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污名(第一更求月票)

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污名(第一更求月票)


最新网址:www.ibiquges.info        等到法海离开,十二阿哥想了想,叫了身边太监去公主府传话,让补熙安排人手来将另一处官房的手续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太监回来,带回来的不是佟家管事,而是补熙本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十二爷……”补熙虽是姐夫,可依旧是很客气。真要说起来,他跟十二阿哥同庚,就是差着月份,比十二阿哥大几个月。

        补熙在府里

        “禁足”,也是正闹心。隆科多已经在北顶娘娘庙治丧,他这个堂侄子也不好一直不露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没有御前吩咐,他也不敢随便冒头。人都要脸,也喜欢有个好名声,如今外头佟家的名声实在不好听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不想给自己个冷情冷肺、势利无情的名声。今日宫里有动静,他就直接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阿哥就说了方才陛见之事,叫人拿了文书过来,就在之前的那处五进宅子后空出来的三进宅子,总共是六十四间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头董家在佟家左邻的那处五进宅子被隆科多占了后,董家就挪到这里的空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后头隆科多问罪,那个五进宅子依旧归了董家。董家在包衣中有爵位,董殿邦眼下还是正五品郎中,自然也没有谁跟他争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三进刚收拾好的宅子就空下来,十二阿哥方才得了吩咐,就直接叫人选了这个宅子出来,如此只要安排人洒扫就行了,比较好完成差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十二阿哥图省事,故意湖弄,而是晓得赫舍里氏在城外治丧,隆科多就要出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这宅子收拾的时间长了,赫舍里氏会不方便。人都有怜弱之心,十二阿哥看着是冷脸,可到底是跟着苏麻嬷嬷长大的,这种与人方便的举手之劳,还是乐意随手为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在时间上费心,在位置上也放心。赫舍里氏一个娘家婆家都靠不住的寡妇,跟堂小叔子法海家前后邻住着,旁人也会客气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补熙听了十二阿哥的话,晓得这就是尘埃落定。皇上还是心软了。不愿意隆科多没个好下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家二叔法海算是也是算是勋贵子弟中自立自强的典范,结婚就十几年还没有孩子,岳兴阿得他教养,没有父子之名,却有父子之情,也算两全其美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赫舍里氏,年岁跟法海相彷,就不好由堂小叔子看顾了。自己是小辈,又比岳兴阿大不了几岁,没有忌讳,由自己看顾,倒是正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补熙立时拿了官房租赁文书签了字,看到上头些租金按季结算,他立时拿了庄票出来,道:“先交三年的。”每月不到四两银子,一年下来也不到四十多两银子,早交了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省得中间忘记了,倒叫人说嘴。十二阿哥点头,叫人按照三年结算。他并没有好奇为什么同样是佟家人,贫富相差这么大,可是旁人看着,少不得记上一笔。

        能考上笔帖式当差的,都是官学中成绩比较好的,自然更喜欢进士出身的法海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还是叔叔呢,按照季度结房钱都困难,到了侄儿这里,直接按年。这对比也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想起了九格格的嫁妆,只皇城里的收租铺子,一年就有将近两千两收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十年寒窗,也比不过软饭香。补熙没想到佟家又要加新闻了,就算晓得,也不会太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因隆科多的事儿,这大半月来,佟家的新闻五花八门。压不下去,只能等着时过境迁,慢慢平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皇上将照顾隆科多遗霜的责任交给自己这个堂侄子,而不是公府那边,明显是对自己阿玛有所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补熙心中生出隐秘的期待来。人都有私心。要是自己能取代父亲成为佟家当家人,那公位也会落到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如何,他的

        “禁足”应该算是解了,可以去北顶娘娘庙吊唁、坐夜、送殡了。补熙一动,佟家旁支族人就跟着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隆科多脑袋上又多了

        “逃逸”的罪名,可是人死债消,皇上也没有继续追责的意思。没有人想到康熙会有

        “春秋笔法”说明此事,大家就以为此事真的如此。因隆科多桀骜,还是个宠妾灭妻的的,大家就当成他不放心妾室,才逃逸打算私下里回京。

        次日隆科多出殡,外客不多,亲族去了大半,也勉强凑合过去了。佟家进京后的福地在海淀佟家庄,隆科多就葬在两个兄长之下,佟四的左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两家公府共有的。不过分了东西园。看着西园第二排、第三排四个坟茔,族人们少不得又唏嘘了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佟国维年降花甲,自己的福地留出来了。下边则是子一辈。结果七个儿子,已经埋进坑四个,只剩下年幼的三个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四子还绝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幸好还有舜安颜跟岳兴阿在,嫡房血脉没有断绝……”这是男人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被小老婆灌了迷魂汤了,活该送命……”这是佟家女卷私下里的说辞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是大老婆,见不得这种为了小老婆拖累得阖家不安宁的。至于男人,依旧是觉得是隆科多妻子不贤,还有人怀疑是他妻子撺掇的,为的就是母子两个不用跟着去宁古塔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儿的名声不显,赫舍里氏的名声却是坏了,很是叫人想不到。又有人提及待产的李四儿,觉得生下来的是隆科多的遗腹子或遗腹女,不好交给赫舍里氏,防着狠心嫡母磋磨,就有人以此为话头,到公主府叽叽歪歪。

        九格格腻歪的不行,直接端茶送客。等到补熙回来,九格格就跟他道:“皇上既是安排了额驸看顾三太太,那额驸就遵着旨意好了,可不能人云亦云,真的叫人怠慢了。”她见过隆科多太太,是个怯懦没有主意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是赫舍里氏受了丈夫磋磨跟连累,可是因为隆科多问罪是从殴妻开始的,就被当成了祸根,如今还被族人当成是阴害隆科多的狠毒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九格格觉得,这是佟家的男人粉饰太平,给隆科多做找补呢就将污水都泼到活人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然的话,教养出来不忠不仁的隆科多,那佟家的教养也要被人质疑。

        世人对女子苛刻,她也是女子,自是见不得佟家人这点小算计。补熙点头道:“公主放心,我今儿亲自送的三婶去的皇城里的宅子,看着都妥帖,也拨了两户户下人口过去。”九格格道:“那等到李四儿生下遗腹子,会怎么安排?”照顾赫舍里氏可以,九格格并不想抚养隆科多的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心里膈应。父母都是无德之人,这孩子怕是不好教。补熙想了想,道:“不是交给三婶,就是交给二叔那边吧!”法海吩咐抚养岳兴阿,一个也是教,两个也是教。

        九格格听到了,就放心了。她乐意丈夫多担事儿,作为长房长子,多庇护帮衬族亲也行,可是这种抚孤就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嫂如母这句话,她可不想往自己身上牵扯……喀拉河屯行宫。经过三日勘测,热河峡谷已经有了简图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要紧着温泉跟水脉,所以还是比较好选择的。就在峡谷东北角,坐山望水的地界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如舒舒预料的,张廷瓒跟曹曰瑛亢奋之后,也就是后劲不足了。两人脚底都是泡,一冷一热的,也有风寒的征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还没有到卧床不起的地步,可是也灌着驱寒的药,开始休养。不过两人都是责任心极强的,在强弩之末之前,就将简图绘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也算是初步完成了差事。春林、高斌这一队也有了缴获,黑熊一头,老虎两头,花豹三只,野猪两窝二十二只,野鸡野兔数以百计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有一头老虎春林跟小松合作,射中虎眼跟腋下。因为虎皮是从四肢开始剥的,所以这腋下伤口就成了分割之处,显得虎皮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就给御前写信了,写着到达之后的安排。当日就往热河峡谷巡看,见了山谷老户,几百年前过来的蒙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蒙古人跟漠南的蒙古人不同,除了放养,还打渔。穿着的衣裳,除了羊皮,还有鱼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不是旁边几个部落的属人,如何安置,还请御前示下,是为牧马人,就近放牧,还是做打牲丁,还要看御前安排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行宫修筑,肯定会限制他们的行动范围,影响这些人的生计,不像眼下似的,二十户人家散居峡谷,每一家都占了好大的地盘的,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这几日下来,张廷瓒跟曹曰瑛两位大人辛苦,已经勘测好峡谷,绘制了简图,就剩下圈行宫地址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就是为了明年修造行宫,防止野兽伤人,护军们清缴、驱逐峡谷中的勐兽,狩猎各种猎物若干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的亲笔信,连带着一张新鲜虎皮,就直接送到驿站,由驿卒快马送回京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曹顺这里,也将周边百里之内的四个庙宇道观都去过了,点了灯。这灯是夫妇两个一起供奉的,总共是六盏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太后、皇上跟宜妃,还有三盏。因是舒舒过生日点的灯,自然不会落下娘家人,剩下三盏就是齐锡夫妇与伯夫人……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64308910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