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目标远大(求保底月票)

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目标远大(求保底月票)


  九阿哥给两人搭上线,就不操心了,跟高斌招呼一句,让他陪客,就回正院了。

  高斌应声,跟安七站起来恭送。

  高斌晓得九阿哥脾气秉性,在皇子府这里也熟,行事自在。

  安七却有些发懵。

  这不是当直接打发他们走么?

  高斌并不是九皇子府下包衣人口,也不是九阿哥打小的哈哈珠子,结果竟然这样有体面。

  只听说奴才为主子操心筹划的,没见过主子为奴才费心安排的。

  外头到底是谁在造谣?

  茶馆里大家提及的九爷,跟他今天见到的九爷仿若两人。

  高斌跟安七重新坐了,道:“刚才九爷说咱们同庚,安兄生日几月份的,可有字?”

  都是年轻人,九阿哥离开,高斌说话也多了自在。

  安七道:“小人正月里生人,我们大人赐字仪周。”

  高斌点头道:“那称一声仪周兄正合适,我是五月生的,家父年前也给我选了个字,叫右文。”

  安七竟然有些恍惚,不知该怎么应对。

  高斌跟九阿哥真是一脉相传的真诚,似乎坐在他们对面的自己,不是户下人,也不是商贾,只是寻常人似的。

  安七道:“不敢,不敢。”

  高斌摆手道:“仪周兄是香河的大地主,往后也算是地方父老了,咱们打交道的时候还多着……”

  高斌本就是伶俐人,这几年也历练出来。

  反正两人离开皇子府时,安七已经换了称呼,两人直接奔百味居吃酒去了……

  *

  正房,书房。

  九阿哥正指着地球仪,跟舒舒道:“爷对高丽倒是有几分好奇,不过弹丸之地,从隋唐开始就不安生,八旗入关之前,曾出兵朝鲜,直接打到都城,国王带了文武百官逃窜,要不是太宗皇帝勒令阿敏早日收兵,那就是灭国之战。”

  舒舒也看向这里。

  关于这一段历史,按照后世的说法,就是八旗有灭国之力,本不必轻易议和,可是因皇太极担心阿敏孤悬在外,割地为王,才催促八旗撤军。

  现在说这个都晚了。

  舒舒道:“朝鲜自古以来就有商船到江南,没想到安七小小年纪,能将商道握在手中。”

  九阿哥道:“狐假虎威罢了,高丽小国,听说百姓贫困,地方还小,不及咱们大清半个省大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他带了嫌弃,提了高丽的各种特产,道:“除了高丽参还凑合,其他的算了,比不上咱们的。”

  舒舒只晓得高丽纸,京城有用这个做窗户纸的,比寻常的窗户纸坚韧结实些,不过因不是不可替代,所以是中档,价格也只是寻常。

  *

  到了次日,九阿哥没有去衙门,而是带着舒舒去都统府。

  昨天打发人传信去了,再三说明不让接,今天他们就自己过来了。

  不过齐锡跟福松、珠亮、小三、小四都在家,只有小五在学堂中。

  等马车到时,舒舒跟九阿哥也没等人出来迎,就直接进去了。

  正好家里人得了消息,迎出来。

  舒舒挎着觉罗氏的胳膊,笑道:“福松家来了,额涅这回该放心了。”

  觉罗氏道:“福松稳重,本没有什么不放心的。”

  舒舒笑。

  这是嘴硬了。

  福松半年没回来,额涅清减了十来斤,不担心才怪。

  不过瘦些好,省得添老人病。

  到了正房,九阿哥就跟岳父与诸小舅子去了西次间。

  舒舒则是跟着觉罗氏,母女两个到东次间说话。

  将丫头打发下去了,觉罗氏才低声道:“这年后皇家的事情就没消停过,外头说什么的都有,牵扯不到你们吧?”

  毓庆宫不用说了,殇了个皇长孙。

  直郡王府上的马车惊了,听说独苗也伤了。

  三贝勒府父子两个都伤了。

  八贝子……升回到八贝勒了,可是也在养伤。

  皇上的儿子中,大婚了九个,这就牵扯进去四家。

  觉罗氏跟齐锡得了消息,辗转反复的,都不安生。

  偏生福松前阵子在痘所,不在皇子府听差,也没法子打听去。

  也就是舒舒跟九阿哥今天过来了,否则觉罗氏也要找由子过去一趟。

  眼见着觉罗氏担心,舒舒就将能说的说了。

  如十四阿哥的生日小宴以及后续变故,还有前几日圣驾回銮时皇孙马车事故。

  觉罗氏听了个齐全,其中确实没有九皇子府的事,这才放下心来。

  不过这事情往回捋一捋,她发现祸根竟然是毓庆宫缺了一份生辰礼。

  觉罗氏就跟舒舒道:“瞧瞧,这就是前车之鉴,人情走礼,宁可多送,不能少送,不能短了体面,结了仇怨。”

  舒舒道:“换了其他阿哥,再没有这样祸事,十四阿哥行事不大妥当,我嘱咐九爷了,往后敬而远之。”

  觉罗氏则是想到毓庆宫。

  早先三个皇孙,现在一死一废。

  她拧着眉头道:“大二房的两个丫头留牌子了,多半是要指给毓庆宫的。”

  舒舒想起这个也烦。

  按照历史上的,噶礼还要风光十几年,在山西巡抚任上十年,敛财数十万两,被弹劾之后保全己身,后来还任两江总督。

  爬的越高,跌的也越重。

  噶礼后头问罪处死后董鄂家也日落西山,失了最后的荣光。

  如今历史有了细微变化,噶礼这个康熙心腹,从隐藏的“太子党”成了明面上的太子党。

  不会像历史上荣耀的那么久,可是下场不会比那个好多少。

  “这个拦不下,皇上向来怜弱,除了担心东宫子嗣,说不得也见太子没有人使唤,借着选秀,故意将噶礼推到太子跟前……”

  舒舒说着,小声道:“额涅,要不想法子揭开噶礼那个养子的身份,让皇上晓得噶礼早就暗地里投太子了?”

  觉罗氏听了,摇头道:“不妥当,亲亲相隐,咱们这样的身份,跟他是堂亲,出手揭开此事,像是家族倾轧的小人行径,叫皇上怎么看?”

  舒舒道:“可是他一心要当董鄂一族的当家人,真要是毓庆宫有了董鄂家的外孙,那还不知猖獗成什么样。”

  觉罗氏道:“只要你们稳住,就与咱们家不相干,太子那里,只恭敬着,不必亲近。”

  舒舒道:“您放心吧,九爷跟太子差着岁数,本就不熟,这几年还叽各了两回,亲近不起来……”

  *

  西次间里,齐锡不好问及皇家阴私,就跟九阿哥问起金依仁这个新总管。

  九阿哥道:“是个能干的,眼下内务府的琐事,就都是处置了,我这也得了闲,不用见天点卯。”

  齐锡不晓得江南变故,只当金依仁跟曹寅、李煦一样,都是皇上心腹臣子。

  他不免担心九阿哥的处境。

  要是对方能力出众,完全能取代九阿哥,那九阿哥在内务府不是成了摆设?

  早年内务府的总管换的可没有这么频繁,十年八年不换人都有的。

  如今却是走马灯似的。

  齐锡就斟酌着跟九阿哥道:“其他皇子成年后,六部跟九卿衙门轮班行走学差事,九爷这里,皇上可有其他安排?”

  九阿哥摇头道:“没说,不过我之前跟汗阿玛提过,不想离了内务府,内务府省心。”

  齐锡也盼着九阿哥省心。

  可是皇上既提了新总管上来,那就是觉得九阿哥不省心。

  要是爵位封了,沉寂也就沉寂了。

  现在爵位还没有封,齐锡就很担心九阿哥吃亏。

  九阿哥吃亏,就是舒舒吃亏,就是外孙吃亏。

  事缓则圆,如今一惊一乍的瞎出主意也不好。

  齐锡就放下此事,打算好好打听打听再说。

  到了福松这里,心里数着九阿哥的功劳,攒下了好几件了。

  只是皇上不单封爵,一拨皇子一起封的话,估摸还是要等十四阿哥成丁。

  那就是四十二年,也是皇上五旬大寿。

  瞧着九阿哥跟姐姐的意思,并不着急正式封爵分八旗人口。

  福松心里转了一圈,似乎明白两人的用意……

  *

  用了午饭,夫妻两个就回府了。

  等到下午小憩起来,舒舒就叫白果取了走礼的册子。

  二月过生日的多。

  八阿哥二月初十,大阿哥二月十四,三阿哥二月二十。

  现下,八阿哥的寿礼该叫人送了。

  都有成例在。

  九阿哥中午陪着岳父喝了两盅,状态微醺,小憩起来也有些迷瞪,凑过来,看了眼道:“好好的,瞧这个做什么?”

  舒舒道:“以后每个月月初我对一遍,省得有遗漏的,失了礼。”

  九阿哥道:“交代下去就是了,操这个心做什么?”

  舒舒道:“怕不小心得罪人,轻慢了不好。”

  她想小椿跟核桃了。

  白果年岁小,历练少,听吩咐还罢,却不能像小椿跟核桃似的独当一面。

  可惜的是,小椿如今有了身子养胎中,核桃明天也要跟着高斌去香河了。

  九阿哥道:“像老十四那样的也少见,平日里净耍小聪明,该动脑子的时候不动脑子,他只要想想也当明白这少了寿礼,指定有其他缘故,太子爷虽傲慢,可平日里行事也不会这样疏漏。”

  舒舒道:“阴错阳差,可惜没有后悔药。”

  嫁进皇家三年,这些皇子们也从纸片人,有了鲜活的印象。

  舒舒对十四阿哥的印象一直不大好,不如其他人实诚,跟八阿哥的虚伪还不一样。

  十四阿哥是用直爽遮掩的那种虚,外热内冷的性子。

  夫妻两人说了一会儿话,就到了申初。

  高斌带着核桃来了。

  夫妻两个本打算上午来请安,因舒舒跟九阿哥要回都统府,就改成了下午。

  核桃已经上头,顶着编发的发髻,上头插了两个双喜双福字金簪,正是舒舒给核桃预备的嫁妆之一。

  “请福晋安……”核桃福礼道。

  舒舒叫白果扶了,打趣道:“往后,我是不是要叫高奶奶了?”

  核桃亦是笑,道:“奴才盼着,哪天成了恭人、淑人,出去行走,不丢福晋的体面。”

  舒舒叫她坐了,道:“目标定小了,我盼着你成夫人呢,到时候我这里摆酒宴客,你来做陪客。”

  到时候要是生出个天仙美人来,说不得还能做亲。

  核桃大大方方道:“那奴才定好好督促我们二爷,让他努力当差,早日升上去。”

  主仆两人投契,相处的时间并不长,比不得小椿她们那一拨。

  可是舒舒比较喜欢核桃的要强与坚韧,核桃除了将舒舒当成主子,也当成了老师似的,乐意听她的教导,效她行事……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60412129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