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别在内务府搅合了(打滚求月票)

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别在内务府搅合了(打滚求月票)


  看着九阿哥这无赖样子,康熙懒得与他掰扯,望向旁边的锦盒,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  九阿哥笑道:“是儿子给汗阿玛预备的寿礼,琢磨了好几个月,不知该送什么,最后预备了这个。”

  康熙脑子里想起了九阿哥送的金如意跟百福缸。

  分量不轻的金子。

  俗不可耐。

  不过孝心可嘉。

  今年离万寿节还有阵子呢,他才一时没想到这个。

  康熙就示意梁九功开盒。

  梁九功上前,打开了锦盒,就露出二尺来高的盆景。

  梁九功瞪大了眼睛,虽早就猜到是金子,可是也没有想到是这个器型,眼熟的很。

  倒是康熙,有些好奇,下了地近前看了,问九阿哥道:“这是什么树?”

  这回惊讶的是九阿哥,不答反问道:“汗阿玛不认得这个?”

  康熙横了他一眼,道:“世间万物,朕要都记在心上?自是见过的认识,没见过的不认识。”

  九阿哥“哈哈”笑道:“那儿子青出于蓝,倒是比汗阿玛接地气,这是姜,葱姜蒜之姜,最寻常的东西!”

  康熙当然晓得姜是何物,只是没有见过完整的姜罢了。

  眼见着九阿哥得意,他就问到:“那你跟朕说说,什么时候认识姜的?朕看看你什么时候接的地气儿。”

  九阿哥想了想舒舒之前画的姜山小样,还有膳房里拿到书房被临摹的老姜,道:“去年就认识了,估摸有小半年了。”

  康熙轻哼了一声。

  那才多几天,指定是预备这个之前压根都没见过。

  姜山。

  一桶姜山,确实是个讨喜的物件。

  这个巧思跟九阿哥无关,那应该就是董鄂氏的提议。

  她爱读书,还喜欢研究吃喝,熟悉生姜也寻常。

  康熙看着九阿哥,又嫌弃几分,竟是没有他跟宜妃身上的伶俐,跟董鄂氏凑到一起,巧妇伴拙夫,不大般配。

  九阿哥哪里想那么多,正跟康熙说着姜山的分量,道:“旁边的紫檀木桶是四十八片,中间用了四百八十两金子,往后的万寿节礼就按照这个递增,等儿子老糊涂了,也要给丰生留个字条,让他每年上一千两金子,将这份孝敬留出来……”

  康熙听了,哭笑不得,道:“你倒是操心的长远!”

  九阿哥笑道:“儿子有自知之明,没什么出息,汗阿玛三分嫌儿子,还有七分慈爱,这当一辈子的皇子阿哥,就是儿子的福气了!”

  康熙想着那个情景,九阿哥拄着拐杖还在御前一哭二闹的,忙摇摇头道:“朕可没造那么大的孽!”

  九阿哥觉得自己说少了,这嫌弃明显过半了。

  他还是撤吧,惹不起躲得起。

  他正想着告退,康熙已经背着手走到炕边,重新坐了,看着九阿哥道:“再有十几日,就是万寿节了。”

  九阿哥见他神色端凝,也不敢嬉皮笑脸,收了笑,点头道:“今天初六,还有十二天。”

  康熙接着说道:“这些日子,朕会叫赵昌盯着金依仁,万寿节后金家的案子就要问了。”

  九阿哥眨眨眼,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  没想到会这么快。

  他之前以为要半年。

  金依仁正月下旬衙门开印才正式在内务府履新,到三月底的话,才两个月。

  康熙端起茶杯,喝了一口,道:“听说你举荐高衍中为小汤山行宫总管?”

  九阿哥点头道:“就是想着到时候能提一级,一直在本堂这里,郎中到头了。”

  他也没有掩饰自己的用人唯亲。

  反正内务府上下,总共就亲两个郎中。

  其中张保住不是包衣出身,能力也寻常,估计要在郎中位上终老。

  高衍中这里,算是内务府的圆滑老吏了,自己推一把资历熬到了,说不得三五年后有资格署内务府总管。

  康熙没有再说别的,就是想着金依仁这一个半月在内务府的各种小动作,小试探。

  要不是九阿哥直接骂到脸上,之前不许戚属子弟优先补缺的规矩就要荒废。

  这内务府总管,还是要守着九阿哥的规矩办差才省心。

  要不然好不容易整顿了些的内务府风气就又要歪了。

  康熙自不希望宫里宫外再乌烟瘴气的,也受不得这些包衣奴才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反客为主。

  康熙就点头道:“他去年办差辛苦,那就挂四品行宫总管吧!”

  九阿哥也没有说帮着高衍中谢恩的话,只道:“到时候本堂郎中就出缺,儿子想要举荐会计司郎中董殿邦。”

  康熙有些意外,道:“怎么想起他来?”

  九阿哥道:“就是觉得他这大半年在会计司差事办得好,还有就是家资富足,还有中不溜的爵位,不像小门小户出来的就晓得搂银子。”

  康熙看着九阿哥道:“高家就不是小门小户了?”

  九阿哥想了想,道:“算家道中落吧,关键是家风不错,高衍中胆子也不大,用着放心些,儿子现在就怕胆子大的。”

  就像金依仁这样的。

  九阿哥有些明白御前要提前收拾他的缘故了,讨好东宫,结交皇子,四下里结亲,太活跃了。

  康熙没有点头,也没有摇头,道:“到时候再说吧!”

  等到从清溪书屋出来,九阿哥都在琢磨这句话。

  这是乐意啊,还是不乐意?

  要是不乐意,直说不行么?

  叫自己猜什么?

  九阿哥觉得想不明白。

  出了小东门时,他眉头都拧着。

  难道董家也有不对的地方,也是汗阿玛要清理的人家?

  可是董家那些涉嫌贪污的旁支子弟,不是都处理得差不多了么?

  至于董殿邦,还真挑不出大毛病来。

  真有不是露在外头,去年他得罪那么多人,早有人往御史衙门递消息了。

  “九哥……”

  是十阿哥来了,在小东门外等着,旁边站着早上去传话的何玉柱。

  九阿哥看了他一眼,道:“这是见天爬山了?看着有些黑了。”

  十阿哥笑道:“春天风大,吹的,不过也舒坦,感觉身子骨都活络开了。”

  九阿哥觉得这也太不务正业了。

  就算宗人府衙门春天闲,可是这老请假好么?

  他就道:“你早上爬山,下午做什么?”

  十阿哥道:“在御马场骑马射箭,带了弟弟福晋。”

  九阿哥道:“宗人府不是也安排人在园子这边轮值么?你回头跟雅布说一声,在这边轮值好了,下午过去转一圈,交代好笔帖式,有急事直接到阿哥所叫你。”

  要不然旁人都干活,就他闲着,这也不像话。

  十阿哥摇头道:“不了,我请了假了。”

  要是那样的话,会让人误会他要亲近御前,没有必要。

  兄弟两个说着话,到了北六所。

  九阿哥不是外人,他既是吩咐了要吃面,十阿哥也没有叫人预备别的,就是一份煮炸面。

  这边也备着银丝面,只是那个不如炸面煮了好克化。

  配面吃的小菜除了九阿哥提的曲麻菜,还有一碟小根菜、一碟肘子肉、一碟酥鱼。

  九阿哥美滋滋地吃了面,跟十阿哥道:“你嫂子这方子,搁在外头能直接开面馆。”

  十阿哥想起了“抓周”时的菜,大部分都是新菜式,他也是第一次见。

  他就跟九阿哥道:“现在京城流行燕翅席,可是说实在的,除了山东跟福建、广东那边的人爱吃海货,其他人就是吃个新鲜,并不觉得好吃,倒是九嫂琢磨出来的新菜,看着贵,吃着也合大家的口味儿。”

  九阿哥撂下筷子,叹了口气,道:“这本是你九嫂为私房菜馆拟的单子,现下私房菜馆能不能开起来,不好说了。”

  什刹海边的三进院既是十二阿哥的外家给他预备的成丁礼,那自是修缮过,只需要简单扫洒就能用。

  只是广善库的事情,已经捅到御前了,十二阿哥的舅舅应该也讨不了好。

  九阿哥有些不好意思用十二阿哥的宅子了。

  十阿哥不是旁人,九阿哥就将门口站着的何玉柱跟王平安打发下去,对十阿哥说了广善库“窝案”之事。

  “爷算了一下,他们将银子‘借’出来,放在钱庄规规矩矩赚差价,一年下来就是十几万两银子;可要是不规矩,私下里放印子钱,或者直接高利息给商户,那一年的油水就要翻翻……”

  “广善库成立整十年,居然一点儿风声都没传出来,这上下没有干净的了,又是一个会计司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九阿哥愤愤道:“修个畅春园,才用了八万两银子;小汤山行宫,也就是十来万两,他们这些硕鼠,一年下去,就要贪了两个园子下去,这本是汗阿玛给包衣的恩典,备着包衣中的穷苦人家遇到难处支借的,结果叫这些人截胡!”

  十阿哥听着,有些头疼。

  怎么一年一个“窝案”?

  就算包衣下贱,可是那些人都在御前,这样没完没了的得罪好么?

  他看着九阿哥道:“九哥,要不我告病,辞了宗人府的差事,您来宗人府吧,别在内务府搅合了。”

  常在河边走,哪能不湿鞋?

  一回两回的,就算御前没有直接让九阿哥查案,可旁人也能想到九阿哥身上。

  九阿哥忙摇头道:“不去,不去,爷最烦不太亲的亲戚,记人费事,应酬也费事,那宗人府里不是宗室缺,就是觉罗缺,爷过去还要去背谱系,想想都头大……”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59155227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