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不满(第三更求月票)

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不满(第三更求月票)


最新网址:www.ibiquges.info        赫舍里家沉寂,佟家沾不上,瓜尔佳氏亲族多在地方,这个时候,毓庆宫需要一门能使唤的姻亲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犹豫了一下,起身往后院去了。今天去宁寿宫请安的日子,不知太子妃那里可探听到什么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妃正看账册,是她名下的嫁妆产业,到了年底盘账的时候。她出嫁的时候,也是倾家嫁女,阖族添妆,私产很是丰厚,有妥当的陪房在外头管着,收益还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门口的宫女的请安声,太子妃心中有些燥,就合上账册,起身迎候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太子坐了,太子妃也是亲手奉了茶。太子端起盖碗,吃了一口茶,才道:“今天宁寿宫那边,太后提了直郡王继室人选没有?”太子对太后少几分尊敬,也有缘故,就是因太后跟前,除了五阿哥之外,大阿哥也有几分体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就不大高兴,觉得太后四处讨巧。他压根就不会站在太后的立场,去想其中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后对大阿哥关注几分,一半是随康熙喜好行事,一半也是看在惠妃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后不掌宫权,日子却过的顺遂,不单单是康熙恭敬,还有惠妃跟宜妃侍奉的仔细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心都是肉长的,太后自然对她们所出的皇子也抱有善意。太子妃神色不变,心里却是瞧不上太子这行事,道:“太后问了惠妃母一句,惠妃母说是听皇上安排。”实际上人选已经点出来了,既是年岁大的,那就是上次当选没选的,或是上次留牌子的秀女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听了,有些失望。明年的秀女中,身份最高的就是马齐的嫡女,随后还有两个侍郎的女儿与两个总兵的女儿,还有就是佟家一个三品京官的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佟家盛京过来的秀女得了恩典,可是其他支的还是正常选秀,不过跟公府没有什么干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两个侍郎中,一个是礼部侍郎,一个是兵部侍郎。太子担心那个兵部侍郎的女儿,指给大阿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是正红旗的,还是康亲王府与董鄂家的老亲。若指了大阿哥,不单让大阿哥在兵部势力大涨,还能跟康亲王府扯上干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他烦躁也没有用,全凭圣裁。他看了太子妃一眼,觉得很难受。太子妃是真的打听不到宁寿宫的消息,还是得了消息不与自己说?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太子妃道:“太子妃,夫妻一体,爷这个太子好,三格格与三阿哥才能跟着好。”太子妃看着太子,轻声道:“臣妾日夜盼着爷好。”更盼着太子少犯湖涂,别给自己添罪名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依旧失望,不想听这些虚的,直言道:“毓庆宫需要耳目,需要人在外行走,亲族中可有人选,补毓庆宫的缺?”毓庆宫也有职官,都是由侍卫充任,为尚膳正、尚茶正、尚膳副跟尚茶副等。

        石家人想要补侍卫,不过是一句话的事,到时候安排人入毓庆宫,就可以给太子跑腿传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妃没有看着太子,而是垂下眼,很是恭顺模样,道:“家里兄弟,要么已经成丁补缺,要么年幼还在族学中,实是可惜了。”太子

        “腾”的起身,瞪着太子妃,却只能看到头顶的盘发。太子妃察觉到他的视线,抬起头来,却是神态平和,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却带了羞恼,忍不住高声道:“你们家是什么意思?就这么瞧不起爷,不听爷使唤?”太子妃的亲兄弟如此,可堂兄弟、从堂兄弟、族兄弟呢?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瓜尔佳氏可是满洲大姓,人口繁茂。太子妃看着太子,却是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在她指婚太子,开始预备大婚,家里长辈也示好太子,想要谋毓庆宫缺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将她指婚太子,就是皇上乐见其成,将石家划归给太子做臂助。可是当时索额图在,把持着毓庆宫的人事,里面安插的人手,要么是赫舍里氏子弟,要么是姻亲或世交人家子弟,对外人严防死守,石家子弟愣是没有混上毓庆宫的缺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想要让石家人过来,石家人就要过来么?太子更燥了,瞪着太子妃觉得手痒,可到底晓得分寸,冷哼了一声,带了怒气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前头,太子一进书房,就将书房的文房都砸了。正好有书房小太监进来,太子带了怒气抬头,看到一张姣好的脸,却没有平日温存,眼前浮现的还是太子妃那端庄可恨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小太监见太子脸色不好,犹豫着要不要上前。太子已经疾行两步,扯了那人胳膊,一把摔在地上,狠狠踹着,恨恨道:“装什么老实模样?这是要勾引哪个?旁人夸你两句,倒当自己是个东西了?!”那小太监不敢反抗,被踹得连声求饶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却越发暴虐,脚下的动作不断,觉得心里的郁气,随着打骂散去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外,两个太监面面相觑,带了担忧。这入冬以来,太子的火气越发大了,三、五日就要来上一遭,越是身边人,越是遭罪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他们平时回话,说挨一脚就挨一脚。虽说赵昌不在宫里,可也有人归拢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午后这一场发泄,到了晚饭前就传到乾清宫。康熙看了眼内务府方向,不用说就晓得这引子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叹了口气,望向梁九功道:“将太子的脉桉取来。”梁九功应声去了,康熙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到了荣嫔给毓庆宫的花露,担心是那时候的残留,或是还有人使其他手段,才使得太子越发易怒易暴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然的话,以太子的涵养,当不至于如此。少一时,梁九功回来了,带了太子的脉桉跟这几个月的底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康熙仔细看了,这半年来开了三次方子,都是疏肝理气的,其他没有病症。

        再看几次开方子的时间,就不得不叫多想。多是皇子们聚会之后。就这么愤怒么?

        康熙想要说服自己,该多体谅太子。对太子来说,兄弟们抱团那就是威胁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谁都能瞧出来,皇子们没有抱团,就是正常的兄弟往来。在差事上,都是自己经营自己的,没有谁是依附着谁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平日里往来亲近也不许么?这是什么心胸?康熙放下脉桉,心中有些堵……*九皇子府,上房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在后罩房陪了两个小的半天,为了公平,又去看了尼固珠,才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核桃回来了。她今天在外头转了一圈,领到的赏赐也十分丰厚。外头不知道她要放出去的,给了上等封,像都统府跟四贝勒府、十皇子府三处,晓得她要出府待嫁,也都给赏了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核桃是明白人,晓得收到大家的赏,都是看在福晋的面上。她将东西都带着,如实说了赏赐几何,而后给舒舒磕头,道:“奴才占了大便宜,比不得小椿姐姐她们,打小在福晋身边服侍,前后就三年,跟着姐姐们识字记账,也得福晋教导,如今又是这样的体面。”不说平日攒的银子,只这两次的赏赐,就是一份丰厚家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看着她道:“你是个好姑娘,自己有上进心,也爱学习,这几年的差事也办得合心,这成亲也跟当差似的,多用心经营,就一顺百顺了。”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二、三岁入宫,也要给留出跟家人团聚的日子。舒舒就道:“你回去好好收拾收拾,明天跟姐妹们聚上一日,后天就家去吧!”核桃家虽已经归在皇子府名下包衣,可依旧是住在皇城里的旧屋。

        核桃磕了三个头才起身,没有再说什么不舍的话,却是红了眼圈。舒舒心中带了可惜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哥所时分的四个宫女,只有核桃最出色。花生不用说了,怯懦不当用,也不爱人前来,白果磕磕绊绊,勉强能当大丫头使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榛子之前给小棠打下手,眼下则分到宁安堂去了。再往前数,大婚之前放出去的小桃,出宫之前放出去做管事的小榆,中秋嫁人的小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身边的女孩都是来来去去的,除非成了嬷嬷再进来,才能长长久久,否则总有散了的一日……*月底了,打滚求月票下一更6月29日中午12点左右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63778977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