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辞旧(第二更求月票)

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辞旧(第二更求月票)


最新网址:www.ibiquges.info        到了次日,一大早觉罗氏就带了珠亮过来,接了伯夫人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扶了伯夫人的肩膀道:“初二我跟九爷家去,阿牟就一起回来吧,初三还要去海淀,乱糟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伯夫人夏天的时候跟着他们去过海淀,听了这个,不放心了,道:“这几日又开始下雪了,海淀会不会更冷?”

        舒舒道:“没法子,也要随大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让儿子们住着方便,康熙先后叫人修了两处阿哥所,这个时候可不是躲懒的时候,还是要往前凑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叫康熙怎么看呢?

        真当出宫了,就是分家了?

        珠亮手中抱着个襁褓,里面是满脸好奇的尼固珠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将尼固珠带回伯府,还是挪回上房之间,舒舒与九阿哥觉得还是让伯夫人带回去为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天除夕,夫妻俩一个要去太后宫请安,一个要去参加太和殿赐宴,都不在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后天大年初一,夫妻两个还要入宫拜年,也要中午才能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尼固珠留在家里,也是奶嬷嬷跟保母看着,叫人不放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则是跟在觉罗氏身边,小声说道:“福松的差事差不多快好了,快的话二月初就能家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觉罗氏得了准信,欢喜不已,看着九阿哥神态都慈和了许多,道:“好,好,阿哥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因福松不能回家过年,今天觉罗氏过来,还带了两身新衣裳,给福松过年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过年本就是阖家团聚的日子,这缺了一个人,怎么能不惦记?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不说旁人,只提福松,也让觉罗氏少了惦念,多了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珠亮看了眼姐姐,又看了眼九阿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姐夫,越来越像寻常人家的姐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在讨好额涅吧?

        董鄂家的马车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与九阿哥站在大门口目送着马车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马车到了街角拐弯不见,夫妻两个才转身回了宅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恋恋不舍,道:“也不知道大格格会不会想咱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舒舒想着尼固珠的秉性,道:“有一堆舅舅陪着玩,应该想不起咱们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还真是猜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尼固珠到了伯府,小三、小四几个就都凑到伯府等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觉罗氏这里也正忙着,叫他们兄弟带小七,他们将小七也抱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七一岁八个月,已经能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尼固珠还是头一次见这么大的小孩子,拉着小七的袖子,就往小七身上爬。

        伯夫人忙拦住,道:“这个舅舅可抱不动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小七脾气很好,任由尼固珠折腾,也是好奇地看着尼固珠。

        小三、小四都十四岁了,看着身量跟大人差不多,只是因抽条的缘故,看着很是单薄,不过抱尼固珠还是抱得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尼固珠也是来者不拒,谁抱都行,就是抱上了必须要去外头转一圈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舅舅们都在跟前的时候,她就挑拣了,可着小二、小三来,不要小四、小五。

        小五还罢了,身量不足。

        小三跟小四有什么区别么?

        看的小四都莫名其妙的,跟伯夫人抱怨道:“阿牟,我跟三哥有什么不一样么?怎么尼固珠更爱让三哥抱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是双胞胎,长得本来十分相似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两年小四除了读书,骑射也复习着,看着黑了些,才成了八分相似。

        伯夫人指了指小三身上的红衣裳,道:“小孩子爱鲜亮色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四觉得应该是这个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下午,小六从宫里回来了,也成了被挑拣的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依旧小黑炭似的,爱说爱笑的,也稀罕大外甥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他年岁在这里,身量矮,脸色还黑,尼固珠就不肯让他抱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四才明白过来,这外甥女不仅挑衣服颜色,还看个头与脸,不喜欢个矮与脸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尼固珠如鱼得水,过的肆意,丝毫没有换地方的不安与拘谨,比在家里的时候还欢实。

        伯夫人见了,也放下心来,怕舒舒跟九阿哥惦记,打发榛子跑了一趟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舒舒与九阿哥正安排人去南苑,给福松送新衣裳跟食盒,都是些耐保存的饭菜。

        听了榛子的禀告,夫妻两个却是放心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女儿,夫妻两个也想起儿子来,跑到后罩楼陪着丰生与阿克丹玩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天还要早起,夫妻两个就吃了晚饭,泡了脚,就躺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怪不得书上说日月如梭呢,这时间过得太快了,爷还记得去年过年的情景了,这就又一年了……”九阿哥唏嘘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摸着肚子,去年这个时候,她的肚子大的怕人,正是夫妻两个提心吊胆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想想,好像就在昨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往后会一年比一年过的,丰生他们见风就长,咱们到了二十,就奔三十、奔四十去了……”舒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伸手压在舒舒腰上,嘀咕道:“爷可不想成老头子,瞧瞧大哥,都长劣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舒舒笑了笑,谁能永远是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 青年、中年、老年,岁月如水,川流不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次日卯正,夫妻两人就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用了早膳,两人就都换了吉服,换了吉服冠带,出了皇子府。

        北官房这条街上,各府门口都停了马车,也有侍卫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十福晋与十阿哥已经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夫妻两个照例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十福晋脸上涂了不少粉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舒舒跟十福晋上了马车,十福晋才小声道:“前几日没歇好,眼下乌青,看着就不对劲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舒舒已经听九阿哥说了十福晋还有两个兄弟,总比只有他们兄妹两个要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十福晋吐了口气,道:“我也想开了,有额赫在,会好好安顿我阿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舒舒道:“事已至此,想开就好,都说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,说不得慢慢调理,就会好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要是郡王福晋再年轻些,事情更好解决,扶持长房孙子就行了;可是郡王福晋也是将五旬的人,应该还是会选择让次子还俗,继承王府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看为了消弭内乱,应该会让台吉或台吉的儿子出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起来不近人情,却是保全大家的最好法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十福晋双手合十道:“盼着长生天跟佛祖保佑!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个马车里旁,九阿哥看了眼前头,跟十阿哥,道:“贝子府门口也停了马车,看来脸治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十阿哥道:“应该是吧,富察氏没有正式诰封,除非特旨,否则没有资格入宫请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想起了二所的日子,感觉也很久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话的功夫,八贝子府门前的马车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往远眺望,四贝勒府门口的马车也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看了眼八贝子的马车,又生出好胜之心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求多高爵位,只要比八阿哥高一级就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样的话,八阿哥能气个半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兄弟两个也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都到了神武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位皇子福晋从这里下车,几位皇子要去前朝,则是绕道西华门入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妯娌四个一色的妆扮,剩下的就是高矮胖瘦的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跟十福晋下车时,四福晋正跟八福晋行拉手礼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四福晋养胎坐月子,妯娌两个大半年没见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八福晋脸上原本显眼的疤痕,变成了浅粉色印记,四福晋也代八福晋欢喜,道:“养的好,养的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八福晋也全无前两年的尖锐,带了几分感激道:“谢谢四嫂叫人送的三七,前后用了半年,差点儿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福晋道:“外道什么,那个寻常也用不上,自然要可着你先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舒舒跟十福晋上前,给两位嫂子见礼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她们两个跟八福晋没有什么话说的,就是打了个招呼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进了宫门,十福晋就跟四福晋往东六宫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在边上停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八福晋见状,望向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道:“八嫂先行,我在这里等等五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八福晋却没有立时就走,道:“一起等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不投机半句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也没有什么好与八福晋攀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八福晋,摸了下她的脸,犹豫了一下,开口道:“九弟妹,不知道九阿哥手上的地,还有带温泉眼的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半年她在治脸,也收集了不少保养容貌的方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有一个敷脸的方子,注明在泡温泉后使用更佳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成年的皇子阿哥中,就他们家没有在小汤山买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晓得自家还握着十来万亩的地,有泉眼的也有一些,就是离行宫位置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是宫里,人多眼杂的,她也不好表现出对九阿哥外头的事情了如指掌,就道:“我不怎么过问我们爷外头的事儿,还真不大清楚,您要是不着急,今儿回去我跟我们爷问了,再给您回信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八福晋点头道:“那就麻烦九弟妹,我想要带两个泉眼的地,价格上面随行情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有陪嫁银子,还有陪嫁产业的出息,自己给自己买些地,盖个别院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她不会花自己银子的,会花贝子府公中的银子,就不在乎价格高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想起八福晋方才动作,也明白她买温泉庄子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养颜。

        挺好的,省得斗鸡似的,跟妯娌争短长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八阿哥无子,真要泡温泉泡多了,说不得儿子更没影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昨晚失眠了,今天废,第三更明早十点左右,大家早点睡。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完)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62633133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