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公正的康熙(打滚求月票)

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公正的康熙(打滚求月票)


  四阿哥想了想这次巡京畿,中间太子跟大阿哥之间确实缓和不少。

  不是早年那种视若未见了。

  太子控制了情绪,大阿哥面上也看着恭敬几分。

  可是,九阿哥的猜测有些没谱。

  皇父不会推十阿哥下场的,那样的话,九阿哥会跟着下来。

  四阿哥笃定这一点,也晓得皇父晓得这一点。

  他道:“你别一惊一乍的,就算是汗阿玛让老十去的海淀,也未必就是这个缘故……”

  眼见着九阿哥蹙眉,还是忧心忡忡的样子。

  四阿哥道:“都成家立业了,又不是上书房的时候,哪里就要‘焦不离孟、孟不离焦’了?年前阿霸亥台吉出事,十弟妹这几个月日子过的也不痛快,许是十阿哥就是想要多带弟妹在外待一阵子;或者是端顺太妃那里,淑惠太妃身边有了十七阿哥,端顺太妃身边也没有小阿哥、小格格在……”

  九阿哥听到后头的,觉得靠谱,悬着的心放下,道:“我想多了,就是想着前些年大哥跟太子之争,叫人发毛。”

  四阿哥看着九阿哥,想着九阿哥方才的话,算是一针见血。

  这就是愚者千虑、必有一得?

  九阿哥觉得他的眼神不对,道:“四哥您看什么呢?”

  四阿哥蹙眉道:“你是不是最近太闲了,才想七想八的?内务府除去了日常琐事,没有正经差事了么?”

  九阿哥数着手指头,道:“通州羊毛厂开工了,除了每年冬天四个月不能开工,一年下来八个月,羊毛也能消耗的七七八八;小汤山暖房要动工,七月里就要用了;香河那边,等着入秋土豆跟玉米下来,就要设内务府烧锅;公主别院已经修好得差不多,就等二姐还朝……”

  四阿哥听着,觉得还真有不少事儿。

  九阿哥看着吊儿郎当,不过办差还算精心。

  他就叮嘱九阿哥道:“这样就挺好的,外头有不少人等着你跟金依仁对上,那是汗阿玛升调的人,没有必要对上,也不用太亲近,先看几个月再说其他。”

  九阿哥想起了金依仁保举的畅春园郎中是乌雅家的族人,也提醒四阿哥道:“那老小子不实诚,属螃蟹的,四处搭个,进京就在包衣老姓里结了两门亲,提拔的人都是跟皇子阿哥沾亲带故的,这怕不是有毛病?”

  就算想要抱大腿,也捡着一条大腿抱才对。

  见人就抱,这抱得上么?

  四阿哥却是想到了太子,想到了十三阿哥,道:“不用理会,按规矩行事就是了,回头你留心下,有没有十三阿哥外家的人……”

  九阿哥生出不耐来,道:“他奉承了您跟八哥还不够,怎么连十三都要牵扯?”

  四阿哥没有再说旁的,只是猜测,还要再确定。

  要是金依仁接下来提挈十三阿哥的外家,那多半就是太子的属意。

  汗阿玛将十三阿哥给太子使唤了。

  自己这里,是因打小的情分,跟太子素来亲近些。

  至于八阿哥,这两年往毓庆宫请安的次数比早年多。

  九阿哥皱眉道:“金依仁不会是故意跟我找茬吧?我可是素来卡着戚属子弟的,不让他们占了旁人的缺!”

  他觉得不好太放任金依仁了,补缺这里往后也不能太松了,不能坏了自己立下的规矩。

  这个皇子外家卷土重来没有什么可担心,可不能是这个时候。

  这个时候容易被金家这个大坑卷下去。

  九阿哥晓得自己是特例,只有自己不大亲近外家,其他的哥哥弟弟们跟外家关系还算亲近。

  如此一来,他也不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掉坑。

  兄弟两个说着话,就到了北官房。

  “吁……”

  马车到了四贝勒府门口停下。

  等四阿哥下了马车,九阿哥才叫人继续前行。

  四阿哥还没有入府,就见有朱轮马车从街角过来。

  这条街上,眼下只有他们四户人家。

  十阿哥夫妇去了畅春园,那来的就是八贝勒府的马车。

  看着旁边跟着的侍卫、护军,不是丫头、嬷嬷,四阿哥就站了站。

  马车停了,有人挑车帘下来,正是八阿哥。

  “四哥,难得您这个时候回来……”

  八阿哥请了安,带了亲近道。

  四阿哥看了他的胳膊一眼,不赞同道:“太医让你养三个月,这才一个半月,怎么就出来了?”

  八阿哥笑道:“四哥放心,好的差不多了,我就是在家憋闷,去了一趟南城,看看家里的钱庄。”

  四阿哥听到钱庄,心下颤了颤,状似无意地道:“是分家时的钱庄么?”

  八阿哥摇头道:“是弟弟福晋的陪嫁,安王府那边给的嫁产。”

  四阿哥记下,就不啰嗦旁的了,道:“那早些回去歇着吧。”

  八阿哥应着,兄弟作别。

  八阿哥眺望远处,看着九皇子府的大门关上,若有所思。

  *

  畅春园,清溪书屋。

  康熙正在跟十阿哥说话。

  “端顺太妃年老孤寂,太后不放心,让你福晋多请安,陪陪老人家……”

  十阿哥应声道:“儿子遵命,回去就吩咐她。”

  康熙又道:“神佛之事,可信,但不能信太多,否则人就糊涂了。”

  十阿哥道:“汗阿玛放心,除了红螺寺,其他的寺庙儿子也没有兴致过去,就是红螺寺,也不单单是因为信重才去的,也是找借口松散几日。”

  康熙没有恼,道:“心里有数就好,都不小了。”

  十阿哥不知如何作答。

  真是为了端顺太妃的缘故,才叫了他们夫妇过来?

  十阿哥觉得,只能信一半。

  汗阿玛心软念旧,可也分人。

  对端顺太妃,应该没有那个情分。

  不过这个理由听着不错,明天过去跟九哥说一声,省得他操心。

  康熙看了眼几案上的秀女名册,最后的两名都是董鄂氏。

  他原本打算将姊妹中的姐姐指给太子做格格、妹妹指给十阿哥做格格,可是姐姐性子怯懦,留宫第一天就自己吓唬自己,弄出腹泻来,这样的品格,怎么生养皇孙?

  这个就算最后不撂牌子,也不会再给儿子为妾。

  至于那个妹妹,康熙还打算叫嬷嬷再留意些品格。

  要是没有明显瑕疵的话,他还真舍不得撂牌子。

  宜子……

  取个好兆头也好。

  姊妹只剩下一人的话,就要指到毓庆宫了。

  不是说在太子跟十阿哥之间偏着太子,还因为裕亲王跟太子关系平平,还因索额图的缘故,早年有些嫌隙。

  这也是康熙再三思量,想要将噶礼给太子使唤的原因之一。

  噶礼是裕亲王的亲表弟,要是跟了太子后,往后也能在太子跟裕亲王之间做个缓冲。

  不过他也不想委屈十阿哥,道:“这次秀女中,有太子妃族妹,就是其父只是个佐领,家世差了些,你后院只有一个格格,早该补一个的……”

  十阿哥听了,忙道:“汗阿玛,儿子想求个恩典,这两年先不添人,儿子年纪小,儿子福晋比儿子还小两岁,身子骨也长成了,正是求嫡子的时候,哥哥们多有嫡子,府里也安稳,长子庶出,这个往后怕是日子不消停……”

  康熙听了皱眉。

  有五贝勒府跟七贝勒府的事情在,康熙也不是说非逼着十阿哥生庶长子。

  他想起了十福晋的脉案,没有揭开此事,只对十阿哥道:“身为皇子阿哥,开枝散叶,也是份内之事,此事朕再容你两年。”

  十阿哥道:“谢汗阿玛恩典……”

  *

  下一更8月7日中午12点左右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59827698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