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不一样的孩子(打滚求月票)

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不一样的孩子(打滚求月票)


  丰生又爬回晬盘,抓了金弥勒。

  他现下的动作跟尼固珠刚才差不多,往西看看十福晋,又往东看看五阿哥,似犹豫不定。

  三阿哥的位置,正是看了个齐全,憋笑的不行。

  这选择艰难了。

  这是奔着体格选东西么?

  他可还记得清楚,方才尼固珠选了八福晋,自家少了一份金器。

  三阿哥立时摊手,露出慈爱来,招呼道:“丰生,丰生,三伯在这儿呢……”

  丰生侧身看了三阿哥一眼,不答话,而是望向旁边的九阿哥,就着手中的金弥勒佛,道:“阿玛……”

  九阿哥明白过来了,这是只有一个弥勒,不知道怎么分。

  九阿哥就指晬盘道:“再拿一样,就能分开了。”

  丰生听了,低头望向晬盘,抓了一把金勺子。

  他就笑了,走路稳稳当当的,先走到西边将金弥勒给了十福晋,又走到东边将金勺子给了五阿哥。

  十福晋抱着小金佛,眉飞色舞,心里不禁带了纠结。

  阿克丹可人疼,丰生更可人疼。

  真要是自家抱一个,哪个都舍不得放下。

  有这么好的小阿哥在,为什么要自己生?

  龙生龙、凤生凤。

  要是自己生出个短粗胖的小阿哥,她自己都要嫌弃了。

  女眷们看着十福晋也笑。

  大家是瞧出来了,不单九阿哥跟十阿哥关系好,连带着舒舒跟十福晋这对妯娌往来也多,要不然这三十多号人,丰生不会先可着十阿哥夫妇认人。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五阿哥接过金勺子,立时大笑出声,满脸的得意。

  他平日看小侄儿的次数是没有老十多,可是比旁人强,今天上午过来更是陪着丰生跟阿克丹玩了半天。

  丰生记得自己这个伯父,阿克丹接下来也当记得吧?

  他后悔方才没再去看看小侄女了,要不然尼固珠肯定也记得自己。

  大阿哥与四阿哥在旁,看着五阿哥眼酸。

  丰生却没有闲下来,又去晬盘里抓东西,直接抓到白玉扇坠跟白玉朝珠,而后歪着头想了想,又放下,抓了旁边一个黄橙橙的佛手、一个橙黄色的橘子,就往女眷那里去了,佛手给了伯夫人、橙子给了觉罗氏。

  康亲王太福晋笑道:“这是都记人了,咱们大阿哥太机灵了。”

  简亲王福晋在旁道:“都随了他们额涅了,舒舒那孩子打小也跟小人精似的,招人疼呢。”

  丰生动作却没有停,回到晬盘,又抓了一个蜂蜜发糕、一个枣花糕,给了康亲王太福晋与简亲王福晋。

  大家都看愣住了。

  康亲王太福晋看着自己的发糕,笑得合不拢嘴:“真是贴心的小乖乖……”

  简亲王福晋也道:“真是恨不得抱家去,我们老疙瘩六岁了,都没咱们丰生机灵。”

  方才在东次间喝茶时候,就有这两盘饽饽,康亲王太福晋跟简亲王福晋每人尝了一样,让丰生记下了。

  都说三岁看老,眼下孩子们不到三岁,可是也能看出了行事了。

  丰生却没完,又抓了小香炉跟犀牛杯给裕亲王福晋与恭亲王,香盒给马齐夫人,金腰带扣给淑慎郡主,金如意给桂珍格格,鎏金银怀表给公夫人。

  三阿哥的眼睛跟着跑,跟九阿哥道:“看出来了,丰生随了你这个阿玛,手松……”

  真是败家玩意儿,不仅四下派送,还就挑好的送。

  方才尼固珠也大方,可前后只送了两人,还晓得好东西给额涅;这丰生是认识不认识的都送。

  九阿哥美滋滋道:“那当然了,这是弟弟的长子!”

  不差钱。

  不小气。

  至于手松,这满堂宾客也没有外人,都是自己人跟实在亲戚,也没有便宜旁人。

  恭亲王也看着眼热,不是惦记东西,而是有些略微的不平。

  “怎么就给女眷?”

  齐锡在旁,也酸溜溜道:“抱得多,刚才将小阿哥们接前头去好了。”

  恭亲王就是个叔祖父,还是孩子们头一回见的,孩子们不认就不认了。

  自己可是亲郭罗玛法,见了孩子们多少回,怎么还记不住呢?

  丰生还在发东西,烧红福字牌给三福晋、金长命锁给四福晋、羊脂玉平安牌给五福晋、桃子镇纸给七福晋、牡丹花球给八福晋,掐丝金香囊给九格格。

  大家就看着小家伙一趟一趟的送,晬盘里的东西也去了大半盘。

  颜色鲜亮的东西派的差不多了。

  就剩下文房四宝跟弓矢匕首等,还有比较显眼的白玉扇坠跟白玉朝珠。

  大家看出来了,这两样应该是御赐的,明显比其他的物件要好。

  小家伙大方是大方,可应该是被人教过来了,晓得这两样是好的,要自己抓的。

  三阿哥看着,嘴巴闭着,怕自己忍不住第二回开口。

  女眷们人人有份,大家旁边抱着阿克丹守着的齐嬷嬷都得了一个苹果。

  谁也不差东西,也不会说被孩子分了东西,就真的收,主要是热闹。

  大家眉开眼笑的,不吝啬称赞的话。

  大气、稳重、孝顺、体贴……

  周岁的孩子,让大家恨不得夸出花来。

  丰生似乎也听懂似的,咧嘴笑着,看着乖巧可爱。

  男宾这里,虽是笑着,可也隐隐地带了期盼。

  看着侄孙、外孙、侄儿这豪气劲儿,是不是人人有份?

  那大家等着就行了。

  丰生没闲着,又回到晬盘前。

  这回他抓了弓与箭,就开始满屋子看了。

  最后,他视线落在了舒舒跟九阿哥身上,这是想起了亲爹娘。

  他将小弓递给了舒舒,将矢递给了九阿哥,而后瞅着父母笑,露出八颗小米牙,两个小手比划着。

  这是嫌弃父母离的太远了,想要两人往一起凑呢。

  大家看出来他的意思,都笑得不行。

  七福晋小声打趣舒舒道:“这是老九侍候你练箭?”

  要不孩子怎么这样分派?

  啧啧!没想到两口子还挺会耍。

  舒舒笑着点头。

  她没想到丰生记忆力这样好。

  最近天暖和了,又因正月里马车事件,九阿哥也想要自保了,夫妻两个将练箭捡了起来。

  孩子们每日的户外时间也多了,也被抱去校场过。

  九阿哥拿着手中的小竹箭,对着大家得意洋洋道:“瞧瞧,我们家大阿哥晓得我这个阿玛有长处,就是早时耽搁了,要是从小练习的话,十力弓打不住,说不得就要十二力!”

  皇子们都晓得九阿哥的水平,晓得他吹牛。

  齐锡轻飘飘地看了眼九阿哥的小身板,要是搁在他手里操练,勉强可以上个六力。

  顺承郡王跟大家早先没有往来,当真了,则是敬佩的望向九阿哥,只晓得这位族兄有敛财之能,没想到骑射也出色,还真是没看出来。

  恭亲王跟这个侄儿不熟。

  他沉寂的时候,九阿哥才入上书房。

  他就好奇道:“那现在几力?七力还是八力?”

  九阿哥卡壳了,怎么说呢?

  不好回答。

  正好看到旁边大阿哥与四阿哥站着,他就轻咳了一声,道:“比大哥差些,比四哥强,到底耽搁了,也就中不溜!”

  大阿哥忍不住笑出声来,道:“是啊,就差一丢丢,差的不多。”

  也就是五、六力跟十二、三力的区别。

  四阿哥觉得牙根痒痒,想要训人了。

  会不会说话?!

  恭亲王也笑了。

  这一屋子的人不跟别人比,只跟四阿哥比,那九阿哥什么水平,他也就心中有数了。

  丰生的“抓周”还在继续。

  方才尼固珠是半盏茶的功夫,到了丰生这里,小一刻钟了。

  连带着恭亲王都忍不住瞥了一眼晬盘,看着里头剩下多是乌漆墨黑,都少了几分期待。

  丰生一把抓了玉扇坠,一把抓了白玉朝珠,却没有往男宾那边去,而是望向齐嬷嬷怀里抱着的阿克丹。

  齐嬷嬷也看出来了,望向舒舒。

  舒舒就示意她将阿克丹放在大桌上面。

  丰生笑着,走过去,将缠绕在右手臂上的白玉朝珠抖到阿克丹怀里。

  阿克丹也不接,只用睁着水汪汪的杏核眼直勾勾看着丰生。

  白玉朝珠从阿克丹的怀里滑落到腿上,又落到拼桌上。

  丰生见了,低头看了,就将左手好抓的白玉扇坠塞到阿克丹手中,脆生生道:“拿!”

  阿克丹这回听了吩咐,眼睛依旧没有眨,可小手握紧了,抓住了白玉扇坠。

  丰生这才抓起了白玉朝珠,伸手让齐嬷嬷抱。

  三阿哥这个司仪,终于有了用武之地,忙说了一堆吉祥话。

  女客这里,刚才惦记着生小格格,现在有儿子的嫌弃自家儿子,没儿子的也惦记生儿子了。

  都说儿女是债,可九阿哥府的孩子,这是报恩来的。

  年前年后应酬人,大家看多了熊孩子。

  谁都晓得小孩子年幼时讲不通道理,不少顽劣的。

  像眼前这兄妹两个,这样乖巧伶俐的,还真是少见。

  外头那些造谣的人眼瞎了吧?

  不对,他们身份不够,压根就没有资格见过三个孩子,就是信口胡编罢了。

  有了尼固珠跟丰生的表现,大家的目光就齐刷刷的望向阿克丹。

  这位粉雕玉琢似的小宝贝,又是什么心性呢?

  怎么小脸绷着,透着几分严肃。

  阿克丹坐在拼桌最南边。

  九阿哥在北边,就指着阿克丹的晬盘,招呼儿子道:“阿克丹,跟哥哥、妹妹似的,抓一个……”

  阿克丹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九阿哥,没有反应。

  九阿哥晓得他懒,哄劝道:“抓一个就行,就抓一个……”

  阿克丹的晬盘上,摆在最上头的除了太后赏的小金马,就是康熙赐的白玉平安牌。

  阿克丹眼睛依旧不眨,没有反应。

  原本热闹的屋子,渐渐熄了喧嚣。

  除了跟九皇子这里往来熟的,其他人都面面相觑,有些忐忑。

  无风不起浪。

  难道外头说三个孩子不好的说辞,是从阿克丹身上来的?

  就连女眷这里,也有些拿不准了。

  大家都记得清楚,刚才在东次间,丰生跟尼固珠谁抱都行,逗着学说话也跟着学舌;阿克丹除了齐嬷嬷,只让十福晋抱了,一个字也没有说过,对大家的喜爱也没有什么反应。

  这孩子,不会真的心智不足吧?

  换了寻常周岁的孩子,许是有阿克丹这样的。

  可是有机灵的妹妹与聪明的哥哥比着,这孩子就显得不对劲。

  舒舒站在女眷旁边,哭笑不得,这不是困了就是烦了。

  齐嬷嬷抱着丰生站在旁边,急得脑门要出汗了,小声道:“二阿哥,去抓啊……”

  “不!”

  阿克丹清晰地吐出一个字。

  他看的真真的,妹妹也好,哥哥也好,都太累了。

  不要,不要,不要……

  他身子一歪,躺在桌子上,闭上了眼睛……

  *

  试儿出来了,打滚求月票!!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59486329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