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弟弟去哪里(打滚求月票)

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弟弟去哪里(打滚求月票)


  弘皙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。

  难道要说过来就见十四阿哥脸色不好,有了防备,留心了酒酿碗的字?

  那就成了他心怀叵测,故意换弘昱的酒酿碗……

  他垂着眼,嘴角耷拉着,只看着地上的地砖。

  论迹不论心,论心无好人。

  他就是爱护堂弟不行么?

  就算酒酿碗没有那么烫,可是就想示好、表示体贴了一下不行么?

  他这姿态一出来,大家就晓得不用问了。

  四阿哥跟大阿哥道:“席上的东西叫人看着了。”

  所以即便弘皙不回答,只要做了什么,也有痕迹可循。

  九阿哥则是四下里看了一下,道:“十四阿哥这混账跑哪里去了?怎么十三阿哥也不见了……”

  说着话,他去了外头。

  就见十三阿哥与十四阿哥的贴身太监都在。

  “你们在这里杵着,你们主子呢?”九阿哥问道。

  十四阿哥的太监的脸色惨白,“噗通”跪了,道:“九爷,我们主子不见了……”

  “哈?”

  九阿哥惊讶出声,道:“怎么就不见了?”

  那太监哽咽道:“奴才也不知,就是方才十三爷出来寻人,将正院、后院都看了,不见我们主子,十三爷担心我们主子回城去了,已经追去了……”

  九阿哥听着头疼。

  还别说,十四阿哥实际上并不是胆大的人。

  这回闯祸了,不敢面对哥哥们,逃之夭夭也寻常。

  要是在大家责罚前,他自己跑到御前请个罪,说不得就会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。

  九阿哥又望向十三阿哥的太监,道:“十三阿哥怎么追去的?带了人没有?”

  那太监哭丧着脸,道:“我们爷一个人追去的,牵了九爷的马……”

  正好十三阿哥找不到人的时候,这边的太监总管带了太医过来。

  门口停着一匹马,正是九阿哥骑过来的,十三阿哥就直接骑走了。

  九阿哥听了,想要跳脚了,这怎么一个一个都不懂事。

  眼下天黑透了。

  月亮升起来的早,可是不管是一个人走夜路,还是骑马走夜路也太任性了些。

  九阿哥觉得不妥当,转身进了屋子,跟大阿哥与四阿哥说了状况。

  大阿哥与四阿哥对视一眼,也觉得棘手。

  四阿哥起身,看了弘昱一眼,道:“侄儿看着也乏了,大哥送他回去安置吧,我去叫护军,追一追人。”

  一个半大小子,一个是刚成丁的,谁也不放心啊。

  大阿哥点头,嘱咐道:“追到十四阿哥,别喊打喊杀的,回头问了缘故再说其他。”

  四阿哥点头,不住脚地出去了。

  九阿哥在炕边坐了,嘟囔道:“十四阿哥是不是傻?小三十里,光着腿回去,不得走到半夜去。”

  大阿哥也蹙眉。

  这是能躲的事情么?

  总要有个交代的。

  又不是几岁的孩子,可以任性肆意。

  十四了,就算没成丁,也不能当孩子待了。

  弘皙站在地上,没有人搭理他。

  他听了个真切,晓得十四阿哥跑了。

  他心里恨的不行,真想直接说出福禄寿喜碗的事情来,可话到嘴边就又咽回去。

  就算那酒酿碗不烫,可他想要借此拉近跟弘昱的关系,想要照顾好堂弟,动点小心思不算什么。

  要是说了全部,那就显得憋着坏了……

  这会儿功夫,外头有了动静。

  是三阿哥来了。

  晓得弘晴今晚在五所吃席,三阿哥与三福晋就跟弘晴说好了,让他今晚回南二所住一晚。

  原来眼见着时间不早,人还没回去,三福晋想要打发人过来接弘晴,三阿哥听说了,就主动请缨。

  只能说南五所跟南二所之间隔着两个院子,所以之前这边院子里沸沸扬扬的,可是并没有惊动南二所。

  三阿哥是进了院子,才发现不对。

  静悄悄的,太安静了。

  等看到堂上膳桌还摆着,空无一人,他惊诧了。

  看到东次间有人影,他就拐进来。

  “大哥、九弟,你们也来吃席了?”

  三阿哥好奇道:“不是说十四阿哥只请小的么?怎么还挑着人派帖子?”

  九阿哥摆手道:“我们都是赶过来的……”

  这么多人看着,事情也瞒不住,九阿哥就简单说了,也说了小阿哥们都在西次间。

  三阿哥听了,看了眼闭着眼睛的弘昱一眼,不放心儿子了,道:“那我先看看弘晴……”

  说着,他就转身出去,往西次间去了。

  西次间里,没有大人在,小阿哥们又恢复了欢实。

  弘昇摸着小肚子,看着十五阿哥道:“十五叔,什么时候接着吃饭啊?侄儿饿了,刚才都没吃几口……”

  随着说话声,他的小肚子配合的一阵肠鸣。

  弘晴立时道:“我也饿了……”

  “还有我,还有我……”弘曙也应声。

  十五阿哥也只吃了几筷子,可是这时候方便提吃饭么?

  他有些犹豫。

  十六阿哥也是叔叔,见状就跟十五阿哥道:“哥,大家也不能干饿着,弘昱跟阿克墩吐干净了,也要吃着东西垫垫。”

  十五阿哥点了点头,望向门口的人。

  何玉柱在,听了九阿哥吩咐,给十五阿哥在这边打下手的。

  十五阿哥走过去,就道:“小阿哥们都饿了,让膳房热些吃的送上来吧……”

  何玉柱看了眼炕上躺着阿克墩,正想着怎么跟十五阿哥解释,膳房那边已经叫四爷安排人看管起来了。

  三阿哥已经在门口听了这几句道:“还磨蹭什么?旁的没有,寿桃、寿面呢?还要让小主子们饿着不成?”

  何玉柱出去,找九阿哥去了,他也不好做主。

  九阿哥想了想,道:“叫小棠直接煮鸡蛋,那个快,还不用人手。”

  带皮的东西,这也安生些。

  何玉柱应声下去了。

  九阿哥看着弘皙,不知道怎么安排。

  这个跟十四阿哥还不一样。

  十四阿哥是弟弟,欠揍了,他们当哥哥训斥几句,踹一脚不是大事。

  这个是侄儿,又不是一般的侄儿。

  真要是他们上手打了、骂了的,有以大欺小之嫌。

  大阿哥则是直接对弘皙摆手道:“你过去吧,没有什么要问的了!”

  不能动手,可他心里的气却没有散。

  大阿哥晓得自己的弘昱,性子老实温和,在上书房里对叔叔跟堂兄们都恭敬,对比他小的堂弟、族侄儿也照顾。

  弘皙此举却是存了算计跟不良。

  只是他是伯父,也犯不着跟八岁的侄子对上,这一笔账少不得记在太子身上。

  弘皙站了一刻钟,腿已经僵了。

  听了大阿哥的话,他点了点头,就出去了。

  他理解了太子阿玛的愤怒,这些皇子阿哥都野心勃勃、图谋不轨,否则不会对他全无半点客气。

  九阿哥掏出怀表看了一眼,这都酉正二刻了。

  弘昱已经被放在炕上,闭眼睡得正香。

  九阿哥探身看了,不知道是不是萝卜汁起了作用,觉得脸上的红色褪了不少。

  只是炕上热,弘昱身上穿着全套的衣裳,有些不自在,伸手拉了拉自己的领口。

  九阿哥见状道:“大哥,你抱弘昱回去吧,让他好好歇着。”

  大阿哥听了,迟疑了一下,起身道:“我先送他回去。”

  九阿哥亲自送出来,道:“您也歇着吧,有我呢,回头四哥逮了十四阿哥回来,我会拦着,不叫打狠了。”

  大阿哥不置可否,只看了眼西屋方向,道:“要入更了,安排人送回去吧!”

  这一波小阿哥们都在西花园住,倒是方便。

  “嗯,嗯……”

  九阿哥应着,见到了门口了,想要问一句,讨源书屋要不要安排人跟太子说一声缘故,否则不管不问的,别在让弘皙说到头里。

  可是想着大阿哥与太子的关系,他将话又咽了下去,这个不适合问大阿哥的意见。

  因还在年节里,这一溜阿哥所都挑了红灯笼挂着。

  目送着大阿哥往头所去了,九阿哥转身回了屋子。

  “呜呜……”

  夜风更大了,这郊外空旷,就显得很凄厉。

  九阿哥紧了紧身上衣裳,进了屋子。

  孩子们都在西次间,九阿哥也抬脚过去了。

  三阿哥坐着,正安慰弘晋道:“别担心,你大哥没事儿,刚学喝酒都这样,多喝两回就好了。”

  弘晋老实点头。

  三叔是大人,自然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  弘皙在旁,眼睛看着阿克墩。

  他没有喝过酒,不过看了今晚阿克墩跟弘昱反应,心中警醒。

  酒不是好东西!

  不过等过两年,他大些,也会尝尝的。

  他想要试试,醉酒之后说的话,到底是故意的,还是无意的。

  书上有“酒后吐真言”的说法,就是不知道实不实。

  要是不实,阿克墩就是故意借酒发疯。

  今晚的事情本不与自己相干,要不是阿克墩质问自己,也不会使得自己被审来审去。

  九阿哥在旁坐了,看着大家道:“等一会儿鸡蛋上来了,你们垫垫肚子就回园子吧,不早了。”

  小阿哥们都老实点头。

  只有十五阿哥与讷尔苏没有应声。

  “九哥,十三哥跟十四哥呢?”十五阿哥道。

  讷尔苏也带了担心。

  他在宫里一年,住在乾西二所,挨着十三阿哥,受了十三阿哥不少照顾。

  今年开始,十三阿哥出了上书房,十四阿哥就过来照顾他了。

  他也是知好歹的人。

  九阿哥没说十四阿哥偷跑之事,道:“有事出去了,不用担心,四哥带人接应去了。”

  十五阿哥这才放心。

  这会儿功夫,何玉柱端了鸡蛋过来,还有一盘细盐。

  足有一盆鸡蛋,红彤彤的,有二、三十个。

  十五阿哥与十六阿哥就招呼几个小阿哥,给大家磕鸡蛋吃。

  三阿哥却是越寻思越不对,拉了九阿哥到了东屋,道:“也没人瞧见,怎么就笃定十四阿哥是回城去了?而不是去其他地方?”

  九阿哥道:“这不回城,往哪里跑?园子里都有人守着,他也进不去啊!”

  三阿哥看了眼北面,道:“那,会不会去北花园了?”

  九阿哥摇头道:“他直接回宫跟汗阿玛求情,还有可能逃出生天,敢去求太后庇护,扰了太后清静,就要罪加一等了!”

  三阿哥道:“那三十多里地,这个时候就算进了城,也进不去宫里……”

  还有就是他们出行,不是骑马,就是坐车,这用腿走着,感觉十四阿哥没有那大毅力的。

  被三阿哥说的,九阿哥也拿不准了,道:“那十四阿哥没回城?就近跑了?”

  三阿哥想了想,道:“御马场、御稻田都有值房,海淀镇有官房,挨着这边往北、往南还有几个王公的园子,去哪里不能猫一宿?”

  九阿哥皱眉道:“三哥的意思,十四阿哥不是奔着御前请罪去了,就是躲起来了?”

  三阿哥道:“等着四阿哥跟十三阿哥回来吧,我觉得多半会如此。”

  九阿哥看着窗户,黑洞洞的。

  这要是不走官道回京,而是在附近猫着,那可上哪里找去?

  这会儿功夫,大阿哥去而复返。

  他是安置好了弘昱,过来看看。

  听了三阿哥的猜测,大阿哥真是生了心火。

  做错事不怕,可是这没担当的样子,就过了……

  *

  官道上,十三阿哥骑马,一口气追出去二十里地。

  按照时间看,从十四阿哥不见到这个时候,最多走出来十来里地。

  可是二十里地追下来,都没有人影,十三阿哥不能继续自欺欺人。

  是他猜错了,十四阿哥没有回城。

  更叫人不放心了。

  他调转方向,却是没有策马,而是看着官道两侧,防着十四阿哥躲起来。

  不过十四阿哥胆子小,应该不敢离官道太远。

  他就挑着牛角灯,看着道路两侧,也仔细听着动静。

  夜风呼啸。

  只有鸮鸟的叫声,听着有些瘆人。

  远远地传来马蹄声响。

  十三阿哥勒马避到路边。

  “哒哒哒哒”随着马蹄声渐见,来人也看到了十三阿哥。

  正是四阿哥带了两什护军,策马过来。

  “吁……”

  四阿哥勒马,看清楚十三阿哥的马头方向,就明白了。

  十三阿哥带了担心,道:“四哥,十四弟没有回城,应该是还在园子附近……”

  四阿哥咬牙道:“这个混账东西,真是该好好罚了!”

  心中再生气,还是要先找到人。

  虽说眼下已经立春,可是京城的冬天还没有过去。

  今年又是倒春寒,这七九天气,也跟腊月里差不多了……

  *

  下一更7月22日中午12点左右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61494865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