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乱招(第二更求月票)

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乱招(第二更求月票)


最新网址:        隆科多性子桀骜,可是也不是傻子,自然没有上来就告皇子阿哥们的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开篇是家门不幸,妒妇不仁,残害有孕妾室,自己子嗣艰难,成亲十数年,只有一子,关心则乱,发了心火,出手失了分寸。

        幸好九阿哥福晋在旁制止,没有酿成不良后果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后头被九福晋的侍婢偷袭,被大阿哥与三阿哥按住,九阿哥踹

        圣驾还没有到京中,四阿哥这里先得了回信,暂时不必动孔尚任,等圣裁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就晓得,圣驾要回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了想,就往内务府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正看着十二阿哥初步处理过的公文,边看边赞道:“不错,有理有据的,就这样保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阿哥看着九阿哥,很想要问一句您是不是太清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名,冷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乌雅家的人,要补蓝翎侍卫头领,正六品。

        做梦!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是在他的小本子里记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仔细看着三代,没有冤枉人,就是年礼减等的那家,这位想要补蓝翎长的,就是那个人的儿子,也是德妃的侄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再看之前的履历,正七品典仪,倒是也符合候选的挑拣,可是谁说就要选他呢

        负责内务府武官铨选的是都虞司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务府武职官出缺,是这边按照挑拣提出备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备选可不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就看了第二位,也是七品典仪的,年岁三十八,在典仪任上已经十几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圈了那侗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论资排辈,这不是应该的么

        他可真是公正公平的好总管!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看来乌雅家是打通了都虞司的门路,要不然的话,这乌雅家的子弟年轻、资历浅,排不到前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惯例,这种候选,本堂衙门这边不怎么插手,多是按照都虞司那边给的单子,直接圈前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单是内务府铨选如此,部院铨选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就在批复上添了两笔,“尔等勿要徇私,下次择适合人选上来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话,都虞司的郎中以后该晓得怎么选候补了吧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带了得意,撂了笔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正的人才,他是不会罢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不给这些戚属人家机会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他还会一视同仁,将营造司一个郭络罗家备选主事的铨选也给打回去了,也给加了一条句,“有劣迹者不许推举,要择能者居之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正洋洋得意,门口就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忙起身道:“四哥您来的正好,正想着一会儿去都察院找您呢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对他点点头,看着他面前几案铺陈着公文,手指上墨迹尤新,比较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没有着急说话,而是望向十二阿哥,神色和缓些,道:“这些日子在内务府行走,都学什么了刀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阿哥早已经起身了,看了九阿哥一眼,道:“九哥教弟弟处理公文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听了,不由皱眉,看着九阿哥,带了不赞成道:“揠苗助长,还需徐徐渐进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道:“白看着没用啊,还得自己上手琢磨,没事儿,有弟弟盯着,出不了纰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大包大揽的劲儿,四阿哥更不放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眼睛转了转,想起了正事,将方才的两个公文找出来,讪笑道:“四哥,弟弟怕是要得罪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望向他手中,道:“怎么了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就将两个候选内务府职官的公文递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接过来看了,撂下乌雅家那份,觉得没有毛病,拿着郭络罗家那份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外祖就要回京,是不是五阿哥跟营造司那边打了招呼”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沉吟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官保已经免职,要举家回京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因天气寒冷,还没有动身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天气暖和了,估计也要从盛京那边启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摇头道:“不会,那样的话,不会越过弟弟的,总要打发人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想想也是这个道理,看着九阿哥,带了赞赏道:“不错,用人公正,很是难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讪笑道:“弟弟平时也不插手内务府的文武人事,可是今天看到那七品典仪资历、能力都不差,却排在后头,前面的才二十来岁,补了典仪才一年多,就想的多些,一是觉得后头那人可怜,二是担心乌雅家的人打着四哥您的旗号在外钻营,汗阿玛既让后妃戚属人家退出内务府职务,肯定有汗阿玛的用意,顶好还是缓两年再说,很不必这个时候补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关于去年御膳房清退后妃戚属之事,四阿哥晓得的比九阿哥还多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点头道:“思虑的很周全,确实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起妻子说的“大道直行”,舒坦!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道:“圣驾这两天就要回銮了,你好好当差,别老在家里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皱眉道:“弟弟也没闲着,不是练骑射么”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也是无语,道:“本不该临阵磨枪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“嘿嘿”两声道:“本就是手生了…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也感谢四阿哥过来一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生出八卦之心道:“四哥,庆德班还关着呢”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道:“不是说是石贵那小子是戏班的老板么传了没有,到底怎么回事儿&"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四阿哥也想起一件事来,道:“听说你打发人去庄亲王府兴师问罪了尹

        他之前还担心庄亲王去找九阿哥的麻烦,没想到九阿哥这边先出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京城就这么大,不少人猜测两家怎么叽叽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提起这个,九阿哥就气鼓鼓道:“弟弟之前还以为是管事的瞎折腾,才请了戏班子去酒楼,好么,这一问是那石贵安排到底几个意思啊,弟弟也好奇着呢,才打发何玉柱过去问问,结果庄亲王护短,压根就不叫石贵露面,弄得弟弟也稀里糊涂的,总担心是不是被坑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看着他,摇头道:“他是长辈,你是小辈,有什么疑问也当你亲自上门才是,哪有只打发奴才上门的”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还不是福松、张廷瓒这样的司仪长与典仪,只是身边的哈哈珠子太监,庄亲王没直接叫人将他们打出来已经是客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卡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想着先发制人,礼数有些不周全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道:“行了,你别再过问此事了,回头圣驾回来,汗阿玛会处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不情不愿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是打算观望一下庄亲王的反应,要是对那个石贵不责不罚的,那他就要想法子收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不能白吃亏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旁人看样学样,自己不得憋屈死了!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回到皇子府,九阿哥就跟舒舒念叨着:“还真是好大的辈分!哼!有什么好牛气的开国功王中就这一支不配享太庙,之所以抬举着,也是因矬子里拔大个儿罢了!&"

        舒舒道:“事缓则圆,没有必要这个时候跟庄亲王对上,最近不是有其他王府的人跟爷探口风么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轻哼一声,道:“那也抻着,等到行宫正式营造了,又是一个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想起张家那边的事儿,道:“明天岳母去张家”

        舒舒点头道:“本就该如此,低头娶媳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要不然话,她是可以邀请张廷瓒妻子过来,可是太托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她是福松的姑母还行,大着辈分,不会怠慢。

        同辈的姐姐,即便怀孕不方便出门,可是这样叫人上门相看也不太妥当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就请了觉罗氏来商量,果然母女俩一个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就定下觉罗氏上门拜会宰相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点头道:“也好,早落定早安心·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到自己的自在日子,道:“爷明天又得早起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舒舒就道:“现在天长了,天亮的早,我陪爷一起早起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道:“外头柳树绿了,价之前不是念叨着柳芽、曲麻菜什么的么旁的还没有,现在只有柳芽,爷回来的时候路过地安门,看到有卖的,叫人买了,不过最快也要明早吃了,想要吃凉拌口的,就要等两天”

        舒舒一听,口水都要流出来了,道:“柳芽这个没法自己种,婆婆丁跟曲麻菜却是能的,到时候叫人收集些种子,回头冬天种暖房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点头,道:“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说这个种野菜有些可笑,可是有钱难买自己乐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吃就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应一声,舒舒反而迟疑了,低头看着肚子,道:“等生完孩子再说,万一口味变回去,就不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自己是不喜欢苦味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偶尔喝一杯苦丁茶,也是当药喝的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次日,九阿哥就恢复了早上去衙门的行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半月,他歇着上半天班,十阿哥也就歇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跟九阿哥猫在家里不同,十阿哥没闲着,带着十福晋轻车简从的,将内城与南城逛了个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喝茶、听戏、下馆子,十福晋虽说在京城生活了一年半,却还是头一次在外头逛。

        夫妻俩乐不思蜀,悠哉了半个月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九阿哥恢复行程,自然也通知十阿哥。

        十阿哥跟着也改了,兄弟又是同进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告诉九阿哥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宗室考核的时间已经定了,就是三天后,考官也出来了,是领侍卫内大臣费扬古跟大学士马齐、正白旗副都统吴达禅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一听,来了精神,道:“汗阿玛不亲自考了”

        十阿哥点头道:“即便圣驾回銮,有科举案牵制着,暂时应该也顾不得旁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一下子松弛下来,道:“汗阿玛日理万机,本就不用事必躬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十阿哥最是晓得他的,见他如此神色,就道:“九哥打算告假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点点头,理直气壮道:“是啊,现在解冻了,行宫那边也要开工了,爷得过去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有的人死了,但没有完全死……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66385695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