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迷雾

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迷雾


出城的时候马车飞快,回城的时候速度慢下来。

  到了未正,马车才进城。

  今日跟着的侍卫是春林,勒马过来问道:“主子,是去户部衙门,还是直接回府?”

  九阿哥道:“回府!”

  他可是窝着一肚子的火。

  他在御前说的信誓旦旦,可实际上对于养珍珠也略有忐忑。

  要不是被人告了黑状,本不该这么快揭开此事。

  按照早先的计划,他是打算先试上两三年,实在不行,放弃了就是。

  眼下在御前说过此事了,后路就堵住一半。

  要是失败了,也要在皇父心中留个不听劝的不好印象。

  少一时,马车停了。

  贝勒府到了。

  九阿哥下了马车,众目睽睽之下,脸上的怒气已经散了,只剩下几分乏。

  何玉柱在旁看着,都有些心疼。

  谁也不能肆意。

  自己主子是皇子,旁人都以为他随心所欲,可实际上身边人都晓得,不是那样的。

  九阿哥没有直接进屋,而是想到了户部那边,就吩咐何玉柱,道:“你去户部一趟,跟四爷说一声,就说御前没有什么事儿,还留饭了,今儿不早了,就不过去了;再去跟十爷说,下午不用等爷了。”

  吩咐完何玉柱,九阿哥就进了贝勒府。

  舒舒正在整理账册,都是昨儿宾客送的礼,挑出些能用的,其他的都要入库。

  见九阿哥这个时候回来,她有些意外。

  白果收了账册下去,又去预备热水。

  舒舒道:“怎么不痛快了?是早上去晚了挨说了?”

  自九阿哥去户部,她就有些不放心。

  九阿哥懒散惯了,四阿哥又是规矩惯了,这兄弟两个凑到一起,难免起摩擦。

  九阿哥坐了,直运气,看着舒舒道:“李煦真不是好东西,这是拿爷在御前卖忠心呢!”

  这没头没脑的,舒舒听着也糊涂,道:“他回京贺寿,还没走呢?爷今儿跟他打照面了?”

  九阿哥眼里直冒火,道:“应该是滚了,估摸着前两天陛辞,才抓了机会在汗阿玛跟前下舌头!”

  银子是三月二十三从户部拉回来的,二十五吩咐曹顺拿了十万两去兑了金子,送到季家的铺子。

  今天是三月二十九,应该就是前两日告的刁状。

  九阿哥在路上将时间都梳理的差不多了,虽没有证据,但是能同时留心季弘跟他的,李煦嫌疑最大。

  季家再是江南首富,到了京城,也不是什么牌面上的人物。

  舒舒听着皱眉,道:“会不会有什么误会?要不爷问问曹顺再说……”

  她也不喜李煦,可是觉得李煦办事不会这样粗糙。

  疏不间亲。

  在御前说皇子的是非,这对李煦没有什么好处。

  李煦在江南的名声,比曹寅还好,被江南士绅称为“李佛”。

  这样的名声,就算是装出来的,也能晓得平时为人行事,大概就是慷慨周全那种的。

  九阿哥看着舒舒道:“除了李煦,还能有谁?他那两个弟弟都丢了差事,就算不是爷的缘故,可是爷也没有留情。”

  舒舒道:“皇上是慈父,要是李煦真的对爷心有怨愤,那在御前也会遮掩,这样告小状,心思诡异,也骗不过皇上……”

  九阿哥听了,稍加思量,道:“那不是李煦说的,或是李煦没有存坏心?”

  不管怎么样,他都不乐意被人盯着,忍不住抱怨道:“爷已经二十了,都当了四、五年差,什么时候不靠谱过?结果汗阿玛眼中,还当爷是大傻子似的,觉得爷被季弘糊弄了,就不能多信任一下!”

  舒舒安抚道:“在父母眼中,多大都是孩子,这是皇上关心爷呢。”

  九阿哥道:“不行,爷得弄明白,真要是李煦嘴欠,爷也不能白吃亏……”

  正好白果端热水下来,九阿哥就吩咐道:“去前头喊曹顺过来……”

  福松如今不在京城,贝勒府日常庶务就是曹顺跟桂元两个负责,白日里就在前头值房。

  舒舒见了九阿哥反应,心下一动。

  还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此事跟李煦没有关系,康熙故意在李煦陛辞这两日传九阿哥,用意就值得思量了。

  九阿哥的小心眼,从没有掩饰过,摆出的姿态就是睚眦必报。

  康熙是老子,自然也晓得九阿哥这脾气。

  舒舒心下一颤,康熙这是防着九阿哥在内务府还有牵扯?

  想到此处,她就垂下眼,没有说什么。

  少一时,曹顺过来了。

  九阿哥直接问他道:“你去季家铺子送金子之事,李家人晓得不晓得?”

  曹顺一怔,随即仔细想了想,道:“奴才摸不准了,二十五那天李四爷过来寻奴才过,赶上奴才奉命往季家铺子送金子,不在家里,他就去南城寻奴才了,晓得奴才去了季家。”

  李四爷,就是李煦的弟弟李灿,在李煦身边打杂的。

  九阿哥脸色发黑,道:“那没跑了,就是李煦在御前啰嗦!这是吃饱了撑的,拿爷在御前说嘴,害的爷挨了呲哒!”

  曹顺脸色也不好看,道:“李织造确实是二十六陛辞后出京的。”

  李灿过去堵曹顺,也是用李煦即将出京,想要见世侄的名义叫人过去的。

  九阿哥看着曹顺,倒是没有埋怨他的意思。

  曹顺办事妥当,不是个嘴松的。

  这消息,应该是李家从季家铺子那边打听的。

  他就道:“以后再跟李家人打交道,你长个心眼子,那家人不厚道,别以为是亲戚就真亲了。”

  曹顺已经带了羞愧,道:“是奴才没有防备。”

  九阿哥摆手道:“行了,与你有什么相干?又不是做贼,爷也没想要瞒着,就是讨厌李家这样的做派。”

  等到曹顺下去,九阿哥难得动了心眼,道:“李煦是不是故意的?故意在御前揭开这个,想要让爷迁怒到曹顺身上,离间爷跟曹顺的关系?”

  啊?

  舒舒看着九阿哥,有些跟不上他的想法了。

  九阿哥眼睛转了转,道:“曹寅身上可是有爵位跟世职的,曹顺之前还做个嗣子,又比曹寅的儿子大十几岁,曹家跟李家怕是都不乐意曹顺前程太好……”

  舒舒心里吐槽。

  眼下九阿哥去的是户部吧?

  不是刑部!

  怎么想到这狗血争产大戏上了?

  她在南巡的时候跟在太后身边,见过曹寅,有些滤镜,就道:“这……听爷之前提及曹织造文武双全,风姿英绝,当不会这样小肚鸡肠吧?况且曹家子侄辈,总共就几个人,下头小的还看不出资质,曹顺能力人才都不错,曹织造真要有心压制,当年也不会推到爷跟前了……”

  九阿哥想想曹寅为人行事,确实不好这样想,就道:“那说不得是李煦自作主张,为了亲外甥,没存好心思!”

  舒舒这回没有为李煦辩解。

  往后自己的珠场就在苏州,跟李煦的关系恶劣,利大于弊,要是往来亲近了,反而不好。

  如今不管李煦冤枉不冤枉,有个不往来的理由也好。

  她只是道:“那爷以后也防备着就是了。”

  九阿哥轻哼道:“爷可不想白吃亏,他能打听爷,爷不能打听他?回头就叫孙金去苏州,到时候盯着李家,好一个‘李佛’,不过是银子堆出来的虚名,爷倒是要瞧瞧他有什么发财的来路!”

  舒舒道:“爷想好了,叫孙金去苏州张罗珠场?那爷身边的人还够使么?”

  要知道,两人大婚后,孙金本分给舒舒身边当差的,后头九阿哥去内务府当差,身边只跟着一个何玉柱不够使,舒舒才将孙金重新给了九阿哥。

  府里的几个小太监中,倒是孙金为人最活络,消息最灵通,能力不差。

  九阿哥道:“爷之前想着安排旁人去的,不过既是汗阿玛都晓得此事,那就直接叫孙金带几个人去吧,省心。”

  江南是酒色财气汇聚之地,安排其他人过去,年岁大的,怕有私心;年岁小的,怕把持不住。

  孙金是九阿哥的哈哈珠子太监,也是他们夫妻最信任的人之一。

  对这个人选,舒舒没有意见,只道:“那爷也先问问孙金,在京城还罢,太监并不惹眼,到了外头,怕是未必习惯,若是他不想去,爷也别勉强。”

  因明朝官宦弄权的缘故,大清开国后对太监多有约束。

  非经允许不得擅自出皇城。

  不得干涉司职。

  不得招引外人。

  不得交接外官。

  不得与亲戚暗相交接。

  不许私自购买田产等。

  不过王公府邸的太监,行事要更自由些,只看主子怎么吩咐。

  九阿哥对身边素来体恤,听了舒舒的话,就道:“嗯,那爷问问他,要是他不习惯,到时候换人就是……”

  年老的太监一眼能分辨出来,年轻的太监,看着跟男人区别不大……

  *

  前院值房,曹顺回来,想到李家兄弟,心里也是发堵。

  早先李灿话里话外,就有些为他不平的意思,觉得三等侍卫低了。

  这回升了二等侍卫,李灿又说福松只是挂名,曹顺里外操劳,才该为司仪长。

  换了其他年轻人,这样被鼓动,早就要心生不平,可是曹顺心中波澜不惊。

  没有九阿哥提挈,他就是个监生。

  如今从四品侍卫,已经超过他父亲了。

  再不知足,就是丧良心……

  *

  下一更,明天下午。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67255696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