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领会

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领会


到了次日,毓庆宫就又有管事太监进城,往诚郡王府送了昨日明升“落下”的礼。

  三阿哥去礼部衙门了,只有三福晋在。

  三福晋昨天下午也听了太子爷打发人来“赏”蔷薇花露之事,觉得没头没脑。

  要知道,毓庆宫跟外头各皇子府的人情往来,都是太子妃掌着,太子妃虽不方便出宫,不过三福晋也叫人去毓庆宫送了一回帖子。

  太子妃素来周全,早打发人送了贺仪过来。

  眼下这礼,明显是太子对昨日无礼的找补。

  等那太监离开,三福晋面上就带了得色。

  这就是晋升郡王的好处,就算太子爷堵心,想要发作兄弟,也不能随便轻慢了。

  不过得意之余,她也反省一二。

  作为太子妃尚且谦卑,自己这个郡王福晋也不能太招摇了。

  皇上护犊子,可受不了这个……

  她们这些皇子福晋,夫贵妻荣,诰命再高,也比不得小阿哥金贵。

  昨日太子爷的“赏”,引得不少人私下猜测。

  今日这补了礼,自然也落在大家眼中。

  跟昨日的事情连上,越发显得太子肆意了。

  这是不喜诚郡王,故意来下脸,过后又反悔了?

  九阿哥正在户部衙门,十三仓的册子看得差不多了,他正打算下一步了解宝泉局。

  宝泉局就是钱法堂下属的造币厂,京城总共有四个作坊,都在正白旗地界。

  主要是九阿哥想要出去转转,正好可以去看看钱母。

  要不然整日里在户部值房,这偷懒也偷得不踏实。

  到了中午,三阿哥与十阿哥先后脚来了。

  三阿哥是来找四阿哥,十阿哥过来找九阿哥。

  三阿哥是觉得昨日在两个弟弟面前丢了体面,今日太子爷找补,就过来说一声,直接进了四阿哥的屋子,迫不及待道:“早年外头就夸太子爷大方,只是咱们兄弟也没有几个见识过,今儿我是见识了一回,谁能想到呢,竟是补全了昨儿的礼……”

  四阿哥放下手中卷宗,站起身来,请三阿哥坐了。

  三阿哥得意洋洋道:“啧啧!还当小时候呢,想要给咱们甩脸子就甩脸子?兄弟不合,叫外人看笑话,汗阿玛可不会容他那样行事,这肯定是挨了训斥,才想起了找补……”

  四阿哥也晓得太子的倨傲,就算是错了,也不会主动找补,今日能如此行事,指定有御前的缘故。

  只是昨天的事,有些古怪,四阿哥也没有说什么,将茶壶里现成的茶水给三阿哥倒了一杯。

  三阿哥正觉得口干,拿起来喝了一口,差点喷出来:“怎么用这个做茶?”

  原来这是薄荷茶,虽说加了冰糖,有微微的甜味儿,可像是带了药味儿似的。

  四阿哥道:“薄荷性辛味凉,提神醒脑,喝了不春困……”

  三阿哥忙撂下茶杯,敬谢不敏。

  他看见四阿哥书案上高高的卷宗,不由皱眉道:“怎么看这老些?下头的主事跟笔帖式都是做什么的?要查什么东西,随口吩咐了,让他们整理就是!”

  四阿哥道:“是前些年拨出去的河工账目,看一下筑堤的料钱跟人工抛费……”

  三阿哥不赞成四阿哥事必躬亲的辛苦,不过晓得他打小就较真,就道:“旁人信不着,不是还有九弟?九弟过来学差事,你使唤他就是了……”

  四阿哥道:“不着急。”

  万丈高楼平地起。

  总要九阿哥将户部上下章程都了解些,再说其他。

  省得毛毛躁躁的,反而容易出纰漏。

  这会儿功夫,十阿哥就到了。

  耳房这地方小,东西屋也没有帘子。

  十阿哥就站在东屋门口,给两位哥哥见了礼,才回西屋找九阿哥。

  他也是来说太子“补送”礼物之事,对九阿哥低声道:“太子既是要周全,那明儿差不多也会打发人往九哥府上送贺礼,到时候九哥就直接入库好了,毓庆宫的人胆子大,九哥之前还得罪过他们。”

  九阿哥听着纳罕道:“胆子再大能多大?还敢在里头动手脚不成?”

  明儿不会也送蔷薇花露吧?

  那个他可不稀罕。

  不管是他,还是舒舒,都不大喜欢味道特别浓郁的花露。

  十阿哥看着手中茶碗,道:“不是那个,是药酒……那个过犹不及,糟蹋身体……”

  九阿哥听了,忍不住失笑道:“太子爷怎么想的?先送蔷薇花露,再送药酒,这关心的怎么不是地方?”

  他跟老十这样的铁兄弟,都没操心到兄弟的房中事去,太子爷怎么有这个闲心?

  他眼珠子转了转,道:“太子爷什么意思?这是怕大家府上嫡子多了,巴不得多几个庶侄儿,省得皇孙的身份高?”

  毓庆宫的两个皇孙,弘皙的生母病故前已经罢黜为官女子,弘晋的生母只是格格。

  真要说起来,两人出身都不高。

  九阿哥说完,自己摇头道:“不是因为这个,太子爷连咱们都没有放在眼中,哪里会在意下头的皇孙?估计就是随口吩咐一句,叫人凑四样礼,下头的人心不好,就有了小算计……”

  不过他也明白了十阿哥的意思,那就是提防着,入口的东西都别用。

  这会儿功夫,三阿哥过来了,笑着说道:“老十是来说新闻的吧?宗人府的消息,素来灵通,大家都闲着,整日里也就是喝茶扯闲篇了!”

  兄弟两个本在炕边坐着,见他进来,就让了座位。

  九阿哥笑着说道:“三哥您这是体面了,愣是叫太子爷送了两回礼,弟弟我这心里都不踏实,要是明儿我们府请客,太子爷没‘赏’弟弟我,那不是寒碜了么?也露怯,叫人寻思是不是太子爷瞧不上我……”

  虽还没有入夏,可是三阿哥手中已经拿了折扇了,听到这话,不由肉疼,拿扇子指了指九阿哥跟十阿哥道:“不会落下你们两个,这回你们沾了哥哥我的光了!”

  九阿哥见他难受扒拉的样子,不由笑道:“真是服了您了,这占便宜也是占的太子爷的便宜,怎么您还肉疼上了?”

  三阿哥合上扇子,道:“不能这样说,昨儿太子爷过来发作我,这过后找补,也当往我跟前找补才是,这找补到你跟老十跟前,这我的体面也没捡起来,这就是吃亏!”

  九阿哥道:“那您晚两天再肉疼,许是太子爷压根就想不起我跟老十来,我们跟三哥您比不了,谁叫我们是小阿哥呢!”

  三阿哥听着舒坦,嘴里却道:“不小了,都整二十了,爵位也有了,可不好再偷懒了……”

  少一时,周松送了食盒过来,三阿哥与十阿哥就都没有走,连带着户部的例菜,兄弟几个对付了一口,才各自散去。

  *

  九贝勒府,正房。

  舒舒正在见太子妃派来的嬷嬷。

  虽说明日是请客的正日子,可是今日太子妃就打发人过来送贺仪了。

  “三格格如何了?止咳了没有?”

  舒舒叫白果接了礼单,就叫人搬了圆凳给这嬷嬷,而后问道。

  如今太子在畅春园,太子妃却在宫里没有跟着过去,对外的理由就是三格格犯了“百日咳”。

  宫里有太医在,自然不可能拿孩子的身体说嘴,这身体不豫应该是真的。

  那嬷嬷道:“太医给开了药,好些了,只是又长了春癣……”

  舒舒听着,觉得像是花粉过敏。

  虽说宫里草木不繁茂,可是景山设有花草房,每个宫室都有花木摆盆。

  等到闲话了一刻钟,舒舒就端茶送客,白果也给了茶封。

  等到白果送了人回来,舒舒也看完了礼单,递给白果道:“清点入库吧……”

  白果应了,接了礼单,看了一眼,有些意外,道:“福晋,这没有贡鲜儿……”

  虽说眼下才是三月底,可是广东跟福建的端阳贡已经到京了。

  前两日太后就打发白嬷嬷过来,送了一盘蜜罗柑跟两个红黄柚,还有一盒沉香、一盒莲头香。

  舒舒点头道:“这才是太子妃的周全……”

  外头没有的东西,只有毓庆宫有,太子妃拿来送礼,倒像是显摆似的。

  白果明白了,拿了礼单,下去清点去了。

  等到九阿哥回来,晓得太子妃打发人送了礼,跟舒舒道:“不知道太子爷明儿还‘赏’不‘赏’,这两口子有意思,这是打算往后就这么两下里过日子?”

  舒舒道:“宫里多自在,到了西花园,太子妃就是个大管家,不够操心的,不过应该也不长久,还有太后在畅春园,等到过了端午天气热了,大家去海淀,太子妃应该还是会搬过去……”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67785927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