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迟了一步(打滚求月票)

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迟了一步(打滚求月票)


说完十四阿哥的事儿,九阿哥想到了高斌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过了元宵节,不单八旗选秀要开始,部院与内务府笔帖式考试也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就有些关心则乱,道:“四哥,高斌那小子不会落榜吧?我还指望他外放直隶以后,秋天玉米跟土豆能收了,就弄内务府烧锅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计划的好好的,一环连着一环,要是耽搁了,又要拖到明年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道:“给他找好了老师,也让他参考了历年考试卷子,这几个月他好像也用功,临阵磨枪,剩下的就看他争气不争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府上的典仪,正好有一个也是笔帖式出身,参加过笔帖式考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就将高斌应试之事,交给了那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那典仪的说法,高斌差不多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道:“哼,要是高斌这小子敢耽搁四哥的差事,就丢到通州下头做县丞去,十年八年在八品的位置上猫着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没有接话,他对高斌还是比较满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内务府子弟,比勋贵子弟更接地气儿,也能安下心来好好当差。

        像高斌这样资历,之前给九阿哥做过长随,也有些功绩,直接补侍卫就是从五品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高斌想着的却不是品级,还是想得民生之事,惦记着做临土官,造福一方百姓,这个志向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又想起曹顺来,道:“四哥,真要说我府上的人手,曹顺是个能用的,他跟在曹寅身边历练了六、七年,经济账目什么也通,就在我府上做个跑腿的,还真是可惜了,户部有什么缺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顺跟高斌还不一样,高斌年岁小,从头开始熬,曹顺却是二十好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在曹寅身边历练不说,到了九阿哥这里,也独自办了几次差,走南闯北的,自己能支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摇头道:“有世职世爵那些人,惦记补缺的多着,六部里的满缺又是有数的,正六品以下的缺还是旗缺,限定旗籍,从五品开始才是公缺,就算勉强进去,升转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八旗武官转部院文官,不是平级,正三品参领补五品郎中,从三品、正四品武官补从五品员外郎,正五品补六品主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曹顺想要进六部,这个时候不合适,最少要熬到一等护卫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之前高斌没有先补个皇子府侍卫,而是打算以文官入仕,因为从五品侍卫过去,也就是笔帖式了,还要先找到缺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点头道:“那我晓得了,先不管他,过几年看内务府的缺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务府这里用人,就没有那么多规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不赞成道:“就算他能干,就先用几年,好的都撒手了,剩下一堆混饭吃的,不成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讪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晓得这说的是桂丹跟桂元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是巧了,桂丹额涅年根底没了,桂元祖父也在病中,听说小辈侄媳妇这就没了,想着郭络罗家这一年治了好几回丧,难受了一回,一觉睡过去了,就是除夕当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大年下的,也没有法子报丧,就在家里直接停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爷子辈分高,年岁大,上面也没有长辈了,就打算停了“七七”,桂元也就跟桂丹一样,开始守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身边侍卫本来就不多,这一下子少了两,就比较显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就觉得九阿哥心软,弄了这么多吃白饭的,正经干活的人少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怕他接着絮叨,岔开话道:“对了,四哥,十三阿哥先去哪里学差事,可有准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道:“户部,过来先看这几年河道的总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的比较笃定了,显然御前已经露出口风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笑道:“那可真不错,有四哥您在,也不用担心被人欺负了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道:“没有人敢欺负皇子,就是怕别有用心的人凑上来,拐带坏了阿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点头道:“皇子阿哥,就是个香饽饽,谁不惦记着咬一口?我想着多留十二阿哥在内务府学几年差事,就是担心这个,不是明面的不恭敬才是欺负,被占了便宜也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落,五所就有些不对,似乎有些喧嚣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与四阿哥就住了话音,望向五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哐啷”一声,五所的大门推开了,里面跑出一个人来,正是十四阿哥的总管太监,抬脚就跑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了四阿哥与九阿哥,那总管来了个急刹车,急促道:“四爷,九爷,弘昱阿哥发病,要请太医!”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与九阿哥听了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忙指了自己的马,道:“别耽搁了,骑爷的马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儿功夫,四阿哥已经往五所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见状,也忙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园子里灯火通明,大家跟无头苍蝇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阿哥们还小,过来吃席,都带了保母、太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本在厢房候着,这会儿功夫都涌出来,担心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了四阿哥与九阿哥,大家都退避两侧。

        宴客地就在前屋中堂,没等四阿哥与九阿哥进来,十三阿哥就迎面冲了出来,手中抱着昏迷不醒的弘昱,脸上也带了惶惶。

        瞧这样子,他是不敢耽搁,想要直接将人送畅春园太医值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四哥,九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了两位哥哥到了,十三阿哥如同得了主心骨,道:“弘昱昏厥了,还起了疹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鼻子抽了抽,觉得不对劲,讶然道:“这是吃酒酿鸡蛋醉了?不对啊,这酒味怎么这么大?”

        十三阿哥一愣,也望向怀里的弘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酒味确实很明显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四阿哥随后出来,脸色青青白白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望向旁边膳房,高声喊道:“小棠小棠,端牛奶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前几年舒舒念叨着不让十三阿哥与十四阿哥喝酒的时候,曾提过一嘴,小儿受不得酒气,要是醉酒了,可以用牛奶催吐,省得身上受不住,中了酒毒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子的分例,是有牛奶的,备着做奶茶用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应答声,小棠端了一海碗牛奶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望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棠却是迟疑道:“主子,这牛奶是凉的,能给小阿哥喝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接了过来,道:“催吐的,应该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瞧着弘昱这样子,就是中了酒毒的样子,时间要紧,来不及加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三阿哥与四阿哥在旁,也明白了九阿哥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三阿哥依旧抱着弘昱,四阿哥将弘昱的嘴巴给打开,九阿哥在旁就往里灌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弘昱牙关紧闭的,牛奶流出的多,灌进去的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阿哥额头都急出汗来,却是不敢太使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说话声,四阿哥被推开,是大阿哥得了消息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才乱糟糟的,弘昱的保母就跑去头所报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五所院子,就是这个情形,大阿哥看明白了,顾不得细问,就接替了都四阿哥的位置,去掰弘昱的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双手颤抖着,却是没有惜力气,捏着弘昱的下巴,将孩子的嘴巴给捏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吐了口气,继续往里灌,可是弘昱昏迷着,并不吞咽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额头上也都是汗了,他就将牛奶碗递给大阿哥,道:“大哥,您试试渡着喂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大阿哥听了,立时接了牛奶碗过去,“咕都咕都”地喝了几口,而后给弘昱渡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成功!

        大阿哥继续第二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回头催着小棠来:“快,快,再来一碗!”

        前头这一碗,零零碎碎的,撒了大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棠转身就跑,又取了一碗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阿哥手上的牛奶碗已经空了,就换了新的牛奶碗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装汤的大海碗,直径八寸,容量一斤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碗半牛奶灌下去,弘昱的小肚子明显地鼓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阿哥看着手中的空碗,有些无措,望向九阿哥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也拿不定主意,再喝下去,肚子不会撑坏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昱终于有了反应,小身子扭着,从仰着的姿势,成了趴在十三阿哥臂弯上,侧趴着的姿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哗啦哗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口一口的牛奶喷射而出,嘴角都是白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四阿哥正在一旁,正有些怔忪,躲避不及,被喷个正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阿哥一把扯开他,道:“怎么还傻了?躲远些,别跟着裹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十四阿哥如同提线木偶似的,换了地方依旧是身子僵硬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的视线都在弘昱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弘皙站在人群后,脸色也不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握着拳头,心里“砰砰”直跳。

        事情闹大了!

        十四阿哥这个始作俑者没跑!

        那他呢?

        福禄寿喜的碗,只要一看席面,就能晓得是他调换了弘昱的酒酿鸡蛋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自己说不是故意的,可皇上跟直郡王会信么?

        禄字碗,总共有两只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他们桌上的,还有西边大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将那边的碗换到这边来,就是两个禄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医查看,只会看到两个碗里的东西差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弘皙后退了两步,转身想要回屋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见四阿哥已经到了堂屋门口,正吩咐两个太监道:“将屋子看住了,席面上的东西,谁也不许动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场席面,吃出了事情,四阿哥想的就多些,怕有人在席面上动手脚。

        弘皙转过身,额头的冷汗更多了,身上发虚。

        迟了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机会了……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61629525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