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用意

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用意


八阿哥就想着跟九阿哥在正蓝旗轮短长,就不打算谦和守拙了。

  套圈这个是纯玩乐,给老少消磨功夫的;那射金钱,才需要真本事。

  只是有大阿哥珠玉在前,旁人再出彩,也是差了一头。

  八阿哥捉摸着,就将小舅子带到恭亲王府的几个堂弟旁边,让他们继续套圈,就过去另一侧看金钱去了。

  三阿哥也在仔细看着,那么多个扳指做彩头,都是日常得用的,他怎么会错过?

  眼见着八阿哥过来,三阿哥就笑了,道:“八弟,要么咱们也效仿王伯跟王叔,比一把?”

  八阿哥望向三阿哥,要知道三阿哥打小可是不碰这些。

  就是因为他小气,这种带彩头的活动心疼银子,不爱参加。

  眼下却主动提及这个,这是笃定自己的箭术比他差?

  八阿哥的眼神有些幽深。

  自己不过“养病”了几个月,旁人还没说什么,兄弟倒是开始小瞧他了。

  三阿哥咳了咳嗓子道:“这不哥哥晋郡王了么?侍卫跟护军也要跟着加,多预备几匹马也方便……”

  这也是要赌马了。

  京城一直缺马,口外的蒙古马过来,壮年的马一匹要三、四十两银子。

  三阿哥说着,伸出巴掌来,道:“王叔、王伯他们赌的是骏骐,一匹两匹的,咱们寻常骟马就行,五匹!”

  八阿哥轻笑道:“既是三哥有兴致,那弟弟自当从命……”

  三阿哥提这个,是因为早上过来的早,第一次试射的时候不行,过后练习了一会儿;二是觉得八阿哥走背字,这时运此消彼长的,自己对上稳赢。

  可是见八阿哥淡定模样,三阿哥就担心万一失手,见九阿哥在旁,就道:“九弟,九弟,跟一注,押三哥,别白看着啊!”

  三阿哥今儿表现不错,热热络络的,帮着里外张罗,也很有当哥哥的样子,九阿哥领情,道:“那听您吩咐,我跟一注,押三哥您赢,也是五匹马!”

  三阿哥“哈哈”两声,觉得有底了。

  八阿哥想要翻身,那要分对上谁,对上老九指定翻不起来。

  十阿哥在旁道:“那我也押三哥赢……”

  三阿哥笑得越发开怀,道:“那就借十弟吉言!”

  旁边的新客看着八阿哥,就有些懵懂。

  不是说,八阿哥人缘好么?

  怎么觉得今儿这些皇子,好像没有跟八阿哥太亲近的。

  他们倒是跟八阿哥相熟,心里自然也偏着本旗的宗亲,可是眼前是两个皇子对赌,没有他们掺和的余地,只能在八阿哥后头鼓劲儿。

  五阿哥虽不喜八阿哥,却是晓得眼前情景不大对。

  真要兄弟三比一了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八阿哥挨欺负了。

  八阿哥又素来会装,回头可怜兮兮的,就显得旁人不对了。

  都是一拨长大的兄弟,早年在上书房就用过这招,眼下要故技重施?

  还有就是御前,皇父怜弱,又见不得手足争斗,听到的话,该以为是九阿哥这个东道主不好了。

  五阿哥就道:“那我押八弟赢……”

  跟他差不多同时出声的还有四阿哥,也是押了八阿哥。

  场面上立时成了三比三。

  八阿哥见状,对两位哥哥笑笑,心中却有些失望。

  五阿哥还罢了,四阿哥到底是帮着自己,还是帮着九阿哥?

  八阿哥一时也摸不准了。

  眼见着这边开局了,套圈那边的人也都过来了。

  三阿哥看着四阿哥与五阿哥直运气,恨不得撸袖子跟他们掰扯掰扯。

  傻人有傻福,三阿哥怕这好运气被五阿哥拐带了。

  七阿哥不在跟前,大阿哥也回客厅去了,眼下还有十二阿哥跟十三阿哥在。

  三阿哥就看着两个小弟弟,道:“你们两个别闲着,也跟着选一边押一注……”

  九阿哥护着弟弟,道:“他们住在宫里,名下那几匹马都是外头孝敬的好马,一人押一匹就行了,赢了的兑三匹骟马!”

  三阿哥点头道:“多少都行,难得兄弟这么全乎,就是凑个热闹……”

  十三阿哥望向十二阿哥,让他先选。

  十二阿哥毫不犹豫道:“我押三哥。”

  他不喜这位三哥,可更不喜八阿哥。

  不单单是因亲近九阿哥,爱屋及乌的缘故,还有他自己的缘故。

  他只是不爱说话,可皇子就是皇子,八阿哥因贵人住在长春宫后殿的缘故,在他面前点来点去的,引得他厌烦。

  十三阿哥笑道:“那我就押八哥……”

  虽说八阿哥虚头巴脑的,可是三阿哥的人品更让他不喜。

  再说,眼下这是八个人,四对四正好,五对三就容易叫人说嘴。

  外人跟前,总不能真的成了皇子乱斗。

  八阿哥看了十三阿哥一眼,并不觉得欣慰。

  虽说兄弟之中,他跟三阿哥与九阿哥都有嫌隙,可真要说起来,这几年真正影响了他御前体面的人是十三阿哥。

  十三阿哥已经完全取代了他之前的身份,成为御前最信重的皇子之一。

  这转眼的功夫,就押了不少匹马了。

  三阿哥之前练过,眼下都有些紧张,对八阿哥道:“八弟先来……”

  旁边预备着好几张弓,有五力的、七力的、还有九力、十力的。

  八阿哥早先想的是对正蓝旗的宗亲展示一下箭术,眼下牵扯到皇子下注,就更输不得了。

  他就看着三阿哥道:“长幼有序,还是三哥先来。”

  三阿哥眨了眨眼,挑了七力弓,拿了箭支,就连着射出去两箭。

  两箭都中了,一支是射一个金钱,一支射第五个金钱。

  五枚金钱的距离,都是一尺左右。

  两侧一晃动,即便没有影响到次二的位置,可是也晃得人眼花。

  三阿哥已经拿出第三支箭,射中间那枚金钱,也是中了。

  这是学大阿哥呢,方才大阿哥就是这个选择顺序。

  如此,五枚金钱,三枚晃动,看的人眼花。

  第四支箭,等待的时间比方才长了些,不过力道过大,使得铜钱角度倾斜,箭支也跟着滑落到地上。

  大家看着,都觉得可惜。

  三阿哥却没有受影响,继续射出第五箭。

  中了。

  五射四中。

  还是悬靶,这已经是今日这场子第二好的成绩。

  对应着预备的彩头,就是老象牙扳指。

  三阿哥放下弓,从旁边的托盘里头的几枚老象牙扳指中扒拉来扒拉去,挑了一个更压手的,直接戴上,而后笑眯眯地望向八阿哥,道:“哎,忙着差事,手头懈怠了,指定比不过八弟了……”

  八阿哥握着弓的手紧了紧,已经后悔了。

  三阿哥懈怠不知道是真是假,自己养病三个月可是没有摸弓。

  或者在更早之前,就没有心思在练习箭术上。

  之前他应了三阿哥的“约战”,是想要摆出姿态,让人晓得兄弟们待他不友不恭,结果让四阿哥与五阿哥破解了。

  后头还跟着十三阿哥,皇子对阵成了四比四平手。

  如此一来,这众目睽睽之下,大家看的就是真本事了。

  远处的靶子已经清理出来。

  金钱还在微微晃动。

  八阿哥手中犯潮。

  旁边看热闹的人正七嘴八舌说话。

  保泰世子的声音响亮,道:“八爷的箭术,皇上打小就夸的……”

  安郡王府二阿哥也跟着说道:“我阿玛在家也常夸,说前些年皇上出巡,皇子演射必有八爷……”

  不少正蓝旗的宗室,也都跟着附和着。

  要说八阿哥与九阿哥对上,大家都会闭嘴,可是跟三阿哥对上,这就分了内外了。

  八阿哥早年习惯这种被人瞩目的局面,眼下神色不变,心里却带了几分忐忑。

  这是悬浮靶,不是立靶,自己真能五射五中么?

  随即,他脑子里想到三阿哥的成绩,四中……

  自己有一次失利的机会,那样的话也会平局,不会叫人看笑话。

  至于五中,那太招摇了。

  如今太子跟抽风了似的,不是跟这个皇子对上,就是跟那个皇子对上,自己躲在大阿哥身后,进退都有余地。

  九阿哥没有耐心,眼下已经有些不耐烦了,恨不得立时催促。

  这站了有半盏茶的功夫了,到底射不射?

  三阿哥也在留心八阿哥神色,眼见他很是从容,就掏出怀表,道:“老八,方才我那五箭,总共用了半盏茶的功夫,你这要是太慢了,稳当是稳当,可是也耽搁功夫,”

  八阿哥就用下巴点了点靶子,道:“方才没停下来了……”

  三阿哥点头道:“嗯,现在好了,可不兴一射一等啊,还是得连上。”

  八阿哥点头道:“嗯。”

  这样说着,他已经抽出一支箭,对准的却不是把边的两个金钱,而是对着中间的金钱来。

  “嗖”的一声,箭支飞了过去,正中金钱中间的方孔。

  不过却是出现了跟三阿哥第四箭一样的问题,力道大了,余力使得金钱立起来,方孔中的箭也跟着掉到地上。

  “啪嗒”一声。

  大家都住了音。

  要说脱靶的,前头大有人在。

  只是八阿哥盛名在外,也文武双全的皇子。

  三阿哥见状,挑了挑眉,鼓励道:“没事儿,这是没习惯这种新靶子,接下来就好了……”

  九阿哥跟十阿哥对视一眼。

  这老三行事都不一样了,这会儿功夫,居然没有直接乐,还挺有当哥哥的样子。

  三阿哥的脑子从没笨过。

  只是涉及钱财,就容易利令智昏,才显得有时候愚蠢了些。

  这会儿功夫,三阿哥也晓得今日兄弟怡怡,正是“兄友弟恭”的好时候。

  那五匹马的实惠得了,嘴上说几句好话也不累人。

  况且众目睽睽之下,这消息随后就散开了,也瞒不过御前去。

  他挺了挺胸脯,他没有长兄之名,却有长兄之实。

  跟老大那个粗心莽夫比起来,他这个当哥哥的,才是皇家好兄长。

  八阿哥举起了弓,手腕就有些发沉。

  他生出不好的预感。

  失败了一次,没有第二次失败的机会了。

  否则剩下几箭都中了,也是三阿哥的手下败将。

  到时候八旗王公肯定要将他跟三阿哥对比。

  八阿哥嘴里响干,耳边的声音也有些悠远,额头上渗出汗来,就是呼吸也变沉了。

  三阿哥在旁,瞧着不对劲,却没有开口拦着。

  是他选约战的不假,可谁让八阿哥应了。

  四阿哥也留心着八阿哥,发现他神色有异,脸色泛白,不由担心道:“你大病初愈,不好费精神……”

  说到这里,想着八阿哥素来好强,怕是不会放弃比试,就道:“回头等什么时候身体好了,再接着比就是……”

  八阿哥心里挣扎着,是顺着四阿哥话暂时放弃,还是拉断弓弦?

  反正是不能继续了,他没有信心剩下的四箭都中。

  三阿哥听到四阿哥的话,心里不乐意,刚要开口,八阿哥已经放下胳膊,露出几分虚弱来,道:“是我没有自知之明,想着三哥有兴致,就陪上一局,还是勉强了……”

  三阿哥听了,笑容有些淡。

  怂货!

  还是一如既往的假模假样,明明是比不过自己,还给自己脸上贴金!

  只是这会儿功夫,与八阿哥交好的保泰世子、安郡王府二阿哥等人都围着八阿哥,七嘴八舌的关心起来,三阿哥也不好追着比试,否则倒显得他不友爱弟弟。

  他生出烦躁来,跟九阿哥、十阿哥、十二阿哥抱怨道:“让你们白押了一回……”

  *

  下一更,明天下午。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67587796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