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曹师傅小气(第一更求月票)

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曹师傅小气(第一更求月票)


最新网址:www.ibiquges.info        八福晋既说

        “走过场”,还真不是湖弄八阿哥。月底十五阿哥生日,腊月初一五贝勒府阿哥百日,八贝子府都随大流预备了礼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八福晋还是没有露面,可妯里们也晓得缘故,倒是没有人挑理。另外就是也没有人与她交好,她出来不出来,对旁人影响也不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五贝勒府到底不同,舒舒跟九阿哥也不好真当自己是客,就早早起了,提前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直接到了正院。今日百日宴的主角,穿着一身红袍子,在炕上正使劲翻身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阿哥肖父,杏核眼,看着可怜可爱,也像是小一圈阿克丹。只是跟阿克丹的挑人不同,小阿哥性子安静乖巧,并不挑人,是个爱笑的孩子,脾气倒是像丰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直接抱起来,道:“我也想接侄儿家去了,跟阿克丹可真像。”这是嫡亲侄儿,不是旁人家的孩子,九阿哥觉得自己也明白什么是

        “爱屋及乌”了,瞧着觉得很可爱,只比丰生他们差了一丢丢。五阿哥在旁笑道:“都像娘娘……”舒舒在旁,跟五福晋道:“等到明年去园子时,皇祖母跟娘娘就能看到孙儿了,指定欢喜……”五福晋目光落在小阿哥身上,点头道:“早该抱去谢恩的,皇祖母跟娘娘赏了好几回东西。”自打八月里小阿哥落地,宁寿宫跟翊坤宫赏了好几回不说,就连小阿哥身边的保母嬷嬷,都是宁寿宫安排的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后惦记着曾孙子,五福晋与五阿哥也想要早点抱孩子过去,可是不能肆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在宫里跟宫外的区别了。虽说是祖孙,可是没有圣旨,谁也不好将小孩子带进宫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少一时,客人们陆续来了。舒舒就陪着五福晋迎客,陪客。小阿哥是五阿哥的嫡子,要是站住了,就是这一支的继承人,因此百日宴除了兄弟们,还请了裕亲王府跟恭亲王,还有就是镶白旗的宗室。

        镶白旗的宗亲,基本都是肃武亲王豪格的后裔,现下有一个亲王府,一个贝勒府,几个国公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他拉家作为皇孙外家,也是座上宾。至于郭络罗家,则没有女卷过来,因为桂丹的额涅金氏还在病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十月初就病重,拖了两个月,五阿哥已经叫太医过去看过,就是在熬日子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这些人之外,就是内馆值年的几个科尔沁的王公台吉,跟五阿哥相熟的,也收了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外人在,还有裕亲王福晋跟恭亲王福晋两位长辈在,小妯里们都安安静静的,听着大家闲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卷们凑到一起,最爱说的就是男婚女嫁。这个时候,大家提及的就是明年开春的选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地待选秀女,已经陆续到京。等到过了年,就要开始选秀了。裕亲王府四阿哥与恭亲王府五阿哥都已经成丁,等着宫里指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届秀女中的热门人选,就是大学士马齐之女富察氏、兵部尚书马尔汉之女兆佳氏、兵部侍郎朱都纳之女乌苏氏、冠军使英舒之女佟佳氏,总兵张浩尚之女张佳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位出身体面的格格,都是被人扒拉来扒拉去的说。至于董鄂家大二房的几个女孩儿,虽是沾了三福晋跟九福晋的光,可是父祖出身寻常,即便指婚宗室,也是爵位低的远支,也不会有人当着三福晋跟舒舒的面专门说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皇子格格,按照之前的规矩是从包衣秀女里选,并不从八旗秀女里选。

        七福晋坐在舒舒上首,眼见着大家三三两两的闲话,就也跟舒舒滴咕八卦:“除了三位皇子,还有一位亲王、一位郡王要选嫡福晋呢……”舒舒听着,想到了康亲王府。

        康亲王就是七福晋嘴里的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位亲王”,至于郡王,也不是旁人,是伯夫人的侄儿,眼下的顺承郡王。

        往后能跟她们打交道的女卷,就是三位皇子福晋,两位亲王、郡王福晋,还有两位亲支王府的阿哥福晋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晓得大阿哥继室、十二阿哥与十三阿哥的人选,剩下两位身份高的,有一个就是未来的表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应该是乌苏氏,因为朱都纳是正红旗的。本旗内联姻,也是各旗旗主的常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家格格年岁最大,可会不会身份太低了?”七福晋接着说着。这是说直郡王继福晋人选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可不单单是郡王继福晋,还是众皇子福晋的长嫂,往后少不得打交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道:“富察格格身份高,可是年岁小,今年才十四。”七福晋点头道:“那倒是,年岁太小了,不大合适。”直郡王府大格格今年十三,跟富察格格只差一岁。

        真要富察格格做继母,这也没有办法教养几个继子女。七福晋想着这几年十三阿哥的体面,每年跟着随扈三、四回,小声道:“多半是指给十三阿哥,就是不知道八爷跟十三阿哥这兄弟外带着连襟的,往后怎么相处……”舒舒没有接话,脑子里想着十二阿哥。

        富察格格是未来的十二福晋。以十二阿哥寡言的习惯,多半还跟之前一样,不会搭理八阿哥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巧,十二阿哥的生母万琉哈贵人如今就随居长春宫,主位是良嫔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提了一回,八阿哥曾示好十二阿哥,可是十二阿哥没有接茬。吃完五贝勒府的百日酒,舒舒就叫白果预备了一份生辰礼,是给十二阿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阿哥是腊月初四生日。皇子府这里,就准备了一套新衣服,寿桃、寿面,还有荷包四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凑成四样礼。先头十五阿哥过生日的时候,也是差不多的礼,就是寿桃、寿面的份量减少,荷包里的金锞子重量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五阿哥是小阿哥,十二阿哥已经是成丁的阿哥,还在九阿哥手下当差。

        旁人不晓得,舒舒却是晓得的的,这一年来十二阿哥没少受辛苦。所以她叫人预备的生辰礼就很实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对荷包里装的是一对黄金平安牌,一对黄金平安扣,剩下两对荷包里,直接就是金瓜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自己攒着,赏人都方便。十二阿哥收到礼,看清楚荷包里的金子,陷入了纠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四对荷包,加起来就是十六两金子,折银一百六十两。进入腊月,就到了送年礼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亲卷之外,还有就是官场上的

        “三节两寿”。十二阿哥是想着自己怎么预备九皇子府的年礼。这一年下来,跟着蹭吃蹭喝的,他也不是爱占便宜的性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怎么送,他拿不准主意。这内务府行走,只有他一个,也没有个参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私下里问了苏麻嬷嬷。苏麻嬷嬷已经八十九岁,却是耳不聋、眼不花,看着精神矍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听了十二阿哥的话,摇头道:“旁人送礼,送的是上官,你不用跟着,那是亲哥哥呢,等到二月里几个小阿哥‘抓周’,你好好的预备份礼就行了。”人与人之间的牵绊,就是这样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说今天收了十六两金子,明天就要还回去。十二阿哥没有同母兄弟,在皇家也没有亲近交好的兄弟。

        苏麻嬷嬷晓得他的性子,也不催促他。如今有了喜欢亲近的兄嫂,苏麻嬷嬷就也提点他亲戚往来的长久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宫里的皇子们,都是她看着长起来的。九阿哥心肠软,待人实诚,是个好哥哥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阿哥素来听苏麻嬷嬷的教导,就点头道:“那我听姑姑的,不预备年礼,预备明年的‘抓周’礼……”九皇子府,正房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身边除了白果,还有小松。上房也补了两个丫头,一个叫霜月,一个叫腊月,不过眼下只能给白果打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松就被抓过来记账。一本是收礼的册子,一本是送礼的册子。官场三节两寿中,年礼默认最重。

        亲戚往来也是,年礼比其他节礼都重些。内务府各郎官送的礼,有去年的例,大同小异,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江宁织造曹寅的年礼中,除了各色宁绸、宁缎跟银封之外,还有江南的小儿玩具四样,松江细布四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瞧着就比去年用心。舒舒叫白果清点了入库,又吩咐小松将这个记上一笔。

        东西不多,可是透着亲近,有示好的意思。等到九阿哥回来,舒舒就给他看了这个,道:“是因为曹顺的缘故?还是因为曹格格的缘故?”曹顺眼下是皇子府的三等侍卫,曾是曹寅的嗣子,后来曹寅得了亲生子后,曹顺这个侄儿归宗,如今跟着九阿哥,日后前程也有了着落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曹格格,眼下是十五格格伴读,养育宫中。宫里日子好坏,有人照顾没人照顾就是两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这个内务府总管,也算是现管了。九阿哥看了多出的几样,撇撇嘴道:“曹师傅有些小气啊……”舒舒道:“不惹眼挺好的,要是多了,爷收着也烫手。”九阿哥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礼单,递给舒舒道:“瞧瞧,这是什么,好好掌掌眼……”原来江南首富之子季弘进京了,今天去了内务府,这是呈给九阿哥的年礼礼单……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63115353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