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手段(打滚求月票)

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手段(打滚求月票)


等到三阿哥说了一遍外头的消息,四阿哥才晓得佟家居然如此行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三阿哥的消息素来不大灵通,可是今天连他都晓得此事,可见这消息传的有多广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觉得有些怪异,这是要捞人,还是坑人?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像是给找个好借口,等到隆科多议罪后,御前要是开恩的话,就是现成的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淡化了隆科多对皇子大不敬、殴打皇子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在佟国维没有问罪的时候,当时佟家皇恩也重,这法子说不得真行;可是时过境迁,就显得有些骄狂自大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是佟家人安排的?

        还是有其他人家出手了,捧杀?可是,大家都信了这是佟家行事。瞧着三阿哥的反应,就是如此。四阿哥不好说什么,就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也晓得他的难处,不过是得了消息,无人分享,才过来念叨一回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着四阿哥如此,他就道:“你也别想太多了,且不说不是亲舅舅,就是亲舅舅,疏远也就疏远了,咱们这些皇子阿哥,跟舅舅不亲近是寻常的,没见哪个真亲的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没有反驳,却是忍不住腹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这样的,早先皇子外家与皇子也是亲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什么时候开始不亲的?

        大阿哥那里,是二十八年开始与太子争风的时候,那拉家就跟他疏远了往来。太子那边,是他舅舅问罪革爵后不亲的,那以后更信重索额图。

        三阿哥这里,是今年端午节后才跟外家疏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这里,之前跟佟家与乌雅家都有礼尚往来,眼下应该剩下乌雅家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五阿哥与九阿哥与郭络罗家的关系比较复杂,要说不亲近,九阿哥还抬举了两个郭络罗家子弟;要说亲近,还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下诸阿哥中,八阿哥、十四阿哥与外家还算亲近,其他人也都寻常。四阿哥有些走神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这才是皇父想要的亲戚关系......¥

        内务府衙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煤渣山的事情安排的比较近,等到午饭过后,九阿哥就开始干正事儿。他叫了张保住过来,将清理煤渣山的事情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下午就去皇城,将要铺的路面做個标注,明天开始,就要运煤渣铺路了,争取一旬内完工,先铺半边,留着半边供行人车马行走,等到都铺的差不多,再铺另半边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吩咐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张保住犹豫了一下,道:“九爷,宫里煤渣山是三处,分了三旗包衣护军,那外头皇城的路面,是不是也直接分了三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点头道:“对,划分的越清楚越好,不但各旗范围划出来,各参领、各佐领的范围也划出来,到时候大家出多少力,拿多少赏,省得懒惰扯皮····..”

        旗人挨个面子,就算要用这些护军,也不能说是雇佣,所以九阿哥在御前提的也是皇上赏银,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    张保住仔细听了,叫了几个笔帖式跟着,往皇城里看路去了。十二阿哥见状,很是心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想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见状,道:“想去?还是好生当差,圣寿节可没几天了,虽然停筵饮,可是内务府这里要盯着也多些,正日寿席,宁寿宫受礼时的铺陈,都要核查,别出了纰漏,让汗阿玛训斥,你想要溜达,就多往宁寿宫走两趟,多跟皇祖母报备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阿哥道:“各处都查了一遍,没有疏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点头道:“那就好,等到过了圣寿节,你再好好歇几天。然后再回来当差,到时候他就要带福晋出公差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没有露过风声,所以十二阿哥压根不知道他的打算。听到歇几日,十二阿哥也生出期待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他应该跟九哥多学习,别整日里在衙门值房坐着。圣驾在宫里的时候,每天来半天······

        圣驾要是移驻畅春园,就两、三天来半天······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宗人府衙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束手束脚的,可是得了皇上口谕,苏努就放开手脚。

        左右他这一支的宗室身份尴尬,他这个贝子全赖皇恩,要是能升到贝勒,那儿子们的爵位就都跟着升一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素来有上进心,不是为了自己,而是为了儿孙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,他这年纪,也到了含饴弄孙的时候,哪里用这样操劳?签子下去,宗人府的披甲出动了,去佟宅拘拿上下管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皇上既然速决,那也没有给留时间细查隆科多的违法事,拘押管事近人,直接讯问,是最快的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十阿哥打外头出来,知晓此事,很是佩服苏努的果决。

        估摸着时间,到了申初,他也要离开衙门,就往静室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隆科多还昏迷着,可是因吃药的缘故,脸上的高热看着退了不少,被褥也齐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十阿哥的视线在隆科多的胳膊上停留了一下。右手臂再拖两天,这个胳膊就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能拔刀,也无法拉弓,断绝了隆科多的武将之路。至于改文官,连满文都不认识也不会写,怎么补文官?十阿哥的眼神转冷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八蛋,拿丰生跟尼固珠说嘴,当他这个叔叔是死的?!

        明明不差钱,还惦记旁人的银子,惦记着九哥的财路,这是自找死路。要么去死,要么就生不如死吧······

        出了宗人府,十阿哥跟往日一样,去了内务府接九阿哥。早上煤渣山的事情还没影子,九阿哥也没提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计划周全了,九阿哥就带了几分得意,跟十阿哥道:“这世上怎么会有爷这样聪明的人?昨儿想起煤渣来,今儿就有了安排!”

        十阿哥捧场道:“怎么安排?听说南城那边有用煤渣烧砖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摆手道:“不合适,加了反而脆了,是铺路,皇城里的路通铺!”

        十阿哥赞道:“九哥真厉害,这个时候正是铺路的时候,明年开春下雨,也不会那么泞了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扬着眉头道:“不单宫里有煤渣山,皇城里人口更多,煤渣也多,皇城外头也是,真要用起来,正经能铺不少路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    兄弟两个说着话,出了西华门,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着九阿哥心情不错,全无昨日事情影响的意思,十阿哥沉默了一下,道:九哥不担心隆科多?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轻哼道:“没什么好担心的,就算不重罚,侍卫肯定是革的,再想要起复就未必轮到他了,他家老四没了,下头老五、老六、老七几个都已经成丁了,还有舜安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十阿哥道道:“九哥说的是,隆科多这回摔下去,应该起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压低了音量道:“他敢惦记丰生跟尼固珠,爷也不会让他起来。”十阿哥: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神色不变,心里却是惊疑不定。难道,九哥也出手了?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不安,道:“九哥,就算咱们要落井下石,也不好这个时候吧,露了痕迹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轻笑道:“放心,我没做旁的,就是在汗阿玛念叨两句,又叫人吓唬了赫舍里氏两句,说是隆科多死罪,赫舍里氏已经打发人往盛京送信了,佟国维就这一个嫡子,多半是舍不得弃了的,咱们就安静等着看戏就是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    十阿哥看着九阿哥,露出惊奇来道:“这才一天功夫,九哥就安排这么多?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收了笑,看着十阿哥,道:“老十,想个法子,爷不想做光头阿哥了,怎么能催汗阿玛,早日给咱们封爵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下一更6月5日中午12点左右.

        有的人死了,但没有完全死……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66639428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