面的,他没有说什么,可心里也晓得自己的爵位被压了。

  四年之前,他刚出府的时候,这皇子府就是贝勒规制。

  这四年中,整顿内务府,开源节流,发现粮种,修造两处行宫,多少都有些功劳在。

  可是因为有五阿哥这个胞兄在,他的爵位不好越过去,就只能压成贝勒。

  他也不是埋怨,就是有些小遗憾。

  舒舒拉着他的手,道:“这是初封,爷封贝勒正好,跟哥哥们一样,也不惹眼,要是爷封郡王,那太扎眼了,有裕亲王跟恭亲王的例呢,说不得等皇子们资历大了,就都一体晋封王爵了……”

  到时候旁人会将目光聚集过来。

  要知道,自古以来,立太子,除了“立嫡”跟“立长”、“立贤”之外,还有“立爱”。

  九阿哥想到裕亲王跟恭亲王那一代的封爵,点了点头,道:“也是,汗阿玛最是护短,又疼儿子,兄弟都封王了,也不会吝啬儿子的爵位的,就是早晚而已……”

  至于什么皇子封爵规矩,还有什么宗室考封,那个是束缚臣子的,不是束缚御前的……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68502321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