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少理会(打滚求月票)

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少理会(打滚求月票)


  康熙却没有看三阿哥,而是吩咐太医道:“看看三阿哥手上的伤。”

  太医应声上前,三阿哥将放下的手又抬起来。

  太医看了一眼,道:“皇上,三贝勒伤口有毛刺,需要好好处理后再上药。”

  太子在旁边,看了个正着,才晓得三阿哥手上有伤,不由怔住。

  之前他听说的是三阿哥杀马。

  瞧着伤口,就晓得当时的力度。

  太子不由皱眉,那就跟三阿哥没有干系了,到底是谁弄鬼?

  怪不得刚才自己质疑三阿哥的时候,气氛有些古怪。

  有三阿哥这伤在前头,自己那一番质疑倒显得无理取闹似的。

  太子多了懊恼。

  他的消息滞后且不全,这个就很耽误事了。

  康熙示意梁九功给三阿哥搬了凳子。

  三阿哥坐了,太医拿镊子挑刺儿,用了一刻钟的时间,才处理好。

  随后太医拿了小罐子,将里面的酒精倒在三阿哥的手心中。

  大家似乎都能听到“滋啦滋啦”的声音,就看到酒精在伤处冒着小泡泡。

  三阿哥差点叫出声来,面上带了狰狞。

  等到上药包扎后,已经又过了一刻钟。

  三阿哥的脸色疼的煞白,额头也都是冷汗,终于有些伤患的样子了。

  康熙看着三阿哥,神色和缓道:“好好养伤,不必急着当差。”

  三阿哥是真疼了。

  他也顾不得现在就求赏了。

  其实他心里也有数,就算是论功行赏也不会是这个时候,总要将事情查清楚再说。

  他老实应了,想起一件事,看着太医道:“太医,我这伤处,是不是也要清淡饮食?”

  太医恭敬道:“是,旬日之内当忌辛辣、忌发物。”

  三阿哥望向九阿哥,道:“九弟,你看这……”

  九阿哥很想要问一句,这不都搬回京城了么?

  菜市那么多,洞子菜也有卖啊!

  可是想着三阿哥的秉性,九阿哥还是点点头道:“晓得了,回头就打发人给您送菜去,”

  今天他还是很感激三阿哥的,主要是进乾清宫之前。

  来乾清宫之后,那感激就剩下不多了。

  不过当哥哥的,当着大家的面提了,他应了就是。

  他就是大度人。

  康熙看着儿子们,却有些累了,道:“大阿哥留下,其他人散了吧!”

  大家恭声应着,退了出来。

  大家都在不由自主看太子的反应。

  皇父没有留太子,而是留了大阿哥。

  这也说得过去,今日受伤的是弘晴父子,可被针对的却是弘昱,估计皇父也是跟大阿哥询问可有怀疑人选。

  太子神色木然,又是目无下尘模样,没有搭理大家的意思,出了乾清宫就上了辇,带了随行人浩浩荡荡回毓庆宫了。

  九阿哥还惦记着接妻儿,就跟十阿哥道:“你福晋要跟你嫂子一起出来,估计也会延后,左右无事,你也过去接一趟吧?”

  十阿哥点头道:“好。”

  三阿哥则是跟四阿哥、五阿哥说话,道:“我当时吓一跳,就将大家都提了一遍,想着将此事岔开,这里给你们赔个不是。”

  四阿哥直言道:“三哥要是想要早日升回郡王,当学学什么是非礼勿言!”

  五阿哥也在旁道:“您是不是不会算账啊,大家正感谢您呢,您来这一下子,将前头的功劳都抹了一半,吃亏了!”

  一个两个都这样说,三阿哥不由讪讪道:“那我反省反省,当时就是着急了。”

  十阿哥扬着下巴,轻哼了一声,懒得跟三阿哥掰扯。

  十三阿哥倒没有这样傲慢失礼,可是也觉得跟这位哥哥不是一路人。

  这会儿功夫,梁九功出来了,走到三阿哥跟前道:“三爷,皇上吩咐了,让三爷坐辇出宫。”

  三阿哥脸上发亮,道:“谢汗阿玛恩典,也辛苦梁总管。”

  梁九功忙道:“不辛苦不辛苦,都是奴才分内之事。”

  这会儿,就有粗使太监抬了肩辇过来。

  三阿哥忍了得意,上了辇,跟大家说:“那回见了……”

  七阿哥也走了,他的马停在箭亭。

  他有恩典,允许紫禁城骑马。

  十三阿哥是住在宫里的,并不出宫。

  四阿哥就嘱咐道:“十四阿哥既是禁足中,你就别过去,若是他打发人请你,也找个借口推了,少理会,汗阿玛让你在户部行走,你今天休整一日,明天开始来户部衙门吧!”

  衙门已经开印,大家都要当差了。

  十四阿哥是正月十一送回宫禁足的,至今已经半个月。

  他身上伤早好了,知晓圣驾回宫,肯定还要折腾。

  可阿克墩眼下情形,十四阿哥蹦跶的越欢实,越招恨。

  老实待上半年,比现下就闹腾着出来要好。

  十三阿哥听了,却没有应下,而是带了犹豫。

  九阿哥听了,不赞成道:“四哥,要是没大事转转也成,要不然无缘无故的疏远了,不是让十四弟将十三弟给恨上了?”

  他现在也晓得人情道理了。

  他们这次不搭理十四阿哥,是事出有因。

  可要是没有原因,就直接冷落了,不仅十四阿哥这里落埋怨,旁人看着也显得势利。

  十三阿哥眼下的处境就是如此。

  他是跟十四阿哥一起长大的阿哥,在兆祥所相伴生活了六、七年,读书也是一起读书。

  四阿哥听了九阿哥的话皱眉,想想十四阿哥秉性还真是如此。

  他就跟十三阿哥道:“那就对付着见见就行了,过几日就出门了。”

  十三阿哥听了,忍不住问道:“四哥,发生今日的事儿,还能如常启程么?”

  圣驾原计划二月初一巡畿甸,点了太子、大阿哥、四阿哥与十三阿哥随扈。

  可今天在御前,太子跟大阿哥都不管不顾的,眼见着就是不和睦的样子。

  四阿哥思量了一下道:“会如常启程的,今日是外头的小人作祟,汗阿玛慧眼如炬,不会被这些阴谋蒙蔽,也不会让太子跟大哥继续僵持的。”

  一起出巡,起码面上能和解了。

  九阿哥不耐烦听了,催促道:“四哥,还出不出宫了,要不我们先走了?”

  五阿哥在旁也道:“是啊,是啊,站累了。”

  刚才在乾清宫站了两刻钟,眼下又在外头站了有一刻钟。

  这乾清宫广场距离东华门,也是不短的距离。

  五阿哥羡慕七阿哥了。

  他也想要紫禁城骑马!

  四阿哥这才不说了,跟着大家出了乾清门。

  而后,兄弟四个就分了三路。

  五阿哥走东华门回家,九阿哥与十阿哥走西华门出宫,四阿哥走大清门去户部衙门。

  *

  内务府衙门中,十二阿哥忍不住掏出了怀表。

  不是说九哥入宫了么?

  还没有从御前下来?

  怎么还没有来衙门?

  自己还想要跟他说选秀之事呢。

  八旗选秀初选已经选过了。

  到了二月中旬,就要安排留牌子的秀女留宫住宿。

  如今内廷没有闲着的宫室,只有阿哥所里的乾西四所闲着,还有咸安宫。

  咸安宫早年是端顺太妃跟淑惠太妃所居之处,后来两位太妃随太后移居宁寿宫,咸安宫就闲置下来。

  咸安宫在慈宁宫北侧,挨着慈宁宫内造办的,这边难免人杂。

  可是乾西四所的话,这边还有两个已经成丁的皇子阿哥,也不合适。

  所以到底选哪里安置秀女,还要九阿哥拿主意。

  *

  西华门外,九阿哥上了马车,跟十阿哥唏嘘道:“你说吓人不吓人?就如太子说的,这不单是冲着大哥去的,还是冲着太子去的,一箭双雕,太子还罢了,往后他要当皇帝,吃苦就吃苦,你说大哥这里,跟着瞎掺和,连儿子都牵连进去,你说他后悔不后悔?”

  一边说着,他一边看十阿哥神色。

  十阿哥无奈,道:“九哥放心,我不学大哥!”

  九阿哥点头道:“那就好……”

  说着这里,他忍不住探身凑到十阿哥耳朵边,压低了音量道:“汗阿玛重养生,如今天下也承平,我瞧着汗阿玛是长寿之相……”

  十阿哥小声道:“九哥怎么瞧出来的?”

  是瞧出来的,还是听九嫂说的?

  九阿哥道:“你还记得十几年前汗阿玛的样子么?不说跟五哥差不多吧,是不是也富态?”

  十阿哥想起了自己刚入上书房的时候,皇父是有健壮,但要说跟五哥差不多,那是夸张了。

  “记得,比现在健硕……”他回答道。

  当时皇父才三十几岁,正值盛年。

  九阿哥道:“你再瞧瞧现在,外头有句老话说的好,‘千金难买老来瘦’,你也读过《本草》的,当晓得人一胖,各种虚症就来了,就跟太后似的,眼下就有不少毛病,晕眩、痰湿什么的,汗阿玛却是精神矍铄,跟同龄人相比,显得年轻太多了,今年就要再添两个幼子幼女了。”

  十阿哥看了九阿哥一眼,道:“九哥觉得大哥没戏?”

  九阿哥点点头,道:“到时候汗阿玛古稀之年、耄耋之寿,大哥也年过花甲了……”

  十阿哥一下子想到了十三阿哥。

  皇父这几年将十三阿哥带在身边,很是喜欢的样子,难道也是防着这个?

  随即,十阿哥就否定了。

  身份不够。

  大清的皇嗣,子以母贵。

  贵在前头,然后才是长与贤。

  可是这个贵,跟开国时候的子以母贵还不同。

  十阿哥又想到了四阿哥身上。

  皇父勤政,四阿哥肖父……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60774746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