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心里不自在(第一更求月票)

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心里不自在(第一更求月票)


虽说季家的礼单过了明面,可是九阿哥没有急着见季家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抻抻他们,要不然他们还真以为财能通神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跟舒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不能让商贾人家鄙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没有人放下架子与季家争风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像明珠似的,将家奴放出去,就混成了直隶首富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那银子,到底是落到谁手中,还用说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指了苏州东山岛橘园那一项道:“爷,这东山岛就在太湖里啊,真是想什么来什么,回头安排人在这里修造别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安排妥当的人过去,就能寻找适合养珍珠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欠身过去,讶然道:“倒是忘了这个,还真是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想着御前反应,九阿哥道:“不着急,再等两年看,咱们也要留一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着今日皇父为了让小老婆吃上洞子菜,要跟自己明算账的样子,他觉得有些没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将舒舒搂在怀里,道:“宫里不是爷的家了,是汗阿玛的家,咱们往后行事,先可着自己个儿,再想其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内务府惹眼、容易贪墨的衙门分割出去,再看两年。

        牛痘明年推广了,他这功劳也积攒了几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要知道自己初封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哼,要是这父子之情成色足了,他分银子给皇父也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成色不足,那这是生财的法子,就在手中握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拍了拍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    搬出来一年多了,才明白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还没有正式封爵,可是他们确实已经是宗室候补了,每一个皇子,都是新的一支宗室的老祖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道:“和嫔遇喜,要迁承乾宫正殿,估计宫里妃母、嫔母都会不自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舒舒想了下宁寿宫请安的位次,道:“屋子是死的,人是活的,除非晋贵妃,否则排位还是会在几位妃母之下,娘娘不会放在心上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早些年,那就说不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宫里是论资排辈的地方,也不单单是论资排辈的地方,皇上宠爱排在最前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如宜妃“无子封嫔”,如德妃单独封嫔,后来居上,封妃排在荣妃之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眼下皇子们成年封爵,妃嫔们还牵扯到皇子阿哥的体面,轻易不会让后头人跑到前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道:“汗阿玛还是重出身,王贵人入宫十多年,生了两个皇子,之前一直庶妃,去年才封了贵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比之下,入宫就是贵人,一年后封嫔的和嫔就升的太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王贵人,舒舒想起一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历史上的十八阿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还投胎到王贵人肚子里,那就是十九阿哥了,也是康熙四十年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,康熙的好消息还会再来一个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宫里的消息,素来瞒不住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没满三个月,没有广而告之,可是承乾宫正殿总不会无缘无故扫洒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心里都有了猜测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十五这天,宁寿宫请安的气氛就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先有座次的是六妃四嫔,十位主位,钟粹宫封宫、荣嫔降位不出,就撤了一个座位。

        后头佟妃精神不足,太后停了她的请安,让她好好休养,就又撤了一个座位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八个座位,和嫔居末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坐着的妃嫔也好,站着的贵人也好,都望向和嫔。

        宜妃跟惠妃对视一眼,倒是神色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们这样的身份,升也升不上去了,早就看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德妃则是摸着左手腕上的串珠,心里不自在。

        东西六宫,十二个院子,地位也分了高低。

        听着是承乾宫跟翊坤宫最好,是给贵妃预备的,可实际上这院子好坏,还要看与乾清宫的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景仁宫跟永寿宫距离乾清宫更近,所以论起来,这两个院子的位置不亚于承乾宫跟翊坤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孝懿皇后为皇贵妃时住景仁宫的缘故,温僖贵妃则分在永寿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佟妃住永寿宫,大家也无话说,谁叫她姓佟,是皇上的亲表妹。

        景仁宫空置,这个院子大家也不惦记。

        佟家两代皇后住过,除非再册皇贵妃或新皇后,否则也没人配住那个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宜妃住翊坤宫,也名正言顺,第一宠妃,诞育四位皇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和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谁能服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要说德妃只是心情不自在,那僖嫔跟良嫔则是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    承乾宫正殿收拾出来,等到和嫔生育有功,一个妃位跑不了,到时候位次就要在她们上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僖嫔是觉得悲凉,良嫔则是愧疚难安,觉得对不住八阿哥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小辈的太子妃与皇子福晋,就只能当没看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庶婆婆怀孕,生小叔子,这也轮不得她们插嘴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后这里,则是笑眯眯的,不理会嫔妃们的眉眼官司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子多福,阿哥多少也不嫌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都“三九”天气,外头冷,雪也连上了,即便太监们扫雪,可是道路也湿滑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后就对和嫔慈爱道:“年前的请安先停了,年后什么时候请安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和嫔起身,脸颊微红,回道:“谢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用的是蒙语对答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坐在宜妃身后,看了和嫔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周全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记得清楚,和嫔刚入宫的时候,不会蒙语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十七年北巡的时候,七福晋学蒙语的时候,还是贵人的和嫔才开始学蒙语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两年半,瞧这样子,日常听说都没问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想也是,这一位是康熙末年最宠的妃子之一,先是无子封嫔,后又无子封妃,福气在后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要只是凭着年轻美艳,宠爱也不会那样长久,还是性子周全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乾清宫的大答应,都是挑出来的美人,有小选出来的内务府秀女,还有这几年江南献上的汉女,可都是半主半奴熬着呢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请安完毕,众妯娌出了宁寿宫。

        七福晋早憋得不行,挎着舒舒的胳膊道:“这开了怀,体面还在后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舒舒没有接话,而是道:“不好说这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明白七福晋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谁叫康熙跟其他皇帝不同呢,比较长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荣嫔早年受宠,十年生产六回。

        宜妃跟德妃后来居上,前者十年生三子,后者十年生三子三女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敏嫔跟王贵人,也都是连着生育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嫔这皇子还没有落地,就已经是内定了一个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皇子落地,以后再生育,还怎么晋呢?

        三福晋、四福晋、五福晋等人,或是年长,或者性子稳重,都不提这个。

        三福晋跟四福晋道:“你们家还摆‘百日酒’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四福晋是九月二十生产,等到小阿哥“百日”正好是除夕。

        阖家团聚的日子,没法摆酒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摆酒,要么就提前,要么要延后到正月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四福晋摇头道:“我们爷说了,等到‘抓周’的时候再摆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非要张罗一回也行,帖子派出去,旁人也会给面子,只是没有必要给旁人添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务府这里,也从钦天监拿到了宜迁居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腊月十八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等到腊月十八,和嫔就从承乾宫后殿迁正殿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这里,安排人手办好了此事,已经在等着封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年腊月二十二封印,明年正月十九开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日子都是钦天监择吉选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年的年假二十七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张保住不在,九阿哥就换了高衍中道:“将下头人排班的时间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本堂衙门这里有两个主事、两个委署主事,六十四个笔帖式。

        衙门里封印,可是还要安排人值守,防着解决些突发事件。

        高衍中已经准备好了,递给九阿哥道:“奴才已经排好了,九爷您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值守的人,要有个能做主的,所以就是高衍生跟四个主事牵头,分了这二十七天。

        除夕当值的按照三天算,元宵节当值的按照两天算,如此虚算出来三十天,大家抓阄排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笔帖式,有四个空额,有六个因疾请了假的,剩下五十四人排班,给他们打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高衍中没有说将除夕跟元宵节的日子排给自己,也没有指定给下头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安排,很是公平公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以高衍中的身份,本不必做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他并不托大,跟下头的主事关系也融洽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就不多嘴,只道:“高斌成亲的日子没几日了,预备的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衍中笑道:“都预备齐了,这两日就要派帖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点头道:“那爷等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衍中父子都是他提挈起来的,这几年也干了不少事儿,这个体面九阿哥要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回家,九阿哥就给舒舒提及此事,道:“爷给高斌预备什么礼呢?之前想着帮他补个缺,也全了主仆一场的缘分,善始善终,眼下倒是不知道该预备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舒舒道:“爷可以问问四爷,如今高斌跟着四爷当差,四爷指定也要赏的,爷从例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点头道:“那爷就不操心了,比照着四哥的赏赐预备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眼下婚嫁,多是选双日子,可因念着新人的生肖属相八字之类的,也不乏单日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高斌成亲的日子是腊月二十五,就是单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,核桃送嫁妆的日子就是二十四,添妆的日子可以放在二十三之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也给预备了添妆,按照小椿先头出嫁的例,是一柄十六两重的镶珊瑚镂空金如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完)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63019256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