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请旨(第二更求月票)

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请旨(第二更求月票)


虽说九阿哥折子上仔细讲了狩猎事宜,可康熙还是跟额尔赫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发现的熊印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滞留一日专门猎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九阿哥布置行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九福晋跟着上山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有惊险之处,是否有人员伤亡?”

        额尔赫出来之前,九阿哥已经叮嘱他,如实禀告即可,福晋狩猎之事也无须瞒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他就一条一条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九阿哥跟九福晋看到尸骸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否受惊?”

        康熙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额尔赫就想着两人的反应,老实回道:“看到了,九爷就带着九福晋退到一边了,九爷似担心福晋受惊,在旁劝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康熙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隆科多桀骜不争气,可也是嫡亲表弟,也是他看着长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除了衣服鞋袜不见,其他物件也没有,头绳或是其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康熙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倒是盼着虚惊一场,葬身熊腹的是另一个挨了鞭刑的旗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额尔赫摇头道:“奴才跟富庆、春林仔细搜寻过了,什么也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们才笃定这不是简单的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单单的遇熊事件,不可能寸缕皆无。

        康熙想着九阿哥信中所说之事,安排了富庆跟春林带护军去追踪佟家马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由皱眉,就算隆科多真的遇险,赫舍里氏母子处境不妙,可是九阿哥的安排也不妥当。

        谁也比不得九阿哥金贵。

        富庆身手寻常,带人追踪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春林既是身手不错,有猎熊之力,就该留在身边,以九阿哥安全为要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九阿哥将人都散出去了,身边就留了十来个护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顶什么用?

        即便有镇标两百,那也是旁人的兵,倒是用着安心,一点防人之心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脑子里想的飞快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事情真是如此,被熊吃了的真是隆科多,那佟家的管事跟护卫都不清白,就是这幕后真凶,还真说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佟家人有可能,上三旗其他人家也有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不好动用内大臣跟侍卫处,上三旗这些人家也都是联络有亲的,事情还没查明白,就让他们晓得此事,容易引得议论纷纷,或是出手遮掩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估计设下此局的人也没想到此事会被揭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应该是计划“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”,按照失踪来做定论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九阿哥刚好途经,黑熊又有两个熊崽子,正是需要囤积猎物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梁九功吩咐道:“传七贝勒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九功应着,到了外间,吩咐小太监往銮仪卫值房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乾清宫里,康熙放下此事,问起额尔赫九阿哥这几日行程。

        额尔赫就如实说了,第一日宿昌平,九阿哥带了九福晋去了别院暖房摘菜;第二日宿怀柔,夫妻两个在行宫不出,不过高斌跟曹顺两人去红螺寺附近提了两桶虹鳟鱼;第三日宿密云,行宫的草料跟黄豆不足,在驿站挪用了草料跟黄豆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打算今早就出关,结果春林带人查看行宫防务时,发现了熊爪印,并且在熊粪便中发现了骨头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九爷心慈,才有了今早的围猎。

        康熙不置可否,等到额尔赫说完,七阿哥已经得了传话,过来陛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康熙就简单说了密云变故之事,道:“你点二百护军,即刻出京,去密云接手此事,所带人手,分一百给九阿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七阿哥没有立时应声,而是看了额尔赫一眼,道:“汗阿玛,熊尸跟遗骸明日抵京,那儿子过去密云,是查佟家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康熙点头,道:“若是富庆等人没有追回佟家马车,那就是有了变故,你直接带人去盛京,将佟家人拘押回来;若是追回佟家马车,那你将一干人等带回京城候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心中已经尽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年岁虽小,可不是信口开河的性子,又是关系重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下的,就是要查清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眼里发寒。

        七阿哥应了,就要退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额尔赫在旁,不由着急道:“皇上,奴才跟七爷一起回吧,防着九爷身边没人使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康熙晓得他今日已经疾驰二百多里,再折腾回去,人怕是熬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摇头道:“不必,等明日曹顺到了,朕还有话要问,到时候你们再一起折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要确定尸骸身份,是不是隆科多的,也要告诉九阿哥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额尔赫得了吩咐,才不想着去密云之事,从御前退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盘算着曹顺的速度,今天早上,两人差不多同时从密云行宫出发。

        区别是,自己奔驰南下,曹顺那边跟着马车,速度就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晚关城门之前是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在御前说的是明天下午,是给曹顺留了余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驿站换马,也走夜路的话,子时之前就能到城门外,明天开城门时,就能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神武门的时候,额尔赫就见两个面熟的人候着,是他阿玛福善身边的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福善不在宫里当值,可是也得了宫里消息,晓得额尔赫回京陛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打发人过来,是想要让儿子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额尔赫听两人说了来意,摇头道:“我身上背着差事回来的,暂时不方便回家,要是阿玛问起,就说过几日阿玛就应该晓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差有当差的规矩,那就是要学会闭嘴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还没有明确结果,此事他不好对外说,可要是回家的话,当面应对阿玛追问,他怕就算自己闭嘴,也被看出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两个长随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,一人道:“那您什么时候回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额尔赫摇头道:“要些阵子了,明日说不得我还要出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两人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额尔赫直接回了皇子府后的配院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门口,他脸上带了苦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家?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已经分家了么?

        老宅是阿玛、额涅的家,是兄嫂跟侄儿的家,却不是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侄儿清退了侍卫,自家还丢了侍卫缺,嫂子视他为仇人,觉得是他动的手脚。

        过年时,就是一场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兄嫂有自己算计,他并不难过,可是额涅没有拦着,任由他们发难,冷嘲热讽的,他是真伤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后头还是桂珍出面,将他们一家三口都骂了一顿,夫妻两个这大半年再没有回过老宅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口紧闭着,额尔赫伸手叫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是他回来了,门房往里传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二进的小院,前头的动静,直接传到正房。

        桂珍正思量,什么人不请自来,才下午来做客,就见到有人挑门帘进门,正是风尘仆仆的额尔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桂珍差点跳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额尔赫道:“叫人烧水,一身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清早上山的时候,沾了半身露水,又骑了半天马,还真是卷了一头一脸的沙子,身上看着也不干净。

        桂珍忙叫人吩咐。

        额尔赫一屁股在炕边坐了,双腿还在不停地打颤……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宫里又哪里有秘密呢?

        九皇子府的侍卫陛见,随后七阿哥带了护军出京。

        黄昏时分,这消息就差不多传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九阿哥不在,十阿哥那边也开始怠工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天就在宗人府半天,中午的时候就回皇子府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他的消息,就比其他人迟了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十二阿哥打发人过来,说了大概,十阿哥才晓得此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十阿哥关心则乱,直接就往宫里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进了地安门,他脑子已经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九哥应该没事,有九嫂在,眼下应该也没有出关,即便出关,身后就是古北口总兵衙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关键是,真要是九哥有变故,那指定会安排五哥或他跟着前往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阿哥打发人出宫,他这样急匆匆地入皇城,都在旁人眼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能掉头了,就只能往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有入宫的牌子,就直接从神武门入宫,到了乾清宫外。

        五阿哥距离宫里更近,已经先到一步,正在门口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了十阿哥过来,五阿哥急切道:“你也听说了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十阿哥道:“弟弟也不晓得详细,就是听说九哥打发人回京调人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兄弟两正说着,梁九功进来,道:“五爷,十爷,皇上传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五阿哥点头,跟着梁九功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十阿哥也赶紧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西暖阁中,地龙已经烧起来,温暖如春。

        康熙穿着灰色袍子,正准备用晚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桌子上有什锦素烧麦、小米窝头,还有四道小菜,木耳炒山药、溜白菜、清炒玉兰片跟清炒菠菜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他还没有提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汗阿玛,是……九阿哥那边遇到什么事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五阿哥给康熙请了安,就开门见山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着他惶惶模样,康熙没有回答,而是望向十阿哥,就见十阿哥也是满脸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由皱眉,摇头道:“听风就是雨,九阿哥没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五阿哥重重地吐了一口气,道:“就带几十号人出远门,真叫人不放心,没事儿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十阿哥听了,脸上的不安也少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关于随行人口这里,之前他还真没想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官道,中间还有好几处驻军,有什么可担心的?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不在跟前看着,消息也不灵通,就难免叫人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十阿哥就直接道:“汗阿玛,儿子也闲着,请旨出京,护卫九哥去关外!”

        五阿哥听了,不由心动,道:“汗阿玛,儿子也请旨,九阿哥与十阿哥还小,身边也要个大人看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完)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65478632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