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开口(第二更求月票)

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开口(第二更求月票)


九阿哥还在等舒舒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就带了几分认真,道:“看书、赏景、尝美食,这些是小时候的愿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她顿了顿,道:“现下觉得这些没有那么重要了,只想着爷平平安安的,丰生他们健康成长,阿玛、额涅跟阿牟都长命百岁,书上说女子目光短浅,陷于内宅,我也不能免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摇头道:“这怎么就目光短浅了?爷心里盼着的也是这个,只是这个算不得喜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舒舒道:“喜好赚钱,银子富裕了,万事从容,或是满足自己,或是想要发善心,都随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欢喜道:“咱们都是一样的,爷也这样想的,到时候就算爵位比旁人低,俸禄少也没事儿,咱们自己花钱当大爷!”

        十九岁了,又长大一年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也明白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心些,不必强求。

        八阿哥就是前车之鉴,走到今日地步,就是强求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夫妻两个闲着没事,将年前的收入都算了一下,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府中上下都是朝廷跟内务府供应,他们就是预备一份赏钱,如此一年收入结余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邢海到云南了,往后茶叶是大头,茶树都养起来后,一年几千两银子不成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说到这里,有些得意,道:“爷前年多会抓机会,要是没有年希尧在那里任同知,也不好叫人置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南虽是从前朝就开始教化,可跟其他行省还不同,多有土人,是流官跟土官混合的地方,外乡人不好立足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道:“欠了个人情,爷记得些,回头年大人资历够了,就帮着在吏部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点头道:“嗯,爷肯定要还个人情的,只是他去的是云南,地处偏远,这边的官员不是三年升转,总要满两任,年希尧是同知,这种地方考评不会差的,他阿玛又是督抚大员,云南巡抚对年希尧也会给予照拂,等到任满,爷给他打听直隶的知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京旗出去的官员,都盼着早回京城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年希尧的同知不是掌印官,回京城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真想在六部司官上混日子,也不会外放偏僻穷苦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同知、知府、道台或按察使、布政史、巡抚,而后回京为侍郎,这才是外放官员的升迁之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对年希尧印象挺好,九阿哥当时的请托很是无礼,可是这两年年希尧也照拂周全,并无巴结之意,有些文人的信义在里头,君子一诺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在年羹尧问罪后,年希尧这个胞兄却依旧能被雍正起复,善始善终,这人品能力肯定都没得挑。

        夫妻两个又提及季家送的龙井茶园,九阿哥道:“往后家里就有两种茶了,再送节礼,就添上这两样,也体面周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舒舒想起了三十七年的三月,自己从宫里出来,常想着在京城开茶庄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普洱茶跟龙井茶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得了太湖的橘园,那太湖的碧螺春还远么?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盐茶都是户部税收的大头,之前在都统府,勋贵人家,打发人出京去置些茶园,在京城开茶庄,就是增加收益;到了他们眼下这个身份,反不好弄那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打小闹不值当,动静大了太惹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就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看着九阿哥道:“只盼着十七阿哥种痘成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点点头道:“那爷也盼这个吧,今年也没有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十七阿哥种痘成功与否,关系着牛痘疫苗是否下一步推广,也关系着明年十八阿哥、小七他们种痘,还有后年的丰生兄妹种痘。

        夫妻两个说完这些,就早早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次日归宁,还要赶早。

        都统府来接人的马车,卯正二刻就到了皇子府外。

        车接车送,也是娘家对出嫁姑奶奶的看重。

        来的是珠亮跟小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昨天舒舒跟觉罗氏再三强调的,不让齐锡来接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是奔五的人了,舒舒可心疼老阿玛,舍不得他大早上出来折腾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与九阿哥也早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丰生跟阿克丹还在睡梦中,也被包进了襁褓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年归宁的时候,夫妻两个带的随从不过十多人,今日多了两个小阿哥,就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齐嬷嬷跟着,每人身边还跟着一个乳母,一个保母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几辆马车,浩浩荡荡的往都统府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辰初,一行就到了都统府。

        齐锡夫妇带着几个儿子,已经在门口等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丰生已经醒了,见着身边都是熟人,也不怕生,好奇地看着齐锡跟觉罗氏。

        祖孙之前见过面,可是丰生当时太小了,自然也不会有印象,现下看着就是眼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克丹还睡着,看着乖巧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见状,也就放低了音量,怕吵醒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家四口被迎进正房。

        伯夫人带着尼固珠已经在西次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见状,仔细看了伯夫人两眼,见她没有不自在的地方,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应该是早上过来的,挺好的,看着心态平和,不再是早先那种不爱见人、不爱应付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尼固珠正精神着的,眼睛看到舒舒,小胳膊就使劲勾着,嘴里也没闲着,“啊啊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孩子,最是眷恋生母。

        没看着的时候还罢了,看见的时候还是透着亲近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克丹被尼固珠的大嗓门惊醒了,睡眼朦胧地看着四周,正好看到舒舒去了外头斗篷,抱着尼固珠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家伙不干了,从襁褓中伸出手来,开了口:“涅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家一下子安静下来,都望向阿克丹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克丹杏核眼忽闪着,直直地盯着舒舒,伸手重复了一遍:“涅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会叫人了!

        虽说叫的还不真切,可是也是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从保母怀里接过阿克丹,欢喜道:“会叫额涅了?十个月就会说话,阿克丹可真厉害!”

        抱着尼固珠的舒舒也带了几分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新手父母耳中,这无异于天籁之音。

        瞧着阿克丹在九阿哥怀里还是保持着伸手的姿势,满脸的依恋,得不到回应,眼睛里就是一泡泪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哪里忍得住,将尼固珠送回到伯夫人怀里,从九阿哥手中接过阿克丹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克丹到了她怀里,小脑袋贴着她的肩窝,很是乖巧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齐锡跟觉罗氏看着,心都要跟着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珠亮看了看尼固珠,又看了看阿克丹,这外甥女动若狡兔,像个小阿哥;这外甥则是含着一泡泪,看着就娇气,像个小格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望向安安静静的丰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长相,太可亲了,跟小七像兄弟两个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子不小,可是十几口子都在这里,还有四个孩子,跟着侍候的人,挤得满满当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觉罗氏就催齐锡道:“你们陪九爷东屋说话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要不然这屋子里别说坐了,地上都站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齐锡点头,招呼九阿哥去东屋。

        珠亮带着几个弟弟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六不肯走,道:“我跟大姐半年没见了,一会儿再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屋子里一下子宽敞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丰生跟阿克丹也去了襁褓,被放在炕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小七本安静坐着,眼睛一直跟着尼固珠转。

        舅甥两个相处几日,已经成了小伙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又多了两个比自己还小的小孩子,小七眼睛就有些不够使,看看丰生,又看看阿克丹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克丹虽坐在炕上了,可手里还拽着舒舒的袖子,舍不得分开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六上回见丰生与阿克丹还是在畅春园的时候,想着方才阿克丹说话了,他就多看阿克丹两眼,道:“舅舅,我是舅舅,六舅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克丹看了小六一下就移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小七在旁摇头道:“不舅,是六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六咧嘴笑道:“他们跟小七叫的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落,尼固珠已经对着小六开口了:“咯咯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六惊喜道:“大格格也会说话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尼固珠小脸上满是得意,趴在伯夫人膝盖上,指了小六:“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伯夫人笑道:“不能跟着你小舅舅叫,要跟你两个哥哥一起叫,这是舅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长的一句话,尼固珠就听不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伯夫人就指着丰生跟阿克丹道:“这是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她又指了小七跟小六,道:“这是舅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舅舅”对尼固珠来说还太难了,她就听着伯夫人的话,指了丰生跟阿克丹:“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跟个小人精似的,舒舒看的直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个月开口,应该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换了其他人家是寻常事儿,可是三胞胎能这样,就很让人欢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觉罗氏对舒舒道:“还笑呢,回头可不许偏疼了哪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们家偏疼舒舒,那是有个先来后到的问题,长女到底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三胞胎这种,确实叫人为难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克丹的体型在三兄妹中比较分明,性子看着也弱,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他是嫡次子,这个宠爱多了,不是好事,说不得就是乱家的根源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子府可是有爵位传承的,乱了次序,伤骨肉情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觉罗氏不是要插手女儿的家事,只是提醒在前头,省得往后兄弟不和,舒舒跟着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舒舒伸手摸了摸丰生的头,点头道:“额涅就放心吧,我晓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下一更,7月13日10点左右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62423983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